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610恶人郑国伦与梁玉萍的犯罪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据不完全统计,重庆市“610”人员郑国伦伙同江北区五里店街道司法所所长梁玉萍,光天化日之下到法轮功学员家里骚扰、诱骗,胁迫“诉江”的法轮功学员签名、按手印,并且威胁说:你不签字,警车停在外面的,马上就送洗脑班。至少有24位法轮功学员因实名诉江被郑国伦、梁玉萍及各社区不法人员利用各种形式骚扰、构陷、诱骗、恐吓。

2015年12月31日下午4点多钟,法轮功学员罗成碧路过工校三村社区时,有三个不法人员把罗成碧喊住说“有事找你”。善良的罗老太就跟着他们上了二楼会议室,看见在座的有梁玉萍、工校三村社区专搞宣传的罗程亮(写过诽谤大法的文章)、工校三村社区邪党书记吴茜。梁玉萍向罗介绍了郑国伦,说这是重庆市政法委的,姓郑,还有一个男性社区主任做记录。

郑国伦立即对罗老太说:“今天找你就是问你为啥要诉江?”并声称在参与政治,随即盗用李洪志师父写的《不参与政治》的经文,念给罗老太听,又用强盗逻辑对罗老太说:“你把真实姓名、地址、身份证写上就是原因,今天我们找你就是结果。听说你很诚实、善良、你是好人,否则早就把你送进‘洗脑班’,今天就不会在这里找你谈话了。今天找你签字,画圈圈。如果你不签,警车就停在下面坝子。打电话找你儿子来,把你弄进洗脑班,明天就是元旦,直到过年你都不得安宁,洗脑班每个人都要签字,要经过我的手签字才能出来。没有哪个不签字就出来的。秦丽(江北区法轮功学员)劳改三年都是我经手的。”

罗老太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不听。郑国伦逼着罗成碧签字,社区的不法人员都围上去伪善的劝罗成碧。恶人梁玉萍、吴茜还伪善的对罗说:签了字,回去和你儿子好好过,给他煮饭。后来罗老太违心地签了名,梁玉萍见机上前使劲按住她的手盖手印,并威胁罗老太不要出去讲真相,照事先印好的签名单上的去做,说话要算数。罗老太事后后悔万分,痛悔自己在高压下竟做出了这样理智不清的事。

2016年1月7日,重庆市江北区牙膏厂退委会退休厂长张中超和现任书记柳华琼打电话给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胡树德和谭秀明,叫他们去厂退委会办公室一趟。一到办公室就看到在座的还有梁玉萍和郑国伦,这两个恶人轮番威胁、诱骗胡树德和谭秀明“签字”。谭秀明怎么也不配合。恶人梁玉萍说:“五年前是我把你送进洗脑班的,你啷个不诉我耶?要去诉江?”法轮功学员谭秀明说:“江泽民迫害了我,我怎么不诉他呢?其实你都是受害者,你都应该诉江!现任政府今年五月一号规定有案必立、有诉必理,我诉江是合法的,你们来过问都是违法的……”。恶人郑国伦接着说:“说遭恶报,我啷个没遭恶报耶?”并拿着《九评共产党》这本书,还当众污蔑。

后来恶人郑国伦又变着花样对谭秀明说,他把谭的名字写在一张空白纸上,喊谭在旁边亲自签名字并按上手印就可以了。谭秀明明确回答不得签。这时恶人郑国伦就凶相毕露对谭说:信不信,马上把你送到千竹沟洗脑班(重庆市沙坪坝区歌乐山)去?谭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恶人梁玉萍就马上打电话给派出所,叫他们来人把谭弄到千竹沟洗脑班。谭秀明大声说:“你打不通。”搞了两个多钟头直到12点半,退休厂长张中超和现任书记柳华琼也一起上来诱骗谭秀明劝其签字,还叫谭吃个盒饭。谭说要回家吃。见谭秀明不上当,他们就在一边悄悄商量,最后声称给谭秀明两天时间考虑,如若不签,就叫谭秀明的儿子(未修炼法轮功)第二天1月8日,到牙膏厂劳工处去报到(强制下岗)。

