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机讲真相的修炼体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九日】我和同修组成了一个用手机讲真相的小组,共有四人。这几年走过来,真是一个修炼、提高、再认识、再提高的过程,更是一个纯净自我不断升华的过程,其中步步都体现着师尊对我们的慈悲呵护。

A同修去过西部、西南部,她给我们讲述过她的感受:山高、路长,峡谷里散落着一些村庄,那里有的地方每个所谓的“脱贫户”门前都要插一面邪党的旗子,富裕户要插两面以至多面,百姓把勤劳致富归功于邪党的恩赐。再加之那里的大法弟子相对较少,人又居住分散,靠当地的大法弟子救下那一方众生有一定的难度。A同修说,她那时想到的就是手机,她要利用手机的长处给那里的世人讲真相,救他们。

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救度众生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四人达成共识,发挥手机不受距离限制的长处,往西部、西南部拨打语音电话。我们将所有的手机都装了号段和语音文件。师尊看到我们有救人的心,加持我们,几天拨打下来效果很好。

把世人得救铭刻在心里

D同修最年轻,她有车,经常拉我们去合适的地方拨打语音电话。冬天寒风凛冽,大雪纷飞,手脚会冻麻木,同修就用车上的暖风给我们取暖。夏天烈日炎炎,车内又热又闷,同修就用凉风给我们降温。为大法付出她从不计较经济的得失,总是把他人考虑在前。

我们除了有其它着急的事外,基本上是每天都出去。早晨炼功、学法、做家务,十点左右出去,中午不休息,下午两点左右回来。B同修事忙,有时早上吃不上饭,就带点饼干在车上,饿了就吃点饼干。

随着拨打语音电话时间的加长,录音文件也多起来了。我们当地有语音电话的同修就有六十多人,相当一部份人不听录音,只是把按键三退的名字记录下来上网三退就行了。我们经过切磋认识到,为什么要有录音功能,录音录的是当时的情景,它能给我们再现当时的真实。我们决定听录音文件。刚开始听的时候,心态不到位,也不会听。三部手机四五十个录音文件,短的几秒、几十秒,长的三、四分钟,看着心里就犯愁,总觉得太浪费时间。因为心态不对,也没有几个说话的,所以也听不出什么眉目来。后来觉得这状态不对,学法向内找是因为我们没有把打电话这救人项目融入修炼认真对待。没有想到这里边有自己的责任与使命,没做到细致,认真,尽心尽力。一个修炼的人,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就要去归正。

语音文件里有这样一句话:“十几亿人中你能接到这个电话,这样的机会也许只有一次”。现在的世人很珍惜这得救的机会。一串串的录音文件,里面是世人对自己未来的选择,我们怎么能不用心去做呢?师尊看到我们的心性提高了,再听录音文件时完全不一样了。世人在议论、在说话、在回答。有的人问几遍他郑重的回答几遍。那份真诚、那份虔诚真让人感动。有的是一个人退,有的是一家三口人都退,有的是十几人、几十人听一个语音电话,议论、相互转告,然后是表态:有退党的,有退团的;有近说的,有远说的;有大声的,有小声的;有说名字的,有不说名字的;还有热心人统计数字的。

世人的表现激励着我们。我们现在是这样做的:当天打,当天听录音,不攒。因为这样时间短,人当时说了什么记得清楚。听录音文件时什么都不干,把心稳下来、静下来听,专心致志。因为相当一部份人怕邪党迫害,想退出邪党又不敢高声说话,还有的人以唱歌的方式回答。不静心去听就会听不到。听录音文件时,说话多的地方我们都是反复听。一发现有声音,就得把鼠标定住,在此慢慢左右挪动,距离只有一毫米左右,挪动距离大一点,也许那个人说“我退党”你就没听着。有的录音文件退的人很多,有时能听一个多小时。现在的世人都是为大法而来,为得救而来,为这一刻也许他等了几千年。稍有疏忽,世人这千万年的等待也许就在你鼠标滑过的一瞬间消失了。

