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中重生的宁德人(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八日】一九九六年下半年,法轮大法开始传入福建省宁德市,以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迅速遍及全市。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效、提升道德的威力给修炼者带来身心巨变,吸引众人修炼法轮功。

(接上文

四、修大法绝处逢生、顽疾痊愈

(一)肝硬化病入膏肓,想修大法一念绝处逢生

久病的金丽燕,连做梦都没想到的是,她离奇的亲身体验了大法那不可思议的美妙与神力。当时听人说有法轮神功在本地洪传,她觉得很好,心里只是顺着那位同修带来的“福音”,想了一下:“哪里有这个功,一定去炼。”真的,仅仅就这么一想,奇迹随后即发生了:走起路来,就不累了。

金丽燕那时患有:严重的肝硬化,常常疼痛难忍;还有慢性胃炎,一吃就胀;心脏也病的很特别,时常心像掉到体外来一样。那时她的身体就差劲到了这步田地,而且手脚酸痛无力,手不敢碰水,脚根本走不动路,走几步就累了,平时怕走路,更怕上阶梯,人完全就像进入病入膏肓了一样,没有了生的希望,却还要天天被泡在苦涩中煎熬度日,那生活真叫苦痛极了。

到了一九九九年正月,金丽燕终于如愿以偿的得了大法,可是作为一个文盲来讲,要想看完转法轮,真是比登天还难。然而,她心里又只是那么一想:“我想看书(指《转法轮》)”,一切都有如师父事先安排好了似的,第二个奇迹便悄然在她身上发生了:因为不识字,只是大胆的试看了几天,整个人就轻松起来了,手也敢下水了,更不可想象的是,书上的那些文字,似曾相识。

第三个应运而生的奇迹是,正式开始炼功没几天,很快那个致命的肝硬化,就不药而愈了,胃病也飞走了。

如今,这个古稀老人跟年轻人没啥两样,手脚麻利,做事情特别快,走起路来脚底生风,可以一天不停的走着,而且不会累,即便是到农村去,翻山越岭,也健步如飞。现如今的她实在是连“累”字是怎么写的,都给忘了。

试想,通常一个久治不愈的肝硬化患者,会是什么结局?如果未能修大法,那时的她很可能就不久于人世了。是师父和大法赋予了她新的生命。

(二)枯肢重活、骨骼归位

她的脚是在二零一零年的三月份开始痛的,后来去了福州的附属医院住院做了手术。术后,积液化验还是骨膜炎。不但不好,肌肉还萎缩了,脚不能弯曲,也不能伸直,一动就疼,多次去请教医生,问怎么会这样呢?医生给问烦了,还说是她心理有问题。她心想:现在有的医者就是没有医德,手术没做好,却把责任都推到病人身上。

这次医疗事故不但院方不愿承担任何责任,白挨了刀子,害得她还白花了钱。一时间因花钱买罪受而唉声叹气的她,真是有理无处可说!后来呀,病情越来越严重了,膝盖肿的好大哇,小腿的肉都没了,无计可施的医院,只能天天给她吃止痛药。

可是病急乱投医的凤月,顾不上前一次的憋屈,再次去福州其它医院检查,结果说是“膝盖骨头结核,骨质增生和坏死”。医生还讲:先治结核病,好了再动手术(竟然还要做手术)。换个假骨头,得花七、八万元。只好再去请教其他的医生,还好有位好心的人说:你现在只有四十岁,假骨头的寿命才十几年,你如果活到八十岁,要换几次?她一听,心都凉了,就是有钱,动一次手术已经够受了,那种钻心的疼痛,想想就后怕,这以后日子咋过啊?忧心忡忡的她,为此极为发愁!

