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前进监狱刘光辉的公开信

更新: 2016年12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在北京市前进监狱9分监区,我认识了你。那时,我们叫你“刘队”,后来听说,你当“刘指”了,再后来又听说,你成“刘中”了。从“刘队”到“刘中”的这十几年,你的人生一路走的可好吗?如果我没说错,你早该当爸爸了。身为人父,是一种责任,也是一种享受。当孩子仰起小脸儿望着他(她)的爸爸,请你多看看那双明亮的眼睛,因为,那双眼睛能唤醒我们成年人儿时的善良与纯真。

印象中,你是一个自信的人。一般而言,自信的人做事有主见,敢担当,认准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然而,事物都有两面性,自信,在现实生活中也有其两面性:如果走正路,勇往直前,可以到达光辉的彼岸;如果走错路,也是勇往直前,最后跌下的,却是黑暗的万丈深渊……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现在,我可以用真诚之心告诉你:你上警校没有错,到前进监狱做狱警也没有错,但是,你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这条路,真的走错了,而且是错的一塌糊涂。

你走上这条错路,说来偶然,却也必然。当初,江泽民操控媒体灌输给你对法轮功的谎言,加上你本人对提职加薪领奖金的向往,再加上你站在错误基点阅读法轮功原著产生的误解,以及你自信的性格,外加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职场,使你置法轮功学员的劝善良言于不顾,时至今日,你一直是江泽民迫害命令的执行者。

然而,江泽民是个什么东西呢?《江泽民其人》已经说清楚了:出身汉奸;他本人是日本加俄国双料汉奸;踩着“6·4”鲜血上台;一手发动迫害法轮功,身负万千命案;弄权、贪腐、淫乱;出卖相当于40个台湾的巨额国土给俄罗斯。江泽民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小丑、人渣,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也是把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司人员推上“死亡岗”的总黑手。你这十几年的职场生涯,不幸跟江氏绑在了一起,在我看来可真是倒了八辈子霉!跟着江老板干,得到了什么甜头儿你知道,将要失去什么,你暂时还不知道。下面这几位的下场,你是知道的:

●周永康,以迫害法轮功学员凶残毒辣获得江泽民信任,2007年被江泽民塞进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成为迫害法轮功的总操盘手。周永康恶报入狱,其妻贾晓烨,家族周滨、周元青,其前秘书和旧部李春城、郭永祥、李崇禧、李华林、蒋洁敏、冀文林、余刚等,“满门被抄”。恶贯满盈的周永康,在法庭上低下了他那罪恶的头颅。上图:面对审判,周永康说:“我服从法庭对我的判决,我不上诉。”

●徐才厚,军委副主席,江泽民安插在军队里的代理人,“江泽民军中最爱”,江泽民迫害指令在军队的最大黑手,把军队医院变成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屠杀中心。2014年6月30日,徐被立案查处。现已遭恶报死亡。

●李东生,2013年12月20日,中共“610办公室”(江泽民发动迫害前夕私设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相当于文革时的“中央文革领导小组”)主任兼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落马。李东生在央视任副台长时,靠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和向高官输送美女主播而曲线高升。2009年10月至2013年12月任中共“610”总头目,李东生是“610”大头目中第一个遭报应的人。上图为李东生。

●薄熙来,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执行江泽民活摘器官命令的始作俑者。在江泽民指使下,与周永康、徐才厚等联手,密谋政变夺权维持对法轮功的迫害。主政辽宁期间,利用监狱、劳教所等,构建活人器官库,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他与老婆谷开来是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贩卖牟利的始作俑者。2013年9月22日,薄熙来获罪无期。上图为薄熙来法庭窘态。

“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一条黑线串起以上四个巨奸大恶。他们的人生轨迹是如此一致:迅速东升,突然西落;晨时中南海,晚上秦城会;今天审别人,明天被人审;今天跟老江,明天替罪羊——这就是迫害法轮功集团成员自作自受的不二下场。刘中,照你今天这劲头儿,不就是在步他们的后尘吗?今天工作在“前进”,明天前进坐大牢——真不愿看到你落到这步田地。

回头再说江泽民。江泽民下达过什么密令呢——“(对法轮功)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不仅如此,他还亲自下达了对法轮功学员的人体器官“活摘令”。“追查国际”调查员对薄熙来、李长春、白书忠等多位中共高官的电话采访录音,通过自由门登陆动态网,都可以在线播听。如果你想验证的话,对你来说并不困难。

