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满城农妇被迫害致死 儿子控告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一日】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白龙乡大坎下村农妇任金慧因不放弃法轮大法信仰,被反复劫持到看守所、洗脑班关押、折磨,致使身体受到严重损伤,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

任金慧的儿子魏亚忠于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六日向最高法院控告发动对法轮功进行迫害运动的元凶江泽民,要求最高法院追究、公布江泽民的刑事罪责,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 以下是魏亚忠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事实:

我母亲任金慧修炼法轮功以前浑身是病,肠胃也有毛病,不想吃东西,四肢无力,全身哪都疼,又没钱医治,为了生活还得下地干很重的农活,只能咬牙挺着,真是生不如死。一九九七年正月初九,母亲开始学炼法轮功,慢慢地,各种疾病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发动疯狂的迫害运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我母亲十几年来遭受到残酷的迫害。

看守所的残忍灌食

二零零一年正月,母亲带着五岁的小孙女到白堡村集市上向人们讲述自己学炼大法亲身受益的真相,被警察绑架到白龙乡派出所进行恐吓。

几天后的一个上午,白龙乡派出所、乡政府的一伙人,闯到家中将我母亲绑架到满城县看守所,母亲绝食抗议,被手持长枪的武警押到满城县县医院强行灌食,母亲双手被反铐着,胃管从她鼻子插入胃里,鼻子被插破,血顺着皮管向下流,灌食胃管也不给拔出来……

洗脑班的木棒毒打

在看守所被关两个多月后,二零零一年五月份,六十多岁的母亲又被劫持到东马洗脑班,洗脑班人员用很粗的三棱木棒暴打母亲的背,木棒被打折了,恶徒又抄起拖把毒打她,打得母亲青紫硬块遍布全身,打得母亲撕心裂肺地惨叫。

反复关押、折磨

母亲在东马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被“六一零”人员、国保警察关进满城县看守所。在洗脑班被打的满身伤痛,又遭警察拳打脚踢。后母亲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初,母亲从劳教所回家后,曾去乡政府讲自己在看守所、洗脑班所遭受迫害经历,奉劝政府人员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当天夜里十一点多,白龙乡政法委书记康新元等人翻墙而入,把母亲绑架到满城县看守所。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

七个月后,母亲又被绑架到涿州洗脑班,期间遭受的折磨包括:坐小凳、烈日下罚站、被毒打致昏、铐死人床、电棍电击等;当年八月十五中秋节那天,恶徒将母亲双手抱铐在大树上,整整铐了一宿,致使她双手僵直拿不住东西,之后还被迫干活。二零零三年非典爆发,涿州洗脑班被迫解散,而母亲又被劫持回满城县东马洗脑班迫害。

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晚上,母亲在回家的路上被绑架到白龙乡派出所,后被转到满城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半月,警察欲向家人索要一千元钱未果,让母亲从三十多里路的拘留所走回家。

受尽折磨的母亲回家后直不起腰来,走短短一段路都得歇歇停停,并愈发严重,最后卧床不起。经医院检查脊椎严重受损。母亲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