手术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就在她进退两难、最困难的时候,也是求医无门、万般无奈与痛苦之时的二零一三年,在一所学校的门口遇见了一位热心的大姐,大姐教凤月念九字真言:“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她还说:“只要诚心的念,不断的念,坚持的念,一定会有效果的,一定会向好的方面转化的。因为法轮功,不仅是气功,还是佛法,是更高的科学,只要我们心意真诚,佛度有缘人,希望能珍惜他。”

第二次遇见大姐时,她们聊了许多,这位大姐告诉了凤月许多关于法轮功的真相,说电视上,报纸上的宣传都是造谣,是假的,在邪党执政的几十年中,每次对善良的群体的迫害它们都是这么干的。现在呢,国外一百多个国家上亿人还公开的在学,大法不仅能使人身心健康,还能提高人的心性,让人从善、做好人,是真正的普世价值。同时,大姐还送给她一本《转法轮》。

凤月看《转法轮》,师父就给她净化身体,消除业力。大姐又教她炼功。经过一段时间的炼功,凤月的身体慢慢的好起来了,把拐杖扔掉了,小腿的肉也长出来了,脚的黑皮肤也变白了,胃口好了,体重增加了,脸色红润了。她真正的感受到佛法的威力,什么语言也表达不了师父对她的救度之恩。

(三)高血压糖尿病走投无路,修大法峰回路转

她今年六十三岁,她修炼的受益是明显的,其多次感动的说:“是大法救了我的命!”二零零八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朋友推荐了一本名为《转法轮》的书叫她看。虽然拿到了这本书,但因没上过几年学,文化不多,再加上身体不佳,于是也就没当回事,更没花时间去看。

随着时间的流逝,身体越来越差:严重的失眠症、高血压、糖尿病等多种疾病缠身,家人带着她四处求医问道做迷信、吃药打针上医院,总是不见好转。自己长期下岗待业,非但没有经济收入,每次买药没有少花钱,给家庭生活造成压力,经济负担越来越重,丈夫和孩子也因此产生矛盾,真是痛苦不堪,外加严重失眠症长期伴随着她,她常常是彻夜不眠,苦日子不知何时才是个尽头。

就在走投无路之际,她又遇见了给其《转法轮》书的那位朋友,朋友了解了她的情况后,鼓励她要看书,还给了一个MP3(里面是李老师讲法录音)。于是她才开始尝试着看书、听法、炼功。不长的一段时间,奇迹发生了:也不知何时何日开始,睡眠改善了,精神面貌一天比一天好转。

尽管如此,家里人对她的身体健康还是有所顾忌的,硬要其到医院全面体检一次,当她的体检报告出来后,家人无不为之高兴起来,因为太神奇了,原来的高血压、糖尿病等多种疾病都不翼而飞。渐渐的她明白了《转法轮》是一本宝书,暗暗下决心:定要珍惜这本书,并要坚修到底!

但是由于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在所有的电台、电视、广播、报纸全面开足了马力来镇压法轮功,造谣污蔑法轮功,并疯狂迫害法轮功,给不明真相的中国人包括修慈善的家人造成了恐惧感,所有亲人不让她公开炼,也不让其出去说真话。因为本地区、以及其身边炼法轮功的人,有被迫害而死的,有被非法劳改、劳教的,又有被绑架、抄家的…… 她怕自己也被迫害,自我保护意识强,于是就躲在家里炼。如今,她认识到这样做是很自私的,自己是法轮功的受益者,不能再沉默了,应该把法轮功的美好告诉世人,让所有善良的人和生活无助的人跟其一样受益。

(四)脑膜炎有后遗,学大法一扫光

吴小凤原本从小就体弱多病,十几岁时就得了脑膜炎,试想一下一个人或者说一个正在发育中的人,脑袋里生了重病,对身体的伤害之大是可想而知的,还好幸运的她,当时总算保住了这条命。可是一直令其苦恼不断的是:留下了头痛的后遗症(冷了头痛,热了也头痛,痛起来真叫人难以忍受),同时她还有妇科病顽症。

每种病都要吃药,中药、西药轮番吃,哪个医生开的药或者民间人讲的青草药,都要吃,而且都没有什么疗效,人整天晕晕沉沉的,又看不到有啥盼头,对她而言一直以来真的很痛苦很痛苦。

自从一九九八年十一月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后,渐渐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头不痛了,妇科病也好了,全身轻松了,整个人精神好起来了,就连身体上的其它毛病,也一扫而光。这真是大法带来的奇迹,她说在这里她一定要发自内心的道一声:“尊敬的师父,谢谢您”!

