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种形式证实法 在救人中修心升华

更新: 2016年12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八月份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两年后,听到老学员说,师尊要求大法弟子做“三件事”。当时我还没学新经文,也不知道啥叫“三件事”。同修在法上一起交流时,我就听不懂了,好羡慕他们能在一起谈如何在大法中修炼

我努力地溶入他们之中。十几年过去了,正法修炼走到今天,我很庆幸自己能成为一名正法时期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跟上正法進程。在此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我是怎样在救度众生中修心升华,从面对面讲真相,到做其它项目,再到面对面讲真相的修炼过程。

一、师尊的“棒喝”惊醒我走出家门讲真相

二零零八年四月份,我从同修那里得到一些新经文,其中一眼就看到了师尊的经文《也棒喝》,便毫不犹豫的走出家门,开始了向世人面对面的讲真相。第一次出去就退了十六个人。从此便天天出去讲真相救人。无论是酷暑严寒,暴雨风雪,几乎天天都做着证实大法的事。常常是早市和上午出去讲真相,下午学法,写真相信,晚间发资料,几年下来“三退”中,处级干部就有三十多名,各行业的世人共有三千多名。

一次,我向一个二十多年没见过面的工友讲真相,讲了近半个小时,他同意退出邪党的团队组织。临走,我送给他一个破网软件,他脸通红,表情很不自然的不接受。我知道他受邪党的灌输中毒太深,没有真正从内心接受真相。后来我遇到他妻子,我刚一打招呼,还没等我张口讲,她就“哎,哎,我事着急。”就匆匆的离开了。

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经过一番思考,我决定:以后大量的发破网软件,只有世人能明白真相,才能得救,无论他们在哪个同修那“三退”或自己上网“三退”都无所谓,我可以起铺垫作用。我认为,只“三退”而不认同法轮功真相,那不算真正得救。从此,我从面对面讲真相为主,转为随意讲真相,以发破网软件为主。

二、面对面发破网软件

在向世人发破网软件中,我发现他们不但彻底的明白了真相,而且一些世人相继得法。从二零零四年至今,就因发放破网软件,从我手中请走《转法轮》一书的世人有十三名,近几天,又有四名要请《转法轮》,准备修炼的。还有一些向我询问:法轮功怎么炼?表示要修大法的。我便告诉他们上明慧网,免费下载《转法轮》和炼功带,还有师父的新经文。这些人有一部份是通过发放破网软件认识的。

我发破网软件不但给路上遇到的人,也有在商场或门市做生意的。在这个中小城市,每个商场、市场、菜市场、银行、证券公司,每个大街小巷,都有接过我发的破网软件的人。这些得到过破网软件的人有教授、大学老师和大学生、高干、军、师级干部,甚至有“四二五”大法弟子万人北京上访时维持秩序的警察。有的破网软件给了孩子,他们的家长有在解放军总参谋部、省军区、总政歌舞团工作的,等等,各行各业人士,有白领阶层,也有农民或平民百姓。这些接到破网软件上过网的人,再见面几乎百分之九十九都认同大法,极个别不表态的,一般都是在门市卖服装鞋帽的,因有怕心不愿多说。这些人大部份都是自己上网“三退”,也有再见面让我给退的。

从零四年至今,面对面向世人发出的破网软件多达四千张左右。我每天除发破网软件,还会用一些其它方式证实法。

三、采用多种形式证实法

1、上街救人时,身上不但带破网软件,还带真相粘贴,带自动语音电话。去年冬天的一个上午,在我们这个城市的主要交通干道,我走了三站地,拉锯式的在大道两侧的楼道里贴真相粘贴。严冬季节,不干胶有时贴不上,我就贴在黑板上,和小区的生活栏板上。遇着人就发破网软件或发真相资料。最多一个上午和加晚上贴的真相粘贴有七十张左右。

2、邮寄真相信,揭露邪恶。邮寄真相信我已做了五年了。一般都是从《明慧周刊》和明慧网的报道中选取迫害案例作为真相信的材料,采取的真相资料内容都是组合式的,如:王立军出逃美国大使馆这份真相单页,我加上了执行命令中的选择、枪口抬高一厘米、纳粹集中营死亡护士组被执行绞刑的图片,寄向全国各地迫害法轮功的恶警、“六一零”人员等,相信能大大的震慑邪恶。明慧期刊多种,我也会利用这些期刊上的故事和资料制作系列组合,破除无神论,揭穿邪党谎言,制止迫害,也达到了很好的效果。

