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刘凤霞受尽折磨 夫死儿残家破人亡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三日】北京市房山区妇女刘凤霞,现年六十八岁,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十六年来遭到绑架、拘留、劳教、关精神病院,受尽折磨,在红色恐怖中,丈夫被惊吓而死,儿子精神失常。

刘凤霞女士于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六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家破人亡。以下是刘凤霞女士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事实:

修大法 做好人 获健康

学法之前,我的身体状况非常糟,多种疾病缠身:高血压、冠心病、肩周炎、肾炎、静脉曲张;最严重的是盆腔癌。整日不能躺卧、无法走路,疼痛难忍,生不如死。大夫让我到北京那些好医院去做手术,因家里困难实在没钱医治。一九九七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不到一个月,我的病痛全消了。十七、八年来,我一粒药也没吃过,一针也没打过,身体非常健康,走起路来轻飘飘的。是大法给了我新生。

李洪志师父要求弟子要按“真善忍”高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一天下午,我正在去锄地的路上,看到路上到处是水,路边的水沟被泥沙积满,我赶快从附近借了把铁锹,把沟里的泥沙挖出挡在路边。我看到路上的水渐渐退下才离开。我家附近到学校的路是一个大坡,每到冬天下雪,过路的车会把路面压得很滑,孩子们上学不好走,我便拿着铲子、扫帚清出很长的一条路来。别人看到都说,还是你们法轮功的人尽做好事。

然而这么好的功法,江泽民流氓集团却发动疯狂迫害。

被折磨得全身黑紫、膝盖焦糊

我因三次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绑架、拘留。第二次进京我带着十二岁的侄子和十六岁的侄女去的,因为他们的父母都被非法关押了。等我们回来之后,被警察单独关押在一个小屋里,所有窗帘都拉上,警察对我们进行残酷折磨,用弹簧皮鞭抽打、用电棍电,从头电到脚,啪啪冒着蓝光,抽打了三个多小时,打得我侄女昏过去三次,我被打得全身黑紫、膝盖焦糊……

酷刑演示图:电棍电击

遭精神病院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初,我们六十八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周口店精神病院,在那里受到非人的折磨。当时正是三九天,精神病院的房间很冷,没有取暖设备,每天还被迫用冷水洗漱;精神病人的叫喊声,再加上他们故意放大声的摇滚乐,根本让人无法休息。精神病院一顿饭只给半个馒头、半碗稀粥、几根咸菜条。就是这样,六十八个法轮功修炼者没有一个叫苦。最后大家集体绝食五六天,才勉强把我们放回来。

我们被精神病院非法关押了四十八天后,又被拉到黄山店戒毒所,天天强行洗脑,他们怕我们的家人知道反复关押地点,还把大门口贴上“植树造林指挥部”欺骗我们的家里人,把家人急的够呛。我们受尽折磨,出来时还要被勒索一千元罚款。

丈夫被惊吓去世 儿子精神失常

二零零二年一月过新年的前三天,我又被警察无端绑架到派出所,之后他们闯到家中非法抄家。之后警察多次到我家骚扰,家里人长期担惊受怕,活在恐惧之中。我丈夫吓出了心脏病,于二零零三年去世。我儿子也被吓得精神失常,至今未愈。

两遭非法劳教 被奴役、遭下药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九日,我被绑架到房山看守所,后被劫持到大兴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被迫从事繁重的体力奴工劳动,曾摔倒造成左腿髌骨粉碎性骨折,并遭受精神迫害。

二零零八年,我又被绑架到内蒙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每天被迫做工十多个小时,早六点开始空腹干活,干的活都是有剧毒的,由于没有防毒设施,长期接触有毒物质,大部分人出现中毒迹象。我当时从头到脚红肿流脓水,我遭强行灌药,造成牙齿松动,吃东西很艰难,就这样的身体还得继续劳动。

有一天吃饭时,我发现碗内底部有些白色小颗粒,吃着也不是味了,几次都是这样。后来包夹犯人她说是狱警让放的不明药物。一次劳教所说是给我们验血检查身体,从我们每人身上都抽出两大管子血,抽的我头晕。

在这种非人的虐待中,身体上的痛苦,精神上的折磨,真的是极难承受。一年半后我保外就医,回家三年多,腿上流脓的地方才好,至今腿上还留有一块块黑黑的痕迹。两只手臂由于长期迫害,到现在干点活手就抖。

我还几次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七年我被抓到洗脑班,整夜不让睡觉,被折磨了十七天。二零一四年,我又被绑架到关到洗脑班,期间不让睡觉,被折磨了三十二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