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昔日的同修

更新: 2017年01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五日】师父讲:“集体学法是我给大家留下来的,集体炼功是我给大家留下来的,除了迫害极其严重的情况下,中国大陆之外其它地区都得这样做。没有理由不做,它关系到未来人得法修炼的问题,所以呢,集体炼功学法是不能没有的。”[1]

甲乙同修学了这段讲法之后想:集体学法炼功是师父要我们做的,没有理由和借口不去做,在我们地区比较精進的同修基本上都已经在学法小组学法,不在学法小组学法的一部份是上班族、还有独自修的、还有带修不修的、家庭关没有闯出来的、由于有怕心不敢出来的,怎么办?因为我们要共同提高,我们就得把这部份同修找出来,凭这一念,同修甲就找了两位协调人,共同商量,找出不参加集体学法和找回现在基本放弃修炼的昔日同修,于是就和几位学法小组同修说了,大家都很支持,大家就做了分工,甲乙同修相互配合,首先去找上班的、独自修的、不敢出来的同修参加集体学法。师父说:“下世前我们约好 谁先得法把另一个找”[2]把同修找出来、找回来,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使命。

找出在家里不出来的同修

首先,同修甲和同修乙去找一家人都上班的同修,夫妻俩都修炼,女同修修的很好,三件事都做,男同修当年参加过师父在长春的讲法班,心性好,悟性高,就是因为他们上班工作早出晚归,没有时间参加集体学法,我们知道这些情况就和他们商量:你们没时间出去学法,我们让两位同修到你家来和你们一起学法,因为集体学法是师父留下来的,修炼人得走师父安排的路啊,两位同修一听非常高兴,男同修说:那就让她姐姐也参加吧。从此男同修不但自己主动学法了,还在班上讲真相,他的一位同事不但明白了真相,还喜得大法,男同修给他一本《转法轮》他每天看一讲,一气看完,走上了修炼之路。

找到被家中病人拖累的同修

一位老年女同修A,开始修炼非常精進,三件事都做,每天都在学法小组和大家一起学法,可是有一天A同修的老伴得了脑血栓,把她拖住了,三年没能参加集体学法,离开整体急得没办法,时间长了,也就麻痹了,有些消沉了。我们想到了这位同修,找到了她,问她能不能参加集体学法?她说出不来,老伴离不开她。我们去你家学法好吗?同修甲问,A同修高兴的说“那太好了。”回家和老伴一商量,老伴也同意,老伴说:我太拖累你了,你叫她们来吧。同修甲和丁同修就去A同修家里集体学法,本来是三人学法小组,A同修的老伴有文化以前就明白真相,也看过一些大法真相资料,因为A同修没啥文化,有时读错别字,读错行,老伴就很着急,就教A同修读,因为脑血栓后遗症读的基本听不出来是啥,但这回他也开始学法了,通过学法他由吐字不清,逐渐的大家也能听出他读的是啥了,嘴也好使了,睡觉也睡好了。A同修的儿子也是大法弟子,平时上班没时间,这回他也参加集体学法了,这样由三个人的学法小组变成了五人学法小组,学法的气氛祥和,能量场也大。通过集体学法A同修家里以前的家庭矛盾变成了理解和谦让,吵闹声变成了身心的愉悦,家里的气氛温馨祥和,这一切是大法的力量,改变了这令人心烦的一切。这个学法小组稳定下来之后,甲乙两位同修在师父的加持下,又开始踏上了另一征程。

