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迫害 西安市和秋玲又被非法关押二月余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西安市今年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和秋玲女士,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八日(腊月十九)被她丈夫刘和平勾结西安市雁塔区“610”从家中绑架到西安市雁塔区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不放。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开始,十七年来,和秋玲女士一直承受着江氏集团及其帮凶的严重迫害。西安市雁塔区“610”几次把她从家中绑架到洗脑班(所谓“西安市法制基地”)关押迫害,都是刘和平在家时被绑架的,不知刘和平是否与“610”勾结的,但每次都是刘和平当着“610”的面把她猛打一顿。多少年来,刘和平把她的眼睛打黑紫过,嘴巴打肿过,牙齿打的活动,鼻子打流血,脸庞打的变了形,身上打的看不见。外人都打抱不平,劝她离婚,和秋玲总是说,“我的慈悲心不够,不能把他改变。”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那是她的境界,宽宏大度的心怀。

今年六十岁的和秋玲女士,生性善良,温柔贤淑,是西安市太阳食品集团公司退休职工,家住西安市朱雀大街六十六号,西安市汽车运输公司家属区七号楼三单元五层西户。她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在大法中身体与心性都得到提高,是真正受益者。认识她的人都知道,不论在什么地方,她总是面带笑容,包括被劫持在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她都没有仇恨的心理。刘和平二十几年从不跟他继母来往,和秋玲经常买点礼品去看望刘和平的继母。刘和平几年前有个老奶奶无人照管,和秋玲就把他的老奶奶接到自己家照管。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和秋玲女士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访,被陕西省驻京办事处押回当地,被非法关押在西安市雁塔区看守所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西安市雁塔区公安分局,一帮人闯入她家,非法抄家,后又二十四小时蹲坑、监视、跟踪,使她无法正常生活,再次上北京上访。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和秋玲女士上访,被北京派出所绑架,把双手背后用手铐铐在树上整整一夜,手腕被手铐铐进很深痕迹。第二天把她押送到很远郊区的看守所,用手铐吊铐房屋空中的铁杆上,脚尖点地半天时间。在看守所里几天后,被非法押回到西安市长延堡派出所关在禁闭室二十四小时。后又押送到西安市雁塔区看守所,因去北京上访,雁塔区看守所就给她带上了四、五十斤重的脚镣,带了六天六夜。

3个月后,和秋玲女士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陕西省女子劳教所里,由二名吸毒犯人每天二十四小时‘包夹’迫害,不能随便走动,不能与修炼法轮功学员说话,不能炼功学法,吃饭睡觉都由她们管,就连白天、夜晚上厕所都要请示后才能去。和秋玲女士因炼功,被罚站三天三夜,一年劳教期满又被延期三个月,理由是在三楼大铁门前炼功。

在劳教所非法延期迫害三个月后,和秋玲女士被从劳教所直接劫持到陕西省临潼洗脑班迫害五个半月。在临潼洗脑班,每天被强迫“转化”罚站二、三个小时。直到二零零二年四月才放回家,其实是非法关押一年零八个多月。

二零零三年三月两会期间,西安市雁塔区西影派出所一帮人闯入和秋玲家,把她绑架到西安市长安县洗脑班强迫“转化”。她被迫绝食,被绑在床上,强迫灌食,被非法关押三个半月。

二零零四年七月西安市雁塔区公安分局一帮人再次闯入和秋玲家,把她绑架到西安市雁塔看守所。因反迫害绝食,把她送入西安市雁塔区精神病院,把她绑在铁椅子上及床上,强行注射破坏神经药物,非法关押二个半月。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西安市雁塔区公安分局一帮人第三次非法闯入和秋玲家,把她绑架到西安市长安县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因在西安市霸桥区常家湾村讲真相时,和秋玲女士被西安市霸桥区红旗派出所绑架并非法抄家,送到西安市北郊宣平园“洗脑班”非法关押二个月。

随后和秋玲又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到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到二零一二年八月八日刑期满后,又以不“转化”为由,再将她押送到西安市北郊宣平园洗脑班“转化”。因不“转化”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送到汉中强行“转化”,直到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底才放回家。

二零一五年六月,和秋玲丈夫刘和平回西安,和秋玲很少外出,说要关心他,要对他好。十几年来只要刘和平回家,和秋玲就赶快把大法的东西收藏起来,因为只要他发现就毁掉,刘和平毁坏过大法书、法像、真相资料、光盘、真相台历等。

二零一六年元月二十八日刘和平,给西安市雁塔区“610”打电话说:和秋玲每天早出晚归,把钱都给法轮功用了,把家中所有的大法资料,全部交给西安市雁塔区“610”。西安市雁塔区“610”就把她从家中绑架到西安市雁塔区看守所,至今不放,“理由”是说:她U盘中有几千条法轮功文件。

刘和平从二零零三年下岗就到山东省去打工,几个月才回家住十天半个月的。和秋玲现在住的房子是二十年前,和秋玲妹妹拿钱买下的。作为一家之主,应当承担还债责任,可十几年来,刘和平在山东打工,从没给过一分钱。二零一四年女儿大了要结婚,和秋玲就把房子全部装修后,又把几十年的家具全部换成新的,花费了几万元,全部是和秋玲的退休工资钱。

二零一四年一次和秋玲出去办事,晚上十点钟回家,刘和平把门从里锁上。和秋玲叫门不开,她就在门外等到半夜二点钟,听见房间有声响再一次叫门,刘和平才把门开开。和秋玲她一点怨气都没有,进门笑着对刘和平说:你睡着了,我叫门你没听到,我在门外等了四个小时了。刘和平一点反映也没有就去睡了。

二零一四年刘和平回来看到白白的墙壁,大衣柜、大沙发、几张床都是新的,就去买了一台洗衣机,一台大电视,给她买点菜、买点水果。和秋玲就给人讲,说:和平现在还挺好,还给家买了家具,还给她买点爱吃的东西等。

希望刘和平不要再助纣为虐,不要再伙同恶徒迫害自己的妻子,并赶紧将功补过,要回自己的妻子。夫妻恩爱,家庭才能幸福和睦。

十几年来因和秋玲不放弃修炼,江氏流氓集团不但对她身体和精神的迫害,还在经济上对她迫害。例如:一、在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八个月期间,她的工资全部被扣发。二、在二零零三年强行洗脑“转化”三个半月,因不“转化”期间在洗脑班的费用全部从她的工资中扣除,共扣去了三千五百元。因当时她每月工资只有三四百元,扣了几年才扣完。三、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六年,全国在职人员都长工资,因她修炼法轮功没有给她长过一次工资,所以她的退休金在社会上是最低的。

也希望西安市雁塔区“610”你们要为自己多想想,也要为你的家人多想一想。在二零一六年三月一号开始,新修订的公安机关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正式施行,同一天,一九九九年六月十一号开始实施的公安机关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废止。新旧规定有什么区别?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一号的规定中,因执行上级命令而犯错,可以不追究警察责任的条款,在新规定中却没有出现。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