明慧法会|一跤摔倒十三春 走出鬼门回天门

更新: 2016年11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七日】九六年初,久病不愈的老伴喜得法轮大法资料,可她的眼睛看不清字,看久了还会头痛,只等我下班晚上读给她听。后来她又要我陪她参加师父讲法录像学习班。在学习班上就见她的精神一天比一天好。现场目睹了这个法轮功治病又治心,我也修炼法轮功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我被无理的关進大牢半个月,后来老伴也被关進去一百多天,搞得家里家外和单位都不得安宁。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法理不明,在压力下写了不该写的东西。邪恶说:从表面上看你写的还有点认识,但总觉的你话中有话。就算你“转化”了。

我被以所谓“监外候审”放回工作单位。单位为我设了专门房间,派专人看管着,还要我交所谓“保证金”,还经常拿来污蔑法轮功的资料让我看。那些资料看多了,我由不信到怀疑,最后就半信半疑了。开始是他们不准我修炼,后来自己放弃了修炼。

掉回常人十三年 死亡到眼前

师尊告诫我们说:“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们法轮大法的人,你的身体还给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东西归还给你,因为你要当常人。”[1]

回到常人这十几年来,每年医药费少则几千元,多则一、两万,各种保健药品、食品都吃遍了,也没吃出健康;看坏了两台电视机,拉坏了三把二胡,也没拉出快乐人生,倒是先后住了七次医院,有两次甚至是送去抢救!

到了二零一三年初,先是眼睛难受,后是喉咙吞咽不舒服。到九月份,走五百米就得休息,真正无力到拉二胡弓子也抬不起来。到省医院检查,确诊是肌无力。我到网上去查,知道目前全世界都找不出病因,只知有病,中、西医都没有什么好办法,医药费还高,每月都在万余元左右。

于是我在十月初就回到老家暗自安排一下后事,陪九十多岁老母亲住了两天,也算是个告别吧。当然这一切只有我自己知道。

回家后,再找另外一家大医院复诊。检查结果是:不只是肌无力,而是全身性的肌无力,医生说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要我马上住院。此时我虽有死和不怕死的准备,可没有想到这死期会来的这么快!自那我更是吃不下睡不好,心烦意乱。

一天早上,老伴叫我和她去自家菜地转一转。到那后她挖芋头,我在一边看。突然“啪”她手中的锹把断了。她对我说:拿回家帮我安好,安好再挖吧。我却升起林黛玉葬花的心境──“今年我给你安锹把,明年谁给你安?”一阵心酸眼泪流了出来。我连忙背对着她说:“我想回去休息。”我走后邻地的朋友对她说:看你老公情绪不如以前好。

她回家后询问我,我想反正马上要進医院了,就把实情告诉了她。她含着泪说:如果有办法治,你只管花钱治,贷款、卖房也给你治。如果没有办法治好,你就和我一起炼法轮功。我说:“我之所以不告诉你,就是因为知道你一定会这么说。”

到这个时候了我还是死抱着常人心不放。

回归修炼 云散天晴

晚上老伴找来两个七、八十岁的老大法弟子,都是教授级的。其中一个对我说:“你这个病你要治我可以帮你的忙,我认识一百多个医院的教授,你点哪个我可以叫哪个给你治,保证服务态度好,医药选用最好的,一切达到你满意。但他们不能保证能给你治好,因为我们教授中也有得这个病走的。治到最后可能是人财两空。最好的办法只有一个——回到大法中来。这是我的一句真心话。我认为你的病是一个假相,你以前住院是师父在等你,点化你,你不悟。这次可能是师父给你的一个更重的点化。正法到了尾声,也可能是最后一次棒喝,就看你悟不悟了。”

她离开时我起身送她,她说:“你别送我们了,只想早点听到你的答复。”我说:“您二位的话我会慎重考虑的,给我点时间想一下。”