女同修B,老伴也得了脑血栓,很严重瘫痪在床,常年卧床不起,吃喝拉撒睡样样不离人,因为怕老伴摔着,B同修即使出去一小会也得把他绑在床上。B同修以前也在学法小组学法,因为家里有了病人之后,没办法再参加集体学法,一拖再拖,脱离了整体,除了在家学法炼功,什么大法资料也不要了,三件事只做一件,后来出现了严重的病业,胳膊也摔骨折了,药也吃上了,同修怎么劝说也没劝好,基本上就和常人一样了。师父在法中讲:“当我看到有些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学员,就嘱咐他们叫没走出来的那些学员赶快走出来,那些迷失的学员,赶快找他们讲真相,不然他们将面临最惨的下场。”[3]这是创世主的呼唤,找回昔日的同修,我们必须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去找B同修,告诉她正法到了尾声,你既然还在家里修炼,就应该参加集体学法,B同修说老伴病的严重离不开人出不去,我们就说那就到你家学法。B同修说太好了,谢谢你们了。我们说:是师父要求我们这样做的。B同修回家和老伴商量,老伴不同意,因为B同修老伴上班时是邪党干部,中毒太深不理解,不让去B同修家学法,但B同修老伴对B同修说:是我拖累了你,你去别人家学法吧,你把我绑在床上就行。这次B同修正念足了,家庭关顺利的闯过来了,到了学法小组,通过学法和同修共同精進,心性不断的提高,回家给老伴讲真相,老伴也明白了真相,非常理解她支持她,对B同修说:不用去别人家学法了,就在家里学吧,我也和你们一起学,这样一个卧床不起的病人也开始学大法了。B同修的老伴坚持学法后,人逐渐的精神起来了,这都是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使他们明白的一面清醒了。

男同修C和妻子同修一部大法,C同修九九年七二零前得法,只在家里学法炼功,后来身体出现病业假相,就像常人的尿毒症,到医院里做透析,掉到常人中了,突破不了,每天受病业的折磨,心里和身体的痛苦难以诉说。了解到这些情况甲乙两位同修找到他家,说明来意:师父在新讲法中要求大法弟子都应该参加集体学法,共同提高,跟上正法進程,从而溶于法中,希望你们能参加集体学法。C同修和妻子同修非常同意,他们说:我们离开集体的时间太长了,我们一定会参加,真感谢你们。甲乙两位同修说:这一切都是师父叫我们做的。甲乙两位同修在和C同修等学法时发现许多问题,C同修学法用的以前出版的大法书还没有改字,C同修读法时经常加進自己的东西,自己却不知道,比如:读法像和尚念经一样,C同修还觉的挺好,实际这是对大法的不严肃,在甲乙同修的帮助下C同修纠正了不正确状态,C同修转变了观念,心性也有所提高,跟上了正法進程,知道了自己的使命是一定要兑现的。

找回昔日的同修继续修炼

同修D的母亲是同修甲的邻居,D同修的母亲九六年得法,九九年七二零江魔头迫害大法弟子后,就在家里修炼也不出来,D同修在南方某医院工作,是科室主任,九九年七二零后因去天安门证实大法被绑架到看守所,出来后自修,十年了也没和同修联系,有一年过年回来探视母亲,同修甲知道D同修回来了,决心把她找回来,就去看望她,D同修当时就哭了,对同修甲说:我病业也上来了,工作也不想干了,就想去找同修。同修甲说:工作得继续干,在俗世修炼这是师父留下的,有很多大法弟子都是有工作的,都不影响修炼。D同修问:正法進程到哪了?同修甲说:现在师父要求我们做好三件事,就是学法炼功修自己、发正念、讲真相。当时D同修还不知道发正念、讲真相,同修甲就把发正念口诀和劝三退给她写在纸上,告诉D同修怎样做。D同修只有一本大法书籍《转法轮》,同修甲和D同修要了电话,并对同修D说我会给你准备一个电子书,里面所有的大法书籍都有,正说着D同修的父亲回来了,对着D同修大发雷霆,说同修甲把他女儿给带坏了,他女儿是科主任,有前途,你这样做不是把她毁了吗?以后不许你俩见面说话!从此就看着他女儿不让她和同修甲见面。在D同修要回工作单位之前,同修甲找到了一个电子书,打电话约她在走廊等候,就这样把电子书交给了D同修。D同修回到工作岗位上,每天大量学法充实自己,发正念,讲真相给有缘人,然后给她母亲打电话,万里之遥把大量的三退名单传给了同修甲,在修炼的路上奋起直追,病业也自然消去了。D同修因为她有亲人在英国,后来也去了英国,到英国之后,找到当地同修,就和同修一起参加证实大法的活动,亲人几经阻拦,也没拦住,D同修顶着压力继续修炼,现在做得更好了,她时不时的传来大法弟子活动的照片,和她领着大家炼功的消息。同修甲听了非常高兴,为D同修感到骄傲,全球大法弟子是整体,同修一部大法!

