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人被劳教 山东寿光市袁秀兰控告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八日】今年六十的妇女袁秀兰,是寿光市羊口镇的居民,在很小的时候就得了气管炎,咳嗽很厉害,有时痰中带血,还有咽炎,低血压,腰疼,偏头痛,经常感冒,中西药都吃遍了,只管几天用,见效不大。后来听朋友说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在二零零二年开始修炼大法。

修大法后,袁秀兰按真、善、忍做人,身体好了,脾气变好了,有矛盾就向内找,与两个孩子和丈夫改善了以前的紧张关系,母女感情变得很好,袁秀兰的女儿经常说:“妈,你幸亏炼了法轮功。”学大法后不仅对婆婆好了,袁秀兰跟妯娌也和睦相处。让丈夫给婆婆买了新楼房,买了退休保险金,婆婆激动的哭了。当有人在她面前诽谤大法时,她说,“我儿媳妇炼了法轮功可好了,对我可好了!”

袁秀兰就想告诉周围的人大法好,却遭绑架、非法判刑,后来又被非法劳教迫害。二零一五年八月,袁秀兰加入诉江大潮,对迫害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

以下是她在控告书中陈述的被迫害情况。

二零一二年四月三日,五、六个彪形大汉来我家绑架我,非法抢走了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手机等,至今未还。

二零一二年四月四日,五、六个人又来搜东西,抢走了放像机,新唐人接收器和真相光盘。

二零一二年四月五日,又有七、八个人来我家楼上楼下搜了个遍,跟强盗一样。天井、饭屋、煤炭池子、水缸,到处搜,床(弄了个底朝天)、电脑、大衣柜、橱子、箱子、面缸等都翻了个遍,跟洗劫了一样,丈夫目睹了这一切,心理和精神压力很大。我被迫害这一年,丈夫头发白了,掉了很多,皱纹多了不少。

在羊口派出所恶警逼供、恐吓、不断对我施加压力,说让女儿们下岗等。给我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和心理压力。打我、骂我、用脚使劲踹、戴手铐、坐铁椅子、撮头发、用大厚书使劲砍我的脸。说什么国家不让你们炼你们为什么炼,有病去医院!恶狠狠的对我进行人格侮辱,挖苦我、不让吃饭、喝水。不让家人联系、家人送饭也不让。我吃不上饭,大便排不出来,自己还得用手抠,那种折磨,难受极了。

家里还有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听说后就病倒了,幸好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身体才慢慢好了起来;二女儿生孩子,当母亲的我也没在身边,只能靠其他亲人帮助,跟着受苦受累。为了打听我啥时候回家,他们工作都干不好,家人天天活在惊恐和不安之中,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受不明真相的人歧视和嘲讽。家没有家的样子;二女儿经常大着肚子去劳教所看我,天天哭哭啼啼的,怀孕期间情绪很不好,江泽民给我们全家人带来了经济、精神还有身体上的巨大伤害和影响。

在羊口派出所,家人都找不到我,恶警怕家人找到我就把我藏起来,今天在这明天在那,不让家人联系我。

大约在二零一二年四月八日,羊口派出所警察非法把我送到寿光看守所,在寿光看守所强制我劳动,非法奴役,中午不让休息,定任务(主要是检查手套有无残缺),在去看守所之前,还非法带我去医院抽血。一个月后寿光看守所警察给我们一张白纸,什么内容也没有,说在上面签字按手印就送我们回家,我们签了之后,不但没送我们回家,恶警还违法把我们送到济南女子劳教所。

在济南女子劳教所,每位大法学员都被关进单间,逼我们写所谓“转化书”,不写不让与家人电话联系,不让见家人,不让睡觉,不让吃饭,不让见任何人,还有“帮教”天天看着你,监视你。天天强制劳动,完不成任务不让回宿舍,吃饭还得排队。不让洗衣服,不让洗澡,大小便还得请示。下班后不是集体看污蔑大法的片子,就是在宿舍看洗脑书,干活坐着,回宿舍坐着,到点才让躺下休息,臀部都长了老茧。家人去看我他们还对家人恶狠狠的,不停的在家人面前污蔑大法,恶狠狠的给大法和大法弟子造谣,企图让家人逼迫我放弃信仰,也企图控制家人的思想和自由,不让家人接触大法;问这问那,跟查户口一样,不停地打听家人的隐私,家里每个人的电话号码都要问,寻根查底的。企图管天管地,企图践踏所有大法弟子的尊严,企图践踏家人的尊严。在做奴役过程中(打包挂历,一包一包往上摞)损了腰,不敢走路;还上瓶子盖、穿挂历、包书、编手工花、安装钓鱼滑轮、打扫卫生等等。我发高烧、咳嗽,想去检查他们也不允许,导致我高烧不退很久。他们找借口给我抽血……在那里我被迫害了一年多。

二零一二年三月六日,本该我回家,那天家人一早就到济南劳教所接我,可是到了劳教所,恶警根本不放人,他们跟羊口犯罪组织610和羊口公安局的恶人早就串通好,不放我回家,企图让羊口迫害大法的恶人来接我去所谓的洗脑班“转化”,还要见什么“证明书”。我家人在外面等了很长时间。济南恶警通知羊口610犯罪组织人员与公安局执法犯法的恶警来,还训斥家人说不能私自接我回家。我小女儿从他们手中抢过“证明书”(证明书本来就该我们家人去拿,他们违法抢劫了证明书),恶警和610气势汹汹的想要对家人动粗。在家人一致的努力和坚持下,他们没办法,就跟我们一起回家,让我坐恶警的车。

到羊口后想让我去洗脑班的计划破灭后,又想让我天天和他们报到,每天出门都要和610头子打招呼,我没有配合他们。至今我单位的领导受谎言毒害,户口也不给我落,成了黑户。

我家的座机也被窃听,完全没有了公民的人权和隐私权。这些违法人员跟随江泽民专门干最黑手的事。

我真是冤枉啊!就是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怎么会被劳教一年呢?这样一个好功法,却让江泽民迫害的这么残忍!他迫害炼法轮功的好人,绑架后有的非法活摘器官,太残忍了,令人发指,人间的语言已经无法形容这可耻的程度!我们控告江泽民,制止行恶,他不但迫害了大法弟子也迫害了全中国的每一个公民!只有制止这恶行,中国才有希望!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