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向善 冰释前嫌

更新: 2016年12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七月有幸走入大法修炼的,看过一遍《转法轮》后,我就明白这就是我要找的,这个法我修定了。再苦、再难,哪怕上刀山、下火海,也要一修到底,决不走回头路。认准了,那就修吧,师父咋说我就咋做。

我的哥哥,在迫害法轮功开始时,在我市公安系统任要职。在二零零零年六月份,我被当地公安从北京带回来,在本地传得纷纷扬扬:“××局长的妹妹也炼法轮功,从北京押回来了。”市长、市委书记都找他说:“X局长,管一管你妹妹行吗?不要让她再炼法轮功了,别再去北京了。”

在以后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我也经历了许多魔难:经历住拘留所、洗脑班、再住拘留所十一个月,最后判三缓五。对这些,我哥觉得很没面子。在二零零一年的春天,我给他写十五页的真相信,结果他把比我小一辈的都叫去(我们家是个大家族),最后连我儿子都被叫去。我外甥看后对我说:“姨,就凭你这封信,至少也要判你八年。”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你攻击共产党,攻击江泽民,都不知道多厉害。”我就详细的给他讲了我修炼法轮功的体会(那时还不知道讲真相),以及法轮功是什么,还有共产党所干的坏事。我儿子从我哥家回来以后,我问他:“你舅叫你去他家干啥去了,是不是让你看信了。”儿子说:“看了。”我问他:“怎么样,有没有道理?”儿子拉长声音:“写的好,有水平,有道理。”诸多的事情,在我哥看来颜面丢尽,他今天给我断亲,明天给我断亲。我毫不计较,一年四季的礼,我都让先生、儿子、儿媳送去。

在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二日,警察去我家抄家,这一次一共抄了五家,事过两天,他给我打电话,刚好我接住。他说:“你今后别来了,春节、八月十五都别来了,要法轮功你就不要哥了。”我说:“好,听你的。”在以后的日子里,逢年过节的礼,一次也不少他的,但都是家人送的,但他从不来我家回访。

在二零一五年四月份,我嫂子因病去世,我得到消息,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在办理丧事的过程中,我尽心尽力,出钱出力。儿子开车接送客人,整整六天。我们是个大家庭,有八位至亲客人在千里之外,他们有坐飞机的,有坐高铁的,还有开私家车的。我都给他们逐一安排好。事情办完,花近九百元请他们吃饭,给他们在宾馆包了几个房间。这些远路客人本应该在哥哥家吃五顿饭,结果只吃了一顿饭,都是我不计前嫌替哥哥招待的他们,并且给他们每人准备了一份礼物。

通过这件事,我哥真正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看到了修炼人博大无私、包容万物的胸怀,在五月份的一次家宴上,当着众人,他说:“你以后炼法轮功我支持,我还是你哥,你还是我的好妹子,家里常来常往,我随时欢迎。”

其实,这都是师父的威德,大法的洪福。

在十七年的正法修炼中,坎坎坷坷,摔摔打打,有心性升华上的喜悦,有过不去关的苦恼,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大法的感召下,都闯过来了,走过来了。

真的谢谢师父的呵护,谢谢师父的苦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