对法轮功的迫害指令,追根溯源,都是出自江泽民,通过罗干(后来是周永康)、610下达到公检法司,下达到清河分局,再下达到前进监狱各分监区。这些年来,你所执行的迫害指令,就是江泽民这些没有人味儿的“命令”的具体细化,还有你本人的个性发挥。浏览明慧网,上面记载着你做过的这些事儿:

“法轮功学员时绍平一直坚定信仰,拒绝‘转化’。恶警曹利华、刘光辉使尽了招术整他,采用‘熬鹰’,面壁罚坐,连上厕所都要被押解着,甚至几天不让睡觉,还挑选暴力犯殴打辱骂他。特别是面壁罚坐,每天被强迫在小板凳上坐直不许动长达20个小时,1天、2天、1年、2年……”

'刘光辉到南京女子监狱传授整人方法'
刘光辉到南京女子监狱传授整人方法

“2009年2月15日,银川监狱从北京请来了3个所谓的‘专家’,协同监狱恶警对在此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实施‘转化’迫害。这3个‘专家’在银川监狱期间,始终隐瞒自己的身份。近日获悉,这3名恶警来自臭名昭著的北京前进监狱。其中一个叫刘光辉的,是在一次迫害法轮功学员狂妄至极时,说出自己姓名的。另外二人一个姓张,一个姓何。刘光辉以前是北京前进监狱九监区的一名小队长,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北京前进监狱九分监区成了最早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分监区,也是北京市迫害法轮功的样板,更成为恶警们‘立功’、升迁的地方。”上图为刘光辉到南京女子监狱传授整人方法。

“2016年7月13日,张鸿儒的母亲,姐姐和外甥,到前进监狱再一次向三监区要求合法接见张鸿儒,三监区区长刘光辉(警号:1109423)阴邪的要求家属说:要想见,必须得符合两个条件,首先得污蔑法轮功,张鸿儒家属直接告诉刘:‘做不到’;并直接说:‘国家到现在没有给法轮功定性,不能随便说话。’刘光辉耍政治流氓式的说:‘这两个条件做不到,就不能接见。’家属说:‘哪条法律规定的?家属接见之前得先被问对法轮功的态度?你拿出法律条文,如果拿不出,就说明你们是违法的,我们家属就可以控告你们。’刘光辉叫来了旁边清河分局的几个110的警察,说举报家属的讲话涉嫌宣传法轮功。”

“目前天津茶淀前进监狱一监区、三监区仍然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第三监区监区长刘光辉非常邪恶,曾经将法轮功学员徐化全殴打致残,指使3个人高马大的刑事犯将其暴打一个多小时,导致徐化全的肋骨被打断、牙被打掉、头被打肿。至今,徐化全还被非法关押在那里。刘光辉不仅折磨徐化全,对于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也是经常打骂、侮辱,采用电棍电、长时间罚站等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并且给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减刑。”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你干的这些事,也怕人知道吧?所以,你们把储藏室弄成了小黑屋,把刚入监或拒绝“转化”的学员隔离关押,在里头想怎么整就怎么整。别以为人看不见就完了,头上三尺有神灵,神目如电,看的清清楚楚。下地狱第一件事就是过堂,阎王殿过堂凭什么?你们做的那些事斑斑在册。善恶有报,这是天理。你别当成耳边风。迫害法轮功遭到恶报的例子屡见不鲜。请看——

恶报案例:孟兆庆,甘肃省宁县“610办公室”主任,2011年12月23日上午11时,乘坐宁县法院面包警车在高速路上行驶时钻入拖车前底部,油箱起火,引燃大车,火借风势,瞬间吞噬两辆车,孟兆庆当场死亡。

看见了吧?这就叫“时候一到,一定会报。”“610”是干什么的?咱们都清楚,它是迫害法轮功公检法司的总把子,对法轮功学员怎么整,你们是不是都得听它的?因此,它也是“死亡岗”的头把交椅。你看这个孟兆庆死的惨不惨?这何止是当场死亡,简直是人间蒸发。