(五)失眠牙疼真要命,一朝得法一身轻

潘柳妃曾经是一个极其痛苦的失眠者,有严重的神经衰弱症,牙龈也痛,痛起来简直就是要她的命。可是到处求医问药,看了不少的医生,也服了很多的各种药,均毫无效果。

就在她投医无门的一九九八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有个好心人给她介绍一本书——《转法轮》。通过学法、炼功,不知不觉中,身体状况逐步的改善,真的像书里所说:“无求而自得”。而且逐步的状态越来越好了:感觉一身轻,走路生风,身心舒畅。更能直接感受到的是:人的心态也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待人接物也不自私自利了,能发自内心的确实做到真正的善和真正的宽容。总想对他人对社会多做点什么。

在这个过程中,潘柳妃不仅省了医药费,而且决不干害人的事,还能多做好事。用她的话说:“无疑,是大法改变了我这个人与我的心。”所以,她敢于认定:“法轮大法是真正的高德大法,是度己度人的佛法,我的选择,我的坚持,没有错!”

二零零零年七月,她与几个同修去北京的那个政府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绑架,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羁押到看守所,以“组织上访者”的莫须有罪名,非法判了三年半。在狱中遭罚站、不让睡觉、不让动,一动就粗暴的被踢,手脚严重的肿起来了,上厕所蹲不下去,衣服的扣子也扣不了。只要一不顺恶警的意,受罚、挨打成了家常便饭,它们还把她的头狠毒的撞到石板地上。更残忍的是饭菜里时常被任意和歹毒的添加进各种精神类摧残药,致使她常常精神恍恍惚惚,或四肢出现僵硬,或走路摇摇晃晃,甚至整个人的中枢神经系统被摧毁毫无自控能力,体重也从一百三十斤降到七十多斤,瘦弱的不成样子,那时的潘柳妃被这些邪恶迫害的只剩下一口气了,眼睛也看不清东西啦,全身的各个器官在不断的衰竭、弱化,真是到了九死一生的那步田地。

好不容易受难回家了,尽管此时的她浑身很多地方已经溃烂的根本就不像人样了,可是仍然凭着对大法的坚信,通过学法、炼功,身心又十分神速的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六)浑身是病真烦恼,苦尽甘来靠修炼

一九九八年下半年,刘若珍有幸修炼了法轮功,不到几个月,全身的毛病一扫而光,什么咽喉炎、风湿痛、头晕、胃病、月经不调呀,等等都没有了,其真的感受到了病去如抽丝,那种幸福感太好了,全身充满活力!

打那至今,十七年了,没吃过药、生过病,真可谓是:安然无恙一身轻。她深有感触的说:“大法不会因为我是一个平常人、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而不赐福于我,恰恰相反,大法的伟大之一就在于:不论是谁,没有分别。作为一个修炼人,我深知其中的无穷奥妙,更感佛光万丈久沐吾心!”

