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第一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1)

更新时间: 2016年10月0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贵州,简称“黔”或“贵”, 位于中国西南部高原山地,贵州省第一女子监狱以前又叫羊艾监狱(羊艾农场),位于贵阳市西南郊,距离市区42公里,于二零一零年二月挂牌成立,系在原羊艾监狱基础上重新组建而成。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贵州第一女子监狱(以下统称第一女监)成为贵州非法关押女性法轮功学员的主要黑窝,被非法判刑的女性法轮功学员都被劫持到该监狱迫害,其中7人被迫害致死,有的疑被摘取器官。

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包夹制度,二十四小时监控。狱警除强迫法轮功学员进行超时超量的劳动外,还指使服刑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和精神折磨,强制“转化”,逼迫法轮功学员看诋毁法轮功的书、电视等,强迫写“五书”,不写就肆意殴打、随心所欲施暴,污言恶语围攻;有的被关小号、睡死人床、打毒针、电击、投放不明药物、捆吊、抻刑、不让睡觉、野蛮灌食、限制入厕、剥夺探视权等迫害。如贵阳法轮功学员曲静因绝食抵制迫害,几次被野蛮灌食,被长期捆绑在床上,灌食后被残留食物长时间浸泡双肩,致使曲静背上皮肤腐烂,长蛆,连身上都长了蛆虫,两臂失去知觉。

根据明慧网报道所做的不完全统计,被非法判刑关押在羊艾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有 143名,其中刑期最长的十六年,最短的二年,有的学员多次被判刑迫害。案例涉及全省六个地级市,三个自治州。其中贵阳市: 36人;遵义地区:13人;安顺地区: 21人;六盘水地区: 13人;桐仁地区:2人;黔西南地区: 7人;毕节地区:9人;黔东南地区:6人;黔南地区:7人;外省:1人;地区不详:28人。

十六年来,由于中共竭力掩盖迫害,封锁消息,明慧网报道的案例仅仅是实际发生案例的一小部份。以下是具体迫害事实(除死亡外,受害者年龄为根据当时报道推算的现时年龄)。

一、迫害致死案例:七例

1、杨红艳: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九日被迫害致死,终年四十岁,疑被活摘器官。

杨红艳

杨红艳

杨红艳:一九六四年出生,都匀人,原都匀市麻纺厂职工。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炼。杨红艳在炼法轮功前,患有较重的甲亢病、乳腺癌,长期寻医久治不愈。修炼法轮功后,此顽疾神奇消失。杨红艳是亭亭玉立的贤妻良母,丈夫在军区供职,有个可爱的儿子和温馨家庭。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在政治高压下,在军区供职的丈夫被迫离开了她,聪明幼稚的儿子心灵深处充满了对妈妈的误解;亲朋好友在不理解中离她而去……

二零零零年二月,杨红艳与都匀市的几十名法轮功学员毅然到北京上访。杨红艳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发真相资料时被非法抓捕,被强制送所谓的“法制学习班”威逼转化。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七日,杨红艳被非法判刑四年,非法关押在第一女监。杨红艳当时身体健康,性格开朗。但自从被关押在女监以来,在八监区十分监区(后改为四监区)因抵制邪恶强制劳动和“转化”,被几个狱警每天轮流洗脑,三、四个犯人时刻寸步不离。杨红艳被罚站甚至被殴打得满身是伤,精神上受到严重摧残。二零零四年三月起狱警逼迫她写四书,她们使用了诓、哄、吓、诈一切邪恶手段,恶警甘明慧指使周孔仙、高惠、谢洁、王小鑫等轮番“轰炸”,每天都熬更守夜十几个小时,甚至用绳子捆绑。

酷刑演示:捆绑
酷刑示意图:捆绑

二零零四年六月监狱迫害法轮功的有关人员到北方等地去“取经”回来,对关押中的法轮功学员加紧灭绝人性的迫害。就在杨红艳刑期还有半年的时候,包夹李长英说杨红艳每天被叫去谈话,晚上十一点才由包夹接回,一个月后见没效果,就将杨红艳转到四中队(集中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队),据知情者透露,杨红艳被关进小黑屋,蒙上窗子毒打,长期在精神和肉体上被摧残,杨红艳身体瘦得皮包骨,不成人样。