同修E因孩子上高中陪读来到我地区,因为联系不上本地区同修很着急,就发了一念:求师父帮我找到本地同修,好参加集体学法。那天同修甲出去讲真相,就遇到E同修,同修甲和E同修高兴极了,这一切都是师父管着,就这样E同修来到了同修甲家集体学法,E同修和同修甲住的很近,隔了一栋楼,E同修很精進,各个方面都带领同修甲,在迫害最严重时,和同修甲携手随师证实大法。

同修F是一位司机,有一次同修甲坐上F同修的出租车,给F同修讲真相,F同修问同修甲:你是炼法轮功的?同修甲说是,F同修说:现在经常有人给我讲真相,我以前也是炼法轮功的,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打压迫害大法弟子后,我被关進看守所,遭到警察毒打、辱骂,出来之后我吓得不敢炼了,但我知道大法好,心里放不下。同修甲说:你快点回来吧。F同修有点害怕,不信任同修甲。同修甲就说:在看守所里,你都认识了哪个同修?F同修说我认识某某,同修甲说:那位同修我太认识了,那你要真想接着修炼,这是机会不要错过,你把电话留给我,F同修就把电话留给了同修甲。同修甲回去后找到某同修让他和F同修联系上,给F同修带到了一个学法小组集体学法。如今的F同修很精進,安装新唐人小锅、讲真相,并用自己的特长和同修一起证实大法,做的都很好。

同修丙在九九年迫害发生后,因为被绑架到拘留所,出来后经常受到干扰被迫去了外地,在那里认识了一位当时被通缉的大法弟子严。

二零零四年以前我地传送经文主要靠抄写,非常不方便,也不及时,不但没有真相资料,有的同修甚至连大法书也没有了,有的同修也联系不上,那几年几乎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干扰和被疯狂的迫害,迫切希望看到师父的经文,以至更好的走好修炼的每一步,就是这位丙同修,顶住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从外面把严同修请到另一同修家里,严同修会技术,就在此地建立了第一个资料点。

严同修大学毕业,在迫害发生之后因不放弃修炼被迫失业,流离失所,又因协助同修建立几个资料点被非法通缉,他应丙的要求来到我地,在一同修家里建立了我地第一个资料点,当时同修也受到过迫害,经常会受到一些骚扰,所以严同修和丙同修在天亮之前,拿上一点咸菜和一瓶矿泉水还有《转法轮》就得躲出去,在高粱地、玉米地中几乎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只有晚间才能回到同修家,那时的两位同修苦不堪言,只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以苦为乐。当时同修们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经济条件也不好,使两位同修生活得很艰苦,后来同修们条件略有好转,严同修就和丙同修租了一处房子继续做资料。

在邪恶的疯狂迫害中,在残酷打压下,使我地同修及时的得到了师父的经文,有了师父的引领,我地同修逐渐的联系上了,使我地区形成了一个整体,扭转了局势,在邪党惨绝人寰的迫害下,同修们都挺过来了。我地区现如今资料点遍地开花,真相条幅资料随处可见,这一切和丙同修与严同修及其他同修的努力分不开,可是丙同修在一次传送大法资料时被蹲点警察给抓走并非法判刑五年,严同修及时走脱,又去了外地,又另外建立了资料点。

丙同修从监狱回到家后,不再继续修炼,经同修多次讲真相都不听,误入歧途。现如今同修们经过协商发出一念:我们就要按师父的要求做,找回昔日的同修,这是创世主的呼唤,是我们所有同修的共同心愿,经过同修的共同努力,继续给丙讲真相,告诉这是师父再次给丙的机会,是千年不遇的万古机缘,就这一次不要错过!丙同修被旧势力尘封起来的冰已在融化,丙同修知道了大法是真的好,得到的是同修真正的关心,同修的呼唤就是为了和丙一起兑现史前大愿,随师父圆满回家!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因为我们约好〉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十年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