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近期被迫害离世的法轮功学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大兴安岭漠河县图强林业局林国英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四次遭绑架,被劳教,被迫害成了植物人,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四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三岁。下面是大兴安岭近期被迫害离世的法轮功学员情况。

1、八旬老太依法起诉被迫害致死

吴秋娥,八十岁,家住黑龙江省加格达奇,是在一九九六年开始学法轮功的,炼功后身体发生巨大变化,所有疾病都消失了,心情也好了。因老人炼法轮功后身体非常好,住在六楼每天上下楼行动自如,所以吴秋娥老人一个人独自生活,儿女们都非常的放心。

吴秋娥生前照片
吴秋娥生前照片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早九点多钟,大兴安岭加格达奇区东山派出所刘瑞等警察非法闯入吴秋娥家,只因为吴秋娥老人依法行使自己的权利起诉了江泽民。警察们逼迫老太太签字按手印,同时出示惩罚通知书。吴秋娥老人因受到惊吓和极大的压力,在警察走后突然昏倒在地,家人发现后及时送医院,但是抢救无效,吴秋娥老人含冤离世。

吴秋娥老人在诉江状中说:

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前我有多种疾病,心脏病,胃病,肩周炎,股骨头坏死(前期),走路都困难,两腿浮肿。可是修法轮功以后,不长时间,都好了。现在我无病一身轻。我家虽住在六楼,我也快八十岁的人了,可我一气儿就能上去。可是江泽民因为一个小人的妒忌发起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从一九九九年到现在的这十六年里,我也是屡遭迫害。

在二零零零年春天,一天早上还不到八点钟,就闯入我家两个警察,进屋就乱翻,也没有任何证件,没有搜查证。后来找到一封同修给我的一封公开信。警察就把我带到派出所,非法关押我十二小时,晚上7点多钟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三年冬天的一天夜里十一点多钟,闯进了我家两个警察,二话没说,进屋就翻。他们也没有任何证件,真是翻箱倒柜,把我家弄得一片狼藉。把我的大法书,还有师父的法像全都抄走了,那是我私人物品。随便抢老百姓的东西,那是什么“人民警察”?从二零零零年开始他们就对我不断的骚扰迫害,半夜三更打电话或是晚上十点多钟也到我家敲门骚扰。

2、七十七岁老太在骚扰迫害中含冤离世

商凤兰于二零一五年十月六日含冤离世,年七十七岁。在商凤兰离世前,加格达奇社区人员还打电话给家人询问商凤兰的诉江情况进行迫害骚扰。

商凤兰在她的诉状中写到:我在遇到大法前,身体特别不好,经常头痛,整日昏昏沉沉的,对任何事情都打不起精神。可是自从我炼法轮功,我的这些萎靡不振的症状都没有了,人也精神起来了,做事不累,我整个人都焕发了青春般的活力,是大法给了我一个新的生命。可是一九九九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迫害好人,从那时起我每天都生活在胆颤心惊中,生活没有了自由,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了,虽然我没有被抓走,但是每天也是东躲西藏提心吊胆的生活着,这都是江泽民造成的。江泽民毁了我们应有的信仰自由、基本人权,我们生活在恐怖打压的控制中,今天我要上诉江泽民,让更多的人了解事实的真相,并还给我们信仰的自由。

商凤兰生前的照片
商凤兰生前的照片

3、被迫害成植物人 林国英含冤离世

林国英女士是漠河县图强林业局的法轮功学员。在学大法前,患高血压、子宫肌瘤等多种慢性疾病,干不了家务活;学大法后,所有疾病都好了,家务都由她干,还在家开了个商店,家庭经济条件也好了。林国英从不与人争斗,很和善,邻居和亲朋好友们都说:“她是难得的好人。”

可是林国英就因为做好人却遭受中共四次绑架,一次劳教,被迫害成了植物人,受尽折磨,在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四日中午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三岁。

林国英
林国英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八,林国英去北京上访,车过林海没到加格达奇的时候,图强公安局副局长张落芳给图强林业局组织部的吴俭波打电话,命令吴俭波从加格达奇开车堵截林国英坐的这列火车,吴俭波上车后指使乘警检票查找图强法轮功学员,因此绑架了林国英。林国英被劫持到图强看守所关押一个星期。之后,林国英又被劫持到了阿木尔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三个月。

林国英刚在家住了几天,又被图强公安局副局长张落芳指令国保大队的王景山、周文宽等人绑架到了图强看守所,林国英随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零年八月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迫害。在八月三日,林国英被绑架到双合劳教所时身体血压高达二百多,就是这样劳教所的恶警们也没放过她,还逼她劳动创效益,往她吃的饭里偷着放药。

林国英的血压始终是二百到二百四,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就把林国英放回了家。这时林国英身体已经出现脑出血,半身不遂的症状。林国英已经被迫害的成了一个四肢不能动,整日整夜躺在床上,不会说话,不会吃饭,只有眼珠有一点会动,大脑有一点点思维,反应也很慢。林国英的离世完全是江泽民发起的迫害打压造成的。

4、屡遭迫害 任万杰含冤离世

在中共不法人员长期的骚扰、监视、蹲坑、绑架等迫害下,大兴安岭法轮功学员任万杰(女)在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三日清晨含冤离世,终年七十三岁。

任万杰女士,是加格达奇林业局汽车修配厂的退休职工,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她全身疾病,心脏病,神经衰弱导致严重失眠,气管炎,胃病等等;任万杰学炼法轮功的当天,失眠就好了,随后全身疾病不翼而飞,全家人都非常高兴。她学大法后按大法做好人,家里以前的烦心事、麻烦事突然发生改变,一切都变得祥和,以前喝点酒就回家闹的儿子突然不闹了,邻居同事有困难她都热心帮助。任万杰是大家公认的好人。

