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最正确的选择

更新: 2016年12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一日】我于一九九七年春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在风风雨雨的十九年中,我经历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今生得遇法轮大法我是多么的幸运啊,修大法是我今生最正确的选择。

绩效工资算错之后

在二零零四年~二零零五年度,单位工资结构有所改革,加了绩效工资这一块,就是每人每月扣一百元钱,单位里再拿出一部份钱作为基数,年终时根据工作量和工作成绩等打分评级而发放。一般职工都能拿回自己这一百元还略多点。那年我的工作性质和内容有所调整,年终时按领导的要求,我的绩效工资按平均数算。而我所在部门领导在造表统计工作量时忽略了此事,致使发放绩效工资时我的这部份工资少的可怜。辛辛苦苦干了一年,不但无甚受益,还得往里倒贴钱。我发现此事后及时找到该负责人反映了情况,他也承认是弄错了,但不肯给以改正,觉的过去那么长时间了,不好改了(此工资确实没有及时发放)。还说,你看这些年咱关系也挺好的,就算我拿了你这几百块钱吧。我看出他是怕改来改去的反复找领导对他影响不好,在领导和同事们当中没有面子。你为了面子为了影响不给我改,我心里真是觉的委屈、气恨。想想平时对他工作的支持、帮助和理解,想想这一年工作的辛苦,真是咽不下这口气,虽说只有几百块钱,可这是个“理”呀。

这期间师父的法时时在我脑中显现:“我们怎么对待这个问题?遇到这种矛盾的时候,我们首先应该冷静,不应该和他同样去对待。当然我们可以善意的去解释,把事情说清楚都没有关系,可是你太执著了也不行。我们如果遇到这些麻烦的时候,不要和人家一样去争去斗。他这么搞,你也这么搞,你不就是个常人吗?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样去争去斗,你心里头还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动了气吗?你就没做到忍。我们讲真、善、忍,你的善就更无从有了。”[1]“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

想到这里,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是啊,我不是一般的人,我是一个修炼的人,我要按大法的要求来处理这件事。想想年轻人考虑工作难免有疏漏,今年刚被提了部门主任,也想把工作干好,在领导和群众中留个好印象。我若为此事与其争执起来,确实对他影响不好。为了他的名声,为了以后工作的和谐我就忍了吧,不再与之计较了。

我的姿态也使他很受感动,路上看见老远就亲切的打招呼。这事就算过去了。有意思的是,在后一年的绩效评审中,我的分数特别高,比以往要多发好几百块钱。正如师父讲的那样,“那么我们修炼人就更不应该这样去做了,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

放弃了九十多平米的房子

老家有一处院落,靠北四间房。在二十多年前老人就分好了家。我和大弟弟每家两间房,院子一分为二,并立了字据。这些年来一直是老人居住。在二零一零年要進行旧村改造。因我们在外地工作,大弟弟在当地县城上班,那这拆迁之事就让大弟弟到时候给我们个信,如需签字、交补差款等及时通知我们。

其实在拆迁前,我们心里也有打算,要能分一套楼房,就归大弟弟住,要能分两套,由他挑,毕竟是自家兄弟。结果在整个拆迁、发放补偿款、选房签字过程中,一直没有个信。几次问他都说是还没弄好呢,还不知道怎么弄呢。直到房子分完了人家都住上了,我们才从外人的口里知道,房子早就分完了。按政策我们这个院一共可分得大小两套楼房,大的一百四十平米,小的九十多平米。而且两套楼房都写在了大弟弟的名下。

当听得此事时我的头一下子就大了,心里却天真的想,不能吧,亲兄弟哪能做那种事。为此事我们回老家与大弟弟商议。他先是编了一个个的理由说房子应该全归他。被一个个戳穿后,他翻了脸,像换了个人似的,不跟你讲理了,就是说这两套房子都是他的。近八十岁老公公终于听明白了这个事,“老二这是想独吞这两套房子。”老人当日给我们写下了字据,表明了他的态度,不同意不承认大弟弟的做法(因这个院的房产证是写的我公公的名字)。

我真是伤心、委屈、怨恨到了极点,想想这些年来对他那么照顾,对他的孩子那么关心,每当老人需要花钱时我总是跑到前头。而现在咋变的这么自私?没良心。家族的弟兄们和亲戚都气不过,帮着给出主意。为此事我也咨询了律师。律师说此类纠纷分家时的单据是最有力的证据。趁你家老人还不糊涂,赶快起诉他,胜算的可能性极大。

怎么办呢?我又一次陷入了痛苦的纠结中。打官司有可能要回我的房子,毕竟是九十多平米的新楼房,要卖的话也值几十万。这对我们工薪阶层来说也不是个小数,况且我正愁帮孩子买房凑不足房款呢。但这样做就可能得让近八十岁的老公公出庭作证。都是亲生儿子,让老人怎么面对。

说实话大弟弟不干,说谎话于心不忍,也对不起我们。而且老人这么大岁数了,需要我们几家轮流赡养。老人要得罪了他们,轮到他家赡养时,老人能有好脸子看好日子过吗?再说亲兄弟对簿公堂,纵然你有理,这也不是个好事啊。想到这里我犹豫了,下不了决心。我很难受,心里放不下。

于是我使劲学法。我渐渐的冷静下来了,不再钻到这里边看问题。这房子是老人分给你的,本来就不是你的。现在权当是老人把房子收回去,愿给谁给谁吧。没有这套房子我们不是也没住在露天地吗?至于给孩子买房,我们能帮到什么程度就帮到什么程度吧。我们决定不再与大弟弟争执了,也不计较他的所做所为了。反正人在做天在看,一切顺其自然吧。

就这样我们的房产纠纷问题解决了。此事我们一直没有告诉孩子,怕他年轻再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直到三年后我才找了个机会慢慢告诉他,没想到他比我还淡定,说:“你是修炼的人,不与他计较就对了。老师不是讲过不失者不得的道理吗?你看我爸和人家同一年退休,就因为生日小了几个月,连涨了两级工资。你看我的工作那么顺利,收入也不低,这不都是大法给咱的福报吗?”

我既感到震惊又备感欣慰。孩子不但工作上让你省心,还能深明大义,这都是大法的恩赐啊!我想通了。是法轮大法的法理把我从委屈、怨恨的心境中解脱了出来。

修大法有神佛佑护

在大法中修炼十九年,我真切的感受到,修大法的人确有神佛保护,相信大法就能逢凶化吉。

大约在二零零五年夏天,我参加市里的一个会议,中午骑自行车回家。当时天下着小雨,路上泥泞不堪。行至一十字路口,也没见红绿灯亮,路面空旷,我便骑着自行车自东南方向向西北方向斜插过去。刚行至路中间,只见一辆疾速行驶的摩托车自西向东飞奔而来,只听见“咣”的一声,与我正面相撞。

我被撞到了路的北边,车把被撞歪,人还以骑车的姿势站在地上;而那辆摩托车被撞到路南面摔在地上,车灯也掉了崩出去老远,人坐在满是泥水的地上。他爬起来后很恼火,大声责骂,可能见我是个弱女子,又是骑的自行车,也就没再计较,扶起摩托车骂骂咧咧的推着走了。我这边将车把正了正,也骑上自行车往家赶。一路上止不住的泪水往下流,好悬哪,你想,摩托车速度那么快,车身又那么重,相撞后我却毫发无损,而且还站在地上,这不是师父的佑护是什么!是师父救了我。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