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依兰县刘桂华做好人遭七年冤狱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依兰县依兰镇法轮功学员刘桂华女士,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曾五次被绑架,遭判刑七年,狱中遭酷刑折磨,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心里有了一杆秤

刘桂华靠卖菜为生。她在修炼法轮功之前,争强好胜,一点不吃亏,为了多挣点钱,跟人家学着使用九两秤:谁买一斤菜,到九两秤杆就撅起来了,还翘得高高的。虽然挣了钱,但刘桂华一身是病,她到处求医,钱也没攒下。刘桂华以前也说自己信佛,可是不知道怎么修佛。

一九九六年七月,刘桂华开始修炼法轮功,所患的风湿、心绞痛、气管炎、胆囊炎、胃病、甲亢等疾病全都好了。从法轮大法的法理中明白,修炼人要按着“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返本归真。从此,刘桂华心里有了一杆秤:什么事都用“真、善、忍”衡量。

菜市场上的好人

修炼法轮大法后,刘桂华做生意把心摆正了。她上菜总到王姐家批菜,一次过年人多乱糟糟,交了钱回家一算帐不对。刘桂华就找王姐去了:香菜多少钱一斤?王姐一开始还不愿搭理她:批发一块五。刘桂华就笑呵呵说:少收了,这是差的钱。那以后,王姐对刘桂华信任有加,有时就让她自己称菜。忙不过来时,王姐就让刘桂华去取钱换钱。刘桂华认认真真,零头都不给自己抹,该给多少给多少。有时王姐装货装多了,刘桂华一定把钱补回来。王姐跟桂华说知心话:市场上信啥的人都有,我这么多年往各地批菜,经手多少人?往回送钱的就你一个。这法轮功好,我知道。

刘桂华卖菜足斤足两,认识的人还要搭点,她整天笑容满面态度也好,顾客一传二,二传三,向她买菜的人越来越多,市场里就数她家效益最好。

铁窗内被迫离婚

刘桂华是个过日子的人,起早贪黑卖菜挣钱,还把家里收拾的利利索索,和丈夫日子过得很和睦。她对丈夫一心一意的好,丈夫不在家,好吃的她都舍不得吃;丈夫工资不高,刘桂华不让他往家交钱,还给他买好衣服、西服、皮鞋的,白袜子每天给他洗的干干净净。丈夫下班回来晚,刘桂华都得到门口张望张望。两人有个胖儿子,小名就叫小胖,跟着桂华背大法师父的《洪吟》,十分可爱。

二零零零年一月八日,刘桂华和杜静、宁淑贤等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还大法师父清白。她们被绑架回依兰县公安局看守所。新年一过,丈夫和他单位领导来逼刘桂华放弃修炼法轮功,否则他和单位都要受影响。第二次,丈夫领着办理离婚手续的人来了,逼着刘桂华签字离婚。跟她一起去北京的宁淑贤,丈夫当时是五国城派出所所长,也被迫离了婚。

遭酷刑折磨

中共酷刑示意图:人为窒息
中共酷刑示意图:人为窒息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刘桂华在牡丹江市被绑架,遭牡丹江国保大队警察刑讯逼供,警察把她吊起来,拿芥末油往眼睛、鼻子、耳朵、嘴里灌,用双层塑料袋套住头,被憋得几乎窒息,折磨得死去活来。然后,狠狠搧嘴巴子,又拿来一根竹棍把她的嘴撬开后,在里面使劲的乱搅,嘴里全部被搅破,鲜血流出来,他们就拿起擦地用的抹布来擦,被折磨了两天两夜之后,刘桂华被劫持到牡丹江看守所,关押了一年零七个月,多次被所长于成龙殴打,两次被上“五马分尸”的酷刑折磨。

中共酷刑:五马分尸
中共酷刑:五马分尸

所长于成龙把刘桂华的手脚成十字架形状用手铐脚镣固定到铁环上,两手张开用手铐卡紧,两天两夜才放下。第二次又上这个刑,三月份,打开窗子把刘桂华浑身冻得直打哆嗦。不到十分钟,浑身疼痛、麻木、双手成紫黑色,很快就肿的象两个馒头。铐着,不让上厕所。全身疼得象刀割一样,一动不敢动。三十一个小时后从刑床由多名犯人拽起来,一立身刘桂华只觉得天旋地转,心脏怦怦跳,上厕所都由人搀扶。回来还铐上,持续十五天刑具才全撤掉。何时都有善良人,看着她的两个在押嫌疑人默默直流眼泪,夜深警察下班,有个会开铐子,悄悄把手铐打开。还有两个明真相的警察,值班时会让她下地走走,假装忘了,晚一会上铐子。