刘若珍不仅身体好了,心性也有了很大的提高。在炼功前,她脾气不好,心眼小,常和同事争斗,婆媳关系很不好,三天两头吵吵闹闹,把名、利、情看得很重。学了大法以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学会了宽容忍让,善待他人,不再斤斤计较个人得失,慢慢的自私自利的一面也越来越少了,思想境界有了质的飞跃,很多方面真的能够设身处地的为他人着想了。这样一来,很快便能与同事、丈夫、婆婆等之间和睦相处。

刘若珍不但个人获益匪浅,而且孩子也跟着受益。以前儿子经常犯病,特别在农村,医疗条件差,有好几次小孩子下半夜发高烧,按常理来说,该找医生打针、吃药,可这个时候去哪找呀?于是她就心平气静的坐在他旁边炼功,过一会儿烧就退了。这就是大法的神奇之处,往往一切尽在不知不觉与无求之中发生着,并且无需任何回报!孩子在学习方面,上初中、上高中都是刚好够录取线。高中呢,开始排名在三四百名,后面成绩越来越好,到高三就挤进一百名之内,最后考进一所理想的大学,连老师都表扬说:你的孩子有灵性。周围的人有的说:是其经常做善事,孩子得了福报;还有的说:是因为其吃的苦多,上苍给的补偿。

当然,她自己明白,这是佛恩浩荡!对此,她感动的说:“你们说,这法轮功多好哪?!不仅使我身体健康了,没有了病痛,又为国家节省了医疗费,也从根本上改变了我的世界观、人生观,改善了我的人际关系和家庭关系,利人、利己、也利家,造福社会。”

刘若珍还多次被非法抄家、绑架、关押,三进洗脑班,两遭劳教,恶警们强迫其看诽谤大法的录像、资料、写揭批书,逼迫其长时间坐板凳。不符合她们的意愿,常常挨骂。有一次被罚站十天,腿肿的都不像样子了。还曾遭公安恶警拳打脚踢。更令人发指的是十几年来,她勤勤恳恳教书育人,不仅没有得到应有的褒奖,相反常年被非法扣发工资,只许领三百~五百元不等的生活费。身心挨摧残,信念得锤炼的刘若珍,和许多的受难者一样,不屈服于迫害,一身正气,得到众人交口称誉。

(七)从心脏病、肾病、癔病、便秘、腰伸不直,到百病全没

陈玉爱是福安市城阳学区的一名退休教师,今年七十六岁,于一九九七年十一月有幸开始修炼了法轮大法,其亲身体验到了:人生在世,什么叫做“无病一身轻”!

在此之前她得的几乎都是要命的病,诸如:心脏病,这是公认的毙命病;肾病,毫无疑问也是女人性命攸关的病;腰不直,虽然不是致命病,但是作为一个女老师,老是弓着个腰,起码在外形上难以为人师表,况且在其他方面还有诸多不便,其实也是很要命的;更痛苦的是癔病,这个病是一种极其特殊的病,它的特殊性就在于,想哪里病,那里即刻就有病,民间也说:没有人不怕这种病的。那时的陈玉爱为此痛不欲生。

再说说那个刻骨铭心的便秘,那才真叫个惨哪,此病非但拉不出来,而且通常至少一个星期才大解一次,本来这样就已经够痛苦了,可是不幸的她还有一个特别的嗜好——尤其喜好吃牛肉,不吃连觉都睡不着;可是一吃牛肉,肚子疼的满地打滚,死去活来,过后又忘了痛,还得重来。

加上她当时很喜欢与人计较,心里常常和别人过不去,还只能赢不能输,否则就没完没了,经常是人家心痛,她比人家更难受。

命大的陈玉爱,一炼功所有的病全没了,并且自从看了宝书《转法轮》,使她真正知道了做人与修炼的道理,书中讲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做事为别人着想,多看别人的优点,少看别人的缺点,不但心里豁然开朗,而且现实中她也是照着这样去做的,脚踏实地的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好人,就连世界观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甚至都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八)慢性病疑难杂症,不药而愈

今年已七十六岁的陈赛丹,以前身体特别不好,患有多种疾病,尤其是那个头晕病,把她折腾的够呛,因为经常会头晕,每当发作起来时,就连平平的路都走不了几步,通常走两步就得停下来歇口气,难以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外加还有关节炎、腰痛,以及常常失眠,日子真是不大好过。同时她还伴有性子急、脾气暴躁的性格,平日里总免不了磕磕绊绊,时常感到活的很累很辛苦。

