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东港市1183人联名举报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截至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八日,辽宁省东港市至少有1183位普通民众联名举报江泽民,要求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将迫害元凶江泽民送上法律的审判台。

举报信中陈述的理由与事实: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亲自发起、计划、实施控制了对法轮功的“斗争式”的镇压。一九九九年六月,江泽民下令成立了“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及其执行机构,简称“610办公室”。江泽民通过“610”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众多法轮功学员被打死打伤、妻离子散、居无定所、众多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亲朋好友和同事受到不同程度的株连迫害。

在江泽民“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下,全国三十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都有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据不完全统计,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3888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辽宁省东港地区有十五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疯,其中家住东港市内的李新良, 市内大东管理区锦江街的赵开胜,东港市小甸子镇的高庆飞,孤山镇的汪升堂,二十八岁好青年连平被迫害致死,更多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王洪平、杨国 英、徐桂兰、李春艳、修金秋、姜开贤、李富庚、李季等。迫害致疯的有新兴区的王强,家住东港市合隆镇的石金英。这些人的详细情况均已在明慧网上记录在案。

下面是东港地区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的几例:

(一)

李新良,男,五十二岁,家住东港市内。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二零零二年四月四日晚六点半钟左右,东港市公安局副 局长周恒臣、政保科长王润龙带领二十多名恶警包围李新良家,敲门砸锁,闯入家中将他绑架。李新良光着脚被拉到东港市内花园派出所,关进立式铁笼子里。王润龙等人将李新良的两臂向斜上方约三十度角抻直后,铐在铁笼子顶端两侧的铁栏杆上,身体悬空,脚尖点地。一边上刑,一边逼供,折磨了二十四个小时。次日晚上,送进东港看守所,恶警王德有指挥犯人将李新良扔进冷水盆里,泡几个小时后再拖出来暴打,这样反复折磨了一整夜。

政保科长王润龙多次非法提审李新良,提审过程中,恶警王德有先暴扇耳光,而后用皮鞭子劈头盖脸的抽打李新良。在押送回监号的途中,还不停的抽打,一直打到监号里。李新良被打的倒在厕所里大口的吐血。就在李新良大口大口吐血的过程中,人性全无的恶警王德有仍在不停的抽打李新良。王润龙指使王德有向李 新良逼供,犯人打累了,王德有用脚上穿着的皮鞋狠踹李新良的腿。李新良被迫害致急性肝炎,最后被折磨的不会说话了。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二零零二年五月三十日,李新良被东港市公检法合谋非法判刑七年,投进沈阳第一监狱。李新良因为不“转化”,狱警多次将他关禁闭、上“抻床”、暴力摧残、在两手合谷穴上扎钢针一次长达二十分钟等。李新良得了严重的“空洞 性肺结核”、左肺萎缩、胸积水、肠粘连、胃病等,呕吐不止,最后吐血、吐苦胆水一个月,直到昏死、不省人事。二零零三年底,李新良的病情被恶警认定没有几 天活头了,被保外就医送回家。

二零零五年八月,李新良在身体状态极差的情况下,被沈阳第一监狱收监,送进监狱医院迫害。出院后,监狱强迫李新良自己睡在车间的水泥地上,而且不给行李铺盖。李新良白天被强制干活儿,晚上被强迫睡在水泥地上,长达半年之久。

零九年二月,李新良被释放后,仍被非法监视居住,身体被迫害致多病,没有经济来源,儿子念书还要靠法轮功学员资助,强大的精神压力使李新良的病情日益恶化,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二)

赵开胜,男,时年六十二岁,家住东港市内大东管理区锦江街。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三日,赵开胜与妻子高淑清一起去北京上访,在火车上被劫持,当时身上携带的一万零六百元钱被恶警王润龙等人非法搜身抢走。一同去北京上访的还有赵开胜的女儿赵娟、女婿于林文,同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家人在赵开胜的女儿和老伴身上花了不少钱,才被放回家。但是公安局刘华、周恒臣、王润龙等人还觉得没饱私囊,得知赵开胜家经济状况挺好,就张开血口,逼迫赵开胜交出巨额罚款,才肯放他回家。赵开胜严词拒绝,决不配合他们。

