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闯过三个大关


更新时间: 2017年08月28日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的,今年七十多岁了。这里与同修们切磋这几年在修炼中遇到的几件事。

一、撞车事故后向内找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我骑自行车和同修甲到某村去帮同修乙家摘果(因同修乙夫妻二人都被邪党关在监狱里)。还没出村,就在路口与一个小伙子撞车了。

小伙子骑的是摩托,一下子把我撞倒。同修赶紧过来,旁边有几个人也赶上来把我围住。小伙子忙问:“怎么样 ?”我当时什么感觉也没有,只是坐在地上动不了。当时我想:我是修炼人,绝不能给人家找麻烦。于是对小伙子说:“没事儿。”小伙子要扶我,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绝不会讹你的,我没事儿,你走吧。”我还说: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这样,小伙子深表感谢的走了。

小伙子走后,我想站起来,可身子动不了,同修甲扶我,旁边的人也上来扶我,可还是站不起来。这时同修立即给我老伴打电话,之后不一会儿我老伴和大儿媳骑电三轮车来了。

他们把我抬到车上,老伴说去医院 ,我说不去医院,回家。儿媳说:“去检查检查嘛!”不由分说硬是把我拉到医院。经检查,右腿骨裂了一条缝,左脚腕处掉了一块骨头。医生说得动手术。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会有什么事,我不住院!医生又说:“伤势严重,不做手术好不了!”不管怎么说我有主意,不住院!家人拗不过我,只好把我拉回家。

第二天,看我不见好转,老伴哭了,儿媳也哭了,三番五次的劝我住医院。看到他们哭哭啼啼,我动了常人心,于是答应了他们的央求。

我两个儿子在我住院后背着我向那小伙子要钱,小伙子家与我村是邻村,这家人都还不错,人家分三次给了一万二千元。人家还买了很多补品到医院看我。后来,我知道了要了人家钱的事,心里苦辣酸甜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当时我想:绝不能要人家的钱!出院后一定把钱还给人家。

再说,撞车是人家有意的吗?自己就没有责任吗?师父说:“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在医院里病房没人的时候,我就反复向内找:觉得当初事情发生了,为什么没想到师父,为什么不求师父加持、帮助?再有,看到家人哭哭啼啼,为什么就动了常人心?这不是亲情的执着吗?以至落到这地步?被困在医院里,还要了人家的钱,多丢人啊!给大法丢脸,给师父丢脸,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啊!这时,我的眼泪纷纷下落,哭出声来。

自此,我天天背法,天天学法(老伴把《转法轮》拿到了医院)和发正念,天天请师父加持,输液时我就对师父说:“我不要这药液,我让它流到地上去,请恩师加持!”给了药我也不吃,医生根本不知道。常人总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可我十九天就出院了!

出院后,我马上和老伴及孩子们商议,要把钱还给人家。经我给他们讲真相、讲明道理,他们也都同意了。于是把钱凑齐,共一万二千元,托同修甲给人家送去。

小伙子的父母非常感动, 一再说:“炼法轮功的可真是好人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可是一点不假啊!”还一再说:“真得好好谢谢你们啊!”同修甲说:“那你就谢谢我们师父吧,是李洪志师父教弟子们这么做的!”人家恭恭敬敬的说:“谢谢李大师!谢谢李大师!”

事后,小伙子的父亲有了很大的改变:过去一提法轮功他就反对,可现在一提法轮功他就连连说好!并且还要大法资料看,还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

二、这是假相 我不承认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九日晚上,我突然不能动了。想立立不起来,坐也坐不住了。我就喊老伴,他过来一看,说:“这是怎么了,得脑血栓了吧?”还真象是那个症状:身体左半边不能动,脸嘴眼都歪斜了。

老伴费了好大劲才把我抱到床上。当时我头脑还清楚,我马上向内找,觉得是三件事没做好,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我知道这不是病,是假相,是旧势力对我的迫害,我不承认!我一宿不停的发正念 ,排除它,不承认它,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反复背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2]。

