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害死 哈尔滨市杜秀珍控告元凶江泽民

更新: 2016年12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哈尔滨市呼兰区财政局公务员李敏与其妻子杜秀珍被绑架、刑讯逼供,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六日,李敏被迫害致死于大庆监狱,时年五十二岁。中国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杜秀珍女士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在江泽民的个人意志和淫威下,中国大陆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纳粹盖世太保似的“610办公室”。随后在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命令“610办公室”系统性的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亿万修心向善的民众及其家人被卷入长达十七年的浩劫之中,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及被其它方式迫害致死等。

目前,二十多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将迫害元凶江泽民告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

下面是杜秀珍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份事实:

李敏
李敏

一九九八年我与丈夫(李敏)经人介绍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丈夫的脑血栓症状不翼而飞。按“真善忍”做好人,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改变,思想道德得到了升华。从修炼后,丈夫李敏戒酒、戒烟、戒赌、按时下班回家,而且主动承担家务,公款吃喝的饭局不再参加了。每到年节下属都给管钱财的财政局工作人员送礼,李敏自修炼后一概拒绝。刚开始都不理解,经李敏讲修法轮功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后,他们都很震惊,一致称赞法轮功真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因修法轮功的人越来越多,出于妒嫉,不顾法律,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单位领导给李施加压力,逼迫他放弃修炼。信仰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李敏)坚定信仰,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多次进京上访,结果被劫持非法劳教一年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由于不放弃信仰,多次被非法关押。有呼兰看守所、哈尔滨第一、第二看守所、方正市看守所、五常洗脑班、呼兰监狱、大庆监狱等迫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李敏正在上班,遭到呼兰区公安局副局长姜继民、国保大队陈兆林、政委陆文学等十几人绑架并从他身上抢走家中钥匙,在呼兰区光明派出所所长王中森的带领下,闯入家中把我按倒在地、双手铐上,抄家抢劫,抢走电脑、打印机、打印纸、大法书籍、法轮功真相资料等共计两万多元财物,还有六千多元的现金。国保大队的颜延辉、徐贵武还有派出所警察等人企图绑架更多的人,在我家蹲坑,吃住了三天三夜才离开,把家中物品弄的破烂不堪,一片狼藉。

我与李敏连夜被劫持到一个没有任何标志的地方刑讯逼供,逼迫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逼迫写假材料等。把我和李敏分别用手铐吊在两个屋里疯狂毒打,互相的惨叫声都能听到。后来才知道那地方是五常市的所谓“转化学校”即“洗脑班”。打人的主要是校长付彦春、么振山、朱宪福、韩光、荆棘、姜占海、史光富等。凶手们将李敏的两手两脚绑在四周的床上,用小白龙(白色硬质塑料管子)抽打,抓头发,用烟头烫,把嘴堵上不让叫出声来,打了一天一夜。李敏被打的死去活来,身上都是黑紫色,没有一块好地方。

酷刑演示:火烫(绘画)
酷刑演示:火烫(绘画)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日我与李敏分别被呼兰法院非法判刑八年。我被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李敏关押在呼兰监狱后又转押在大庆监狱。由于全身是伤曾多次在大庆监狱住院,直到二零零九年李敏病危,大庆监狱通知家属给李敏办保外就医。但由于呼兰区六一零和公安局拒绝在“监管”上签字,未办成。李敏于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六日被迫害致死于大庆监狱七监区。

附:李敏生前在监狱写给家乡父老的公开信

呼兰区财政局的全体兄弟姐妹及家乡的父老乡亲:

大家好!愿我的信能给您带去一个美好的祝愿,祝你们生活开心,工作顺心,生命的未来焕然一新!