东港市公安局人员捞不到油水就下毒手,在看守所关押迫害七十天后,以完全捏造的事实和罪名,与丹东市公安局法制处、丹东劳动教养委员会合谋,将六十一岁的赵开胜与女婿于林文一起非法劳教,于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一日强行送进丹东教养院迫害。教养院的恶警对赵开胜实施各种酷刑折磨,辱骂他、脚踹他、强迫整日蹲着、多日不让睡觉、不给饭吃、逼他写罪恶的 “三书”、放弃修炼、逼他侮辱大法与大法师父、给他强行洗脑等等。在残酷的折磨下, 赵开胜一病不起。二零零一年底,丹东教养院为了推脱责任,将病重的赵开胜“保外就医”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三日,赵开胜含冤离世。

(三)

高庆飞,男,时年六十三岁,家住东港市小甸子镇。一九九八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八日,恶警将高庆飞叫到派出所,又问高庆飞:“还炼不炼(法轮功)?”高庆飞坚定地回答:“炼!” 就这坚定的一句“炼”,恶警张贵琦、王兴江、王延军、范同良、王权超等人将高庆飞折磨一宿,次日送进拘留所,后转押东港看守所。

在看守所,高庆飞屡遭犯人毒打,腰和头部被打伤,被人格侮辱,被强迫干超负荷劳役,不让睡觉等,就这样一直折磨了近三个月。

二零零三年八月中旬, 高庆飞已经骨瘦如柴,精神完全崩溃。就在这种情况下,东港市公安局与丹东劳动教养委员会合谋将高庆飞非法劳教,又强行送进丹东教养院迫害。那时高庆飞精神已经恍恍惚惚,神智不清了。但是教养院的恶警仍不停止对他的迫害,强迫他签字,写“三书”, 放弃修炼。高庆飞的身体和精神状态就更差了。

二零零三年八月三十一日早晨,高庆飞和其它二十多名被关押在丹东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被转押到本溪威宁营劳教所迫害。那时高庆飞精神已经失常了,血压高达二百八十,心脏病频频发作。同年十一月底被接回到家中。

回家后,身体和精神恢复了一些,血压也正常了。同年十二月,本溪威宁营劳教所又逼着高庆飞到劳教所去一趟。高庆飞再次受到精神刺激,到了劳教所后血压又升高了,心脏病再次发作。精神也不正常了。劳教所拒收。高庆飞又被接回家中。回来后,高庆飞精神完全失常了,丧失记忆力,血压高达二百八十。完全失 去劳动能力。除了吃饭、刮风下大雨知道回家,其余正常人的事情什么也不能做。常年在外面溜达,一直到临终,时间长达七年。二零一一年初,高庆飞含冤离世,时年六十三岁。

(四)

汪升堂,男,时年七十岁,家住东港市孤山镇,东港市国营烟草公司退休职工。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炼后不久,全身各种疾病不治而愈。一九九九年九月,东港市“六一零”与公安局阴谋策划绑架所有登记在册的法轮功学员。九月九日晨,汪升堂老人在大道上散步,被孤山公安分局恶警看见。恶警跳下车,不问青红皂白,将老人推 上警车,拉到孤山粮库,将正在粮库上班的法轮功学员宋积威一起绑架到警车上,拉到孤山公安分局审讯。老人突然失踪,家人到处寻找。四处打听才得知老人遭绑架。多方努力,才将老人营救回家。

二零零一年七月的一天晚上半夜里,政保科长王润龙带领十几个警察,翻墙跳进院内,一齐闯入汪升堂家。十几名恶警没出示任何证件就开始疯狂抄家,同时绑架汪升堂老人,老人当时精神受到巨大刺激。老人被审讯、逼供后关进东港看守所。在看守所关押几天后,又被劫持到东港市洗脑班。在洗脑班里,被强迫看污 蔑诽谤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灌输邪党的谎言与歪理邪说。遭受各种威胁、恐吓,恶警王润龙等人强迫他写 “保证书”,放弃修炼。

汪升堂老人被迫害致脑血栓,回家后一病不起,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二日,老人含冤离世。

(五)

连平,男,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连平被东港市公安局长刘华、政保科长王润龙等绑架,关进东港看守所。同年六月三十日,连平被东港市610、公检法以完全捏造的事实与罪名,非法判刑六年,投进辽阳市铧子监狱迫害。

