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骚扰 证实法救众生

更新: 2018年01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三日】我是一名教师,从九八年九月初开始修炼大法,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过了一关又一难。二零一五年五月“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新政策公布后,基于我们的权利,我们如实的写了诉江状,于二零一五年七月初寄往两高,没想到邪恶暗中拦截。同修交流可以用其它的途径寄信,我们又寄了一次,很快就得到妥投的短信。在寄信后的几个月,本人面临多次干扰。

一、面对教育局的骚扰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校长说有几位教育局的领导要来找我问事情,当时没有害怕,就想来人不管多少都是听真相的,我依法办事没有错。大约八点半,来了四个人,我们一起到楼上的小会议室,我要求他们分别自我介绍一下,他们分别是纪检组长,监察室主任,另外两个一男一女是记录员。

我跟他们说,我的一切行为都是依法办事,不要象对待犯人一样的架势,我说什么他们都要记录,我跟他们说,别记录了,我不会签字的。后来真的没签字。说着我就开始讲大法的美好:

(一)我因身体不好而走進大法的修炼,当时身体得了严重慢性胃肠炎、十二指肠溃烂,经常腹胀腹泻、吸收很差,人瘦的像竹竿,风吹倒地,中西医都看了,没有办法。在很无望的时候,同修介绍我炼法轮功,不到一个月,我就感觉无病一身轻,我像笼子里的小鸟放飞大自然一样,轻松、快活、自在的,那种幸福无法用语言形容。

(二)我炼功后,处处按照师父要求的“真、善、忍”做好人,工作兢兢业业,年年都被学校评为“优秀教师”“优秀班主任”“招生先進”等。别说优秀,至少我是合法公民。可我的几次签证都被拒签,借口简单可笑“法轮功练习者”。二零一四年六月二日中国政府重申,十四种邪教文件中没写法轮功,也没有一条法律规定法轮功非法,以上不让签证这样无端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是违法的。是我们师父慈悲,我们现在只告元凶,江系中迫害过大法的人应看清形势,弥补过错。否则被告的就不止江泽民。

(三)法轮功教导我们真善忍,处处为他人着想,能做一个真正的好人,身心健康的人,是正法。江以权代法,因小人妒嫉,一意孤行要打压,破坏社会的稳定,破坏法律的实施,迫害了百姓,手段残酷至极,是真正的罪人。我们要求还我师父清白,还我们正常的炼功环境。让社会恢复正气。

以上几点是我诉江的主要原因。过不久,又来了一个教育局副局长,一進来就气汹汹的,想给我一个下马威。我一下子也认出他来,在二零一零年,我荣获“区骨干班主任”,聘任三年,还是他颁发的奖状。他破口大骂“你以为你厉害,江泽民是你什么人,你要告他啊!”我跟他讲真相,他老是打断我的话题,我说这功炼的身体好,学校工作做得好,一样也不落。他说,你摊上这事,整天在学校干也没用的。我觉的他魔性很大,无理取闹,我问他们凭什么文件来找我。那副局长叫办公室主任去找文件,主任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也找不到任何文件。接下来我一直发正念,清除共产邪灵、黑手烂鬼操纵世人迫害大法弟子,并求师父加持。那副局长马上语气缓和了,反而叫我反驳他,我不搭理他,继续不停的发正念,眼睛盯着办公桌面上,一动也不动。三个领导陆续向外走,剩下两个记录员坐在我的对面,我又跟两个记录员讲真相。讲了会儿,发现教育局的三个领导还没回来,我借口上厕所,也离开了,我想我这样做也是不配合他们。

从学校出来后,我想回老家两天,调整一下状态,所以向学校请假了几天,车开出去十几公里,发现自己这是怕心想逃避,而且也没向家人告别,不考虑他人感受,手机没带,于是我停车,向路人借了一个电话打给丈夫,丈夫接到电话后,异常冷静且温和的对我说:“回来吧,来我这里,自己的事情自己面对。”那种特别不一样的安全、温暖的感觉涌上心头,我想肯定是师父在安慰弟子、点悟自己,不用怕,有师父在有法在,我们面对面在法上去证实法、去救人,我好像一下子就明白该怎么做了。

傍晚,校领导来我家,我就讲真相给他们听,主要讲了天安门的自焚是假的,讲了大法的洪传世界的美好,和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的几个案例,以及我自身身心升华的过程,还讲了我要诉江的理由,很快一个钟头过去了,丈夫下班了,他们几个领导也要告别回家了。

