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成美被迫害致死十四年 其兄控告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九日】山东省临朐县冶源镇法轮功学员张成美二零一零年二月被山东王村劳教所迫害致死,遗体脸部严重变形,嘴唇翘着,牙齿打掉了好几颗,大腿根部乌黑,双小腿肿的像瓦罐一样,胸部肋骨瘦的吓人,一看就是被折磨打死的,

张成美的哥哥张成利于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日将迫害元凶江泽民告上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要求追究、公布江泽民的刑事罪责,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

以下是张成利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事实:

我叫张成利,我的二妹叫张成美,善良、贤惠、勤劳能干,自己开了个针织店,嫁了个男人却吃喝嫖赌,游手好闲,不负责任,二妹在他家受够了欺凌和侮辱,后来学了法轮功,按照真、善、忍来做人处事,思想变得宽容,也不再去怨恨丈夫,家庭变得和谐。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在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恶意丑化,政治定性。我二妹的公公是冶源二中的老师,害怕受到连累,他们一家便开始故意找茬欺负我二妹,开家庭批判会,说要跟党和政府保持一致。我妹妹不放弃法轮大法,他们家就举报了我妹妹,导致我妹妹在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三十天,罚款四千元。这还不算完,其丈夫又以我妹炼功为借口,向法院提出离婚。我妹妹不愿意孩子失去妈妈,不同意离婚,其丈夫家就多次告密,害我妹妹针织店也开不成,没有经济来源,四处躲难,最后逼我妹妹答应离婚,并且孩子也不让我妹妹见。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上午,临朐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和冶源镇派出所高志等警察闯入我妹妹在冶源镇的临时住所,对她进行绑架抄家。在看守所,我妹妹被刑讯逼供,我去见她时,看到她的手臂和脚被打成瘀青,二十多天后,我妹妹被劫持到山东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谁能想到,这一去我们兄妹竟成永别。

二零一零年二月四日(腊月二十一),我接到山东王村劳教所打来的电话,说我妹妹心脏病发作死了。我非常震惊,因为我妹妹身体强壮,平常连个小感冒都没有;她在入监体检时也没有病。

我们六个家人第二天赶到王村劳教所见我妹妹最后一面,结果三十多个警察带着枪围着我们,每个人都提着手铐,不让我们拍照,把我们的相机和手机全都没收,其他的亲人都不让进去,最后只让未修炼法轮功的我和我大姐进去,我见到躺在地上的妹妹的遗体,她脸部严重变形,嘴唇翻翘,牙齿被打掉了好几颗,耳朵后根水肿变黑,给妹妹换寿衣时,发现我妹妹贴身内衣都没穿,大腿根部乌黑,双小腿肿的像瓦罐一样,胸部肋骨瘦的吓人……一看就是被折磨打死的。

我们跟劳教所讲理,要把遗体运回家。警察却用尽一切手段恐吓我们,拿出手铐要把我们拘留,说绝对不让我们把尸体拉回家安葬,逼我们在病死通知单上签字。警察把我们扣押看管在旅馆后,把我妹妹的尸体强行拉走火化。还威胁说,政策是上面定的,法轮功告到哪里都没人管,打死算白死。因为是接近过年,怕家中老人生疑,无奈接受妹妹被迫害致死的现实,王村劳教所给了我们一万八千元钱,将我们打发走了。

妹妹迫害致死,我父亲深受打击,有冤无处诉,有理不敢讲,身体健康一落千丈,内心的苦痛,使一个健康乐观的人,变得少言寡语,患上了心脏病,生活不能照顾自己。我母亲常年高血压,平时多是二妹在家照顾父母,我们不敢告诉她这个噩耗,直到现在我母亲都不知道我妹妹已被迫害致死。八十岁的老人整天呆呆的念叨着女儿的名字。

这一切的灾难的起因,都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杀人偿命,不把行凶者及这场迫害的发起人江泽民绳之以法,国无宁日,民不能安,天理不容!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