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家庭魔难 面对面讲真相救人

更新: 2018年02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一名农村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六岁,二零零三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风雨中走过了十三年,期间有过艰辛、有过泪水、更有过喜悦,下面讲自己修炼中修好自己,走出家庭魔难,利用卖菜救人的经历。

一、抵制迫害、圆容师尊要的

二零一一年,我被非法判刑三年,在邪恶的黑监狱里,我拒绝转化,抵制迫害,遭到了残酷的折磨,我不写“三书”,手指都被掰肿了。狱警“转化”不了我,就指使犯人、包夹打骂我、羞辱我、体罚我,我不为之所动,凭着对师对法的坚定信念,硬是闯了过来。师尊说:“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1]二零一四年十一月,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监狱黑窝,从新走上助师正法之路。

我三年没见到娘家亲戚了,他们也很挂念我,想到他们中还有很多人没有得救,不能落下一个有缘人,以前我没做好,现在我要赶快弥补,把他们救了。我约同修大姐一起,坐车挨家挨户的去给他们讲,我告诉他们邪党作恶多端,天要灭它,现在上天在救人,赶快三退才能保平安,明白真相后,他们都纷纷做了三退。那次救人行程千余里,劝退了八十三人。

在亲戚家,我惊喜的发现,师尊讲的“老年妇女还会来例假”[2]的神奇,在我身上展现了。

二零一五年七月,我参与诉江,当地六一零、派出所以回访为由多次上门骚扰,我悟到他们是找上门来听真相的,我一点怕心也没有,谁来就给谁讲真相,来一个,讲一个。我讲了江泽民发动这场迫害的非法性,诉江是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讲了现在反腐打下的贪官都是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帮凶,迫害法轮功的冤案总有昭雪的那一天,你们也应该清醒了,不要再参与迫害了,免得清算时成了中共的陪葬品。明白真相后,他们都笑着走了,其中一人还做了三退。

二、向内找,走出家庭魔难

我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复员后当了一名船员,我是个农村妇女,从结婚那天起,他在我们家就是说一不二,加上他那火暴脾气,家里没人敢惹他。他不修炼,但认同大法,也做了三退,对中共的邪恶本质非常清楚。

我是在邪恶迫害最疯狂的二零零三年得法的,当时丈夫就嘱咐我:“大法好,在家里炼,千万不要出去惹事。”这句话他每次出海前都要重复一遍。我不被他带动,三件事该怎么做还怎么做。他出海了,我就出去洪法、讲真相、救人;他回来了,我就呆在家里学法炼功、忙农活、做家务。我以为自己精明,一直在这种状态中修炼,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二零零八年我被非法劳教两年。

走出劳教所,我还没悟到这种状态有漏,心里只想着怎样瞒过丈夫,多出去救人,二零一一年,我再次被非法判刑三年。

两次被抓,五年牢狱迫害,丈夫饱受艰辛和痛苦,这次他说啥也不准我再出去了,他把我关在家里,昼夜看着我,不准我走出家门半步。我被困在家里,心中苦闷极了,我在心里求师尊,能有同修来找我就好了。

在师尊的加持下,市里的同修找到我家,我俩相抱,热泪涌流,谢谢师尊。然而我还是不敢面对丈夫,还是偷偷的去市里同修家参加集体学法,与同修一起切磋、一起交流,我感到能量场特别大,心性提高的也特别快。

有一次,我刚進家门,丈夫就破口大骂、连摔带砸,我守住心性,没有吱声,冲他微微一笑,他火气更大了,拽住我就往门外推。我没理他,進屋做饭去了,心想他又被邪恶控制了,不承认它,不准邪恶利用他干扰我,其实我这都是在向外找。

之后,我每次学法回来,丈夫都习惯性的来上一套。师尊说:“我告诉大家,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矛盾,出现什么样的情况,那肯定是我们自身有漏。那这一点是肯定的。如果没有漏,谁也钻不了这个空子。”[3]