他们走后,我对老伴说“我想休息”。她说:“你睡下吧。你躺着我读书给你听可以吗?”我没有反对。就这样睡着听着,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五点醒来后,老伴说:“能和我一块炼功吗?”我说炼吧。五套功法一次炼完,双盘一个小时我也坚持下来了!这可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炼完后人觉的舒服多了。

上午女儿们来看我,说:“你今天的精神比昨天强多啦!”我说:“我正式确定放弃去医院治疗,和你妈一块炼法轮功。但有一个要求:我闯过这一关,我还是你们的爸爸,你们还有爸爸可叫;闯不过去你们不能怪妈妈,更不能怪法轮功,那是我个人的心性问题,命中注定。”

她们都表态同意我的决定。就这样我正式回到大法修炼。

这三年的修炼路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我正式回归大法。回归后我抓紧时间做了几件事:

第一件事:把三千多元的各种药和其它治病物品处理了。这些药大部份是还没有报销过的。

说来真是信神就见神。在处理药品时 我把其它的药都处理了,专把高血压药留下来。当时我想高血压出问题就得抢救,我做两步走。第一天早上,一量血压80/120,从来没有过的正常。可我怕水银血压计有问题,拿了一个电子血压计再量,还是一样正常。我还不悟,照从前那样,按时按量把治疗高血压的药吃了。过了一会再量,90/160,降下来的血压升高了!当时我就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当场我就把治疗高血压的药处理了,连血压计一起不要了。师尊真是一点一滴都在关照着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从这天以后,我什么药都不沾,也没有了,连泡脚、艾灸、拔罐、膏药、腰肩治疗仪、呼噜治疗仪等等全部处理掉。现在的我面色红润、精神饱满,食量不减,体重却由原来的一百八十多斤减到一百六十多斤,老人斑和皱纹消失了,别人都说我不象七十四、五岁的人。

第二件事:利用半年多时间把四十七本大法书通读一遍。通过读书不知不觉的把原来不想炼功的疙瘩解开了,把邪党污蔑法轮功的谎言认清了,把受邪党六、七十年的党文化洗脑后形成的思想意识和观念翻转过来了。当然这还是一个我的思想上的基本的、初步认识和变化,还有很多被邪党灌输到脑中的更深更细更毒的东西有待继续学法修炼才能彻底消除或肃清。

第三件事:走亲访友,讲真相。

脱离大法的十三年中,我在亲朋好友圈内说过对法轮功不好的话,反感老伴坚持修炼不肯放弃法轮大法。亲友们很多都知道我得了不治之症。通过走访一一讲真相,并认错悔过。我告诉他们我为何又回到法轮功里修炼,以及我修炼前后变化。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

其实亲友中的多数都被我老伴在这十三年中劝退了。只是那时不告诉我,这时才让我知道。

第四件事:站出来,走出去。

半年后我就跟老伴和其他同修出去发资料、讲真相、劝“三退”。由于脱离大法太久,我暂时还不能很好的给世人讲清真相,我仍然出去做自己能做的,如发正念,发资料,为其他学员的安全观察周围动静和环境,消除不好的因素,有时也上前凑几句帮撑一下。两年多来,不管刮风下雪,也不管过年过节,一天不落的出去讲真相。有时也有这儿酸那儿疼的时候,各种不好受的现象出现,但都挡不住我的出行和参加证实法的活动。

诉江开始,明知道自己是当地重点监控对象,还是勇敢的站出来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并得到两高回执。自己也还热情的帮其他同修完成诉江。

感想

在师父正法有限的宝贵时间里,我竟然离开大法十三年,有什么脸面在大家面前表露这些浅层的认识和進步,更没脸见师父。师父教导我们说:“你的功能也好,你的开功也好,你是在大法修炼中得到的。”[1]我的变化我的進步并不是我自己能怎么样,这是师父对我的慈悲救度,是师父的威德!我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要表达我对师父的无限感恩!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感谢师父留住了我的本体让我能在大法中修炼。今后就是刀架在脖子上我也要一心一意紧跟师父回家!

跪拜师父!

也感谢同修们给我的关心和帮助!不当之处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