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没有小事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六日】一天,我出门回家,看到外院的大姨浇菜,菜畦浇满了,水流到我家院子过道上。我心想:她这是故意的,让水流的到处都是。回到院中,我就把水龙头关上(水龙头在我家院里)。回到屋对家人说:“外院的老娘子(方言:老太太的意思)菜畦浇满了,也不关水龙头,水流的咱家过道都是,我看她这是存心这么干的。”

我说着,觉得胸口有股火往上窜,我刚说完,不知怎的,突然思想一转,心想:也许她太忙了,忘记关水龙头了,她也许不是故意的。我不能总把别人往坏处想。这一念一出,“唰”心口的那股火顿时消失,心特敞亮。我想起师父的法:“观念转 败物灭 光明显”[1]。原来,外部的环境都是随自己心变的,你心中有善,便是善,你心中有恶,便是恶。我对师父第五套功法中要求弟子“心生慈悲,面带祥和之意”[2]有了新的感悟。

从这件小事中,我还悟到,平时思想中反映出的不好的念头,要及时清除它,不然的话,它会积存,积存多了会出大问题。有时出了问题都不知道怎么出的,也不知道从哪下手清除了。

还有一件事,看似也很小。A同修与我一块找工作,用人单位上岗要穿保安装(好像警服)。当时我就对同修A说:“真上岗,我就是不喜欢那衣服。”同修A说:“衣服就是衣服,没什么的。”我就没说什么,用人单位让我们回家等电话。结果给同修A打电话上班,没给我信儿,当时我想,也许是我年龄偏大,要不就是我不适合干那差事。自己也没多想,就这么过去了。

有一天,我发正念时,有“衣服”二字在脑中一闪,我发完正念就想:“衣服”?噢,保安服,我不喜欢那衣服,那衣服象警服,我讨厌它,也不喜欢穿那衣服的人,认为他们是邪恶的一伙,迫害大法弟子都有他们。我把他们当敌人看了,对这部分人有抵触,很少接触他们,也很少与这样的人讲真相,认为给他们讲真相危险性大,这不是怕心吗?不但怕,还有点惧,如果不是找工作,还没有对恐惧心这方面有清晰的认识,去掉恐惧心,我只把穿这衣服的人当作听真相得救的就行了。

修炼是严肃的,我有时总不能严格要求自己,平时这样的小事都溜过去了,认为那是生活中的琐碎事,与修炼无关,也没当回事,现在想想这么多年这些小事我都错过了,多少修心向内找的机会都溜走了。作为一个修炼人,遇到的事没有大小之分,只有修自己的份儿。

诉江的过程也是我修心的过程,刚开始有怕心、顾虑心,真名实姓写诉状,所有个人信息全公开了,是不是有安全问题呀?不想写,后来通过学法、看同修交流文章,知道自己有怕心,如果心在法上,做事就不会出现问题,如果心不在法上,不按法的要求去做,躲在哪儿也不安全。怕心小了,想写了,在写诉状中想求平反后多得到补偿的心,利益心也暴露出来了。在平常还真发现不了那颗求回报,求补偿的心,作为大法弟子,我知道:我不是求这些东西的。

诉状寄出后,派出所的人到家中问我诉江的事,我的争斗心起来了,和他们说话语气很重,有股拼命的劲儿,他们走后,我知道自己的人心起来了,争斗心、仇恨心、报复心、怕心、玩儿命的心,都一一暴露出来了,修炼这么多年,看到、听到、遇到的事都很多了,为什么心还是不稳呢?向内深层找,是不善、不慈悲。师父说:“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3]“可是你们在修炼过程中修的自己越来越善,善到想问题都在为别人着想,修成一个无私的生命。”[4]对照师父的法,我看到了自己的私。平常嘴上说自己无所求,讲真相只为救人,可是一触动到自己的个人利益或觉的自己不安全了,首先想的就是如何保护自己,自己如何不受到伤害,满脑子总是自己,根本就没有为对方考虑。心里装着别人,无论此人表现出来的怎样,你的心是善的,是为他好的,讲出的话会打动他的,他想恶也恶不起来,我心不稳,根子上是自私的。师父要求我们修成无私无我的生命,是善的、是慈悲的。这是我诉江的最大收获。

返本归真,走向圆满的路不会是平坦的,心中有师有法,不被路上的障碍吓住,不被路上的假相迷惑,无论大关小关都能闯过。

个人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新生〉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