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崔秀云自述10.28案中被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建三江案”法轮功学员石孟文、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的家属、亲朋好友将联名举报江泽民、刑事控告青龙山洗脑班的诉状和被青龙山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自述真相光盘,送交到黑龙江省检察院、黑龙江省高级法院、黑龙江省人大等部门。

中共政法系统及610人员非常惶恐,黑龙江省公安厅受中共中央政法委、公安部的指使,成立了所谓“10.28专案组”。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开始,警察在佳木斯、建三江、前进农场等地绑架、骚扰了多名法轮功学员。黑龙江省公安厅国保处副处长杨波、自称姓邵的人等三个特务被称为“专案组专家”,一直在佳木斯、建三江等地流窜行恶,对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连续进行提外审,用欺诈手段进行疲劳审讯、精神折磨。

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崔秀云女士于当天遭绑架。以下是崔秀云自述此间被迫害的经历。

我叫崔秀云,是一位朴实的良家妇女,人生中却有许多不幸。修炼大法前,夫妻反目,过不下去就分离了,留下俩个上学的儿子由我抚养,我自己身体患一身病,严重的有血管神经性头疼,风湿性心脏病,神经官能症都达到要分裂的程度,胃疼起来不能走路,只能蹲在地上,还有其它病,也没钱上医院检查,为了孩子,在生不如死中艰难的熬着,想着把孩子养大一点,自己死了就不遭罪了。

在一九九六年我却万幸得了大法,修炼一段时间后,我所有的疾病不治而愈,身体一身轻。从此人生有了实质的转变。我心中真是感恩大法!感恩我的师父!按着真善忍的做人标准不断提升自己。但是九九年法轮功被镇压后,我却因不放弃信仰,多次被绑架、多次被送进看守所,二次被非法劳教,肉体与精神都遭受到严重的摧残。

下面是我在建三江10.28案件中所遭受到的一段被迫害经历,写出来,旨在唤醒还在参与迫害的警察。

一、家门口突遭绑架并被非法抄家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早八点三十分左右,我刚一出门,西林派出所丁大军和另一警察,从六楼冲下来,我家是五楼。一个警察说:“崔大姐跟我们走一趟。”说着把工作证拿出来,我刚要去接着,他马上把工作证拿回去,没让看,然后一人在前,一人在后,强行把我夹在中间,推下楼,并抢去我携带的兜子,里面有大法书《转法轮》一本,还有一部手机。其中一人边下楼边打电话,让车到通江街我家楼下。我问上哪去,他们说到地方你就知道了。一辆车来了,里面坐着一个人和司机,西林派出所所长邵昆海也来了,他电话联系上边——佳木斯向阳分局国保。然后被拉到向阳刑侦一中队,被关进一间审讯室。室内有很多灯,很亮,有铁椅子,录像、录音等。

进去后,将我推到铁椅子上,两手两脚都被铐上,强行从衣兜里把我家门钥匙,手机、五十元钱劫走。他们又去抄家。一说抄家,这帮人蜂拥而上,都要去,这是他们说的。不知去了多少人,我家只有我一个人,儿子自己单独住。在我没在家的情况下,他们也没通知儿子,非法闯入家中,非法抄家,我回来后知道,抄去的东西有笔记本电脑一台、《转法轮》书一本、播放器一个、电子书一个、手机一个,加上身上带的手机共二部、《转法轮》书二本,把门上贴的真相对联也给撕了。

二、欲加迫害,五次送拘留、三次送看守所

在向阳刑侦一中队,向阳分局的国保张成、高峰等人问我:十月二十八日上哈尔滨干啥去了,你叫什么名,多大年纪了?我没回答。张成说:“零口供。”下午去医院检查身体,我不去。向阳分局五人(四男一女)往车上拽我,也没拽进去。我告诉他们我没犯罪,记住法轮大法好,不要参与迫害。后来,来一个姓王的,突然一下把我抱起来扔到车里,我问他:你家没老人啊?他说我家老人没干这个事。扔进车里后,就直接送拘留所。经过拘留所大夫检查身体,不收。说心脏、血压都高,又拉回刑侦一中队,呆一宿。