我在呼兰区工作了二十多年,只觉得与大家缘份未了,同时,我也深爱着家乡的一片热土与聪慧的人们。在我所遭遇的一次次魔难中,让一些人忧心牵挂,所以,我想把我的魔难情况与思想状态向你们谈一谈,将事情的真相原原本本告诉大家,以不负大家对我的关心。

我叫李敏,今年四十八岁,是政府公务员,在呼兰区财政局工作。我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当时只是为了祛病健身。也觉得自己在各方面做的不好,想修一修自己,从做一个好人开始,以“真 善 忍”为准则、不断的提高自己的思想境界,不长时间,使我在身体、家庭、思想行为等方面都受益很大。

然而,自从九九年七月开始,共产恶党对法轮功进行了无理智的镇压,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很多人被打死、打残、绑架或判刑,其迫害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在历史上也是最邪恶、最流氓的。我本人也曾几次被拘留、被教养。现在,我与妻子杜秀珍(法轮功学员)又被非法判刑八年,关押在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我正在单位上班,突然呼兰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陆文学领人闯进我的办公室,将我绑架并抢走了我的手机和钥匙。他们拿着我的钥匙,又同哈尔滨市公安局六处的张耀彬、光明派出所所长王忠森等十多人闯入我的家中,将我妻子杜秀珍绑架,并抢走了我家的电脑、打印机等,还有一些我们学习的大法书籍及法轮功真相资料,并抢走了我家生活用款四千五百元现金,总价值两万多元。把东西抢走后,呼兰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许兴武、颜庭辉等人又在我家住了三天,把我家的生活用品等弄得破烂不堪,不知这是为什么。

我和妻子杜秀珍被连夜拉走,几个小时后,把我们弄到一个没有任何标志的场所,进入一个铁门里边,把我和妻子分别用手铐吊在两个屋里,不由分说就是一顿毒打。我与妻子相互能听到惨叫声。后来知道,那里就是五常市所谓的法轮功转化学校。打我们的是校长付彦春同幺振山、朱宪福、韩光、荆棘等一些地痞流氓。

他们打了我一天一宿,打得我死去活来,当时全身都是黑的。校长付彦春最为狠毒,手段非常残忍,并且他还给哈尔滨市公安局六处的办案人员打电话,说我三次企图自杀。他们打我们的目的是逼我们写悔过书及交待材料。在那里我和妻子杜秀珍被非法关押迫害了五个半月。这期间对我们的迫害没有任何法律手续,都是非法的,所谓的转化学校也没有任何标志与执法身份。那里的条件比黑社会绑架人质的地方还差。

由于我们承受不了付彦春等人长时间的各种酷刑迫害,当然也是我们的意志不够坚强,才违心的写了他们需要的所谓“交代材料”,完全是刑讯逼供形成的假材料。这期间,校长付彦春采取各种流氓手段对我们施压和欺骗,说我们必须按哈市公安局六处的要求去交待才能获得自由。他们处心积虑的要在迫害法轮功中取得“成绩”和扩大“成绩”。

后来我才知道,所谓“五常市转化学校”,幕后的真实情况是:那里是校长付彦春、哈市公安局六处张耀彬、哈市六一零办主任祁加民、省六一零办主任张金凤等一些人发财的基地。因我在财政局上班,他们认为我一定有钱,就把我们夫妻二人绑架到那里迫害。付彦春经常跟我说:“只要你们肯花钱就能获得自由。二零零四年五常市的法轮功学员刘艳春等七人被抓,因为他们家属花了钱,找了张耀彬、祁加民、张金凤等人帮忙,才获得自由。”

哈市公安局六处的张耀彬、邢建武、吴俭、李树欣等人先后几次去那里,每次去时,张耀彬都单独找我谈话。意思是让我认清形势,只要我肯花钱,其它方面他都可以帮我协调,这样我们才能获得自由回家。哈市六一零办主任祁加民、省六一零办主任张金凤先后两次去那里,每次他们都找我谈话,内容是让我认清形势,提高认识,如何配合他们“工作”,他们可以帮忙使我获得自由,这期间,校长付彦春三次给我儿子打电话约去转化学校,与我共同商量怎么给张耀彬、祁加民等人送钱,并把他们的电话号码告诉了我儿子。但是,最后我们也没有按他们的要求去给他们送钱,他们就把我们夫妻二人推给了呼兰。