好在于她向来心地善良,不易之中,在一九九八年有好心人给其推荐了法轮功。修炼之后,她一面勤炼功法,以苦为乐,见效明显;另一面,能严格用真善忍的标准与法理要求自己,不断提高自身的心性,身心都很快恢复了健康,走路生风。更使人宽慰的是,家庭也和睦了,生活、工作起来,有滋有味。

陈赛丹十分感恩大法造福于她和她的家人,修炼上亦愈来愈坚定。为了追求自个儿的信仰,为师父讨回一个应有的公道,她于二零零零年七月和二零零一年一月两次到天安门广场拉横幅、喊“法轮大法好”,多次挨恶警的巴掌和电棍电击及拳打脚踢、遍体鳞伤。坚持真理中,她曾经四次被非法抄家,六次遭绑架,六次被非法关押多地看守所,两次被非法劳教计两年,备受酷刑折磨与残忍迫害。

(九)肺结核、常年失眠,全身毛病消失

陈幼清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全身都是病,患有甲状腺肿大、肺结核、神经衰弱、等等,而且常年失眠。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七年多,当时骨瘦如柴的她,体重也由一百多斤降到了七十多斤。因为家庭经济困难,没钱医治,无奈之下,家人暗中为其准备了后事。

一九九九年二月,好心人给其推荐了法轮功,其是抱着一线的希望和试试看的心态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不久后,全身什么毛病都没有了,真是奇迹!并且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使她改掉了爱打麻将、喝酒、爱发脾气的许许多多的坏习气。在生活和工作中,处处事事都以“真善忍”为标准,与人为善。

(十)肌瘤飞,百病除

以前的魏寿金患有痔疮出血和多年腰部右侧长肌瘤,疼痛难忍,坐立不安;还有鼻炎、耳鸣、肩周炎、脊椎炎及种种关节疼痛,而且还有贫血,全身是病,一直以来求医无门。可真是苍天有眼,是上天的眷顾,让她有缘修炼法轮功。

经过两个月的学法、炼功,令人不敢想象的是,她全身什么病都没了,而且整个人轻松如飞。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深切的感受到了师父的洪恩浩荡,魏寿金极其感动的说:“没有大法,我早就不知何时一命呜呼了。所以定要感恩师父,坚修大法不动摇!”

她不但身体好了,精神面貌也焕然一新。通过大法修炼,使其明白了怎样做个好人,怎样做个更好的人,怎样做个更更好的人,同时从中也使其进一步领会到了:通过严于律己和不断的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准,提升自己的思想境界,慈悲处世,与人为善,处处为他人着想,这些都是自己作为一个修炼人所必须做到和做好的。

她在寄给最高检的“诉江”《控告书》中深有感触的提到:“我们在家里要做个好人,在社会上也要做一个好人,而且长期以来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都是这么做的,哪里会对社会造成伤害,对政府造成威胁呢?难道还怕好人多吗?还怕好人不好管吗?一定要把人民改造成犯罪分子吗?假设是这样的话,那么,你们政府是不是都是坏人呢?如果不是,你们能不能重新认识一下法轮功,静下心来让法轮功学员给你们讲一讲每个人各自的心得体会,讲一讲这个法轮功的真相呢?!”

魏寿金二零零二年四月被绑架,并在看守所非法关了一个月,强制劳动做奴工。二零零二年八月又被绑架到了洗脑班迫害。她说:“在江泽民发动的这场前无古人的极为惨烈的迫害中,虽然我在身体上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但是从单位到社会环境的压力还是够大的,好在于我们能够走过来。然而,对全国而言,迫害的残忍程度,是令人发指的,受害者之众、之深、之惨烈,都是从来没有过和不可想象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