这时我才想起应该找自己,我悟到:其实这个家庭魔难都是平时自己没有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堆积而成的,魔难来时,只知道一味的去忍,这能算修炼吗?大法弟子应该在法中修,而不是在魔难中修,三件事应该堂堂正正的去做,而不是与丈夫周旋着去做,师尊明确的告诉我们,在常人中修炼一定要处理好家庭的关系,要善,要慈悲。这么多年,我按照师尊的要求做了吗?我瞒着丈夫,让他担惊受怕,提心吊胆的过日子,我的善哪去了?丈夫为我承受了那么多,怕心不去,一直被邪恶控制,我不站在法上去破除它,我的慈悲又哪去了?我下决心突破家庭关。

一天,我趁丈夫心情好,就主动的跟他搭话,我说:“我每周出去一次是到同修家集体学法,我没告诉你,是我不对。”他说:“你以后别去了就行了,免的再出事。”我说:“那不行,集体学法是师尊给我们留下的,每个弟子必须照做,你放心,不会出事的。”他把眼一瞪,吼道:“不会出事?你咋去坐监狱?”我说:“那都是我不好,我没有按照师尊的要求做,让邪恶钻了空子才迫害我,这些年,你也受了不少苦,对不起。”他从椅子上蹦起来说:“什么对得起对不起?我就不准你再出去!”我一边发着正念,铲除背后操控他的一切黑手烂鬼,一边求师尊加持,今天一定要打开他的心结。

我用纯善慈悲的心一点一点的开导他,没有自我、没有抱怨,完全站在为他的角度上思考,在正念的作用下,他的火消了,态度温和的说:“我这也是为你好!”我说:“你为我好我心里都明白,你也看见了,来咱家的六一零、警察都不那么邪了,你以后也别再那么凶了。”他不说话了,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他背后的邪恶解体了。

我悟到:当我们的心性达到神的标准,师尊就会给我们神的力量,我们有了善念,有了慈悲,说出的话就有能量,就能解体邪恶,就能圆容好一切。

以后我再去学法,他不但不拦我了,还站在大门口目送我,我轻松愉快的走出家门,一回头,四目相对,顿时热泪盈眶,师尊啊!没有您的慈悲和加持,我哪能这么快就化解了家庭魔难,谢谢师尊,谢谢师尊!

三、面对面劝三退,神路上救人忙

走出监狱黑窝,我家荒了三年的小菜园又焕发了生机,各种蔬菜枝叶茂盛、旺势喜人,园子里的桃树、梨树、杏树、樱桃树更是硕果累累。这些瓜果蔬菜结这么多,吃也吃不了。这时我想起了师尊在《转法轮》中讲的卖“黄药水”的法,师尊说:“拔牙不是目地,卖他的药水是目地。”[2]我悟到我可以把这些瓜果蔬菜拿到集市上去卖,这样不就可以面对面的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了吗?

我去了市里同修家,拿了真相资料、真相护身符,兑换了真相币,开始在集市上面对面的救人。我发出强大的一念:所到之处,邪恶灭尽,并求师尊加持,让众生都能听真相。

熙熙攘攘的集市上,师尊把一个个有缘人送到我身边。听完一个走了,又来一个,多的时候一集能退四十多人。我把大法真相讲给他们,让他们明白为什么要三退,告诉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明白真相的众生有的争着要资料、有的抢着做三退,有的把自家的亲人领来让我给他讲,还有的隔老远就冲我喊“法轮大法好”。

看着一个个得救了的人,我从内心庆幸他们有了美好的未来。这种救人的形式我一直坚持到现在,我家的瓜果蔬菜卖完了,我就去批发一些别的,周边的集市我轮流去讲,远的我就带上馒头、咸菜和水,回来的路上、车站上、公交车上都是我救人的地方,一年半的时间,我共劝退了六千二百多人,使用真相币七千多张。其实真正能把众生救下来是法的力量,是师尊在另外空间做的,师尊早就把这条路给我铺垫好了,就看我有没有这颗救人的纯正的心。

丈夫见我拎着大包、小包去“赶集”,脾气也变好了,有时回家,我不用动手就能吃上一顿热气腾腾的饭。有一次,我在屋里整理三退名单,他在一旁搭话:“整理钱哪?”我不经意的嗯了一声,说:“看看退了多少。”他忙把脑袋伸过来问:“挣了多少?”他还以为我是忙着给他挣钱呢。

最后,让我们用师尊的一段法共勉,师尊说:“一定要努力,一定要做好,因为你要的是圆满一切,你是有责任的,你是带着救度众生的使命与责任来的。”[4]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