在精神、肉体遭受严重迫害的情况下,杨红艳为抵制迫害曾绝食两次,和狱警黄春、周清、队长肖某,大队长甘某,汪新琴、科长吴某、医生帅某等抗争。几年下来,一个原来健康、53公斤的杨红艳只剩了30多公斤!直到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七日狱方通知家属探望,右臂部分仍然呈青紫色的杨红艳已瘫痪在贵州省公安医院的病床上。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九日凌晨四时,杨红艳在贵州省公安医院被迫害致死。

在杨红艳的家属接到死亡通知书时的前一天,杨的儿子和前夫去探望过,杨红艳还充满慈爱的关照儿子要好好学习,并说她将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很快就回家,并可直接照顾孩子等。

但第二天,突然接到杨红艳的死讯,家属非常震惊。于是家属带着为杨红艳赶制的新衣、裤、鞋、袜等,赶到省公安医院,坚持要给杨红艳穿上时,被严密监守团团围住杨红艳遗体的公安、610办等人员,凶狠无理的拒绝,根本不让家属接触遗体,在不经家属同意,不做法医鉴定的情况下,强行火化。此恶行使人怀疑被活摘器官。

2、黄贵仙:被枉判七年,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终年六十七岁

黄贵仙

黄贵仙

黄贵仙,女,大学文化,贵州黔南州电视台退休新闻编辑。二零一二年六月在贵阳市遭绑架后,被非法秘密判刑七年,在省第一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保外就医,出狱就医仅二十天,于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终年六十七岁。

黄贵仙女士,家住都匀市环东北路,于一九九七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不久,就深感无病一身轻、心胸开阔舒畅,并以平和的心态,兢兢业业奉献社会。

黄贵仙二零一二年六月在贵阳市被绑架,非法关押在贵阳市第一看守所,遭受迫害后转入贵阳市368武警医院,不让家属与黄贵仙见面,院方说其血压非常高,高压超过200Kpa,会有生命危险,院方要求家属签字确认其病情状况,若发生危险与院方无关,被家属拒绝。二零一三年五月中旬,黄贵仙从贵阳市武警医院被秘密转出,未通知家属,黄贵仙被非法秘密判刑七年后劫持到第一女监。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黄贵仙儿子接到监狱的电话,说黄贵仙由于病情严重,司法警察医院再次下达《病危通知书》,叫前往贵阳。司法警察医院《病危通知书》上诊断:“一、脾功能亢进;二、原发性高血压很高危组,心脏扩大心功能Ⅱ级;三、冠状动脉粥样硬化;四、前降支心肌桥;五、甲状腺功能减退。”儿子要求将母亲保外就医至深圳,遭到狱方拒绝。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监狱将黄贵仙送至贵州三都县医院,三都县医生指出:“三都县医院条件有限,治不了这种病。”在《贵州省司法警察医院出院记录》最后一句话赫然写着:“出院医嘱:建议转上级医院进一步诊治。”而黄贵仙则被送入了一个医疗条件根本就不具备的县级医院。

三都县医院于十二月二十九日下达《病危通知书》要求转院治疗;二零一五年一月八日又下达《疾病证明书》再次要求转上级医院诊治;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五日下达 《病危通知书》。在此期间,家属多次向监狱方提出要求将黄贵仙转至医疗条件更好的深圳进行治疗,但是监狱方一再推托和延误时间,称:“我们会向上级反映。”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五日三都县司法局才出具《外出准假通知书》,同意黄贵仙请假三十天到深圳进行治疗,然而黄贵仙病情已加重,气促、夜间发热、发烧、胸闷、四肢乏力行走困难、饮食量锐减、喝水困难伴有呕吐、全身皮下出血伴有红斑、肝功能衰竭、肾功 能衰竭等等严重现象。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六日晚八点到达深圳市中医院,黄贵仙已经陷入昏迷状态。深圳市中医院一月十六日、一月十七日两次下达病危通知书,黄贵仙最终于一月十八日三点三十五分抢救无效含冤离世。

黄贵仙生前遭受的迫害还有以下事实:

黄贵仙于二零零零年一月,理性、平和依法进京上访,被绑架后踢打成重伤,半年多才恢复。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从北京转押送都匀市看守所迫害,黄贵仙被狱警酷刑摧残、戴重刑脚镣手铐,而且把手铐从脚镣下穿过,使身体不能直立、生活不能自理,最后被送省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历经两年多虐待、摧残,使黄贵仙肉体与精神严重受损,血压升高、心律紊乱、内脏失调,体重下降只有几十斤。因不“转化”超期关押后又送黔南州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四年二月黄贵仙回单位办正式退休又陷囹圄, 非法押送都匀市看守所,惨遭毒打,黄贵仙绝食抗议暴行九天,被野蛮灌食,胶管从鼻子里猛插,疼痛无比,鲜血涌出,恶心呕吐,几乎窒息。后把黄贵仙押送到黔南州洗脑班迫害,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十日才放回,时间长达九个月。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二零零六年七月始,扣发黄贵仙的全部退休金(此前有四年多工资全部被扣发,后发退休金一半),断黄贵仙母子生计。共同修炼大法上大学的儿子黄磊被开除学籍,也被非法劳教五年。

3、高其英:被枉判三年,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一日被迫害致死,终年四十岁

高其英
高其英

高其英:学名高贵,四十岁,于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二日被遵义610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第一女监,于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一日在第一女监被迫害致死。

高其英,身高1.5米,身带残疾。修炼法轮功以前,她前胸一个包,后背一个包(罗锅),走路出气都很困难。和弟弟高国元从小就是孤儿,姐弟俩相依为命长大。二零零零年,高其英喜得法轮大法,从此走路、出气都轻松了。

高其英靠微薄的照相收入维持全家人的生活,还要供养两个男孩上学。然而因奥火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四日到遵义,遵义恶警监视、跟踪黑名单上的所有法轮功学员。六月十二日,几十个遵义县国安、公安闯入高其英家,抢走她家照相的电脑、打印机、过塑机。高其英被绑架关押在南白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劫持至第一女监。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中共酷刑演示:吊铐强制输液

高其英在第一女监遭受迫害后,狱方于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一日将高其英送到贵阳公安医院,在医院里手脚全被铐在铁床上进行输液。女监见高其英已经生命垂危,才电话通知亲属去贵阳公安医院探望,她的亲属在乘车前往贵阳市的途中就收到高其英已于中午十二点五十五分去世的消息。

高其英从被绑架到被迫害致死,仅仅一年多时间。她的亲属在半月前去接见她的时候都是一个好好的人,最后一次接见时高其英说在里面不知给她吃的是什么药物,吃的双脚都几乎没有了知觉。狱方从未叫其家属留下联系电话,最后一次接见时却叫留下了联系电话。

高其英的弟弟高国元也是法轮功学员,因为坚持信仰,曾二次被劳教迫害,在贵州中八劳教所被迫害3年,被酷刑折磨。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日,高国元又在东莞市万江被绑架后非法劳教一年半,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六日被劫持到广东三水劳教所迫害。

4、徐家荣:被枉判七年, 二零零八年五月一十三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一岁

徐家荣

徐家荣

徐家荣:安顺法轮功学员,安顺药材公司出纳,家住火车站附近的黔西南州驻安顺转运站宿舍。

徐家荣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六日被恶警绑架,关在第二看守所至年底,被邪党人员勒索二千元保证金后释放。后徐家荣多次被当地邪党强制关押在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三日,徐家荣在刘琴英家时被安顺市西秀区公安分局恶警突然抄家并抓捕,非法关押在安顺黑石头看守所两年多后,被恶警东拼西凑的所谓“证据”非法判刑七年。

徐家荣被非法关押在第一女监七监区遭受迫害。在狱中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经家人多方要求才放回家,回家后仅十多天,二零零八年五月一十三日含冤离世。

5、陈丽芝:被枉判三年,二零一四年九月九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九岁

陈丽芝

陈丽芝

陈丽芝:安顺市法轮功学员,安顺贵航集团龙飞航空附件有限公司(150厂)退休职工。

陈丽芝,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九日,发放真相资料时,被镇宁县恶人绑架,同日晚二十点左右,安顺市西秀区警察抄家后将陈丽芝老人非法关押在镇宁县看守所,时间长达四个月。这四个月中,陈丽芝老人被迫每天做奴工。此后陈丽芝被非法判刑三年,并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九日劫持到第一女监。

