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情关中的苦与甜

更新: 2018年05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三日】我是一个情比较重的人,可能与从小看了很多小说有关,从小学开始,我喜欢看各种小说,古代的、现代的、武侠的、爱情的,看得都很入迷。其实,常人中的各种文学作品,包括很多名著,大部份都充斥着浓重的名利情的因素,而几乎每本书都以主人公的感情为主线。在阅读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给自己加入很多对情的执着,有时把自己带入书中某一人物中,想入非非,随着故事的发展,心情也跟着起伏不定,那些对感情描写的段落,往往反复诵读,细细体会,甚至能背下来。

师父说:“因为你在人这,耳听目睹,这社会上什么肮脏的东西你都看到了、你都听到过了。大家知道,什么叫听到、什么叫看到啊?不象人想的,哦,我看完了就完了,我也没有把它拿过来;我听到了我也没有去学,就没事了。不是的,任何东西都是物质的,你听到了,就灌進去了,就進到你身体里。你看到了就進去。”[1]

那些东西已经灌到我思想中去了,我却不自知,修炼以后,虽然课余时间用来学法炼功的时间多了,但是看小说的习惯却一直延续到毕业后,那时候没意识到这些东西能加重自己对情的执着,还一度因自己能熟记小说中的各种情节和大段的背诵“名篇”而沾沾自喜呢。受此影响,我从小就对感情充满了向往,期待着长大以后跟小说里写的那样,经历一场浪漫的,轰轰烈烈的爱情。

因为在这方面的执着心比较重,所以这些年来,先后认识过几个异性,但都没有走到一起,可能就是利用这种形式,去我那颗对情的执着心吧。当时陷入感情之中想求而不得的时候,自己心里知道这是执着,得放下,但是不知道该怎么放,那个心被情牵的松一阵紧一阵,七上八下的,心里痛苦的承受不了了,想着赶紧把这个情放下吧,其实这个“放下”是为免除得不到的痛苦而放下,不是从内心意识到这些观念不对才放下的,说白了就是有条件的舍弃,而不是无条件的。所以在这方面磕磕绊绊、跟头把式的,走的挺不容易的。有时候这次过关经过一阵子的痛苦取舍放下了,下次关再加大一点,又出现被揪着自己的心;有时这次好不容易过去了,下次还有更难过的,就这样一次次的磨着,因为在这方面执着心重嘛,所以,这种关对于我来说,就经常有,周围其他年轻同修身边都很清静,而我身边纠缠着的人,整天接连不断,当时还自以为是的认为是自己人缘好,现在想来,其实就是情重招来的麻烦。当然毕竟是有师父在,对照着法,虽然坎坷,这次过得差一点,下次好一点,有时候摔一跤,有时候打个趔趄,也算走过来了。

之前认识的几个异性都是常人,所以自己在当时虽然心动,却也考虑到如果跟他们组建家庭,对三件事的影响,他们不反对我修炼,但是有的同修跟常人结了婚,渐渐的被牵扯的学法炼功跟不上,不精進,甚至差点掉下去;有的同修家属不修炼,反对他们出去做证实法的事情,他们有时出来还真是挺不方便的。这些都让我产生了一些顾虑,在不确定会不会影响到三件事的情况下,我对常人异性虽然动了情,但其实还是有保留的,也不敢轻易决定跟常人交往。再加上,随着修炼层次的提高,跟常人在一起已经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他们说的话,思考问题的方式,处理事情的方式,跟修炼人都有很大的不同,自己已经接受不了跟一个常人组建家庭了。

后来,我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位年龄相仿的男同修,相同的家庭修炼环境,相似的从迫害的压力下走过来的经历,使我们很快相熟起来,这回,似乎把我的最后一个顾虑也打消了,跟他在一起,不必担心做三件事的问题,甚至还多了个伴儿呢。所以,跟他交往的那段时间,虽然对他衣着和其它方面有些微词,但一直认为这些方面其实都不重要,心里已经踏踏实实地认为他就是给自己安排的结婚对象,某些方面的不同只是自己向内找和互相磨合的过程,所以,看到他有什么问题就给他指出,如果他不接受,我就找找自己在这方面是不是有执着心,还确实找到了一堆执着心呢。

对这位男同修,最初的想法主要是想跟他一起修炼,即使组建家庭也是为了符合常人的状态,因为在单位里,在亲朋好友中,到了适婚年龄,一直不结婚,也确实会不被理解,跟他在一起,既符合了常人状态,又能互相提醒,一起修炼,对双方都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是随着交往,慢慢的真的把他当成了常人中的男朋友,而不只是当作同修来对待,没有用法理来严格要求自己。于是对他又有了别的要求,比如说要求他个人形象符合自己的审美啦,衣着打扮符合自己的喜好啦,带他见家人朋友希望他表现得好一点啦,等等。而且,把他当作结婚对象来相处的模式,在不知不觉中也掺進了情的因素在里面,其实,慢慢的已经改变了自己的初衷。

一天,这位男同修指出我的一些不足,提出俩人不合适,不想再交往。当时,我心里有些接受不了,他指出的不足确实是我做的不好的地方,与同修相比,我修的太差劲了,看看自己这么多没做好的地方,又想起前几年在感情方面的磕磕绊绊,悔恨交加,心灰意冷,觉得自己做的这么差,不配再修炼了。当天晚上,学法炼功提不起精神,正念也升不起来,坐在那里陷入深深的懊悔和自责中,越想越难过,越想越消沉,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睡着以后,我做了个梦,梦到早上去单位上班,单位楼下是个有些陡的坡道,我顺着坡道往上爬,爬得很吃力,有时还往下滑几步,一边爬着一边想着:按理说这个坡度不至于爬的这么吃力啊,怎么会这样呢?想着想着就摔倒了,摔倒后感觉很不好意思,很丢脸,赶紧起来,不想让别的同事看见,起来后接着往上爬,很快就到顶了。醒来后,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呢。

师父说:“我不喜欢你们自责,一点用都没有。我还是那句话,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2]我问自己,之前没做好怎么办呢?不活了吗?不行。不修了吗?更不行,只要活着就得修。那还等什么?修呗!以前没做好怕什么,以后做好不就行了?对,我行的,我肯定能过去这一关。于是,收拾心情,从新振作起来,从法上去思考和看待这件事,其实都是好事。如果不是这件事,有很多根深蒂固的执着心自己还意识不到,那些要面子、对情的执着、欢喜心、虚荣心,还有向往常人中的美好生活的心等等都被隐藏的很深,作为一个修炼人来说,世间的任何东西都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我们想要的不是得到,而是舍弃,舍弃常人中的一切执着,一切欲望。这些法理师父早就讲过,而我悟到的却这么晚。

回顾这些年的修炼道路,大部份对情的执着心,都是在求而不得的失落中,硬生生的磨去的,磨去的过程是痛苦的,伴随着人心的纠结和挣扎,还有过关中的反复,然而,去掉那浓雾般的,把自己紧紧包裹在里面的情的物质以后,感觉身心轻松了许多,体会到一种真正的自在和愉悦,这就是修去情以后的“甜”吧。

叩谢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