这样,呼兰区公安局于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四日才开始给我们补办拘留等法律手续,没有法律手续就抓人,这都是非法的。当呼兰区检察院的赵国华、法院审判长宣世丽介入的时候,我向他们说明我们的交待材料是刑讯逼供下形成的假材料,请检察院、法院从新调查核实,然而,他们并没有调查核实,就依据原始的假材料对我们夫妻二人进行了强行非法判决八年有期徒刑。

时至今日我们也不明白自己究竟犯了什么罪。我们不放弃信仰,坚修法轮大法,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境界,也符合宪法信仰自由的一条。我们也没有参与政治,因为我们没有政治图谋与诉求,在我家搜出的所谓“反动”传单,其内容都是讲法轮功的真相。由于共产恶党对大法弟子无理智的镇压与迫害,我们只是向广大民众讲清法轮功是什么,共产党是什么,共产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法轮功何罪之有呢?难道说真话就是反动吗?这次魔难中,我亲身体会到了共产党的罪恶与阴毒,也更加认清了恶党的流氓邪教本质。

几十年来,恶党给中国人民灌输的党文化,那就是鼓吹暴力、残杀生命,只要有不同声音,镇压就是合理的。因为恶党是一贯正确的。尤其是恶党对中国人民进行无信仰、无道德、无善念、亵渎神灵的教育,使大多数中国人失去了对神的信仰,使整体道德急速下滑,造成的失去人心的损失是无法挽回的。

那么恶党即是邪教,为什么能在人类社会立足呢?因为宇宙总是正负生命同在的,它是因宇宙相生相克的理而生的。如果人类的道德标准下滑到生存的底线时,就应该被淘汰了。这个道德底线一定是伟大的宇宙运行法则所限定的,因为神佛慈悲于人,才在此时传大法救度世人,在唤醒正义与良知,让人的道德回升,从而免去人们所面临的各种灾难。然而恶党却在此时迫害善良、谋杀无辜,破坏大法,现在它已经是恶贯苍宇,罪无可赦,恶党面临的必将是天地共诛之,灭顶之灾已不远了,那么它也必然祸及所有党徒与认同它的人。

我不是恨恶党才这么说,历史上也是如此,无论是个人或团体,当坏事做绝时就被淘汰了。我只是告诉家乡所有聪慧的人们,不要相信恶党那欺世的谎言,分清善恶,心中充满真、善、忍,远离邪恶,对自己的生命负责,能够真正的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几年来,我由于修炼中的不足,才一次次被恶党所害。无论我吃多少苦,非法判我多少年,对于我个人来说都是无所谓的,包括失去了较好的工作与稳定的经济收入,我都无怨无悔,因为修炼人是不贪图世间的名与利的,也不追求人世的安逸与享受。走到哪里我都会继续修炼自己,心怀“真 善 忍”,去掉自身不好的一切,归正自己的思想与行为,不断提高自己的境界。我已经看到了光明与美好的未来,善恶清算的日子已经不远了,与亲人及所有有缘的家乡人相见的日子即在眼前。

我在一次次的被迫害中,也给单位的领导及全体兄弟姐妹们带来了麻烦,特别是在我蒙难期间,有的好友想看我又未能谋面,在此表示抱歉和感谢。

我在魔难中,给我亲人带来了剜心透骨的痛苦,年近七旬的母亲、岳父岳母几乎哭瞎了双眼,年纪轻轻的儿子还未成家就失去了父母双亲的帮扶。每每见到我时都哭的说不出话来,这令人肝肠寸断的场面有谁能不动心?然而这种情景在中国又何止千万呢?并且还有的大法弟子被打死,家中扔下幼小孤儿无人照顾不是更惨吗?谁之过?

当然了,恶党无论屠杀了多少民众,它嘴上都是说在代表人民的利益,建造和谐社会,因为它自吹一贯正确的。人不治天治,看着吧。所有有良知的人们不要再受恶党的欺骗了,真正的为自己选择一条光明的路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