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生命是为法而来

更新时间: 2016年12月0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八日】

年幼初得法

一九九七年一天,听说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爷爷奶奶想学,可年纪大了记不住,就叫十二岁的我先学,学会了慢慢教他们。我看似很偶然就去了,那却是改变我命运的开始。

修炼大法后,因心脏病离不开药的爷爷不用吃药了;到处寻医问药、瘦得跟纸片人似的妈妈,一炼功好了,又白又胖。还有位邻居奶奶抽烟抽的很凶,炼功不到一个月戒了,没有一点痛苦。全村人看到了这神奇,都称赞法轮功,好多人开始跟着学。我家成了炼功点,早晨四点不到大家就去操场上炼功,小孩子里只有我和大我三岁的姑姑。

一天早晨大家正在抱轮,便开始下雨,我睁眼一看没有一个人动,就又闭上眼,不一会儿雨停了,太阳出来了,一条亮丽的彩虹悬在天上,清晰漂亮,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彩虹。我们的炼功场宁静祥和,一种佛光普照的感觉。我们学校还有教功班,每天放学后好多学生去那里学炼,而我就成了当时的小小辅导员,指导动作。如果赶上白天有集市我们还会去集市上教功弘法,打出的横幅特别醒目,很多行人驻足观看,还有跟着炼的,那时就感觉自己身为其中的一员特别神气。晚上有时候还会和妈妈一起去隔壁村参加九天学习班,两点多才回来,妈妈说我是她的小尾巴甩都甩不掉,不过后来她也说多亏有我陪她。现在想想能参加早期的弘法,我觉得很幸运,在那段和平的修炼历史中有我的印记。

一天后半夜,我浑身热的不行,翻来覆去折腾到天亮,妈妈害怕就带我去医院,在路上我和妈妈说:“妈,好不容易师父给我消一次业,我还吃药顶回去,多辜负师父的用心啊,不去医院了,我要忍。”妈妈看着我微笑的说:“好,只要你自己这么想,师父一定会保佑你没事的。”“嗯,我没事,送我去学校吧。”一到学校居然一点都不热了。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1],可能是我那一念想对了,师父就帮我清理了一大块业力。

成长中有大法呵护

成绩平平的我因在大法中受益,中考时以全校第一的名次考入县重点高中。我以为那是美好生活的开始,结果证明那是真正修炼的开始。阴暗、潮湿的宿舍生活让我痛苦不堪,再加上中国特色的高考升学压力更让我难以负荷。因为离开了家,学法炼功跟不上,变的没有了方向,每天很茫然,只有“真、善、忍”三个字没有忘。

二零零六年,我考入了一所英文学院,原本以为到了大学会轻松自由,还会碰到美好的爱情,可是这是一所英文学校,全校都是女生,全日制式管理,平时不准出门,阴暗潮湿的宿舍、人与人之间的冷漠,依然照旧。就是这样也没想过放弃学业,多难都忍着。有一次,大家在宿舍聊天突然谈到法轮功,她们被电视毒害了,说一些大法不好的话,我正好趁机会讲真相,可她们不但不相信我,还跑到校长室打小报告,说我有精神病,校领导决定马上送我回家,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送回了家。回到家学校领导们才和我妈妈说了实话。我妈妈一听赶紧讲真相,领导们吓得够呛,起身就要走,班主任也极力为我澄清,说我成绩优秀,尊敬师长,表现很好,一点都不是她们说的那样。领导们当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没有马上和他们回去,想在家多学学法,充实自己回去再讲真相。

过几天我回到学校,第一时间就去找校长,没想到校长见到我就道歉:“对不起,是我们太片面,没有考虑周全,我代表学校向你道歉。”我一听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原本以为还要辩论一番,提前准备的词也没用上,最后我告诉校长我不会追究打小报告的那几个人,她们也不知道真相,希望校长能转达给她们我并不是她们想的那样,是她们误会了我,误会了法轮功。校长答应了。几年后才听说那几年我所在的省份有的学校发现炼法轮功的学生会开除的。我才明白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

明明是好意却被人这样对待,有了这次经历我越发不喜欢学校生活了,但也没有不上学的念头,就那样忍着,再苦再难也忍着,忍不住想放弃时就想想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就这样师父这句话陪我走到毕业。