第二天二十五日又到医学院检查,然后又送拘留所,还是不收,拉回,又到中心医院检查,做了一系列检查,心脏、彩超、尿、血压、抽血、肺、胸等。晚上七、八点钟,又送拘留所,还是不收,又拉回刑侦一中队,放在最里屋。屋里屋外都有人看着,上厕所都有人跟着。

二十六日,又到中心医院检查一次,又送拘留所,拘留所还是不收,又到医学院检查,拘留所还是不收。后来向阳公安分局局长徐德庆还说:“你现在这个心脏、血压情况最难受了,我知道,你跟我一样,我心脏做了三个支架”。我说:“那就让我回家呗”。他说:“你不说,能让你回家吗”。徐德庆从自己家拿来自己平时用来量血压量心脏的器械给量,他是不相信医学院、中心医院和拘留所的测量结果,他给我量完后,说你炼功也没炼好哇。我说这么多年,也没吃过一粒药,一直挺好的,现在这样是被抓来造成的。每天学法炼功,修心性,就好了。他说:那你现在去里屋炼吧。炼二十分钟,那屋没监控。炼二十分钟后,又量,可能心脏血压下来了,徐德庆就又派张成、高峰、马军和他自己亲自去拘留所,拘留所还是不收。徐德庆还说:我三年都没来这了。就打电话托人,终于把我送进拘留所呆一宿。

二十七日中午又接出来,骗说让回家,结果又拉中心医院检查后,送看守所。张成说:你升级了。到看守所,大夫检查又不收,心律达到130,血压170-180,大夫说:不敢收。张成说:那你写上吧,要不回去没法交差。回去后他们又不肯放人。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七日送佳市骨科第五医院,抢救室,住院。住院期间送看守所两次,一次是十二月三十一日送看守所,看守所不收,回来,又继续住院。

第二次是在二零一六年一月五日又送看守所,看守所还是不收,回来继续住院。前后送拘留所五次,送看守所三次,共八次都拒收。看守所的大夫最后说:这样的进去了,说过去就过去,谁敢收,没出事,行。要是出事了,现在当官的比谁都跑的快,谁给他担这个责任。我跟张成说:我都这样了,你们让我回家吧。张成他说,我说了也不算,我要说了算,早让你回家了。当时张成身体也出现疾病,走路也困难,回去就做肛门手术住院了。

我在医院住到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四日晚五、六点钟回家。共二十二天被非法关押,被他们迫害的生命随时都有危险,他们不得不放人。放人前,他们又找我儿子,经我的儿子签取保候审后才让回家。回家卧床十多天,至今身体状况一直不好。

住院期间白天两人,晚间两人,严密看守。多时白天三—四人,晚上四—五人看管。他们每人每天补助壹百元。住院期间几乎每天都有人来找我谈,骗我说:你这么点儿事,没啥事,我们都掌握,你坐的是灰色面包车,车里坐了七、八个人,你们去的地方都有录像,都给你们录了下来,还把一摞单人身份证,用A4纸放大的照片,及10.28案件去哈尔滨的部份同修在检察院等门口合影照片,都拿来给我看,还说你们去了五六辆车,四十五十人,你们签的控告江泽民的名单,都在我们这,你不知道的事情,我们都知道。又问我:你控告江泽民了吗?我说控告了。他们说:控告他干啥?他都那么大岁数了。我说是他发起的这场迫害。他们问:你上哈尔滨控告江泽民干啥?我说,我是去哈尔滨要求释放李桂芳去了。他说李桂芳再有三个月就出来了,这回你进来了。我说,我们去的时候她还有半年呢,你们也知道在那里度日如年,再说李桂芳跟我一样,我们都是好人,你们把好人关起来对吗?我们也没犯法。他们还说:你们炼功不是说真话吗?这事做了怎么都不敢说呢?别人都说完了,都回家了,就你还在这儿,你不说我们也不能放你,你太顽固了。本来“建三江”的事与佳木斯没关系,你不说根据我们掌握的这些事实就判你,你被劳教过,怎么还这么傻。你有电报吗?我回答:没有。你录的东西呢?录像器材呢?别人都说完了,回家了,你还在这绷着,你不是傻瓜吗?这么多人陪着你。他们还问了一些参与案件同修的情况和司机的情况,并追问谁是头?他们还把我的手机通讯记录,给打印拿来了,好几篇子,哪年哪月哪日,几点几分的通话记录都拿来了。他们把这一切都当作了证据。

