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石家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综述

更新: 2016年08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五年石家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的有十人,其中因二零一三年的“台历架”事件被非法判刑的有六名,最重的达七年。因讲真相或起诉江泽民或集体炼功遭到绑架或被劫持到洗脑班的有七人。外地学员被石家庄桥西法院判刑的有两人,非法庭审的有七人,因讲真相等原因被绑架的有七人。

从二零一五年五月至今,石家庄五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依法实名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诉状覆盖市内五区及周边十一个县市,诉状中充分见证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和对江氏集团打压正信的血泪控诉。二零一五年六月起,中共当局不法人员对诉江的法轮功学员开始骚扰和绑架,人数近一百六十名,遍布五区九个县。公民的合法权益遭到报复和打压,有的被非法拘留,有的被绑架到洗脑班,有的被警察到家里录像、拍照、抢书。其中以长安及桥西区受骚扰的人数最多,人数都在三十人左右。

图1:2015年石家庄法轮功学员诉江被骚扰、绑架人次按区县分布图
图1:2015年石家庄法轮功学员诉江被骚扰、绑架人次按区县分布图

一、十人遭非法判刑、七人被非法庭审

二零一五年被非法判刑、庭审的法轮功学员中,有七名是二零一三的“十一月十五”事件的受害人,那次“台历架事件”中石家庄公安局及其辖区、县派出所的警察和“610”人员统一行动、闯入民宅,非法对近五十个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进行绑架、抄家,其中胡延霞、阎瑞敏等八人被非法批捕,两年来“610”干预司法判案,桥西区法院依然执迷不悟冤判、重判这些善良的民众。

同时,向广大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的学员还在受打压,有的被非法庭审、判刑,有的被绑架到洗脑班,有的被关押在看守所做奴工。

表1:石家庄市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姓名迫害单位期限及被非法关押地法官 公诉人
卞晓晖(唐山)长安区法院开庭三次三年 河北女子监狱一审法官李胤
陈英华(浙江)四年 河北女子监狱
吴金虎裕华区法院三年 贾晓蕾、宋亮
何俊荣长安区法院三年 河北女子监狱法官田殿英
闫瑞敏桥西区法院三年 河北女子监狱郑君茹、景明月
张英同(平山)桥西区法院四年刑一庭李立新
王晓峰桥西区法院三年 唐山冀东监狱
杨焕平(行唐)桥西区法院七年 李立新 阎红艳
李宇新长安区法院五年 赵状涛
杨会州桥西区法院五年

(一)五十三岁的杨焕平被非法判刑七年

杨焕平修炼法轮功前,可以说是百病缠身,头痛、胃肠消化不良、心律不齐、肝炎、肾病、牛皮癣、血压高等多种疾病,被折磨的心烦意乱,因此脾气也变得很暴躁。修炼法轮功后,杨焕平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去做一个好人,遇到矛盾找自己的不足,宽容对待别人,对婆婆百般孝顺,对孩子教导有方,街坊四邻人人称赞。

在非法庭审的过程中,律师堂堂正正的为其做了无罪辩护,然而判决书却公然说律师进行的是有罪辩护,要求从轻判决。并且判决书上的口供与杨焕平当时的口供严重不符,一个政府的法院,公然玩弄法律,践踏人权,公道何在?

(二)多次遭受迫害的张英同被非法判刑四年

修炼前,张英同患有腰椎间盘突出、膝关节炎、脚趾手指疼痛等病。先后去过各种大小医院,用尽各种治疗方法均无明显效果。修炼法轮功后,一切症状不翼而飞,至今从未吃过一片药。在收废品的生意中,张英同诚实守信,从不缺斤短两,所以很多客户总愿意把货物留给他。二零一二年夏天,张英同去打包站送纸箱,结账人员一时疏忽多给他算了钱,张英同发现后第二次把上次多出来的几百块钱,一分不少的还给了结账员。在收的废纸箱中经常有用户遗忘的物品,如香烟、领带等,每次都及时归还用户。