以往的几年,每个月寄四、五十封信,最多百八十封。从一五年冬天至今真相信逐步增加到一百封、二百封,自今年五月份以来增加到每月四百封左右。

这两年中,我选择了不同证实法的方式讲真相,面对面讲真相相对来说比前些年就少得多了。有时一想张口讲真相,就怕对方一旦不退,就可能失去一个明真相的众生,转而发破网软件。久而久之几乎形成了一种心理障碍,只发不讲了。渐渐发现自己产生了怕心,不敢讲真相了。这时我认识到:既发又讲,这才是最好的救人方式。于是我下决心既要面对面讲真相,也要发软件,还有用其它方式救人,特别是要加大力度去面对面讲真相救人。

那天,我带着破网软件去了一个庙会。当我发破网软件给两个服务员时,被一个特警拿了过去,他仔细的看着软件上的字,又看了看我,我向他笑着,他把软件放到桌子上走了。这时我只发了几个软件,劝退了一个人,然后,又继续发放了十几个软件,又退了一个人。这时我悟到:是我自身的修炼出了问题,因为我发破网软件已有四、五年了,头回遇到这种场面。

回家后,我马上学法,加大力度发了一个小时正念。全球四个点正念照发。第二天庙会我退了十四个人,发了二十多个破网软件。我知道这是师尊看我有救人的心,加持弟子,这是法的力量。两天救十六个人,发近四十个软件。

在这之前就有同修提醒我讲真相,我说:我有很多的反馈,多人得法是个例子。还有的人怎样讲也不退,给了软件后再见面马上退了,或上网自己退了,我居住的一条街的门市,软件和真相台历几乎遍布发到。咋能说没救人呢?当时我心中产生一种怨气,就想:你从不发软件,连一封真相信都不邮,反来说我。等你讲真相的数量超过我,你才有资格说我也不晚。因此这次庙会后,我把庙会“三退”名单交给她,以前是不交给她的,当时自己没觉的有显示心,可是第二天马上让我得到一个很大的教训。

第二天,上街讲真相,很吃力的退了一个。然后又向一个六十多岁的妇女讲,当我讲到一半时,她就说:“法轮功是×教组织”,“共产党给你开支你还反对共产党”。边走边喊的走远去了。这一下把我弄懵了。从面对面讲真相以来,还不曾遇到过这种情况。我调整了一下情绪。去买水果,又向卖水果的讲真相,刚开始讲他还笑眯眯的听,待我让他“三退”时马上变了脸,大喊着:“对法轮功,就应该抓着一个枪毙一个,抓一个枪毙一个!”我从来还没遇到过这种阵势,那恶相恶语让我感到很受伤。这一下,我怕心出来了,急转身去匆匆离开了。

回家后,我找了一下自己的原因:欢喜心、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怨恨心、高高在上不让说的心、看不起同修的心、爱面子的心等等执着心都返出来了。师尊开示:“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1]“在它们来看,你要能救了我,你得能到了我这层次才行,你得有这个威德,你才能救了我。”[2]这时,我知道我该提高了。那种怨恨他们,不得救就该死的诅咒是不善的,不在法上。而那些暴露出的人心,正是要修去的。

师尊说:“所以大法弟子走正自己的路你才能救了众生,才能在救众生中走过去,就这么难,救众生的难度就这么产生的。”[3]我悟到:不在法上修,走不正修炼路,才是危险的,不安全的。

四、多学法,加大力度发正念,提升救人的力度

师尊告诫我们:“我说大法弟子修炼的好坏,决定了救众生的力度,也决定了在世间配合正法的成败。”[3]

现在我每天学一~二讲法,在基本保证四次全球发正念之外,有时间随时随地发正念。经过近半个月左右的调整之后,现在我又走在面对面讲真相救人的路上。每天带上破网软件,见人就发,背着真相信,见信筒就邮。虽然每天“三退”的人不多,但是有师在有法在,一定能够在师尊延续来的时间里多抢人,多救人。什么也不多想,就是圆容师尊所要的。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助师正法的大法徒。随师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十年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