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师父在,邪恶不敢出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二日】我是在一九九九年年底喜得《转法轮》这本书的。回到家,婆婆说:“咱村里村长不让炼,大家把书烧的烧,卖的卖,你还往家拿。”我说:“只要是好书,谁说了也不算。”

从那时起,我就大大方方把书放在桌子上。我家来人多,都愿找我玩,谁来都要拿起书看上几页,一直到现在我的大法书就在桌上放着。

一、开水烫不痛

二零零六年春天,我带着两个孩子来到市里。孩子上了初中,我到一家玻璃厂上班。夏季到了,十五岁的女儿因为种种原因不上学了,也到玻璃厂打工,和我在一个车间,车间很热。

因为车间太热,谁都不愿去烧开水。我在车间缝麻包,一有空就给大家烧水。一天夜里,上夜班,我拎了一大壶刚烧开的热水,正要给大家倒水,这时一个工友气呼呼的冲我撞来,壶盖撞飞,壶底撞翻,一大壶开水倒在我的大腿上,瞬间裤子和肉成为一体,在场工友全吓坏了,拿来剪刀把裤子剪开,可是鞋脱不下来了,撞我的工友吓坏了,说:“姐,我不是有意的。”我说:“别怕,我没事,我有师父。”

我就歇了一会,接着干活,早上八点车间主任来了看见我,对班长说:“这下完了,烫这么严重,三个月也上不了班,这可怎么办?”我说:“我能上班,我没事,我有师父。”就这样,我天天上班,可我的腿看上去很吓人,全都烂了,可干活时一点不疼,腿和脚不到二十天就全好了,连疤也没留下,我也没吃药也没打针,什么东西也没要人家的。

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

二、会飞的大货车

我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的命是师父捡回来的,师父给的”。

那是二零一零年的正月十三晚六点多,马路上一个人没有,我骑着脚蹬三轮车去火车站,路过十字路口拐弯处,一辆斯太尔大货车从身边驶过。一瞬间不知怎么,我就躺在车底下。

因为是重车行驶很慢,这时车轱辘压着我的脚向我身上行驶,这时我一点没害怕,眼看着车轱辘,我呼喊着:“师父救我!”话一出口就看着车轱辘慢慢从我脚上悬了起来,一点一点从我身上飞过,离开我头部三米多远车轱辘落地,落地声音非常大。就在这时,远处飞跑过来一辆空车,声音很大,跑的很快,我躺在马路上,想动动不了,这时我真害怕了,我在心里说:“师父这下我可完了。”就在这时,好象身下有两只大手托了我一下,瞬间我就在马路牙子上面了,离开马路一米多远,空车瞬间飞驶过去。

我给儿子打电话,儿子赶到把我扶起,接我安全回家。三轮车撞坏了,撞出十来米远。

三、有师父在,邪恶不敢出来

二零一一年五一三,我已经在市里找到了同修,找到了学法小组,同修教会我炼五套功法,看到了师父的各地讲法。在同修的帮助下,书中的生字我全认识了,我成为一名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我们在同修整体配合下,清理诬陷大法的横幅,清理了无数邪恶展板,都是在保安的眼皮底下,我们有发正念的,有干活的,非常顺利。我们整体配合帮助外县同修清理邪恶展板。

去年上半年,我市小区又出现邪恶展板。一天晚上,我在想:不能让这些展板毒害众生。我就去找同修,可是同修都有事,我也没好张口。我回到家想怎么办?我自己去,可我心里没底。我就到师父法像前点着香,我说:“师父您陪我去吧。”就这样拿着东西我就出发了,走了五个小区,清理了五块展板,顺利回到家。过了几天,同修问我:“那个小区展板是你清的?”我说:“是。”同修又问:“谁跟你去的?”我说:“是师父。”

有时我晚上出去,骑电动车走很远,贴几百张不干胶,天亮回家,都是师父保护我,有师父在,邪恶不敢出来,我一点不怕。有时听见空中有人喊“法轮大法好”,有时听见空中有人笑,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