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整体配合中发挥作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六日】我是一名老弟子,修炼已经十八年了,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逐渐的成熟起来了,在与同修项目的配合上,尽所能的发挥一个大法弟子的作用。

一、曝光邪恶 制止迫害

我地区从九九年七二零到现在一直是迫害比较严重的地区,众多同修被迫害致死致残、非法判重刑(有的是夫妻双双)、劳教、拘留、抄家罚款(有的被勒索几十万元)、株连家族、拆散家庭等等,给家庭、社会造成严重的恐惧,给大法弟子救度众生带来了一定的难度。

我们学法小组反复学习了师尊的讲法:“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1]我们对当地迫害情况进行理性思考,站在救度众生的基点上整体配合,搜集国保恶警相关信息。此恶警利用手下打手多年来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明慧多次曝光。

大家达成共识后,各尽所能多方面搜集信息。过程中,参与的同修不同程度的受到方方面面的干扰:有个同修是后得法的,经常受另外空间信息的干扰,不断向她传递信息:一会儿告诉她你做的事你丈夫全知道;你提供的信息你那个警察亲戚都知道。小组同修除了帮她发正念,还在法理上切磋,使她坚定了信心,克服了来自双方家庭的干扰及自身不正因素的干扰。有个同修牙痛的厉害,吃不好、睡不好,半边脸都肿起来了。还有个同修的母亲突然病危住院。我们坚定信念,不管邪恶用尽什么招术,我们都要完成这一使命。大家的心都往一处想,材料很快就齐全了,发到信箱内,由做资料的同修整理出来。后来同修说在整理材料过程中身体受到严重的干扰。

做资料的同修也反复征求参与此项目同修的意见,大家互相配合,都站在制止邪恶、救度众生的基点上完成这个项目。最后定稿时,恶警的照片和他利用职权之便开设的所谓“宾馆”及一条条的丑闻,暴露无遗,图文并茂,引人注目。第一线的同修们更是配合默契,把传单撒遍大街小巷,把曝光邪恶的真相粘贴贴的满街都是,人们三个一帮、五个一群的围着看,还不断的议论着。有的同修把真相资料都散发到百里之外恶警的老家去了;还有的同修把一千多份的曝光资料散发到恶警情妇的家乡了。

有一学法小组的老同修,在大法中修炼身心受益,精神饱满,每天都与同修配合救人。大家关心她,让她在楼下发正念,等大家做完了再帮她发资料。同修们顺利发完资料后,要帮老同修发,老同修说:“我也发完了!”

为了达到全面曝光的效应,起到更大面积的震慑邪恶的作用,另一学法组的老年同修相互配合,有的搜集居委会及乡下派出所信息,有的负责准备邮件,把几十份曝光资料寄到乡下派出所、居委会等单位。同时我们还坚持整体接力发正念,清除操控众生对大法弟子犯罪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不长时间,那个被曝光的国保恶警称病不上班了。随着正法洪势的不断推進,操控他做坏事的邪恶因素解体了,没有什么力量在给他撑腰了,他也怕清算到自己头上,后来找个不起眼的小地方躲起来了。恶人的遭报,使他手下的那个打手也收敛了许多,家人还做了三退(党团队)。

二、“我正式宣布退党,把我的名字发到网上去”

除了面对面讲真相,我有时采用手机对打的方法救人,遇到了很多感人和有惊无险的故事,仅举几例:

有一次用手机打电话救人,一位外省的老者接了电话,开始他不接受真相,他认为是搞政治。我给他讲了中共建政以来,历次运动都是整人,强制洗脑,破坏传统文化,使社会道德沦丧,天灾人祸不断发生;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做的是最正的事,是在救度善良的中国人,您有缘份才能接到这个电话。那位老者的善念出来了,同意退出中共邪党的一切组织。他说:“我都七十多岁了,我今生能不能见到大法师父啊?我若上国外呢?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在我有生之年能见到大法师父啊!如果师父回国,你千万告诉我,一定要记住我的电话号!”他的这番话说的我好酸楚,这是得救后生命本性一面的复苏啊。

有一天,孩子姑姑给我打电话,说她家要办喜事,再三邀请我去参加。我与她哥哥已离婚多年了,觉的不太合适。又一想,没有偶然的事情,说不定还能救度有缘人哪。那天,孩子开车带我一同前往。亲戚们见我也来了,格外高兴。茶余饭后,我与亲戚们聊天,他们都说我精神状态好,感叹我这些年风风雨雨的走过来了,我借机把几个多年不见的乡下兄弟给作了三退,其他人早退过了。

