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佛恩中成长

更新: 2016年12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六日】一九九四年,我八岁。记得那时母亲天天逼我喝很苦的药,黑黑稠稠的一大碗,说这药能治我被父亲传染的乙肝大三阳。我懵懵懂懂,只知道从小我就浑身上下流黑脓,脓水流到哪,皮肤就烂到哪,好不容易治好了,又开始得大脖子病,然后就是乙肝。我不知什么是乙肝,不知为何父亲已经在医院的急诊室待了这么久还没回来,不知为何父亲在病床上有如此惨黄的脸色,奄奄的精神一息的神态和瘦到脱形的身体。那年年底,奶奶从上海回来,开始教父亲炼法轮功,说是既然医院已经判了“死刑”,就试一试吧。没过多久,父亲就奇迹般的痊愈了。母亲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停了我的药,让我和父亲一起修炼。就这样,我于一九九五年初走入大法,我身上的病症在修炼大法没多久就痊愈了,开始了我二十多年的修炼之路。

快乐的童年

我始终记得一个场景,在我六岁的时候,有一天母亲当着家里亲人的面考我,问我穿的鞋子是什么颜色,我看了半天,说是黑色(其实是红色的)。妈妈无奈的摇摇头,对姥姥说:“这孩子智力不行,教了多少次,到现在颜色还分不清,数字也记不住,这上学了该怎么办?”

自从我修炼法轮功后,在小学、初中、高中到大学,我的成绩一直是名列年级前列。我父母是初、高中文化,当年赶上文化大革命,所以他们管不了我的学业。我从没上过一天的补习班,几乎年年都拿奖学金,尤其是数学,都是年级数一数二的拔尖。母亲为我的学业骄傲,父亲一直说,是李洪志师父给我开智开慧,让我不要骄傲,始终要谦虚。我知道父亲说的是对的,所以从没在意过成绩,按照大法书上说的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在学校遇到矛盾会先找自己的不对,受到委屈、吃亏,也会呵呵一乐,从不往心里去。

那时,我每周末和父亲一起去炼功点炼功、学法,看师父录像,教新学员动作。回想那时天天就跟小天使一样快快乐乐的。我身上的病症,早在修炼大法没多久后就痊愈了。

沉默的少年时代

一九九九年七月,我小升初,考入了一所省重点学校,正在家里开开心心的过暑假。一天,本来应在上班的父亲突然回来了,同时还有很多警察闯進来开始搜家,搜走了很多大法书。等他们走后,我看到父亲心痛的眼神和无所畏惧的神情。父亲给我说政府污蔑大法,他要去北京证实大法。我也想去,父母不同意,说我太小。

不久,父亲在火车上遭绑架,被关押,不久工作也没了,后来被非法劳教三年。母亲和我在家里经历了警察一次又一次的非法搜家、质问、恐吓……周围的亲戚和朋友被谎言蒙骗,渐渐的远离了我们。没过两年,母亲的工作也没了,为了供我上学,她去外面打工,干着男人做的搬运的工作,一个月也就六百元,母亲说这个工作虽然累,但是能找到已经很不错了,让我什么都不要管,就把学习学好。

三年后,我很轻松的考上了省重点高中的重点班。这期间,我在学校很沉默,但我坚持和奶奶一起学法、炼功,所以没有被学校不良的习气影响。因为生活比较拮据,同时我对穿着也不上心,所以几乎三年都是穿着两套校服上学,大家都叫我“校服妹”。一次,同班有个比较捣蛋的男生,当着全年级同学的面在楼道里辱骂我长的丑,穿着打扮也丑。我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就赞同的对他笑了笑。他当时惊住了,过了一会就跑了。

父亲被非法关押八次

刚上高中时,父亲出狱回家了,他没给我说任何劳教所里的事,只是督促我要精進修炼,要向同学讲真相。我看到他的牙齿都掉了。后来偷听到父亲对其他家人说在劳教所遭迫害的情况,他被恶警上刑、关小号,他说冬天很冷,墙壁都结冰了,他被逼绕着几平米的小房间一圈一圈的跑着……我偷偷的哭,还要装作不知道,怕他们担心。但是我将父亲的话一一记在心里。

没过几个月,我家短暂的团聚又被剥夺了,父亲又被非法劳教三年。就这样,劳教三年又一年,一年又三年,至今父亲大大小小已被非法关押了八次。在我经历高考时,父亲还是在劳教所,母亲不让我去看他,怕我分心,只能通信。

高三的最后一学期,年级前十的竞争非常激烈,我也渐渐陷入了对分数的执着之中,学法越来越少,争斗心、妒嫉心随之而起,学习感觉越来越累,成绩也没见提升,天天焦灼的睡不着觉。在最痛苦之时,我突然有种强烈的欲望想看大法书,随后天天先学法,再学习,什么都不想了,因为知道人的一生都是安排好的。不执着于成绩和结果,我轻松了许多。没过多久,我以省重点高中的高考状元身份顺利考上重点大学。

母亲被迫害致死

我的母亲于二零零七年开始修炼大法,自此我们一家人都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之中。这期间,我也有几年迷于名利情中,对修炼懈怠了,但庆幸的是最终都走了回来。可是二零一四年,家中遭逢巨变,母亲被恶警迫害致死。紧接着父亲在二零一五年又被非法关押,至今未归。

还记得母亲去世后,我与父亲相依为命,

丧母的悲痛让我有一年多的时间在消极度日。当父亲又被绑架到看守所时,看着空荡荡的家,那种痛不欲生的绝望感向我袭来,我坐在客厅的地上嚎啕大哭,觉得生不如死。这时摆在我眼前就两条路:一条就是在亲情的折磨中了结残生;一条就是拿起大法书,精進起来,放下执着,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我很庆幸我选择了第二条。

在佛恩中成长

可能有很多人疑惑为什么我会在家破人亡的情况下依然坚修法轮大法,决不放弃?因为我经历过许多别人眼里很神奇的事,下面我举其中一个例子。

在高二的时候,有一次中午放学回家,我推着自行车过马路,在红灯的情况下突然冲出来一辆车将我连人带车撞飞,我当时感觉整个人在空中一米多高,然后掉到地上,回神后第一个反应是我的自行车怎么样了,爬起来向自行车跑去——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好,自行车坏了母亲就要多花钱,我根本就没有想到我的身体,最后发现自行车轱辘坏了,觉得可以修好,就松了口气,直接推着车子准备回家。一抬头才发现周围已被交警和路人团团围了起来,他们让我给家人打电话,让我问司机要赔偿,要我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我想起师父的讲法,知道有师父的法身保护,肯定不会有事,就说我没事。当下检查了一下,发现就是脸上、胳膊和膝盖划破了皮。有目击者说:撞飞的那么高,怎么可能没事?肇事司机也说要陪我去医院检查,我笑笑说没关系就要走,最后在交警的干涉下很无奈的记下了车牌号,他们才让我走,回去后吃了午饭,下午继续骑车去学校上课,一点事都没有。

修炼法轮大法后,师父经常让我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那真是美轮美奂、壮丽神圣。所以,我对大法始终坚信不疑。

迫害至今已十七年,我家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幸有慈悲的师父呵护,我在佛恩中渐渐成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