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希望成真

更新时间: 2016年12月1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我出生在东北的山区。从记事起我就没有一天好日子过。我的父母天天吵架,有一次我的父亲向我的母亲举起菜刀!我的父母打我们姊妹时真可谓心狠手辣——在我们熟睡时掀起被子用塑料鞋底抽我们的脸,我的妹妹耳朵被打得好长时间听不到声音;我的姐姐吓得出现癫痫病;我的弟弟生下来先天就傻。我的父亲和邻居、同事也经常打架。我们姊妹整天都是惊魂不定。

我家非常穷。我小时候,我的父母都患有很重的病,家里有点好东西都是我父亲趁我们睡了他自己吃。大约在我七、八岁的时候,有一天我到一个小朋友家玩,看到她父亲把喂完孩子的饼干放到柜子里就出去了。我实在馋得不行就偷着去拿,正好被她父亲看到了,就训了我一顿。从此别人经常骂我“小偷”。

我们姊妹常常被别人家的孩子欺负,我姐姐和弟弟傻,被人欺负得更厉害。我弟弟长大一点经常被别人强迫去干活,放牛,不去就挨人家的打。有一次,被人关在二、三米深的菜窖里盖上盖。

长期生活在恐惧、贫穷与张望中,我非常自卑且痛苦。

期待天神的到来

有一次我在一份报纸上看到一个真实故事:有一个老太太罗锅成九十度,整天在屋檐下坐着。有一天突然下起大雨,电闪雷鸣,老太太行动太慢,还没来得及回到屋里就吓昏过去。等她醒来,爬起来,九十度的罗锅不见了,直起来了。

看完报纸,我心想:这不是天神救了她吗?

从那时起我就在痛苦中等待天神救我出苦海。可上学时老师讲的是无神论。

十八岁那年,我离开东北去了山东。二十四岁结婚生子,没想到在月子里得了严重的类风湿关节炎,吃喝拉撒都得丈夫、婆婆伺候,上下楼都得丈夫背着。丈夫背着我到处治病却没一点效果,吃了百多付中药,病没好,胃吃坏了,天天痛。我去请大仙等那些狐黄白柳治过病,病越治越重。我的精神几乎崩溃了。心想从小没过一天好日子,才有点希望,又得了这种病。我整天以泪洗面痛不欲生。苦熬了三年,我决心到五台山寺院去皈依。

师父救我出苦海

一九九六年十月同事告诉我学法轮功祛病效果好,很多癌症病人炼了法轮功,病都好了,她借给我一本书,让我先看看。

我翻开《转法轮》,第一眼就看到“佛法”两个字,就觉的这就是我要找的吧。但又想:从小没人能瞧起我家,也没人瞧起我,我从来都没捞一点好事,就是上学时被评为三好学生,老师都是让我让给别的同学;在单位被评为“先進生产者”,领导也是让我让给别的同事。这法轮功师父能瞧得起我吗?同事说:大法师父不分贫富贵贱,只要谁想学师父就管谁。

抱着治病的心,我炼起法轮功。

只跟着同事比划了四天动作,我那肿了三年的腿就消了肿,行动能自如了。那时我真不敢相信我能被师父瞧的起,我真是受宠若惊,兴奋不已。我打消了去五台山皈依的想法,决心跟着大法师父修炼法轮大法

就在我修炼一年多时,我四岁的儿子从我家三楼窗台坠地,却没受一点伤。孩子说看到师父接着他,他就像孙悟空一样在空中翻跟斗。

大法师父对我的大恩大德我永远无以回报。

善良的同事感恩师父

江氏流氓集团一九九九年疯狂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诬蔑师父,中华大地一时黑风四起,恐怖乌云笼罩神州。大约在二零零零年我和几个同修去北京信访局交了我修炼大法后身心健康的体会文章,我被关押到驻京办事处,又被当地公安接回关押在看守所,拘留十五天。从拘留所回家后,单位给我留厂查看处分。上班期间车间领导让一个同事专门看着我,注意我的动向。

看着我的这位同事是个非常善良的人。她跟领导说肯定法轮功好,要不那么多人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怎么没有人说共产党好的呢?

这位同事结婚好几年了没孩子,她很着急。我告诉她,我认识的一个大法弟子结婚九年没有孩子,修炼大法后全身疾病一扫而光,还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同事听后也想炼功,我就教她炼功动作。还没教全五套功法,我做了个梦:她怀孕了。她就去医院做检查,结果真的怀孕了!她生了个男孩并且非常感谢大法师父赐给她这个孩子。

听师父的话 放下利益心

在我刚修大法不久,我婆婆到我家要钱,说要到市里买房子,让两个儿子一人拿一半钱,等她和公公去世后,我家和大伯哥家对半分房子。我大伯嫂对我说:我家没钱给她,她死后我也不要房子。

我丈夫东借西凑给婆婆拿了三分之二的房钱买了房子,公公说那房子就是我家的了,如果我家不拿那三分之二的钱就买不了房子。遗憾的是,还没等公公婆婆住進新房,公公就去世了。

还没等公公出殡,我大伯嫂就急着跟我们说要买下那房子,说他儿子结婚没房子。那时那房价要比刚买时高出好几倍,可她连那刚买时的钱都不出,说只拿出我家给公公婆婆买房的钱。公公的丧葬费大伯哥家一分钱也没拿,都是我家和我小姑子家拿的。后来,我大伯嫂从我婆婆那抢走房产证匆匆的住進去,并把婆婆正住着的房子偷偷的卖了,把婆婆撵了出去,说那房子是她家盖的。

我和丈夫就在我单位给婆婆租了一套房子。婆婆住院,我大伯哥家一分钱也不拿,说他没钱让我家先拿上以后再说。七、八年过去了,他们再也不提婆婆住院费的事了。

如果我没修大法,我一定会和她争的头破血流,永远不和他家来往。修炼了大法,我的心遇事平静了,虽然有时也泛起不平衡的涟漪,但是,每到此时法轮大法的法理、师尊的教诲就在我耳边响起,让我渐渐地同化于“真、善、忍”中。

大法使我那自卑昏暗的心灵充满了光明与希望,师尊的恩德说不尽,道不完,我一定牢牢的抓住师尊的手跟着师尊回到那最初的家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