当时思想中有压力,怕被判刑,还有当时我被绑架期间,正是儿媳妇生小孩的时候,即在2016年1月4日我被抓的第十二天儿媳妇生个男孩,我本答应伺候儿媳妇月子的,却突遭绑架,我知道儿子他们的难度,在这种纠缠下,大约二零一六年一月八、九日做了笔录,当时是在医院,病床躺着做的。回来后几天,我又被叫到西林派出所坐着把那个笔录重做了一下,说是那个躺着的不好。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目的,还是做了什么手脚。笔录就是以上问我去哈尔滨的那些情况。

三、无中生有的栽赃

在10.28案件中,其中一名被绑架的同修叫王淑英,现在一直被非法关押。案卷中提到一件事,说:“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四日在崔秀云家中搜出法轮功宣传品。”我对此事很疑惑,一、我和王淑英不认识,不知什么材料能和王淑英有联系?二,我是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四日回家的,一直在家卧床,无人照管,无人过问。说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四日在我家搜出法轮功宣传品,我郑重告诉大家,这是栽赃陷害,这段时间我身体被迫害几近不能自理,在家休养,没人来家搜查。

四、后续骚扰

二零一六年正月初一,一个姓李的给我打电话,大年问候后,又问我在哪,我说在儿子家。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四日上午,姓李的又打电话,让我去公安分局,我说去不了。

六月十六日姓李的又打电话,让我到楼下﹙京都饺子王饭店门口﹚说有事跟我谈,我说上下楼困难。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又打,没接。此后我离家了,电话就停了。他们找不到我以后,又开始找我的儿子。我只有一个通话的手机,所以儿子也找不到我。由于迫害造成的惊恐和害怕,我回来后又不断的被骚扰,我现在一听说他们打电话,我就犯病。

五、家人的巨大承受

这些年多次被绑架,劳教,家人承受巨大的痛苦与磨难,两位老人因精神打击太大,先后去世。

一九九九年疯狂的打压,电视台整天播放污蔑大法的谣言,母亲非常害怕,劝我放弃又劝不了,心理极度压力,于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一日去世。父亲是在二零零三年初也就是二零零二年腊月,当时我正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二年。父亲承受不了这种打击,含冤离世。我的儿子和侄儿拿着死亡证明去佳木斯劳教所,本想让我回来看一眼临终的父亲,被劳教所拒绝了。还说,你妈最顽固了。想问一下公、检、法、司的工作人员,你们是法律执行者,是不是因为修炼人的道德伦理都被剥夺了呢?这符合国家、国际的哪一条法律呢?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儿子刚结婚半个月,我又被佳木斯向阳分局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被送到哈尔滨戒毒劳教所,遭受严酷的迫害。

