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修自己 走正路

更新时间: 2016年07月1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三日】二零一五年四月,我妻子出外讲真相时,因不明真相的人报告给警察,被绑架关入看守所。在此之前,我对法认识很粗浅,什么向内找啊,什么走正路,都不太明确,比如,我妻子曾经被劫持進洗脑班,从洗脑班出来前,被投入拘留所,逼她交出电脑,才让回家。我法理不清,对反迫害认识不清,什么是正念也不清,因此,把电脑给国保送去了,顺从了邪恶的安排,结果我被关進拘留所,才把我妻子换回来。

这次我妻子被绑架,我心里只是有气,对如何反迫害还是没明确,国保来抄家,我没有坚决抵制,眼睁睁看着国保搜家,拿走了大法资源,而无可奈何。

我妻子被绑架后,同修们都向内找,互相切磋,我才明白反迫害修炼的意义。不反迫害就是顺应旧势力的安排,路就会走偏,走的就不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明白了这一点,我上明慧网声明:自己以前所说、所写、所做不符合法的语言、行为全部作废,向师父忏悔,今后一定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决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然后,我静下心来开始认真学法,师父的法理开始给我展现。我决定开始用正念营救我妻子,当然首先得把她当成同修,而不是当成亲人对待。

怎么营救?向公检法要人。怎么要啊?找同修切磋,寻求如何做。找到过去有过营救经验的同修一起交流,同修介绍了她们的经验,多学法,向内找,讲清真相,做到位了,一切迎刃而解。我每天坚持集体学法,只要有空,我就学法;慢慢的我心里对法有了深入的理解。

向内找,就是遇到任何问题都要找自己哪儿不符合法了?哪里出现和法理拧劲了?找到后,用法理归正。在自己的行为上,以前怕心太重,怎么去呀?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是明白了大法的法理,一切难都会被克服。我和同修去找国保要人,他们不见我,并通知我案子已经送到了检察院。我和同修到检察院批捕科,说案子已经返回国保,進入侦察阶段。

一次次的找,一次次的打电话,一次次的讲真相,一次次的碰壁,我都不灰心,逐渐的怕心去掉了很多。师父的《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发表,我抓紧时间学习,明白了向内找、修自己,修好自己才能救众生。我安排好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救人的时间次序,努力把自己溶入法中。可是因为我营救的基点还没站正,所以营救同修的事还是茫无头绪,没有效果。

五月十八日以后,知道大法弟子在诉江,虽然知道师父在新讲法中提到了控告江泽民,但我还没悟到是正法已经進入了新的進程。迟延了几天,营救还没效果。有的同修建议通过诉江既可以向公检法讲真相救人,又可以达到营救同修的目地。我觉得符合法的要求,把营救同修的事纳入诉江大潮中来,一定会有更好的效果。所以说做就做,着手写诉状,在同修帮助下,诉状写出来了,那是五月二十五日。我什么都没想,立即用快递邮走了。

五月二十六日,快递公司送来妥投回单。我把诉状当成讲真相材料送往国保、派出所、检察院、法院、拘留所,并告诉他们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被大法弟子告上法庭了。李东生、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苏荣等迫害法轮功的高官都遭报应了,奉劝公检法人员认清形势,别再给江泽民卖命,当陪葬了,并希望他们放了我妻子。

我把诉江状送给派出所的所长,派出所的所长吓得抖着手连连说:“我不要,我不要。”我把诉状送到检察院和法院,他们都不要,并说江泽民是国家领导人,不许告,还拿出一纸文件,让我们看。但是我还是把诉江状给他们留到桌子上,希望他们看看,把得救的希望留给他们。

我把诉江状送到国保大队,我去了四、五趟找不到人。后来我再去,他们说:“你又来了。”把我扣留,并到我家抄家,没抄到什么。我心里没有怕,问他们我犯啥罪了,你们扣留我?我给你们送诉江状让你们看,是救你们,是为你们好,你们扣我干什么?他们啥也没说,非法拘留我十五天。十五天里,我给警察讲真相,给被拘留的人讲真相,他们有的做了三退,不少人明白了真相。从拘留所出来,我的怕心已经很少了。

为了让公检法和政府人员认清当前形势,启发他们的良知善念,我和同修们为我妻子请了北京律师。不只是为我妻子做无罪辩护,更重要的是让那些封闭自己的法律界人士和公检法人士从法律上听清法轮功为什么无罪的声音,对他们得救有好处。我的心不再局限在营救我妻子上,放下自我,能从为别人着想看问题了。

法院看我和同修给我妻子请了北京律师,就一再拖延开庭时间。第一次七月十四日,拖到七月二十二日,又拖到七月二十八日才开庭。期间,我和同修们一道,广泛向各界讲真相、发资料、贴粘贴、邮信、打电话、面对面做三退,形成一个正的空间场。我们不再把救同修放在第一位,而是大面积让众生明白真相为主线,站正了基点,做起来就比较顺畅。

开庭那天,同修们到法庭周围近距离发正念,解体邪恶因素的干扰。在法庭上,律师为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揭穿了十多年来江泽民把自己凌驾于《宪法》之上,以言代法,以权压法,错用法律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大法弟子,是执法犯法。从法律层面揭示了大法弟子无罪,江泽民应该被控告。并告诉法官滥用职权错判大法弟子要负历史责任。让多年来歪曲法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法庭有了为大法和大法弟子做正义辩护的声音。法庭内外的人都非常震撼,改变了过去对法轮功一言堂打压的局面。法庭宣布休庭,改日公布审判结果。

法庭玩起了拖延手法,迟迟不宣布审判结果。我心不动,依然给他们讲真相,以救度众生让众生明白真相为基点。我给主审法官写了一封言词恳切的信,用手抄写,亲手送给她,希望她能明真相怀大义,心向光明,别背上历史的包袱。但是她和法院受江泽民毒害太深,一时间还转不过来弯,拖到八月二十八日,冤判我妻子六年徒刑,给自己背上了沉重的历史包袱。我真为她(他)们遗憾。但愿这种遗憾不要成为永久的遗憾。我不灰心,为了救度世人,为了救那些还没明白真相的生命,我要从新做起,不怨不恨,面带微笑、心态坦然的对待出现的这一切,走正师父给我安排的路。

认识粗浅,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