我不让老伴把这事告诉孩子们,怕他们知道后又逼我去医院。我还说:“这绝不是病,是假相,我不承认它!师父一定会管我,我一定会正念闯关,正念足,师父一定会帮我闯过这一关!”老伴虽然不是炼功人,但也经常看《转法轮》及大法资料,对大法非常认同,对我炼功也非常支持,所以他也同意这样做。

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3]我的父母都是得脑血栓去世的,如果我要想:我这不又是这个病吗?那可能真的就成这个病了!可是我根本不那么想,我想的是:大法弟子没有病,师父早给我们净化了身体,再说,通过修炼,身体上及每个细胞中都有了高能量物质,细菌、病毒根本就不敢靠近我们,他一靠近就被杀死了,所以我们根本就不会有病。我心里清楚,这就是旧势力钻空子迫害我!但是我们是大法弟子,一切有师父说了算!其他谁都不配管我们,我们哪儿做的不好,我们会在法中归正,有师父管我们,与你旧势力有什么相干!我把这些道理讲给了老伴,让他不要担心。我一宿没睡,一宿不停的发正念,不给旧势力喘息的机会。

第二天早晨,让老伴打电话把本村同修们叫来,大家都帮我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还帮我向内找,大家都向内找,互相切磋,还一起背师父的《论语》,一起学法,我室内的场能量非常大,也非常祥和,使我感到轻松了很多。就这样,同修们天天来帮我。第三天我就能下床叠被子了!还能扫地,还能拄着凳子去厨房洗碗。半个月我就能慢慢走路了。我很快就恢复了健康。

我家住在村东头,学法组在村西头,三里长的街,我每天能步行坚持去学法。后来我又能骑自行车了,骑车赶集,在集上发大法资料,讲真相,劝三退。

我深深体会到,这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是师父给了我一切,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后果是不堪设想的,这一关是根本过不去的,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也就没有我的今天。

三、咽了枣核了

二零一五年端午节时,我吃粽子不小心把枣核咽下去了一下子卡在嗓子里,枣核又长又尖卡在嗓子里,痛得难受。可是我没害怕,也没着急,因为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有师在,有法在,弟子没什么可怕的。

当时我想,我吃东西就把它压下去了,于是吃了一碗面,往下咽时,一咽就痛,忍着疼痛吃完也没压下去。又吃了半碗饭,还没压下去。我想,吃流食压不下去,我吃块馒头,一定能把它压下去!可是吃完后,枣核还牢牢的卡在那儿!好像卡的更结实了!我突然悟到,这些方法不都是常人的方法吗?这当然也就是常人心的反映。我想作为大法弟子,这些人的东西及这些常人心早该放下了!要不和常人有什么两样?

我明白了,于是马上发正念,清除旧势力及邪恶因素的迫害与干扰,并双手合十,请求师父加持和帮助,不一会儿,我走到屋门口的台子上站立片刻,我并没想咳嗽,可是胸中不由的往上一反,被带动的微微一咳,那枣核得儿的蹦出来落在了地上!

立刻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激动的我差点哭出声来!我知道这又是师父救了我!我双手合十,眼含热泪说:“师父啊!弟子谢谢您了太谢谢您了!”我再也不知说什么好了,真是千言万语也表不尽弟子的感恩之情啊!

这时从地上拾起那个枣核,差不多一寸长,两头尖的就像针尖,卡在嗓子里,怎么能弄出来或压下去?这时我想起,邻村有个妇女也是咽了个枣核,到医院动手术,花了两千多元,脖子上还拉了个口子,多受罪啊!

我是大法弟子我有慈悲伟大的师父,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时时都看着我们呢,所以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只要你坚定的信师信法,什么奇迹都会展现,什么关,什么难,也都挡不住。真的,没有你过不去的火焰山!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8/信师信法-闯过三个大关-3250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