酷刑演示:铐在“十字架”上
酷刑演示:铐在“十字架”上

于成龙还命令七、八个警察把刘桂华拖到大厅暴打、踢、踩,在车门口于成龙还抡胳膊打了刘桂华的耳光,将她的头发一绺子、一绺子地扯掉。

人间地狱——黑龙江女监 

刘桂华遭非法判刑,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开始“码小板凳”,也叫“码砖”,这是一种不着痕迹的酷刑,把大活人当成砖头土块,人被强制坐在二十厘米高,又窄又小的板凳,手放膝盖上,腰拔直,身子不能动,眼睛不能动,否则包夹犯人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从早上五点到晚上九点,每天码坐十六小时,上厕所限定时间,长时间罚坐非常痛苦,臀部被硌破结痂,膝盖骨支出,下肢麻木,脚象针扎一样疼。刘桂华因为不 “转化”,被体罚码坐达一年多,最后天旋地转,上厕所扶着墙慢慢挪。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又强行“转化”法轮功修炼者,又开始码坐,刘桂华一直坐到二零零七年六月。刘桂华一米六五的个子,瘦得只有骨架子,体重才八十斤 。最后一天,刘桂华实在支撑不住了,从此卧床不起,被六、七个犯人抻胳膊、搬腿、薅头发把刘桂华抬到医院,当天刘桂华被转到病号监区。

拳打脚踢
拳打脚踢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病号监区怎么“治病”呢?院长赵英玲下令,在医院由犯人商小梅、刘丽、何冰、刘艳萍等四人成立专门给法轮功 “灌药小组”,她们拿来铁勺子、塑料勺子、筷子、注射器等。把大法弟子李小同打倒后,刘丽用手狠狠的搧她嘴巴子,然后用脚踹她的肚子,用脚踩住她的头部和脸部,商小梅用注射器扎李小同的十指,当时中指被扎得流血不止,然后把注射器不消毒隔着裤子扎进李小同的腰部。之后又用开口器撬开李小同的口,在她的嘴里使劲乱搅。刘桂华还有胡桂艳被同样对待:口腔上颚、舌头、嗓子全部被搅破、绞烂、流血不止。

酷刑演示:用开口器强行灌食
酷刑演示:用开口器强行灌食

刘桂华说:我给立你们字为证,我不打针、不吃药,天天炼功就会好。可是刘丽和商小梅不遵守信用, 就在第四天,犯人刘丽、商小梅强行把刘桂华按倒在地,要给她“治疗”。刘桂华拼命挣扎反抗,李小同跑出医院的监栏门,到医院的外面高喊:“法轮大法好!”被刘丽、商小梅连踢带打拖进屋里,一顿暴打,脸部、脖子、胸部被打伤,挠打出一道道带血的伤痕。所有在场住院的犯人,亲眼看到法轮功修炼者被这样虐待都忍不住悄悄抹眼泪。

刘桂华第一次被抓,儿子才八岁。刘桂华七十多岁的老父亲,多次奔波几百里到监狱看她,由于她不写放弃信仰的保证书,不穿囚服,被剥夺接见权,老人失望、难过的白白折腾回去了。警察还告诉刘桂华父亲说:刘桂华不见你们。狱中七年,刘桂华总共只见了孩子两次,二零零三年,刘桂华在牡丹江看守所见到儿子,儿子的鞋坏了,两个大脚趾都露在外面。最长一次没到半小时。第二次见孩子,刘桂华瞅着眼前的小伙子,都不认识了。

二零零七年,刘桂华患病的母亲听说女儿在监狱被打死了,拖着病体来到监狱,在接见室隔着一层厚玻璃,母亲在外面摸着玻璃哭,刘桂华在里面强忍泪水说:妈,我挺好的,挺好的。这一次是母女俩最后一面,二零零八年,刘桂华的母亲去世,狱中的刘桂华无法为她送终。是江泽民和中共邪党让好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哪里有“真、善、忍”哪里就有希望

在女监那种压迫、暴力、欺诈的浑浊环境里,法轮功修炼者的真诚、善良、正直、无畏,改变了周围的人,刘桂华的正气感动了身边的犯人,她们大多数人都认同大法,有些人也开始跟着学习大法师父的经文。

集训监区包夹刘桂华的犯人长得高大健壮,以前警察安排她打大法弟子,接触刘桂华后,她再不参与迫害,别的犯人欺负刘桂华,她都不允许。在一监区后包夹刘桂华的犯人从不阻止刘桂华看经文、发正念,被其他犯人报告给警察了,说不给她减刑,她说:不减就不减。还有一位包夹刘桂华的犯人,最后也开始学法了。哪里有“真、善、忍”,哪里就有希望。

到哪儿人家都舍不得她走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七日,刘桂华结束冤狱回家。

父亲又看到了孝顺的二闺女洗洗涮涮,忙里忙外,内衣、外衣,袜子,连多年的棉袄都给老父洗刷的干干净净;瘦得像一根线黄瓜的小胖又吃到可口的饭菜了。

刘桂华出去打工了,到哪人家都舍不得她走,因为啥?大法弟子在哪都是难得的好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