在监狱,陈丽芝被迫做奴工、被强制灌输谎言洗脑,在长期的迫害之后,陈丽芝全身器官衰竭,骨瘦如柴,看其症状严重,恶警们先将她送往公安医院,见医治无效,监狱怕承担责任于二零一四年六月下旬通知陈的家属办理“保外就医”将她送回家。

被迫害的奄奄一息骨瘦如柴的陈丽芝

被迫害的奄奄一息骨瘦如柴的陈丽芝

陈丽芝的老伴已过世几年,回到家中,陈丽芝老人已经脱相,骨瘦如柴,像活骷髅,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翻身、说话都很困难,每次翻身都需要别人帮忙,还一个劲的喊痛,每天饭量极少。她在回家两个多月后,于二零一四年九月九日含冤离世。

6、魏亚兰:被枉判五年,二零零七年九月一十四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岁

魏亚兰

魏亚兰

魏亚兰:五十岁,安顺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六月五日在紫云县发真相资料,因恶人举报,被紫云县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紫云县看守所,几天后转押安顺市第二看守所。二零零二年三月魏亚兰被安顺法院秘密非法判刑五年。

魏亚兰坚信大法,被监狱视为“死硬”、“顽固”,家属多次去监狱探望魏亚兰多次不让见。恶警狂言“魏亚兰不配合我们,不准接见。”魏亚兰曾在第一女监五监区、七监区、八监区被关押迫害。

魏亚兰被强制在宝石车间、纱带车间服奴役。八大队纱袋车间粉尘很大,但窗户被封闭,空气不流通,因环境恶劣导致其不停咳嗽,在那种暗无天日的环境里,被迫做着超强度生产(狱方硬性要求完成任务)。由于这种超长的劳动,超负荷的体力付出(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加上生产环境恶劣,粉尘弥漫,每天要吸入很多的粉尘,魏亚兰的身体严重受损。她原本修炼法轮大法后已痊愈的严重胃病,囊肿等疾病因此而复发,一次,魏亚兰高血压昏迷被狱方送医院抢救。

被迫害五年后,魏亚兰刑满回家不久,于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岁。

魏亚兰被非法关押时,女儿还在上小学,可怜的小女孩盼了五年才和妈妈团聚,可是却眼睁睁看着被中共迫害身体健康恶化的妈妈凄惨的离开人世。

魏亚兰的老母亲也常遭邪党人员骚扰迫害,二零零四年在魏亚兰还在被非法关押在第一女监的时候,老人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7、赵明芝:被枉判五年(二次),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六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九岁

赵明芝

赵明芝

赵明芝:遵义地区仁怀市法轮功学员。家住仁怀市三合镇卢荣坝村。赵明芝不认识字,修炼法轮功之后,能识字了,内心平和精力十足,身体健康。媳妇逢人就夸婆婆炼法轮功脾气好了,按照真善忍变成了一个最好的人。丈夫卢让忠修炼法轮功之后,身心健康。

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多年的残酷迫害中,赵明芝老人精神和肉体受到严重的伤害和摧残,两次被非法判刑,丈夫卢让忠曾经被非法判刑七年。赵明芝二零零二年被仁怀市公安恶警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第一女监七大队迫害,身心受到极大的损害。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八日,赵明芝与丈夫卢让忠再次被仁怀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被非法关押看守所时,赵明芝老人就开始咳嗽,被非法判刑两年,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三日被劫持到第一女监后,恶警张厚先和祝队长伙同李小林、田闯闯、王兰逼着她写四书,按手印,还谩骂法轮功师父,身心承受着高压痛苦,身体健康也越来越恶化。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份被逼着去场部医院,带队的恶警不知和医生说了些什么,就开药叫包夹人员强迫赵明芝吃,还打了四十针,说的是青霉素,也不知道是什么药,病症却越来越严重,觉都睡不了,一个房间的人都被咳嗽声吵得睡不着,就站到厕所里去咳嗽。还吐了两颗半寸长筷子粗的东西。赵明芝老人一天天的瘦下来,饭也吃不下,健康不断恶化。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七日到所谓的刑满释放回家时,赵明芝老人已经走路都很困难了,人已经被迫害的皮包骨,眼睛都眍了,后来就起不了床,翻身都靠家人服侍,食水不进,从狱中回家熬了仅两个多月,老人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六日晚含冤离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