听录音文件每天都要占用很长的时间,大法弟子的时间都很宝贵,我们多数是从睡眠里挤。听录音文件到夜间一两点是常有的事。听录音文件很辛苦,往往听完后眼睛是涩的、背是困的、耳朵是麻木的。辛苦是辛苦,但有时一个录音就能听到十多个人三退的,D同修说她听到最多的一个有十六个人,而且还都说了名字。D同修在我们这个组里,又要给我们提供车,又要拨打语音电话,她从来不执着钱。而且录音文件听的很细。我们一开始听录音文件无意当中心里都有个定式,觉得一个录音文件就是一个人,最多也就是两三个人说话,由于我们自己心里有障碍,听出来的录音文件就是一两个人说话。D同修首先突破了这一点。有一次D同修说她听完录音都到晨炼的时间了。

我们在听录音文件的过程中还要分出男女,还要分出老少,大小,说话距离远近等等。然后再把听到的名字、世人表态退出的组织认认真真的记录在相应的那个电话号码下面,按着明慧网提议,要求将名字短信通知对方。我们就给不敢说名字的世人取个化名,然后将所有的名字和他们表态退出的组织一一短信通知对方,告诉他帮他退了邪党的什么组织,请他记住他的名字。这样世人觉得我们真实、可信,他也退的明明白白。其实世人对三退这件事是很认真的,你给他起的名字不合他意的,他还会要求你重新给起名字。

短信通知对方这件事听得简单,做起来也是不易的。我们一般都是一边拨打语音电话一边发送短信。做这件事我们依靠的是整体的力量。做这件事有两个关键点,一个是短信内容的编辑,一个是发送短信的数量。这两方面都可能受到邪党的干扰。一开始A同修提供了一个短信内容的样本,很简短,适合回复一两个人表态三退的。后来随着大家在讲真相过程中心态的纯净、纯正,心性的提高,一个电话拨过去,退的人很多,短信的内容也得不断的变换。有时会遇到干扰,我们四人就都动手从新编辑,有一个人发送成功,我们就大家一起用。再遇到干扰,再这样做。很快就破除了邪恶的干扰。现在我们有时一个短信要发十多个名字,也很少受到干扰。

B同修拼音不熟,编辑文字也困难,发短信有一定的难度,开始都是大家帮她发。C同修白天还要正常上班,还有其它大法的工作要做,很忙。拨打语音电话都的利用上下班的时间。听录音文件几乎都的到夜里一、二点。C同修再忙,B同修有需要发送的短信C同修也帮着去发。后来B同修决定自己学发短信,不依赖同修,不给同修增加工作量。A同修帮她写了拼音表。她一边背拼音表一边学发信息,记不住的就到拼音表上去对照。因为她有要学会的决心,有不依赖他人的正念,师尊加持她,她学得很快,很神奇。现在她能自己独立编辑、发送短信了。

发送短信遇到的干扰也很大,有时一张卡几天都不能发短信,有时一张卡发三、二条就发不出去了。三退人数多时遇到这种情况会积存几大张等待发送的电话号码。救度众生的事不能耽搁,这时我们就一边加强发正念清除干扰,一边互相帮助,直至把同修手头积存的号码都发出去后,我们再各自干自己的事。

C、D二位同修都遇到过这种情况,十多张卡个个发不出去。后来我们向内找发现有承认邪恶干扰的思维。比如有一个同修发第五条发不出去了,又一个同修也是第五条发不出去了。因为需要发送的信息多,所以大家就格外谨慎,这时心里就有了一个定式:发四条,不能发五条,把卡封了就不能用了。其实这种想法、做法完全不在法上,是人心、人念,而且有对怕封卡的执着,是对邪恶干扰的一种承认。大法弟子救众生做的是全宇宙中最正的事,谁也不配干扰,谁也干扰不了。真正干扰的是我们自己的人心、执着。认识到这些后,我们就在法中归正自己的念头,否定清除邪恶的干扰。随着我们心性的提高,心态的纯净,现在发信息一张卡最少发十多条,多的发二三十条,可以说是畅通无阻了。

在发短信的过程中,世人也会和你互动。人都有明白的一面,世人接到短信后,有回复谢谢的,有愿意帮助的,有要加入的、有说遇到贵人的,有要求重新起名字的……通过和世人的互动,我们慈悲心也会出来,越发觉得世人选择三退的机会难得,大法弟子是救人的使者。