像这种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太多太多了:任长霞在开封卖力迫害法轮功,车祸毙命;罗京在央视抹黑法轮功,呜呼“癌”哉;央视陈虻是“自焚”伪案制片人,一溜烟儿追着罗京去了;2015年8月5日,海淀区610办公室主任王建钟肺癌死亡;延庆县“610”办公室主任刘连山,在办洗脑班期间突发心脏病……

查了查恶人榜,上面有你。不是吓唬人,上了恶人榜,阎王殿里可就真是挂号儿了。别看今天胆挺壮,你舞刀弄棍那两下子,阎王面前不好使。阎王一瞪眼,吓的你肝颤。小鬼一上刑,疼的你肠断。冤有头,债有主,善恶有报一五一十你得还。刀山油锅是轻的,死去活来可就由不得你了。不仅如此,至亲骨肉,他们可能都得跟着你倒霉受牵连——

案例一,昌平区“610”副主任孙爱平,她曾对法轮功学员说:“你们来一个抓一个,抓一个判一个,直到把法轮功学员都送进监狱。”孙爱平遭报,患子宫癌,切除子宫。其女结婚多年,想要孩子却长期不孕。

案例二,李承斌,石景山区政法委书记、综治办主任。李一再扬言:我就听江××的!在他的指使下,石景山警察早在1999年4月,就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调用大型警车骚扰炼功点,监视炼功人,向炼功人群喷水,充当江氏马前卒,使石景山成为京城迫害的重灾区。李于2001年4月突然猝死。

刘中,你在迫害法轮功的错路上一意孤行,原因很多,“我是执行上级的命令”,这可能是你为自己开罪和逃避良心谴责的最大借口。那意思是:这都是上边让干的,这是我的工作。恐怕没那么简单吧?咱们知道,迫害当初,江泽民就密令:“(对法轮功)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你看看他这几句话,这是人能说出来的吗?谁能说出这样的话,只有恶魔,只有人渣。甭讲什么大道理,执行这样的命令者,双手往下嘀嗒血,拍拍屁股就走人,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国法不容,天理不容啊。

看看历史,咱们也好有一比:纳粹战犯执行希特勒的命令,日本战犯执行东条英机的命令,结果如何?全球缉拿,大狱收押,绞刑侍候。文革刚结束,北京公安局长刘传新畏罪自杀,793名警察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他们不都是执行毛的命令吗?北京身边人,同行昨天事,思思想想可不可怕? 下图为二战后被绞死的纳粹女看守。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血债滔天,江下台后,继任者都不愿替江背黑锅,都在与江做切割。胡温如此,习李更是如此。只因江泽民血债帮遍布党政军,所以迫害还在维持。我们看到,习近平上台后,与江切割的新策一个接一个:劳教制度解体;错案终身追究制;公务员终身负责制;“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习近平当局正与江泽民迫害集团展开生死大博弈,出现高官落马潮: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李东生、王立军、周本顺、张越……,挑起“4·25”事件的发起地——天津市高官落马多米诺,都是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了。

这一出习江大博弈,别人可以看热闹,身为迫害链条一环的你刘中,就得看门道了!这不是大审判的序幕拉开了吗?好戏大戏还在后头呢,罗干、曾庆红、江泽民……一个都跑不了。大老虎打完了,就轮到中的了,中的打完了,就轮到小的了,老虎苍蝇都得打。当对江泽民迫害集团大清算到来那一天,老虎苍蝇一窝儿端。

时局越来越明朗化。国家《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迫害法轮功是板上钉钉的违法犯罪,执行这样的命令,都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法律责任。看明白了吧,这条规定就是一条天衣无缝的大口袋,把参与迫害的人都给装进去了。

去年5月开始,超过20万法轮功学员与家属,实名控告江泽民,亚太地区超过100万民众联名举报江泽民。中纪委正在追查江泽民家族贪污罪行,江泽民被绳之以法的日子不远了。有人还侥幸上面层层撑腰呢,江氏集团土崩瓦解,树倒猢狲散,谁给谁撑腰?人在做,天在看。迫害集团从上到下,谁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缺德违法事儿,他都得自己买单。