有趣的是,孩子大姑父(我称他老于)还象从前那样跟我有说有笑的。他指着另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士问我:你知道他是谁吗?我说:不认识。老于说:他就是长春的某某某(当年孩子父亲找他帮过忙),你想认识他吗?我脱口而出:“我想认识一下!”我知道这是师父给安排的有缘人。老于向他招手:来!来!来!那位男士就过来了。老于给我们介绍了一下。他主动与我握手,表示知道我炼法轮功,主动介绍自己当过兵,跟师父认识,说师父人好。

我们刚刚聊了几句,不一会儿,楼上亲戚就叫他快上楼,话还没说完他就走了。我觉的很可惜,心想:他若再回来有多好!不一会儿,他下楼直奔我来了,又跟我聊了起来。这一次,我抓住时机,直截了当的说:“大哥,你跟我师父这么大的缘份,也知道大法是好的,我帮你退党保平安吧!大哥,这个事儿听我的!”没想到他庄严的站在我的面前,举起手来对天宣誓:“我叫某某某,从现在开始,我正式退党保平安,把我的名字发到网上去!”然后转身上楼去了。我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很欣慰,从内心感谢师父的巧妙安排,给生命得救的机缘。

有一次在车站讲真相,在候车室有一位上了年纪的男士坐在椅子上,一手拿麻花,一手拿矿泉水,吃一口,喝一口。我坐在他身边,问他在等车吗?他说自己是长春市公安局刑侦四队的,来此地看病,一会儿单位来车接他。我说:“看你的工作多辛苦呀!吃不好,休息不好的,把身体都弄出病来了,你千万要注意身体健康啊!大哥,见到你是缘份,现在咱中国人都在三退保平安哪,你也给自己选择个美好的未来,我用化名帮你退党好吗?”

说到这儿,他用一种异常的眼神儿盯着我,我尽量保持平静祥和的状态。他能感受到大法弟子的慈悲善良。他说:“你别说了,我就是负责抓法轮功的。”他还告诉我:有一次去大连出差,一个法轮功女学员跟他讲真相,他为了稳住这位学员假装听,他把手插在衣兜里,偷偷按手机键子,不一会儿110警车就来了,把这位学员给抓走了。我说:“大哥,你这样做是在干坏事呀,江泽民就利用你们警察迫害好人,将来老天清算它时,你跟它遭殃犯不上啊,那些当官的都在给自己留后路呢,谁还给它卖命?看你身体都这样了,千万别再干迫害大法弟子的坏事了。我给你一盘神韵晚会的光盘看看,对你身体有好处。”他摆手不要,催促我快走吧。

我说,那我就用化名帮你退党,因为今天见到你,肯定不是一般的缘份,他符合着我答应着。他虽不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同意,我想他毕竟也接受了一部份真相,他恶的一面在解体。

三、跟上正法進程 溶入诉江大潮

二零一五年五月初,明慧网陆续报道了诉江的有关信息。有同修说:这次写诉江状要真名实姓、地址、身份证号、手机号全盘托出,比迫害初期上北京还艰巨。这些年的遭遇,给同修造成了很大的压力。自己当时也没有多想,只觉的师父把这么神圣的大事交给了众弟子,诉江是史无前例的壮举,身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负有责任感和使命感。

我与身边的同修交流了一下这方面的认识,大家一致认为:诉江是一件非常严肃的大事,一定要认真对待,决不能走过场敷衍。于是,我就开始上网搜集,把以前揭露迫害的文章找到后,把不完善的部份加以补充。同时重点揭露了江氏集团利用中共对我及家人的株连造成的经济损失和精神迫害,進而暴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让世人认清中共的流氓本质及丑恶嘴脸,起到救度众生的目地。

我把自己的诉状整理后打印,把打印好的诉状包装好,请师尊加持弟子的正念,让诉状不受任何邪恶生命的干扰,顺利到达高检。寄出两天后,高检用短信告知已妥投并签收。为了让诉状发挥更大的救人作用,進一步与同修配合,避免拦截,用邮包的形式,寄往人大常委、高法等部门,用网络投诉到中纪委网站上,都给了回复。

我把诉江状副本发明慧登记后,被明慧选编当日文章并编進“地方特刊”,制成传单散发。开始我有点压力,产生点负面思维,心想这下谁都知道了。我发现这念头不正,马上否定它,心中升起正念: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控之中,不存在被迫害,让每一份真相都起到震邪灭乱、救度众生的作用。心性提高了,觉的自己很高大,做的事情很神圣。这一份份的诉状令邪恶胆寒,令天地人神敬佩,这是助师正法的壮举,这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有了正念后,身上不好物质被清理掉了,真是心灵净化,神清气爽,似乎找到了修炼如初的美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对学员文章评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