今年天气异常寒冷,重庆还下了雪。已退休在家的谭秀明夫妇被逼流离失所至今,有家不能归。30多岁的儿子也被逼下了岗。

2016年1月14日之前,恶人梁玉萍打电话给法轮功学员周永兰的儿子,伪善的说:“关于诉江的事转告你妈,不要承认她诉了江。”14日当天上午、中午社区不法人员找周永兰没找到,下午5点钟,有两位五里店地区工校三村社区不法人员到周永兰家,在门口就问周永兰是否可照相?周永兰说:“不可以。不准照相、不准录音。”不法人员问周永兰写控告信没有?周说写了的。不法人员叫周永兰撤诉,周说:“不撤诉”。

不法人员诱骗周:只要你不诉江,在家炼功,做什么都可以。还叫周永兰签字,周说“不签字”。这时周永兰的儿子突然回家来,看到这种情况,背着他妈迅速签字盖了手印。周永兰回头一看,才发现那张预先印好的A4纸上写着:1、诉江是诬告;2、意思是别人盗用了周永兰的名字诉江。A4纸大部份为空白,不知还要搞什么阴谋。

当天恶人梁玉萍还打电话给周永兰的大女儿和小女儿,还给周的女儿上班单位打了电话,威胁说周永兰不签字,要株连周的女儿下岗。

2016年1月14日之前,恶人梁玉萍还打电话给法轮功学员代平的妹妹,叫她转告代平:叫代平不要承认写了一封信。过后恶人梁玉萍又打电话给代平在住院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问代平在哪里?2016年1月14日这天,社区两个不法人员到代平弟弟家里去骚扰。

2016年1月18日晚,恶人梁玉萍给法轮功学员樊国庆的儿子打电话说:“要樊国庆当晚在家等着。”樊国庆就问儿子:“啥子事?”樊的儿子转告他妈:“他们要来抓你。”樊国庆就正色说:“没得恁个多?”樊的儿子又说:“你写些啥子嘛?”樊国庆坐下来发正念、背法。当晚8点多钟,五里店派出所警察张中伟到樊国庆家来,问樊:“你是否诉江?是哪个写的?”樊回答说:“是诉了江的,是我自己写的。”张警察又问樊:“投了几封信?”樊告诉张:“我向最高检和最高法投递了两封诉江信。”张又问:“为什么要诉江?”樊说:“他迫害了我,我当然要诉江。”可樊的儿子被恶人梁玉萍欺骗,说:“是诬告。”樊没理会儿子,对张警察说:“一个、两个诉江说是在‘诬告’。中国大陆二十多万人都用真名实姓诉江。全世界有百多万人也在举报江,难道这也是‘诬告’吗?历史上从来没有这个先例。”张警察听后,忙说我只是问问,转身就迅速的离开了。

郑国伦、梁玉萍一直追随江氏流氓犯罪集团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郑国伦原江北区通用机械厂保卫科干事,曾经在“沙坪坝区千竹沟洗脑班”、“江北区铁山坪洗脑班”、“渝北区双源裕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遵循“真善忍”慈悲待人,虽然自身从1999年7月20日以来,在江泽民一手发动的对法轮功学员的邪恶灭绝政策下,不仅是自身遭受了迫害,蒙受不白之冤,还牵连到家人。面对这天大的冤情,没有以恶制恶,以暴制暴,只是依法控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恶江泽民!暂时没有控告其他具体参与者(尤其是“610”、公、检、法、司人员),是认为这些人是受首恶江泽民欺骗、胁迫才给邪恶当枪使的。其实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暂不控告他们就是给了他们一个将功赎罪的希望和机会。否则,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参与者会没有未来,结局是很悲惨的!不但害了他们自己,还会殃及他们的家人。这是每个法轮功学员不愿看到的事实,因为善恶必报!


梁玉萍(五里店街道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即五里店街道司法所所长)
电话:13310210093

郑国伦(原重庆市江北区通用机械厂保卫科干事、现重庆市多个洗脑班的负责人)
电话:13983948105

重庆市五里店工校三村居委会13个人员名单:
吴茜(工校三村居委会邪党书记)
莫静(工校三村居委会主任)
罗程亮(工校三村居委会搞宣传、宣传栏)
(专写诽谤大法的文章)
张北映、陈远强、舒英、潘婷婷、赵长兵、黄吉、范亚、张成、蔡春兰、胡颖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五里店街道
邮编:400020

重庆市江北区牙膏厂退委会:
柳华琼(重庆市江北区牙膏厂书记)
张中超(重庆市江北区牙膏厂退休厂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