'北京的诉江展板'
北京的诉江展板

你知道,中国司法机关对法轮功学员的“审判”,是依据《刑法》300条:“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众所周知,信仰自由,天赋人权。法律常识,《宪法》跟《刑法》是老子跟儿子的关系。显然,“300”条因与《宪法》第三十六条关于“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规定相抵触而无效。实质上,以“300”条给法轮功学员定罪,是对无效法律的公然错用。因此,所有法轮功案件,都是冤假错案。法轮功学员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是冤枉的。

《刑法》300条,是江泽民操控人大制定的恶法,无论从立法原则,还是从司法实践来看,都是站不住脚的。《刑法》300条之荒谬,违反《宪法》之昭彰,迫害无辜之深重,损害法律尊严之惨烈,陷司法人员执法犯法之窘境,已到了让人无法容忍的程度。经过这些年的法律证伪与法庭交锋,废止《刑法》300条已经成为法律界的共识。

截至目前,律师已经为法轮功学员做了上千场无罪辩护。中国著名人权律师张赞宁教授,在法庭上仗义执言,凭借扎实的法律功底,细致的法理分析,严密的逻辑思辨,高超的辩护技巧,倾倒整个法庭,法轮功学员被无罪释放。

自信是人的一种品质,但自信不是一味固守,不要排斥“兼听”,兼听则明。真正的自信,是善于倾听,理性分析,决断取舍,修正自己,完善人格,从而升华崭新的人生境界。自信到极端就是固执,而固执对人是有害的。

撇开善恶不说,咱们只在法律层面上做一探讨。给法轮功学员定罪,是依据刑法“300”条:“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身为司法,请你花点时间考证考证,法轮功学员破坏了哪条法律的实施?这个问题,律师已经千百次的向法官和公诉人当庭质问,对方都哑口无言。为什么?因为根本就没有答案!换言之,作为构成犯罪四个要件之一的“犯罪客体”根本就不存在。果真如此的话,依据“300”条定罪,不就是“执法”犯法吗?推而广之,对法轮功学员的抓捕、庭审、关押、“转化”是不是都是在“执法”犯法?

从另一方面看。刑法“300”因与《宪法》“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相悖,是无效法律,那么,这个“300”条从立法过程到司法实践,是不是都是在破坏《宪法》实施?谁在破坏《宪法》实施?执行这个“300”条的所有人,都是在破坏《宪法》实施,上头是江泽民,下头是各级“610”和层层公检法司,其中包括你。当你再对法轮功学员逼迫“转化”时,请你想起基于法律事实的这句话,你应该把自己跟“300”条对号入座:是你刘中在破坏《宪法》实施,是你在“执法”犯法。

我还记得,你对法轮功学员指出的“自焚”伪案的破绽不以为然,对刘春玲是被谋杀不以为然。揭示真相,有利于你转变观念。为了让你以为然,我特意对自焚录像的截图进行了求证。可以肯定,画面中飞向空中的那个条状物,是灭火器的手把,而不是你曾经推测过的任何其它东西。致刘春玲死亡的不是手把本身,而是没有出现在画面中,但却应该存在的灭火器。佐证这一事实的,是刊登在海外媒体上的重庆渝中区小什字片区 “610”工作人员(当时来北京担负对法轮功学员的截访任务)的描述——

“我在‘自焚事件’那天,吃完午饭后,就到天安门广场习惯性的转转,快走到纪念碑的时候,看见石梯下放了好大一堆灭火器,就想:有事情要发生!我一边走一边看,不一会,就看见北边起火了,我跟着几位警察快速向北跑去。当我赶到时,正好看见一壮硕的军警抡起一个手提灭火器,猛击一全身被气雾及烟尘所包围的女子后脑,女子应声倒地。由于击打者用力过猛,灭火器手把脱落飞向空中。我当时一惊,这不是杀人吗?现场的军警谁也没有过问这个彪形大汉,让他扬长而去,我感到一阵脊柱发冷,心里明白了八、九分。”

天安门广场是中共的政治心脏,每一个空气分子,都带有强烈的政治气味。刘春玲当场死亡,显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谋杀,而是一场经过策划的政治谋杀。其罪恶目的,旨在煽动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为难以为继的迫害铺平道路。