用“真、善、忍”教育学生

毕业后我做了老师。我教一年级小学生。我把“真、善、忍”溶入到课堂上,教孩子们真诚做人、善良对待别人、遇事宽容忍让,做事情先考虑别人,对别人有伤害的事一定不可以做,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家里都要听话懂事,看到有需要帮助的人时,拿出善心尽最大努力去帮。孩子们给我的回馈非常好,个个乖巧懂事,有素质有礼貌,一个学期下来也没有打架斗殴的事情发生,甚至连脏话都没有出现过,大家相亲相爱。学校组织外出旅游,我班里的孩子会主动把其他游客留下的垃圾捡起来扔到垃圾桶内,这是连我都没有想到的。看着他们我心里很欣慰,谢谢师父传授给了我最有效的教学方法。

有个非常调皮的学生T,好多老师对他都头疼,除了正事不干,其它什么事都做,到处惹是生非,放到我班,我没有怨言。我用微笑和耐心对待他,没想到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再到处惹事了,温顺了。还有一位学生L比前面那位强点,不过也够让人头疼的,调皮不听话,但他小小年纪非常讲义气,我就挖掘他优秀的一面放大,把他讲义气的事在班上公开表扬,没想到真的激发了他的善性,从那以后变得非常乖巧听话,我还告诉他:“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应该把这聪明用到学习上才对啊,这样大家就都喜欢你了。”他真的相信我说的话,真的按我说的做了,不久就由差劲生進步成优等生,每天按时完成作业,把写作业当成最开心的事。年底考试因为发烧没考好,只考了八十多分,就难过的不行。前后简直判若两人。这点连他家长都感到吃惊,还问我怎么教育的,我告诉他们这是大法的威力。

我有了大法的护身符就给孩子们,因为家长们也知道我的好意,所以都同意给孩子们戴上,有的我会直接给家长。我还教孩子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成了我们下课后必做的事。

班里还有另外一个特殊的男孩子Y,白白净净,很听话,就是爱睡觉。每天他妈妈来接时,总是嘱咐我多照顾照顾他,平时上课睡觉就叫醒他,别让其他孩子欺负他,说着就以泪洗面,我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说这孩子以前聪明伶俐,跳舞跳得特别好,很讨人喜欢,但今年夏天开始就变了,每天就是吃东西,睡觉,舌苔很厚,口很臭,爱烦,疯了似的长肉,医院也束手无策,说是癔症没法治。看儿子每天这样昏昏沉沉的,她都有轻生的念头了。看到这位家长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就告诉她:炼法轮功吧。法轮功是高德大法,好多这种医院里看不了的病是因为有另外空间的东西操控,炼功以后都好了。

就这样,母子俩都成了我的同修,只要一有时间就来我家炼功学法,小男生也变了,上课不再睡觉,吃东西也正常了,嘴里不再有厚厚的舌苔,心情也好转了,每天乐呵呵的。他爸爸看到了,也是非常感激大法。

周末我在一所辅导学校教课,班里有好几位同学的家长在中学教学,当我把“真、善、忍”溶入课堂里时,收到的回馈是令人欣喜的,这样口耳相传,又有几位老师把自己的孩子送来,说专门跟我上课,原因是和我学习过的孩子回到家非常乖巧懂事,希望我能一直教他们。这样之前那些不好的话不攻自破了,而且大家对我的印象也大逆转。我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而我要做的就是只管把心放平,拿出慈悲,什么事都会迎刃而解。真正的慈悲拿出来时,自己是有感觉的,神圣而美妙。慈悲是一种大智慧,大的智慧能修出大善,善的力量能够改变一切。感谢师父为弟子做的这一切,现在我所拥有的是用多少钱都买不来的最纯洁、最高尚的东西。

回归大法,兑现誓约

转眼二零一六年已经过大半,我写出自己的经历也是希望能唤醒当年的大法小弟子们,他们有的过着安逸的生活,忘记了大法。我们在这个年代出生绝不是偶然的,既然当初已经進来了,这样转一圈又出去多可惜啊,赶快回来吧。

师父说:“你们从圣洁而又无比美好的世界掉下来,是因为你们在那层次中有了执著的心。当掉到相比之下最肮脏的世界里,你们不快往回修,却又抓住肮脏世界里那些肮脏的东西不放,甚至损失一点还痛苦的不行。”[2]

我们的生命是为法而来的。这已经是最后的最后,不要抓着常人中的东西不放了,那一切都是暂时的,唯有得法才是永恒的,助师正法才是我们真正要做的,否则兑现不了当初下世时的誓约,将会是极大极大的罪。赶紧回来吧,我们能在末法最后时刻得法多么幸运,千万不要因为常人中的牵绊而丢掉这份幸运,丢掉自己的未来。

个人层次有限,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