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说再也不来打扰我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五日】因为我控告江泽民,2015年12月14日下午一男一女来到我家。我问:你们是什么人?谁叫你们来的?他们说是“610”派来的。我让他们进了屋。他们说是来了解关于控告江泽民的事情,问我:“是谁唆使你干的?”

我马上制止他俩,说:“你们错了。什么叫‘唆使’?一个老人遭到迫害,没有文化,请人帮他写状纸申冤,这老人能说是被谁唆使吗?!”我问:“你们说说,如果你的父母受到迫害,却连申冤的地方都没有,现在有这个机会,向国家机构提出申诉,他们去做了,你是不是也会这么说?我必须更正你们这错误的说法。我还要告诉你们,帮助别人的人,是好人。”

那女士忙说 :“是的、是的。”我说:“古代还有窦娥申冤呢,在那时的中国她都可以申冤。现在,整个中国社会颠倒黑白,把正的说成是邪的,邪的说成是正的,人权、法治全都遭破坏。法轮功这么大的冤案,为啥不能申诉,为啥不能控告迫害我们大法弟子的江泽民?!”

接下来我跟他们讲真相:我是怎样走进法轮大法修炼的,怎样从一个无神论走到有神论的,讲自己在大法修炼中经历的种种神奇的故事以及我在大法修炼中的受益。

我告诉他们:大法的超常我三天三夜也讲不完!修炼大法后,我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重德修心,和别人发生矛盾的时候学会忍让,得理不饶人的脾气改掉了,做事能替别人着想了,身体健康了,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天天生活在快乐和幸福之中。

我修炼大法,全家受益:我的老伴骑着摩托车,被违规逆行的出租车撞了,腿部受伤,缝了十多针。出租车司机说他是失业人员,没有工作,是帮人挑土的(武汉话就是帮别人开车)。我告诉司机,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不会找别人的麻烦。我们没有要司机一分钱的赔偿。老伴的同事也在场,说;“你们也太好说话了,医药费不要,营养费总可以要吧?”我们连忙说:“不要,都不要!”说完就让司机回家。司机非常感激我们,说:我今天真是遇到好人了。

有一次我到农业银行去取钱,银行多给了我1000元钱。我发现后立即返回银行把钱退给他们。银行的行长说;“谢谢您,谢谢您!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您这样的好人。”看到我修炼大法的变化,我的老伴、老伴的大姐、三姐都先后走进了大法修炼中。

讲到这里,“610”派来的那位女士说;“您百分之百的是个好人,我百分之百的相信您讲的话,您太善良了。”

我说,大法修炼人都是在做好人。可是我们做好人却遭到江泽民的残酷迫害。不但我自己受迫害,我家里年迈的父母也遭迫害。父母为了健身也修炼法轮功。他们都80多岁了,却多次遭到警察上门骚扰、盘问和搜身。

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在被告人江泽民的指令下,“610办公室”系统性地对数以亿计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造成多少家庭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在所谓的敏感日,“610”、公安、检察院、派出所、街道居委会、管段警察就会非法闯到各家,打扰我们的正常生活。

那位女士又说:“他们是太邪了,太不应该了。”(说这话时,看上去她都要哭了。)

我问:“如果在一房子钱与信仰‘真、善、忍’这两者之间让我选择,你说我会要啥?”他俩齐声说:“您肯定会选择大法的。”我们都笑了。

接着我给他俩讲“三退”保命,他俩都退了共青团和少先队。

临走时他们表示:今天跟我见面、谈话,使他们受益很大。他们今天来是610和上面压下来的,他们不得不来。最后说:“您多保重,今后我们再也不来打扰您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