铧子监狱三楼专门准备了两个房间,室内全天高分贝、不间断的滚动播放诽谤污蔑法轮功的录像片,晚间睡觉时,还要遭受折磨。二零零四年六月,连平等十余名坚定不“转化”(指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分到各监区,强迫干超负荷的劳役。监狱恶党给各监区下达迫害任务, 强制这些法轮功学员“转化”。连平被转押到监狱的第三监区(特管监区)四大队,监区长李成新和四大队恶警王建军、郑小丰等人强迫连平每天推三、四百车布 料,还有各种酷刑折磨。因连平一直拒绝“转化”、反迫害,监狱恶警于二零零四年七月十日,将连平活活打死,同时将连平的遗体解剖。年仅二十八岁的连平就这样被中共夺去了生命。

(六)

迫害致疯的石金英,今年四十五岁,家住东港市合隆镇,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石金英严格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修心向善,时时处处做一个好人。她助人为乐、善待别人,是当地有口皆碑的大好人。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四日晚,石金英被合隆镇派出所的恶警绑架,关押到东港看守所。同年七月,石金英被非法劳教两年,送进马三家教养院。在这座人间地狱里,恶警残酷毒打她,不许她睡觉,令她飞机式的蹲马步,双手被铐在一起,面壁站立二十余天,每顿饭只给她一个外皮熟、里面生的混杂玉米面小窝头。石金英 被折磨的腿脚肿的发亮,脚往外冒黄水。她腿脚站不住的时候,恶警将她手铐上,坐着受刑,在石金英身体虚弱的坐也坐不住的时候,恶警就把她呈“大”字形铐在床上,直到石金英生命垂危,才给打开。

二零零四年春天,石金英家人接到马三家教养院的电话,叫家人去接人。家人看到石金英走路被人架着,脸上有道道伤疤。她目光呆滞,不认识家人,精神已完全失常。回家后,每天两手叠放在腿上,两眼直直的坐着,吃饭等一切日常生活均不能自理。家人无奈,只好将她送进精神病院治疗,至今花掉的治疗费已达六万多元。

(七)

迫害致疯的高材生王强,男,家住东港市新兴区,曾就读于大连外国语学院,是日语系的高材生。王强第三次去北京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被东港市公安局劫持,关进东港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送进丹东教养院迫害。在丹东教养院,王强先后被关进“严管队”迫害,后来又被恶警关进一个铁笼子,长一点八米,宽零点九米,高一点七米。王强身高一米八十多的个头,只能圈着腿躺着、坐着。恶警安排三个吸毒犯人,用各种手段摧残他,王强的腰部、肋骨、脖子、两腿都被打伤,大腿肿得比腰还粗。王强绝食抗议,被强行灌食,教养院里外号叫“戴兽”的恶警狱医,用铁钳子将王强的牙齿撬掉,鲜血哗哗的流,大腿骨也被他打坏。这样折磨两个月之久,王强仍不顺从邪恶。恶警又换了一个更小的铁笼子,王强关进 后,站不起,躺不下,人在里边只能圈腿躺着,拉尿都在里边。

二十多天后,直到王强神志不清,才将他从笼子里放出来。王强被放出来后,恶警孙殿成多次用电棍长时间电他,折磨他达半年之久,直到二零零零年八月,王强生命垂危。丹东教养院不想承担责任,将其保外就医放回家。家人替他交罚金、给他治疗,合计花去医药费十万元。王强神志清醒后,要继续学法炼功。东 港市公安局政保科长王润龙得知后,到王强家里去威胁家人:“如果发现还炼,就再给抓回去。”

家人因害怕王强再次被抓回去,就拼命的管制王强,不让他学法炼功,不让他与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甚至不让他出大门。在这种精神折磨下,身体和精神还没完全得到康复的王强,精神再次崩溃了,且四肢不灵,生活不能自理,自己连进食都不知道,只会呆呆的坐着,近似“植物人”。这样一直持续了七年。

以上仅仅是江泽民给数千万法轮功修炼者带来的深重灾难的冰山一角。事实上,江泽民的迫害政策持续十六年,数以百万计的无辜者被诋毁名誉、非法抓捕、强制洗脑、非法劳教、非法判刑、酷刑折磨、迫害致死,甚至被活摘器官。

举报人(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