任万杰
任万杰

可是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打乱了任万杰全家平静幸福的生活。七月二十日,有警察开始抓人,法轮功学员们被大兴安岭地区公安局告知去找中央。任万杰作为法轮功亲身受益者三次进京上访。

第一次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任万杰坐火车到山海关,被逼迫强行下车,下车后,任万杰又坐另一列火车到北京,刚下火车,北京到处都是警察,他们把任万杰绑架了。一个省一个省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一起,到了晚上北京城管的来了很多人,不管是男学员还是女学员,都被硬往车上拽,任万杰不上车,他们就拳打脚踢硬把任万杰老太扔到了车上。晚上就都把法轮功学员硬装进了火车上,车厢两头都是手拿电棍的警察,火车把任万杰等学员拉到一个大院里,逼迫排成队,坐在操场上,被烈日晒了两天。之后,又被劫持到了加格达奇公安局。

第二次去北京上访是二零零零年的春天,任万杰坐车到山海关被强行带下车,被冻了两天两宿。加格达奇林业公安局王天俊等人把任万杰绑架到加格达奇林业公安局,到那儿就开始审讯,就把任万杰关进了加格达奇看守所。任万杰被关押了五十天,加格达奇林业局把任万杰的工资本搜走了,警察去北京来回的路费都是从任万杰工资里扣的。

二零零零年五月单位倒出来一个简易的小平房,加格达奇林业局责成单位检修厂看着任万杰,贴身监视,四个人一天一宿两班倒。那里没有柴禾,烧的自己拣,没有吃的自己想办法,任万杰的工资本被强行拿走。每天受冻挨饿,任万杰和小孙子被看管关押了五个月。

第三次去北京上访,任万杰去了天安门,一到天安门任万杰刚要打真相横幅,就被便衣警察绑架到了天安门广场的一个空场,那里已经绑架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后来任万杰被加格达奇林业公安局高群、罗警察绑架到加格达奇看守所,二零零一年任万杰被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二年五月九日晚上,七、八个警察闯入任万杰家,进屋就抄家。任万杰又被绑架到加格达奇看守所。直到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三日,任万杰在看守所被关押半年后才放回家。

这些年,每逢邪党的节日和敏感日,恶警和单位就对任万杰家骚扰,监视,跟踪。常年的被迫害,及孩子们的屡遭迫害,给任万杰造成极大的精神压力和痛苦。

5、七旬孙亚杰在骚扰迫害中含冤离世

二零一五年十月份,光明派出所的片警还去孙亚杰家骚扰,问孙亚杰诉江情况,孙亚杰的孩子说母亲患了乳腺癌,片警还去孙亚杰家骚扰,还给孙亚杰照相。之后,孙亚杰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日含冤离世,年七十一岁。

加格达奇法轮功学员孙亚杰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七日在诉江状中说:

我在一九九六年得了脑血栓,出院后走路歪歪斜斜的,生活不能自理。有人介绍说炼法轮功可祛病健身,我就抱着祛病健身的目的炼起了法轮功。炼功之后,我的腿神奇般的好了,能走路了,其它症状也消失了。身体一身轻,活了大半辈子我终于尝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修炼了法轮功使我身心受益。我变得更加善良,我能够为他人考虑,凡事不生气。同时我身边的人也因为我的修炼他们得到了很大的受益。我母亲的脚溃烂到骨头了医生也没办法,念大法好,后来我母亲的脚痊愈了。我七岁的孙子被汽车撞飞二十多米,落在地上昏迷不醒。我抱着他念“法轮大法好”。结果孩子醒了,医生诊断哪儿都没事。还有我十一岁的孙女患有先天性髋关节脱臼,走路踮脚。医生说必须做手术,没办法治疗。可是自从孩子在我身边后,孩子的腿不治而愈了。从我和家人的亲身的经历,证实法轮功确实是高德大法。我们家虽然生活不富裕,但因修炼大法心情非常开朗快乐。

可是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镇压后,我身心遭受了严重的迫害。二零零零年春天,我在儿子家被加格达奇光明派出所警察绑架走,理由是因为我炼法轮功,到派出所强迫我放弃修炼,让我写保证书。我不写,他们就强迫孩子写。他们还逼迫我交书,后来勒索孩子五百元才放我,也没给任何收据。我回家后,因为上火牙全都掉了。警察还多次到家骚扰,给我及家人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

二零一三年,我在广场被警察抓到警车上,问我认不认识炼法轮功的人,我说不认识。他们就拘留我,还来我家进行抄家,抢走了我的多本大法书,我被拘留一个晚上。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后,我没地方学法炼功,失去了炼功的环境,使我已经完全康复的身体又出现病症,乳房溃烂被诊断为乳腺癌。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我还能正常学法炼功,我的身体将会一直健康。所以我要控告江泽民,由于江泽民的迫害不止是我,还有千千万万的人都在受着这场残酷的迫害。我们要让人们看到江泽民的丑恶的本质,要告诉人们法轮功是正法是好法。

6、关淑芹含冤离世

在中共邪党十六年的迫害恐惧中,大兴安岭加格达奇法轮功学员关淑芹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年七十岁。

关淑芹在二零一五年七月控告江泽民,她在诉江状中说:“我是一九九九年之前开始学法轮功的,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我原来的心脏病,高血压,腰间盘突出,各种疾病不治而愈。可是自从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以后,警察收走了我的身份证,办点事日常生活比如取钱都得去找片警,单位领导让我写保证书,家庭迫害打骂不让我炼法轮功,到现在我一直有病。长期的灭绝性迫害,江泽民是犯罪集团的首恶元凶,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我会自由的信仰,我会一直身体健康。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