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非法判刑迫害 广西北海曾凤英控告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四日】广西北海市合浦县廉州镇曾凤英女士,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在日常生活中的言行,改变了坏脾气,放下争斗心,身体无病一身轻,家庭也变得和睦幸福。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曾凤英因到北京上访遭非法关押后,十几年来遭多次绑架、非法判刑、流离失所,都给她及亲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去年九月,曾凤英女士加入诉江大潮,对迫害元凶江泽民提出刑事控告。以下是曾凤英女士在控告书中的部分陈述:

一、 为法轮功上访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我们在合浦人民公园、体育场炼功,被合浦的警察周幼业(已死亡)、陈虎等骚扰、阻止,说上级指示禁止在公开场合炼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我去南宁的广西区政府反映情况,要求恢复炼功点。可是刚到南宁,就发现南宁的警察追捕、拦路绑架法轮功学员,我尽全力才走脱。

一九九九年十月一日,我去北京上访,结果被合浦警察知道后,给我丈夫施加压力,要我马上回家,回家后被合浦“六一零”的警察周幼业、陈虎等非法关进合浦拘留所十五天,并恐吓不准我去北京,同时给我丈夫的单位施加压力。我母亲近九十岁的人受到很大的惊吓,吃不好、睡不好。从此我的家人包括孩子丈夫在社会上及单位里被视为异类人。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七日,我去北京上访,到北京西站刚下火车,就被警察非法拦截绑架,关进一个不分男女的监仓。(那里)地面很潮湿,我睡在一个大尿桶旁边。不许我吃饭,饿了四天,恶警还指使监霸打我的脸,打得头晕眼花。后我被合蒲“六一零”的警察王德明、陈虎押回合浦,我被非法判了一年半劳教。

二、自己被劳教所迫害 家人也遭株连

在劳教所,我被一个吸毒的人监控着,没有说话的自由,整天做劳工,劳工任务很重、长期坐小凳干活,臀部坐烂到结疤。冬天双脚被冻得失去知觉后肿烂、流黄水、流脓,穿不了鞋袜,只好光着脚,忍着疼痛。因为每天要干十几个小时的工,完不成任务不准睡觉,还要忍受着不准上厕所或限制上厕所的痛苦,结果造成了痔疮的后遗症。对不转化的学员强行洗脑,不转化不准见亲人,使我九十岁的母亲常常以泪洗面,身体每况愈下。

当时我家里的生意正处在关键时刻,我被非法关押后,家里所有事务、生意的压力、家务全部落在我丈夫一个人的身上,失去贤内助的支撑,再加上社会的压力,使他几乎精神崩溃,病倒吐血,无法管理好生意,使我家的生意严重亏损导致破产。我的两个女儿在学校的费用断了来源,幸得同学帮助,才能解决生活。

三、警察骚扰无辜家人 本人再被非法关押

从二零零六年年头开始,我的家人和亲戚又再次遭受了连坐式的迫害。南宁市公安局的警察多次到我曾经住过的南宁的亲戚家,恐吓、威胁、骚扰、追查我的去向,还伙同合浦“六一零”的警察到我娘家及我丈夫的老家追捕绑架我,我被迫流离失所。合浦的警察跟踪我的儿子,到我弟弟家骚扰,给我儿子的单位施加压力,找不到我,就用待岗威胁我儿子。南宁的警察跟踪我女儿,多次到单位骚扰我两个女儿,不准她俩上班,威胁、恐吓,要我女儿保证不给我任何援助,企图断我的经济来源,把我大女儿从一个大科室调到一个小科室,并取消了她当时准备去进修的机会。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八日大年三十上午十点钟,合浦“六一零”警察陈虎、王德明在合浦我临时的家蹲坑绑架我,用手铐把我铐在合浦“六一零”办公室,拒绝我上厕所的要求,直到下午,在我家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把我交给南宁市公安分局的警察,把我押到南宁市第一看守所关了一个月。

在关押期间,他们还蒙住我的眼睛,铐着我的双手,把我押到一个至今我也不知道的地方关了一个星期,不准睡觉,日夜审问,在得不到想要的口供和证据的情况下,叫来四个邪悟者(因遭受残酷迫害而暂时放弃信仰的人)围攻我,用判刑恐吓、威胁我,要我写四书。

一个星期后,南宁的警察又把我带到一个不知是什么地方,交给合浦“六一零”的警察审了一天,在得不到想要的口供和证据的情况下,就威吓我说:你以为我们不敢打你吗?两脚就把你踢倒在这墙角里。我说:你们打死我也是这么说,没有别的说了。他们又说,把你关到你说为止。我说关一百年也这么说,他们就把那个恐怖的手铐弄得铛铛响在我面前恐吓我。审到下午五点半,又把我关进看守所。

江泽民对我和家人,以及中国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和家人精神和身体上残酷迫害,罪不可恕,必须将其绳之以法!

人间正道沧桑。十六年的迫害,多数冤死的大法弟子,多少破碎的家庭,多少因迫害导致的人间惨剧……今天,正义的时刻已经到来,江泽民将很快被推上历史和良知的审判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