迫害初期,张英同几次进京上访,先后遭到北京、石家庄、保定徐水、平山警察毒打,人格侮辱、罚款、开飞机、吊铐、暴晒、强行洗脑等各种迫害,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在家中被石家庄市平山县公安局警察绑架,抢劫走电脑、光盘、法轮功书籍等大量私人物品。后被石家庄桥西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三)年近七十的老人再次被非法判刑

年近七十的吴进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被石家庄裕华公安分局裕华路刑警队十几个警察绑架,同时绑架的还有李明芳、张文英(七十六岁)等六人(其余几人已回家)。在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五个月,期间血压一直很高,最高时高压达到230,警方一直不肯放人。家人很担心他的身体状况,四处呼吁,没有任何结果。

二零一五年五月六日,石家庄市裕华区法院非法开庭,律师为吴进虎做了无罪辩护,称修炼法轮功完全是合法的,根据本案情况应该撤诉,并辩护道:用刑法第300条起诉法轮功学员是使用法律错误。律师在就事实部分辩护时认为,只有当事人的“口供”是不能认定的,根据本案情况,应该撤诉。律师称修炼法轮功完全是合法的。

二零零零年六月,吴进虎曾被裕华区法院槐底法庭判刑五年,后被关在唐山冀东监狱。出狱后被单位开除,老伴王淑华也因承受太多的打击含冤离世。

(四)为人厚道的诚信商人胡延霞被非法庭审

胡延霞是二零一三年石家庄“11.15”事件中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之一,后因身体状况被取保候审。两年后,也就是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二日,桥西区检察院公诉科的孙玮以联系台历架为由,非法起诉胡延霞,在非法庭审过程中,律师为其做了无罪辩护,并要求合议庭宣判胡延霞无罪。

胡延霞是位个体经商者,为人诚实、厚道,责任感很强,一九九八年八月修炼法轮功后,时时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处处替别人着想,孝敬父母公婆。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团打压迫害法轮功,胡延霞一家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自己先后三次被非法绑架、抄家,父母因不放弃修炼,时常被骚扰、恐吓、勒索,父亲五次被绑架,流离失所一个多月,身心承受到极限,在高压迫害中父母先后离世,姐夫陈田奎曾被非法判刑一年,在看守所被奴役做苦工。

同时,将石家庄警察的恶行传到优酷网而被定罪的卞晓晖和陈英华,分别被诬判三年和四年,关在河北女子监狱。

目前,石家庄第二看守所依然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孔翠花、李喜清、陈金秀、陈秀菊等人,其中姐妹俩二陈办案单位是正定西平乐乡派出所,也是700手印事件中绑架李兰奎的责任单位,目前正定县公、检、法执迷不悟、依然在参与迫害。

二、篇篇诉状都是血泪控诉

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打压迫害,制造了无数人家悲剧。从二零一五年五月至今,石家庄五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依法实名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从五千二百四十六名诉江控告书中抽取了五十份诉状,篇篇诉状都是血泪控诉,有控告在监狱、劳教所受到各种非人折磨的如“熬鹰”、暴打、吊铐、电击、上绳等等;有是美满家庭瞬间失去亲人变得家破人亡的,让人读后潸然泪下。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绳”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绳”

无数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有的是白发送黑发,有的是妻子失去丈夫,有的是儿女失去父母,如铁路司机丁立红因做真相资料被太原警察酷刑逼供,最后被害死,年仅三十六岁;杨晓杰被石家庄监狱迫害致死,妻子还在黑窝被关押;河北饭庄经营者贾荣娟,全家八位亲人遭迫害先后离世;高级工程师冯晓梅的三位家人被迫害致死,妹夫至今还在唐山冀东监狱,可怜的小外甥跟着姥姥;石家庄宋桂兰全家遭迫害一死、五人伤;

在监狱、劳教所遭受各种酷刑折磨的案例如:遭烙刑、盐水浸泡、可疑的验血等的范庆军写到“几年冤狱中,监狱不定期的给犯人验血。但是一般犯人都是“犯医”给验血,而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好几次都是部队医院穿白大褂的军医单独给我们验。当时的包夹还用嘲笑的口气说:“你们的身体比我们的值钱,不用劳改犯给验血”。当时只觉得可疑,出狱后,才听说有大法学员在狱中被活体摘除器官做移植,验血就是做血型匹配,建立血型数据库。”