用语音手机讲真相涉及的层面很广,接听电话的人真是形形色色。有种地的、打工的、读书的、当兵的,有家庭妇女、有闲散人员、有公安的、有行政的,有百姓、也有当官的……呈现在你面前的是社会百态。他们各有各的心结,各有各的表达方式。针对这一情况,我们就用短信和一些“特殊人物”沟通。不让他们失去这得救的机会。

例如一个录音文件中,当问到对方加入过邪党的什么组织时,一个声音说他是某自治区的党委书记。还有的人说是某市的市长、是某市的公安局长等等。这就是告诉你他是邪党的党员。可是以后的问话就什么都不说了。他们害怕,他们是邪党部门的官员,他们更了解邪党的恶。碰到这样的情况我们就编短信和他们交流,告诉他们职务只是一个人养家糊口的手段,生命才是最珍贵的。天要灭邪党,你不值得和它沾光。然后肯定的告诉他用什么名字给他退出了什么组织,希望他有不同想法回短信,不回短信就是你同意。一般都不回短信,默认了。

也会有人说他是警察或说已经报警了。我们也用短信的方式和他沟通劝善,有的效果很好,有人还做了三退。有一个人还一直表示感谢。

突破经济障碍

拨语音电话讲真相救人效果好,但是做这个项目是需要有资金支持的。我们一开始做的时候没想那么多,只是买卡、充值,买卡、充值。一个月下来数目就出来了,可能就得消费成百上千。这个很大的数目,就是对你人心的检验。如果你的心思在钱上打转:花这么多钱,我们家能不能承受得了,这个项目花这么多钱该不该做、值不值得做?这时你用同样的时间,同样的消费,但是救人的效果大打折扣。录音的、听完的寥寥无几,录音中也没有几个人愿意三退。

B同修一个月电话费花完了一个月的工资,她的心动了,想着生活问题怎么解决?结果世人的接听效果明显下降。C同修有一月花了二千元,退了二百人,她觉得不理想,想放弃。后来我们认识到这些想法是人心,是求结果,是对钱的执着,必须归正。

我们做这个项目的几个同修都是经历了这样一个心理磨砺的过程。后来我们学法认识到,大法弟子的钱就是大法资源,是用于修炼、证实法、救人的。师父早就给安排好了,绝不会因为你讲真相救人让你揭不开锅,影响了你的正常生活。我们只管堂堂正正的去做,一切师父都会给我们做主。正常生活、正常打电话救人。什么都能做好,什么都不影响。由于我们认识提高了,现在每月花的钱比以前少了,救人的数量却大大的增加了。

心系众生,前面展现的就是广阔天地

这几年我们谁也没有确切的统计过数字,就从去年五月份开始算起,按每天拨打语音电话两至三小时计算,我们每部手机一般接听的人数都在六、七十人,我们四人每人三部手机,除去发短信的一部之外还有八部手机,一天就有六百人左右接听了语音电话。每部手机拨打两至三小时,听一半的、接近听完的不算,光录音文件一般都有十个左右。正常状况每个人每天有三十至五十人三退,好时可能上百人。当然也有少的。按三十人计算,四人每天至少有一百二十人退出了邪党组织。按每月出去二十天计算(实际比这多),一个月就有一万二千人听到了真相,至少有二千四百人退出了邪党组织。我们已经做了一年多了,除去耽误的天数,按十个月计算,至少有十二万人听到了真相,至少有二万四千人退出了邪党组织。

现在我们小组的四位同修状态都很好,以后的路我们会更加努力,做的更好。

我们也想向同修们说句心里话:在正法最后时刻,同修们各自都在用各种渠道讲真相救众生。如果你没有尝试过,如果你是一个有文化,经济条件允许,会发短信,或者能直接对打的同修,请你再增加一项用语音电话救人的项目。现在手里拥有真相手机的同修,请让你的手机发挥作用。因为这一救人项目没有距离的限制,接触的世人层面很广,救人效果好。所以千万不要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浅尝辄止。真相电话是法器,师尊给你了,就是你的东西,受你的意识支配,只要你在法上,心系众生,在你面前展现的就是广阔天地、柳暗花明。用真相电话救人是一个修炼过程,是无止境的。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们!

合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