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怨缘瞬间化解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五日】我与丈夫一九六九年结婚,那时婚姻大多是父母包办。结婚后才发现丈夫的脾气与我格格不入,心眼小,我们之间几乎开口就来气。他家穷,我娘家经常接济我们,可他不但不领情,还时常无端的冤枉、猜疑。我们母子因此生了气都互相瞒着,谁都怕对方生气,都憋在心里,直到把我妈气病了。一天我给我妈和我妹妹说:也许前辈子咱掏过人家的心挖过人家的眼,要不怎么会这样对咱,她俩说:也许是吧。

我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又爱面子,和别人说又怕人家笑话,经常一个人生闷气,日积月累憋出了病。有一段时间我脖子经常发噎,中医看说是气积,西医说是甲状腺囊肿,有杏核那么大,无奈才到县医院做了手术。我想就这样窝囊下去,迟早会死在他手里,本来跟上他没占一头就冤尽了。我自己受苦倒无所谓,可我不能没有娘家。那时孩子还小,一儿一女,小的才一岁多,我决定孩子大点了就跟他离婚。

后来双方有了工作后,又由乡镇调進县城。丈夫先后担任过几个行政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后来随着社会道德的败坏,哪个歪风来了,他就在哪个风头上,整天借着公事,吃喝嫖赌,進歌厅、跳舞样样不落,三天两头不進家,即使回来也是醉醺醺的,折腾的家里、四邻都不得安生,摔的多处缝过针,骨折过,眼镜也换了四、五十副,被褥、沙发不知拆洗了多少遍。他是出了名的酒疯子。

我的精神几尽崩溃,为了维护这个表面上看上去人人还羡慕的家庭,我委曲求全,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我终于鼓起勇气走進了法院的大门,先后去过三次,都是哭着回家了。因为一说起丈夫,他们都是熟人,都是糊弄事,没人实心办,事没办成倒弄的满城风雨,无奈只好等退休了再离……

一九九九年三月的一天,我到同事家,同事的妻子跟我说起真、善、忍三个字时,我顿时感觉搁在胸口好几个月的那块东西瞬间就没了,中医看过说是气结,之前吃过好多药都不管用。当时我就很好奇的问他们要书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同事也很认可,就把他家的一本《转法轮》拿出来,将书后边师父的《小传》用手指着一句一句的给我读完,读完之后,我一下就明白了这是本什么样的书。那时书很缺,她们让我找师父的讲法录像看,在她们的指点下,我当天就找到了师父讲法录像、录音、教功带。

晚上吃完饭就迫不及待的看录像,第二天下班回来又接着看,每天不是看就是听,又很快学会了炼功动作。随着不断的看、不断的听,我明白了一些多年困惑的事情,为什么做个好人就能好病。噢!原来法轮功这么好啊!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一切都明白了之后,我便一下子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作出了一个自己都不可思议决定:我不能离婚了!我不能因为个人的解脱,而伤害了对方,伤害了两个家庭。以后我要善待丈夫,理解丈夫。从此我不会再为那些烦恼所纠结,活的有滋有味,开心快乐,经常情不自禁的告诉人们大法的美好。

二十多年的怨缘瞬间化解,使一场将要发生的家庭悲剧烟消云散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