中共酷刑示意图:火烧炮烙
中共酷刑示意图:火烧炮烙

多次遭毒打、关小号、坐小板凳的辛集韩成栓;遭冤狱十年迫害的王云曼;遭受上地铐、电击的蒋彩平等……

被剥夺正常睡眠。郑兰美被石家庄劳教所“关在一个废弃的“厕所”里,坐在一个小方板凳上,把手分别铐在板凳的两个腿上,弯着腰,根本直不起来,铐了两天两夜,睡觉时也铐着。几天后,警察又把我铐在床腿上,站着斜铐(上下铺拆掉床板),整整五天五夜。之后,便开始发高烧,恶警指使普教给我强行撬嘴灌药,把前面的门牙都撬松了。恶警见我仍然不妥协,就采用“熬鹰”的酷刑,八天八夜不准睡觉,吃饭时我的头都栽到碗里,有时头撞到墙上都没有感觉……”

被剥夺正常睡眠33天的宁永倩;双胞胎兄妹的母亲被迫害致残,王蕾还被学校监禁,逼迫放弃修炼;在太原被野蛮灌食、几天几夜被禁止睡觉、禁止上厕所、禁止洗漱后被非法劳教的黄秀平;被劳教所迫害致双眼视物不清的殷建辉。

被逼吃不明药物。如张素卿、吃药后大脑恍惚、心里烦躁、坐立不安,头晕胸闷;二十多次被非法绑架关押的罗智慧被劳教所逼迫吃黄色小药片,吃后很多事失去记忆;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的女博士李惠云,历经四年八个月的冤狱生活,变得思维缓慢,行动迟缓,回家后整日昏睡。

(一) 原河北省冶金厅副厅长王檀被诬判三年六个月

原河北省冶金工业厅副厅长、冶金工业办公室主任王檀,今年七十岁,工学硕士学位,冶金高级工程师,夫妇二人从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不长时间就惊奇的发现,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非常好,身上的各种顽疾不翼而飞。王檀在任期间,在艰难的冶金厅机构改革中,其他领导成员退的退、走的走的情况下,省里决定留他一人主持改革,他毫无怨言,并约法三章严格要求自己,在职工安置、干部选任、资产处置等方面都进行的很顺利,职工都很满意。

迫害发生后,省里调查组对他进行了两个多月非法拘禁审查,之后一位调查组成员对他说:“要不是因为法轮功,你绝对是个好干部。都说你好,没有说你不好的”。王檀说:“恰恰相反,我正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我心里才能真正在思想上、行为上高标准要求自己。”

王檀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河北公安在中央“610”头目亲自指使下,二零零三年一月对他施行了非法拘禁、抄家,关押时间达两个多月。随之在天津又对他进行了非法审判,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期间,河北省对其做出了行政开除处分的决定,断绝他的经济来源,连人人都享有的“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资格也剥夺了。他的老父亲和老岳父精神上承受不了这巨大的打击,在极度的惶恐不安中,老父亲二零零五年病逝。老岳父脑中风被抢救过来,至今留下后遗症。

妻子李淑珍也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强制绑架到洗脑班,导致血压升高,高达二百四十,多次昏厥。在此之前,她曾两次去北京上访、到天安门告诉人们真相,两次被抓、被毒打、被非法关押,身体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王檀被绑架后,妻子到处找他,一年多后,才允许他们见面。她心中极度悲愤。家中老人生命垂危,又需要她照顾。李淑珍由于受到长期迫害,身体已经极度虚弱,重病不起,几年后离世。

(二)军械工程学院退休副教授周青龙父子分别被劳教、判刑

周青龙教授是学校建校最早的一批教师之一,研究生导师,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就很喜欢气功,练过几种功法,亲身体会气功是超常的,很多东西是现代科学解释不了的。一九九四年,有幸参加了李洪志师父在石家庄办的法轮功学习班,开始修炼法轮功。由于不放弃信仰,被江泽民亲自签字、非法劳教两年,从正教降为副教,从技术六级降为七级 。