开动全部国家机器,用刑事手段发动政治运动迫害信仰团体,是这场迫害法轮功运动的本质特征。简言之,迫害法轮功,实质上是一场政治运动。历史表明,中共历次政治运动的骨干分子,到头来几乎都是自食恶果,成为中共替罪羊。文革一结束,“四人帮”入狱,枪毙警察。等迫害法轮功结束,大清算开始,文革793警察被枪毙的悲剧一定会成千上万倍的重演。因为被江泽民拉上“江泽民号贼船”的人儿如汪洋大海,其中包括你刘光辉。

刘中,你对法轮功的错误成见,真的就那么难以改变吗?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真善忍好不好?你别听任何人怎么说,你只要放下一切以往的成见,真正静心思量思量,相信你会得出正确的结论,因为你的善良本性还在。

给江泽民打工,真是与魔共舞哇。你却鬼迷心窍,名利障目,分不清好歹。还说什么“你们那一套我听的多了”。是,这些年来法轮功学员们跟你说的够多的了,但是,容你再听法轮功学员劝善良言的日子却不多了!你知道吗?你在拿你的生命开玩笑。改变你对法轮功的错误成见是如此重要,这关乎你未来的生命存亡,甚至你家人的性命安危。在此,我也想把法轮功学员对你说过若干遍的法轮大法真相,再对你说上一回:

“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1992年5月,由创始人李洪志大师传出。咱北京是举办法轮功学习班最多的城市。你该有印象吧,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前,在公园、绿地、街头巷尾,每天都可看到晨炼的法轮功学员,优美的动作,动听的音乐,成为京城一道独特风景。眼下,法轮功在大陆遭受迫害,但在大陆以外的任何地方,法轮功都是合法注册、民众欢迎、政府奖励的修炼团体,就像当年在北京一样。法轮功已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书籍翻译成40种外国语言,获得各种褒奖3000多项。人类需要真善忍,法轮功洪扬全世界!北京城怀念法轮功!”

法轮功学员,不仅是“真善忍”的倡导者,也是践行者。当法轮功学员被抓后,面对说“不炼”就放人,说“炼”就判刑的抉择,他们说“炼”,他们做到了真;面对警察的抓捕、关押与酷刑,甚至活摘器官,他们没有怨恨,心里想的是不要让警察对大法犯罪而自绝生路,他们做到了善;面对十七年无辜的迫害与杀戮,他们只是和平理性讲真相,而没有一起报复事件,他们做到了忍。这是大法天威,这是信仰传奇,这是道德丰碑,这是人间圣迹!看到这些,你就不动心吗?上图:法轮功学员依法和平上访。

中共要灭谁,谁能挺三天?法轮功十七年泰然屹立,世界洪传。喊出“我就不信共产党战胜不了法轮功”的江泽民,早已在习王反腐射程之内,扣动扳机,只待天时。而恶贯满盈的中共也必将被江泽民从内部整垮。看到这些,你就不动心吗?

以目前在你监区的张鸿儒为例。他的辩护律师讲过这样一段话:“我去年代理的北京法轮功学员张鸿儒的案子,开庭了,法庭上有人劝他:你看你四十几岁了,已经判过十一年徒刑,还没成家,七十多岁的老娘需要你照顾,如果你不炼了,就可以照顾你老娘。张鸿儒陈述说:人不能没信仰,我特别崇尚范仲淹说的一句话:‘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为了信仰,我无怨无悔。当时我听了很震撼,轮到我辩护时突然我就哽咽了,说不出话来,平静几分钟我才回过神来。起初我对法轮功学员的理解还是很肤浅的,认为他们只是为了强身健体、救人,没有体会到他们有那么高的思想境界。而且,张鸿儒非常平和,言语中没有愤怒,很平静,没有一丝抱怨。这个案子对我的触动特别深。”刘中,张鸿儒就在你那里,他胸膛一颗善心,外表一身儒气,律师这番感慨真是发自肺腑啊!