我是一个善良、老实、纯朴的人,在此次被绑架之前,曾答应过儿子。儿子当时和我说:“妈,我媳妇生孩子,你伺候月子吧”。我说:“没问题,随时打电话,随时到。”也经常跟儿媳妇到医院检查身体,给儿媳妇买好吃的,做好吃的,可是在当今社会,做一个好人随时都会被失踪,被绑架。就在儿媳将要生小孩之际,我被绑架,绑架我后还折磨我儿子。儿媳妇对我说,西林派出所和向阳公安分局、市局总找我的儿子,并给施加压力,搞的我的儿子焦头烂额,有时一只手扶着媳妇、一只手拿着点滴瓶上厕所,这边来电话了,没办法,只好放下扶着媳妇的一只手,去接电话。儿媳妇还说:一个大男人被弄的坐那掉泪,你这老太太关键时不能帮我们还“添乱”,跟你担惊受怕的。是啊,没有帮了他们还让他们担惊受怕,可是责任不在我这,罪在江泽民,是它迫害了多少大法弟子和大法弟子的家庭。

六、期盼参与迫害者赶快觉醒得救

所有参与迫害过我的警察弟兄们,我虽然遭受了这么大的冤屈迫害经历,但是我并不恨你们,不怨你们。因为我能理解你们放不下自身的既得利益和名利地位。在邪恶形势的压力下,做了这些事。可是你们知道吗?这个宇宙中有个理,人做了什么都得偿还。特别是迫害佛法正信的事,自古都没有好下场的。法轮功是救人的佛法,现在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的书籍被翻译成三十多种文字,修炼者过亿。迫害法轮功弟子是要遭恶报的。十八年的镇压已验证了这一点,无论权势多大,无论官位多显赫,无论你腰缠万贯、还是黎民百姓,谁参与迫害了法轮功弟子,都是在给自己生命断送了未来。周永康、薄熙来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其实当今有头脑、有智慧、有良知的人,都会看出一个问题:善恶有报兑现的时间已经到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大陆发生的所有被抓的,被清查的,从高官到基层,都是当年紧跟江泽民参与迫害法轮功弟子的人,表面是贪腐或政治问题,其实就是天惩。这样遭报的现在各个行业都有,下一步会更多。当年怎么迫害法轮功的,将来他们都得偿还。这是宇宙的理:一报一还。从这一点说:那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兄弟,你们在迫害别人的同时,是不是把自己也搭上了。你们不是更大的受害者吗?可以说:江泽民不是你们的靠山,他是真正害你们的人。而且江泽民马上面临被绳之以法、被清算,那时你们怎么办?!江泽民执政期间犯下无数的罪行,迫害上亿的法轮功信仰者,包括判刑、劳教、活摘器官、出卖国土、个人意志操控国家机器违法犯罪、贪腐治国等等,江泽民犯的罪都是国际重罪,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和酷刑罪。这些罪是上天不能饶过的。是要被清算和审判的,是要实施惩罚的。理智健全的人会去跟江泽民做陪葬吗?

习近平会给江泽民背这么大的黑锅吗?!哪一个有良知的人会和江泽民走到底呢?!继续执行江泽民迫害政策还有出路吗?警察兄弟啊,你们也有妻儿老小,你们也有兄弟姐妹,说句心里话,你们愿意跟江泽民去当罪犯吗?跟江泽民受审判而自毁生命吗?你们可能都不愿意这样,但是你们做过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如果不思悔改,不去弥补,不悬崖勒马,那后果就是这样。就是现在抓紧弥补,机会都很少了。

我们在一个特殊的环境下相见,可能我们是生生世世的缘份,我把你们当成我这生的亲人弟兄,我衷心劝告你们,从现在开始不要再参与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了,不要用“不相信”来麻痹自己,拿生命做赌注,来给自己开脱,那是自欺欺人。真相大显的时候,可能连后悔的机会都没了。为了你自己,为了你家人,为了与你有缘的众生,记住“法轮大法好”,善待大法弟子,用你们的方式保护好大法弟子,促一切条件释放被关押的大法弟子。

人在做,神在看啊。珍惜当前这不多的机缘,实实在在的去弥补自己以前做过的错事,用你们的善行赎回你们的未来。我衷心祝福你们:看清时局走向,顺天意而行,不做江泽民陪葬,做有美好未来的生命!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