接下来几天,校中层领导轮流来找我谈话,希望我配合写个简单的认识。而我只讲真相,其中一个中层领导说,是我来做说服你的工作,怎么变成你说的更多。我说因为我是实践者,我比你们知道的多,所以我多说些。我所有的认识都在讲的真相中,法轮大法就是好的,诉江也只是依法办事,没有错,任何人骚扰、打击、报复都在犯罪。所以我不配合任何人写所谓的“认识”。学校让我停课,去办公室打杂。

二、面对区政法委、六一零骚扰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九日,办公室通知我,上午区政法委、“六一零”办有人来找我,我原本认为这是骚扰,我不配合,不想见他们,就先回去了。后来学校一直打电话给我,我想那就去讲清真相救他们,我返回学校的路上雨下的很大。同时还有些怕心,心里毛毛的,我就背“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1],我的整个空间场顿时清亮起来,充满了能量,是师父为我鼓劲。

我正气十足的去了学校,他们已在校会客室等了好久,我一進门,那“六一零”副主任还对我礼貌的笑了笑。我问他们有委托书吗?“六一零”的说,哪有委托书,我们连工作证都没有(更证明了“六一零”是“非法组织”)。我跟他们讲大法救了我的身心;讲大法教人“真善忍”没错;认真工作,做好人没错;难道还想让我转变为敷衍了事的人吗?让我转化是不可能的,最后一句话讲的更坚定有力。在场的人都静静的听着,那政法委书记还频频点头默认。他们问为什么现在才告呢?我说十几年,我们就等今天了,形势在变化,上面规定“有案必立,有诉必理”,我们诉江才有意义,暗示他们看清形势。我还讲了天安门自焚骗局等真相。

听完后,“六一零”负责人做总结,我开始发正念。他说了些威胁的话(以后这种骚扰会更频繁、叫亲情一起转化等)和对大法不好的话,我一概不承认,不被他的表象带动,灭他背后的邪恶。后来他们草草收场,夹着包走了。就剩下一个我校领导在场,他最后问我,能否配合写个认识,我还是坚定的说:“原则的东西不会变。”他看我铁了心,一气也走了。这之后政法委和“六一零”再也没来过。

三、面对学校的停课与其他干扰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三日前夕,区教育局维稳办主任带来两个随从要找我,大约约了二三次,阴差阳错碰不到。最后他们见到我时,我还是跟他们讲大法的真相,大法教人做好人,使我修炼后身心健康,对谁都是有益的;国家正规文件规定的十四种邪教,根本找不到法轮功,我有合法的依据。国家最新的政策都在保护我们。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二零一六年四月八日《关于保护、奖励职务犯罪举报人的若干规定》等最新出台的《规定》都是保护我们的合法权益的依据。我也讲了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修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的案例等真相,他们听的很认真。最后我说,修炼法轮大法,这是个人信仰问题,请尊重我的信仰。他们听完就走了。

学校叫我停课,我刚开始还没清楚意识到是迫害,与一位教师同修交流后,才深刻认识,这是迫害,应该否定。我是教师,上课是我的天职,因我修大法做好人,就不能上课,这是侮辱大法,不能承认。我找校长,问什么理由、有文件规定吗?校长说是应付一下上面。我说配合迫害对你们不好,我们是佛法修炼,不修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校长知道我的工作态度,她刚调到我校时,听说我是修大法的,偷偷观察过我很久,侧面已经明白大法的真相。我说没有文件,你们做事没有依据,做错了可是要承担责任的和遭报应的。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二零一六年四月八日《关于保护、奖励职务犯罪举报人的若干规定》等最新出台的《规定》都是保护我们的合法权益的依据。所以今年我又恢复正常上课了。

在诉江的过程中,我丈夫也在我的正念引导下不断成熟,由一开始很怕,一回来就骂我,我都耐心跟他讲真相,分析新形势,现在也能坦然面对。上次两个校长去找他,他正念十足的对校长说:“第一,我老婆炼了功以后确实身体好了;第二,我老婆全身心投入工作,领导同事看的见;第三,她无非就写封信,也没错,能对她怎样?”学校领导还教我丈夫,虽没错,但这事也得写个认识应付一下上面的意思,哪怕就写“我保证依法办事等几行字……”丈夫回来一说,我马上否定,既然没错,为何还要写什么认识。我不写,也不想让那些领导犯罪。第二天,校领导也这样跟骗小孩一样哄我写写应付上面,我严肃认真的说,既然没错,就一定不写什么。后来他们也就不了了之。真正证实了“念一正 恶就垮”[1]的法理。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