张鸿儒供职北京盛华公司造价软件产品事业部,从事软件研发。他德才兼备,深得老板器重。上次冤狱11年期间,爱将入狱,公司痛失大梁,老板心急如焚,驱车到前进监狱探望,出于对鸿儒的情谊,老板给鸿儒家人提供生活照顾,并说鸿儒一旦出狱,即可回公司上班。君子不食言,鸿儒出狱,老板践约。鸿儒感恩老板,工作更加勤奋。

'张鸿儒'
张鸿儒

这次被非法抓捕前,张鸿儒正在参与价值几十亿的研发项目。鸿儒被抓,公司损失很大。但老板对鸿儒没有怨气,对再陷困境的鸿儒家人再伸援手。刘光辉,相比这位古道热肠的老板先生,我们就不能让自己多一点善良吗?你怎能忍心把行动如此不便,历经百里颠簸赴监探子的年届八旬的老母拒之门外?甚至叫来110威胁她,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

你这是明目张胆剥夺公民会见权。请别拿什么“狱规”说事儿了,因为这个问题性质已经超越了一切!从人上说,这是有没有天良,讲不讲人伦,要不要人性;从政治与法律上说,这是讲不讲人权,违反现行《监狱法》;从社会公德上说,这是尊不尊重老人,守不守“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古训;从家常理短上说,老太太都快八十了,这大老远的多不容易,你让人家进去能怎的?要我说,老妈来见亲儿子,把老人搀进接见室才是本份呢。

也千万别再用“不利于改造”说事儿了,大法修炼者都在按真善忍做好人,你要把张鸿儒用什么来改造?你的那一套能把他改造成什么?刘中,还记得你们自曝家底的那些话吧——“什么时候你们(法轮功学员)对大姑娘感兴趣了,会张口骂人了,才算‘转化’到位了。”你们这些话,不仅与我师父对我们要求的“俗世净莲恶不沾”、“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背道而驰,而且离孔夫子的“仁义礼智信”这些传统价值也相去十万八千里。你们应该顾影自怜,你们应该自惭形秽。

2001年,你从第三警校毕业,职场十五年,你脑袋里有个词被镀了金,叫“改造”。下面,咱们来看看中共特色这个“改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中共以无神论、战天斗地、斗争哲学为基础的歪理邪说,党性扼杀人性的组织原则,释放出巨大邪恶能量,给中华民族带来灾难性后果。中国就象个大监狱,铁桶高压,独裁暴政,人权少,出国难,税负高,福利低,监控监听无处不在,特工线人多如牛毛,“文字狱”、“良心犯”、“敏感词”世界第一。

前进监狱有张监、李监,中共就是中国这个大监狱的那个党监。党监改造中国几十年,把中国改造成什么了?运动连番,血雨腥风,政治漆黑,官场糜烂,贪官遍地,娼妓臭街,贫富天壤,文化堕落,人性扭曲;迫害佛法、活摘器官……

党监改造资本家,把民族产业的精英改造没了;党监改造地主,把农村一大批勤劳致富的农民改造惨了;党监改造知识分子,耽误至少两代人;党监改造知识青年,造成多少人间悲剧?党监政改,不进反退;党监企改,国资流失;党监医改,医费猛涨;党监教改,学费飙升;党监改造山河,江河断流,山岳失色,城市雾霾挥之不去;党监改造农村生产关系搞人民公社,把亿万农民逼的立下生死契约分田单干。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李东生、王立军、周本顺、张越这帮人,哪个不是六、七十岁的老头子,中共把他们改造大半生,这些人是不是都被中共改造的够可以?

党监改造什么,什么准完蛋。前进监狱二进宫、三进宫,甚至十进宫不少见吧?这不是对“改造”的绝妙讽刺吗?中共的监狱基本上就是个百色杂陈的大染缸,多少在押人员在里头被越“洗”越黑。原来不会的犯罪手段会了,原来不会说的流氓话会说了,原来不认识的“大哥”认识了,相约出去之后“大干一场”……

中华传统文化有多好,神都赞叹!单单一个汉字,就承载着丰富的文化内涵。中共改造汉字,把汉字的精华改没了。举例说,愛字,教人要真心真愛。对应到婚姻上,表现为忠贞不渝,抱柱守信,相濡以沫,相敬如宾。中共把它改造成了“爱”,真心被挖走了,对应到婚姻上,表现为真愛淹没,乱爱泛起,杯水婚姻,朝合夕散。再如前进的进字,原来是進,一个走之儿一个佳,寓意越进越佳。中共改造为“进”,成了往井里走的意思。事实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就是挖了一口直通地狱的大陷阱,明白人边儿上绕,糊涂人往里跳。

