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牛志权被非法劳教期间遭各种酷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十日】牛志权,男,五十三岁,河北省石家庄市高邑县西富村乡古城村人,因为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被非法劳教两年,在石家庄劳教所劳教遭受各种酷刑迫害。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二日,牛志权向最高检察院和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请求最高检察院尽快侦查立案,依法追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严惩其犯罪行为。

牛志权控告首恶江泽民的事实与理由如下。

我是一九九七年十月修炼法轮大法的,自炼功后多年不治的老寒腿、胃寒胃酸都不治而好,使我真正体验到无病一身轻,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个好人。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以个人意志,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凌驾于国家和人民利益之上,对一群修心向善的民众进行了长达十六年的残酷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依法进京上访,在天安门被抓,后被带回到县招待所非法关押三天,每天交二十元罚款。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一日晚九点多,被西富村乡派出所世永,村干部李京田带到派出所,所长周振民强迫让说法轮功是邪教,我回答法轮功不是邪教,就被拉到赞皇县看守所,拘留十三天,罚款二百元,饭费一百五十元。


铁笼子示意图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四日,我依法进京上访,在上访无门的情况下,到天安门公开炼功证实法,被绑架到汽车上,又打又骂,直到天安门派出所,被铐到铁笼子里,让说地址,不说,就用棒子猛击,后又被绑架河北驻京办,被铐在楼梯上一夜后,被乡派出所绑架到县公安局,局长李清章及一伙警察,对我连打带骂,局长李清章狂叫,看我不打死你们,对我猛打耳光,身上的二百元被耿锦书掏去,上铐两个多小时,手铐勒到肉里,两只手腕肿胀像馒头一样,几小时后被拖到富村乡派出所铐在院内的桩子上,两夜一天,身上的一百元被所长掏去,五天后拉到县大营拘留所拘留,直到劳教,没有出示任何手续,也不通知家属,就被押送到石家庄劳教所劳教两年。

在劳教所警察指使犯人对我施行了各种酷刑,如“开飞机”(一种酷刑)“练拳击”,长期不让睡觉,练军姿,超强劳动,精神洗脑,关小号等,仅举几例:

(1)开飞机

中共酷刑示意图:“开飞机”
中共酷刑示意图:“飞”

到劳教所第一个晚上,犯人头张建华指使其他犯人让我们几个炼功人开飞机,并用胳膊肘,猛击我腰部,直到把我击倒,使我半个月后还腰部疼痛,并让把身上的钱拿出,他们买东西吃。

(2)强制转化

为了达到所里内定的所为转化率,警察指使两个犯人,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转化一个学员警察得奖金一千元,犯人可减期三个月,以此为诱饵,让包夹用各种办法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我的两个包夹王玉清,韩东都是几进几出的惯犯。一次包夹王玉清,对我胸部猛击五十多下,并叫嚣看法轮功厉害还是我的拳头厉害,直打的没力气,才住手,使我在一个月内吃东西就痛。

(3)超强劳动

从早上五点三十分起床到晚上十一点三十分,一大队四楼内,每天从楼道,房间,水房,洗衣房,厕所不停的用擦布擦,一遍又一遍,不让有片刻休息,都得打扫干净,特别是厕所一百多人大小便,便池内尿垢很厚,看都想吐,让我用东西刮干净,不干净就打。其他犯人都看不下去了,就把王玉清按到便池内,让他也体验一下滋味。

(4)精神洗脑

让我每天在电视机前,看诽谤污蔑大法、大法师父的录音录像,明知颠倒是非,不听就体罚。

(5)长期不让睡觉

一大队队长李玉敏为了转化我,每天做我的转化工作直到深夜,期间几个队长轮流着来,半个月不让睡觉,使我精神承受到了极限。

(6)关小号

队长赵超为了转化我,晚上叫我到办公室,关掉电灯,对我拳打脚踢,使我口流鲜血,整个四楼都能听到打人声响,后又把我关到小号,不让与人接触。

残酷非人的折磨,使我的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解教回家后,各种骚扰,从未间断,手机被监听,派乡邻监视,所谓的各种敏感日,公安派出所,六一零上门查看,限制出门,十六年来我们全家在这样的环境下,不能正常生活,亲属朋友都为我们提心吊胆。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为了法律的尊严,为了中国人民能够从谎言中解脱出来,实现中国宪法所赋予的信仰自由,还人间正道,请求最高检察院,凭良心正义,依法追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尽快侦查立案,提起诉讼,严惩其犯罪行为。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