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挽救了我的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我就是老话说的“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女人,做什么事都想让人说个好。年轻时经过努力,一步一步由代课教师一直考到现在的公立教师;还特爱面子,一直向往夫唱妇随、夫贵妻荣的家庭生活。可命运与我开了天大的玩笑,阴差阳错的找了一个现在的丈夫:小学没念完、喝大酒、爱赌博,还有小偷小摸的习惯。

丈夫嗜酒如命,还一喝就醉,醉了就耍酒疯;赌博没钱,编谎言向亲戚朋友借,工资输没了,就借钱赌,在单位借钱借的太多,受不了要债的,就吓得不敢上班。一次一个多月没上班,我去单位询问,说是请假回老家了,我一打听原来是吓得不敢上班,为了躲债,出去打工,他自己说是为了多赚点钱还赌债,可回家来一分钱也没见到。家里值钱的东西,有时也偷偷拿去卖了,换成钱玩麻将。

面对这样的丈夫,我没嫌弃他没文化,好话说了一箩筐,可他听不懂人语啊,就是当时答应了,过后还犯。在二零一零年七月,逼着他到法院离了婚。可是因为孩子还小,家里有我年迈的父母,我单位上班远照顾家不方便,他还能给我们做个饭,就离婚不离家,等孩子高中毕业,老人不需照顾时就撵他出去。我心情能好吗?总是苦恼自己的命怎么这样苦!在亲戚朋友面前也早已颜面扫地,总也抬不起头来。

再有,我从小就有先天性心脏病,十八岁时心脏做过大手术,一直体弱多病,不能干活儿。还总是腰酸腿疼的,还有妇科病,日子过得那个苦啊。身体的,精神的痛苦压的我喘不过气来。

在二零一四年一月,我真正的走進大法修炼,时间虽不长,受益却太多了。原来每天上一节课就要歇一会儿,不然就上不了下节课,还要按时吃药。

现在身体的病痛都没了,一大包的药也扔了,每天总乐呵呵的。学生都说:“老师您变了。”我问:“怎么变了?”学生说:“您每天都是乐呵呵的,不象以前,总是板着脸。”是啊,没病的滋味我终于尝到了。

妹妹多次问我复婚这个问题,一提这个事儿心里就翻腾,心里过不去。从师父讲的法理知道:离婚是变异的,特别是离了婚还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就更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了。复婚之后是还债。在他躲债主不敢上班时,我把他找回来,说你安心上班,用你的工资(一千二百元)慢慢还。我对他讲,赌博输钱是造业,自己将来都要偿还的,你借的钱我都替你还上,以后千万不要再赌了。他当时没有表态,但后来收敛多了,变化也挺大。

他看我脾气变好了,身体也好了,也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超常,支持我学法炼功,有时也跟我读大法书、看师父讲法录像,有时还帮我装订真相小册子。晚上出去在大街上挂条幅,他是我的好帮手。

今年新年,我们一家三口回他们老家过新年,这是我们结婚十八年第一次回去,他们家人都夸我能干、贤惠。他的家人也知道了我们的婚姻变故,都说是法轮大法救了这个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