刘中,看看你自己吧,不也是被中共改造成了一根儿专打好人的棍子吗?中共用无神论歪理邪说洗了你的脑,共产邪灵——《共产党宣言》讲的“共产主义幽灵”上了你的身。“改造”别人时,你自我感觉良好,还以为智杖在手,为别人指点迷津呢,其实,迷失“人之初,性本善”最要命的正是你自己。不仅是你,迫害集团所有人,就像是盲人夜半走薄冰,不定啥时候就“扑嗵嗵”了。

你知道,法轮功学员可不是个小数目,绝大多数都是像我这样,没有参加过师父办的班。我师父的宇宙真理《转法轮》,就是亿万学员高尚言行的活水源头。你在“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时候,左一个大法不好,右一个大法不好,殊不知,法轮功学员的高德言行,正是源自于大法。是大法师父的佛恩妙法,滋润善化弟子,才在亿万弟子心田盛开善良之花。你们置学员们的大善大忍于不睬,却抓住学员们的一些弱点来对学员攻心,甚至攻击大法,是不是有点太过份了?要知道,学员还在修炼中,肯定会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他们会对照大法找自己、改自己。刘中,你接触过的学员是不是这样的人?这难道不说明法轮大法的正吗?

刘中你想想吧:如果法轮大法不是正的,如果法轮功学员不是真正的真善忍的修炼人,他们会做到这些吗?我本人也是被你洗脑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转化”过程中对我的心灵伤害,“转化”后对我修炼大法的耽误,都是你无法想象的。可是,当我得知你还在稀里糊涂抱着江泽民的大腿往地狱里跑,我就加班加点给你写这封信,字斟句酌的修改再修改,我不想图你任何回报,只想把你从地狱拽回来——我在用心呼喊着你的名字,请你回头转身把手伸给我!

刘中,这一晃就是十多年,你的茶道又深了吧?推杯换盏间,龙井、毛尖你品的那么准,为什么在面对善恶生死抉择的关键时刻,你却成了一条糊涂虫?法轮功学员想把你救下来,你却“吭哧”把他们咬一口。我真要问上你一句:到底是什么迷住了你的天性与良知!

大法慈悲,对你们网开一面,机会一给再给。今天这封信,就是给你的又一次明白真相的机缘。大法师父多次讲法,都开示弟子要把你们当亲人,鼓励弟子跟你们讲清真相;对你们的过错,不记不恨,要弟子们有以德报怨的宽容,有熔化铁石的慈悲。为的是把你们从谎言误解中唤醒,为的是不让你们给江泽民陪葬,为的是把江泽民套在你们脖子上的死扣儿解开,为的是抢在大难降临前,把你们从危难中救起。请你能像大法和学员们珍惜你一样珍惜你自己!

在信的结尾,我想跟你说说所谓“转化率100%”。这个100%,是江泽民层层下达给你的压力和诱饵,成为你长期以来的工作目标,给分监区带来“荣誉”,给你带来晋升、加薪和奖金。然而,从另一方面看,对法轮功的迫害从根本上说于法无据;你们对法轮功学员“转化”过程中的强制手段,也都是违法的,反人权的,不人道的,是损德折寿的,是殃及子孙的,是见不得人的;洗脑逼迫学员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佛法正信,更是罪大恶极的。

人,是要有信仰的。这是人生最可宝贵的追求,这是人最值得肃然敬仰的部份。刘中,你有么?没有信仰的你,的确很难理解正法正信的法轮功学员。你怎么看法轮功,那是你的权利。但请你尊重一个事实:在亿万法轮功学员的心目中,大法是神圣无比的,其分量之重,胜过自己的生命。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所谓“欺师灭祖”,所谓“朝闻道,夕死可矣”,说的就是这层意思。谭守礼曾因你们逼迫转化而以死抗议就是明证,你们却以偏见来看待这种行为,却不能善意理解学员们深入骨髓的那种痛!时绍平难道不知道躺在床上睡觉比一天二十小时笔直坐小凳子舒服吗?为了心中的天堂,为了维护信仰,他义无反顾,无怨无悔!

师父与大法在法轮功学员心中是如此之重。那么,你们逼迫学员“转化”写“三书”,你想没想过他们是什么感受?想没想过这是什么行为呢?打个比方吧,就像是有人逼你不认、辱骂自己的爹娘,宣布自己不是他们生养的,必须要当众宣布(就是你们搞的“公开揭批”),还要签字画押,现场录像。那么,逼迫人骂爹娘的行为是什么行为呢?十几年来,你和你的同事们,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干了一桩又一桩。你们还要干到什么时候才罢手?

