铲除病魔的正邪大战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三日】我今年四十周岁,是个体户,二零零二年在师父对我的梦中点化和母亲的多次催促下步入了大法修炼中。修大法时间不长,先前我因母亲被迫害上火得的咽炎、胃病都好了。我从心里相信大法。十四年来,身体一直健康无病。

由于我整天为自己的事业忙忙碌碌,早出晚归,作息时间也没有规律,很少有时间学法发正念,三件事都没有做好。个人的修炼也差距很大,所以被邪恶钻了空子,招来了病魔的迫害。在二零一五年内,几乎每个月胃都会疼一次。每当疼时,我就回家抓紧时间学学法,发发正念也就很快的好了。

未曾料想,在腊月二十三日上午,就是中国过小年的那天,胃疼的症状又出现了,可是这次与历次都不一样,疼的钻心剧烈,特别厉害,有些无法忍受。到了下午,整个肚子象气球似的突然鼓了起来,像个大圆球一样扣在肚子上。胃部的疼痛感很快辐射到了整个后背和前胸,整个上半身几乎没有不疼的地方。这种生不如死的痛苦一直持续了半个月的时间,我既不能進食,也不能睡觉和排泄。在剧烈的疼痛中煎熬。但我的头脑还是清醒的,我清楚这决不是师父给我安排的正常的过关,而是旧势力对我肉体的迫害,所谓的生死大考验。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也决不会承认的。这时,我突然想起了得法前师父曾经点化我修炼的路很窄、很难,但达到目地地却很快。所以,我在心里坚定一念:我有师父在,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一定要走好这一步。身体的疼痛是假相,决不是病,我丝毫都不承认它!

那几天,有几个很要好的同学知道了我出现的状况后,都很关心的在电话中问候我,提醒我情况是否和父亲的病有遗传的关系。(父亲早年因胃癌病故)并焦急的催促我赶快去医院检查治疗。听到好心同学们的劝阻,我的心很平静,不为所动。因为我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我的身体上所有的病症早被师父给清理了,我不会再得病了,这是邪恶给我设的假相,我不会上当的。我始终守住了这一念,坚定不移。

一天半夜时分,我疼痛的很厉害,朦胧中,只见一个巨大的黑人影子对我说:你不是肚子很疼吗?我这里有几首诗,你念念肚子就不会疼了。霎那间,空中显现出了几行大字。我一看:第一行字就不是师父《洪吟》中的诗词,我立即严肃的对它说:这不是我师父的诗词,我不念。这坚定的一念,瞬间邪恶消失了踪影。我顺利的过了这一关,不知不觉的产生了欢喜心。

第二天的早上,我怀着侥幸的心理想:这会儿肚子可能不疼了吧?可结果恰恰相反,肚子胀疼的更加厉害了,全身不停的出虚汗,汗水湿透了衣衫,换了一件又一件。被气顶的不停的打嗝,有时憋得上不来气。我想喊师父,可怎么也喊不出声来。不出声我在心也喊。一会儿憋气的症状就消失了。这种情况持续了五天,真的是在死亡线上挣扎,感到生不如死。几次承受到极限时,我们全家人一齐跪拜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加持救命。我诚心的向师父许愿:把生命交给师父,去留由师父安排。

又一天夜里,我躺在沙发上,疼痛难忍,无法入睡。我只能用双手搂着盖在肚子上的小棉被。一会儿朦胧中看到一只猫不猫、狗不狗的动物在我的体内,然后从我的体内伸出了四只带有弯钩尖指甲的爪子,使劲的挖我的双臂和双手,疼痛难忍。我用力将它抓出体外摔在地上,大声喊母亲赶快帮忙发正念铲除病魔。在我们俩强大的正念下,邪恶生命被销毁了。大法弟子的正念真是有威力的。

在我闯关期间,同修们在百忙之中轮流来我家帮我发正念,和我不断的从法理上交流切磋,给了我战胜邪恶的信心和勇气。过程中,同修们提醒我要向内找,找出被邪恶钻空子迫害的漏洞,不给邪恶可乘之机。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才真正学会了怎样向内找自己。

这天晚上,我第一次静下心来认真的找自己,师父看到了我真修的心,点化我找出了很多的执着心,如:利益心、欢喜心、色欲心等。找着找着,这时我看到空中来了一伙邪魔,它们恶狠狠的威胁我说:你如果真的放弃以前的所有执着,我还叫你肚子疼。我心根本不为所动,而是很严厉的对它们说:我不会怕你们的,我要正念铲除你!我持续不断的发着正念,他们都急眼了,一齐围了上来迫害我。我只觉得它们把我从千米高的空中扔下来了,再抛上去,上下不停的摔打,也不知到底有多长的时间。然后又把我从窗口扔到了室外的草坪上,再从草坪上扔到窗户内,一直折腾到深夜。那时,我的元神可能是离体了。只要有意识我就发正念,不停的背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后来他们招儿也使尽了,见没有把我迫害倒,邪恶们自消自灭了。这时,我使劲的睁开了眼睛,看到自己的身体仍然躺在床上,我用手摸了一下床,知道自己回来了,随后,肚子的疼痛感也减轻了许多,下半夜睡了一个多日不见的安稳觉。

所谓的考验真是一个接一个。

一天夜里。我在睡梦中,看到来了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朝我来了,还没等我完全反应过来,她一下子就钻到了我的被窝里,开始扳脖子搂腰的上来了。我梦中清醒的认识到是色魔来干扰我。我大声的呵斥:什么玩意儿,我是修法轮大法的!随之我一掌将其打出去,不见了。

经过正邪大战的几个回合后,我体力消耗的很大,几天内,我的体重下降了二十多斤,身体瘦的皮包骨头,儿子去他姥娘家住了几天,回家后见到我都不认识了。我被病魔折磨的筋疲力尽,说话也有气无力的,但肚子胀的轻了,并开始能排便了。因多日未吃东西,排出的都是些白色的泡沫,还有红黄的混合物,带有血丝,还有象辣椒油一样的异物,臭味难闻。头七、八天内,一昼夜排便达二十多次,每排一次,肚子就好受一点,也能吃点东西了,可刚开始吃的东西,很快就原样不变的又排了出来。慢慢随着肚子的减小,吃進的东西也能消化了,排出的大便也正常了,胃的机能恢复正常了。

可当胃病的假相消失后,我的两腿和两脚又出现了浮肿的现象,两腿象灌了铅一样的沉重,挪不动步。对此,我依然坚定的认为这是假相,发正念铲除,五天后,不适的症状全无。恢复了正常。

在这次与病魔的正邪大战即将收尾时,一天夜里,我梦见师父以白玉般的透明大佛的形像显现在我的眼前。师父挥手间,从天空中飘下了六朵粉红色的小梅花,很自然的落到了我的手掌心上。我仔细的观看,竟是六个金黄色的万字符。师父慈悲的问我:给你这些行不行?还没等我回答就睡醒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这次我能战胜来势凶猛的病魔,都是师父的恩德。没有师父的看护和加持,就没有我的今天。从中我也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不严肃的对待修炼,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

在此,我也很感谢曾帮助我的所有同修,让我也看到了整体力量的巨大。我现在也想对仍然处于病魔关难的同修说几句肺腑之言:一定要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这是战胜任何形式魔难的根本。要把自己当作真正的炼功人,不要被假相所迷惑。真正从思想上否定它,重视多发正念铲除邪恶的干扰迫害。魔难中一定要认真向内找,坚定正念。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