迫害初期,历经非法抄家、绑架到洗脑班等多种迫害;多年来,一到所谓的敏感时期,学院派出所及居委会就借口看望退休教师之名上门骚扰。

北大研究生的儿子周立,因父亲被迫害株连,被其单位欺骗来不及办毕业手续从学校就被骗回家,失去出国留学的机会,因不放弃信仰被迫流离失所后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半年,后非法劳教两年(所外执行)。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由于参加法轮功真相制作,被太原市公安局万柏林分局非法关押,在太原看守所冬天被犯人用一盆盆冰冷的自来水从头浇到脚,被犯人殴打等。

二零零三年九月,在太原万柏林区法院非法开庭期间,有正义感的北大导师专门给法院写信说周立是个很好的学生,审判长等人单独让周立谈谈对法轮功的看法,只要说几句不炼了或者放弃信仰就可以缓刑回家,周立正言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尽管现在大法遭到诽谤,大法弟子蒙受不白之冤,但终究有一天真相会大白于天下的。”后被非法判刑七年,送到山西省第一监狱关押,在狱中被强制劳动,被一般刑事犯包夹看管,可谓是度日如年。

(三)身陷囹圄十年 河北科大女教师李秀敏九死一生

今年五十六岁的河北科大大学女教师李秀敏,曾被两次非法劳教、一次判刑,历经劳教所、监狱的种种酷刑:铐在椅子上七昼夜、吊铐在铁笼子上,多次被强行灌食导致胃出血,曾被打断腿瘸了三年多,精神病区与病人常年为伴等等,十年的冤狱生涯、无数非人的折磨,使得她的身体非常虚弱;双眼长期视物不清,眼底病变、视网膜脱落、心脏病。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同时,李秀敏的事业和感情也遭到了双重打击,学校非法开除了她,丈夫承受不住各种压力也与她分道扬镳,父母在高压迫害中先后离世,临终时她都未能见上最后一面。她说:“我庆幸能走出江泽民等人营造的人间炼狱,庆幸我能活着亲手写下控告恶首江泽民的诉状,为结束这场民族浩劫,尽我一份责任。衷心盼望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的检察官、法官们勇担道义早日对江泽民依法起诉,公开定罪,公开判刑。为了我们的国家!为了我们的民族!为了我们的子孙!”

中共酷刑演示:上绳
中共酷刑演示:上绳

李秀敏说:“在劳教所里,因拒绝高达一天十七至二十小时的非法奴役,每天被罚面墙而站同等时间。共四十多天,双腿严重浮肿,脚比以前大了两号;曾被上绳:强行扒掉外衣按跪在地上,用一根很细的尼龙绳挎在脖子上,从两个肩膀开始一圈一圈的向下勒,一直到手腕,再把两条胳膊背到后边,把两个手腕和脖子上的绳子系在一起,一般人五分钟就会昏厥;又操起胶皮棒猛砸;又揪住头发拿起板对脸毒打”。二零零一年底,劳教所警察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转化一个可拿一千元奖金,“一百多名学员在几天之内被打、电、勒、铐,无一幸免。我们被强制看诬蔑法轮功及法轮功创始人的录像、文章、书和报纸,被强制军训,背劳教所的所规所纪,七、八个警察手持警棍、电棒昼夜游荡,恐吓、谩骂不绝于耳。每天都有人被折磨,打胶皮棍,过电,上铐成了例行公事……”

长期固定铐在暖气管上
长期固定铐在暖气管上

一次,李秀敏为制止对功友施暴高呼“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刘秀敏叫来防暴队,一顿乱棍暴打,顷刻间失去知觉。李秀敏说:“……我苏醒了过来,一脸的汗水在往下淌,内衣全部粘在了身上,(我发现)双手举过头顶,我被吊铐在暖气管子上,不知道有多长时间了。刘秀敏看到我被打得鼻青脸肿,下半身像穿了棉裤似的,她掉泪了,扭过脸快步离开了储藏室。尚长明、张双琴又分别要挟我写检查,我拒绝了。我被铐在暖气管子上两天两夜。”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