人要正直的活着,要吃干净饭。这话你同意吧?刘中,你自己问问你自己,你吃的什么饭?十几年来,你都在千方百计逼迫好人骂爹娘(法轮功学员的感受确是这样),还把你的逼人术传播四方,你干的就是这个活儿,你吃的就是这碗饭。你的工资、奖金、晋级、“荣誉”、“转化”经验,都是干这活挣来的。这话听着不得劲儿,可确是你否认不了的事实。

刘中,请你别光把干这活挣来的钱塞给父母、妻子就完事,也别只告诉他们你的“转化率”100%就打住,请你同时把你钱的来路、你“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告诉他们。

最动人的是细节,从江泽民迫害杀人密令讲起,背给你的父母妻子听听,话题渐入你们的小黑屋,讲讲“小板凳”,讲怎样把人象动物一样“熬鹰”,讲讲被“熬鹰”的法轮功学员是如何困的不行了,“咕咚”摔在水泥地上,把打盹的包夹吓一跳;讲讲没想到徐化全的肋骨和门牙是如何不堪猛击;讲讲不让法轮功学员上厕与“转化率”的对应关系;讲讲徐承早、李宝树为什么竖着进来横着出去;讲讲电棍秘传使用技巧;讲讲你们专门挑选暴力犯殴打学员与黑社会雇凶杀人的本质区别;讲讲监狱体检与活摘器官的内在联系;捎带讲讲活摘、打毒针、送疯人院、把女法轮功学员投入男监……这些成人“慎入”、少儿不宜的话题;特别对你的父母讲讲你怎样搬出“狱规”坚决把鸿儒老母挡在门外;最后,再以各地请你去传授“转化”经验收尾。只须实话实说,不用添油加醋,保证不是评书,胜似评书。当你把这些讲给父母、妻子之后,你看看父母会不会吼你,妻子会不会“休”你。老家的乡里乡亲们有一天要知道了这些事儿,看你回家咋抬头?

刘中,你真的想在迫害法轮功的这条错路上,一条瞎道走到黑吗?俗话说,撞了南墙才回头。其实,对迫害法轮功的人来说,这个南墙根本就不存在,你要是一条黑道滑下去,直接就进地狱门。说白了吧,十七年来法轮功学员铺天盖地发真相,义无反顾讲真相,就是在树一道顶天立地的防护墙,好抢在大劫难到来前,把天良尚存的宝贵生命眷佑在佛光普照的新宇里。

请记住:每参与一次迫害,都是在把自己的性命跟江泽民“死亡岗”绑牢;而每一次对法轮功学员的善行,都是在跟江泽民“死亡岗”掰开。

我的师父说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告诉你吧,你们那个强制高压弄出的100%,不过是可耻、可笑的假相。你应该耳闻,当初被你们强制“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绝大多数都通过明慧网严正声明,从新修炼大法,加倍努力做着法轮功学员该做的事。就是被你们强制“转化”后糊涂了十多年的法轮功学员,回来后很快明白上了你们的当,现在依然是堂堂正正的法轮功学员。网上有篇文章,说的是你如何用心理学之矛,攻克了法轮功学员俞平的心理学之盾而使其“转化”,这也许是你当年的得意之笔吧?而今,俞平移居海外,依然坚修大法。高压洗脑下,一时糊涂,说明不了什么。在法轮大法的佛法真相面前,你的那些东西什么都不是。监狱就是监狱,如果你今天到海外找俞平自由交谈,你未必是俞平的对手。

刘中,放弃你心中对100%的迷梦吧!那真不是什么好玩艺儿。这个100%,对江泽民和你上司来说,是100%的功劳;而对恶人榜来说,正好是100%的罪证。今天是100%崭新的钞票,明天就是100%冰冷的手铐。面对即将到来的大审判,这个100%就是铁定的被告席入场券。

善心滔滔天河水,一羽飞鸿落茶淀。
千言万语出肺腑,要留光辉在人间!

刘中,最后再叮嘱你几句话:佛法慈悲,但威严同在。生死阴阳界,善恶分两边。常言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往后人生怎么走,这个刘中饭碗怎么端,你可要三思而善行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