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破除邪恶迫害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二日】十六年的邪恶迫害过去了,我走到了今天,每一步的提高都离不开师父的艰辛无私付出和无限慈悲保护,心中对师父无限感激。现写出自己三次破除邪恶迫害的经历,以谢师恩。

第一次:在大街上发真相资料

二零一三年阴历十二月的一天,象往常一样,我带着一包真相资料放在自行车的前篮筐里到大街上去发。由于汽车站有很多流动的行人,我就想去让这些人明白真相。在车站附近,我给一个五十多岁的男民工发光碟、年历讲真相,他很快接受了,把这些真相资料放在路边。这时,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过来了,一把把我的包打开一看,啊,这么多法轮功真相资料,有年历、神韵光碟,一大包。他说要报警。我以为是开玩笑,没在意,也没有怕,继续讲真相。不一会儿,村干部来了,我继续跟他讲真相。他也不明真相,就打电话给派出所。派出所的警车很快来了,把我的自行车扣在村干部那里,要把我带走。面对这情景,我没有害怕,还是不停的对村干部、警察及周围世人讲真相:法轮功是佛法修炼,师父是在末劫时期来救人的,法轮功学员是在人间按照师父的要求“真善忍”在做好人,可是却遭到不讲法律的警察的迫害,只有明白这些真相才能躲过灾难保平安,進入未来,你们千万不能迫害法轮功弟子……我对他们讲了很多。警察要我上警车,我不上车。旁边的人还煽火说:起码要你坐牢半年。我就说:你们都说了不算,只有我师父说了算。我高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师父来救我啊!”

到了派出所,他们几个人把我拖下车,我也高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师父来救我啊!”这时国保大队的两个警察来了,大队长也来了,要我坐在刑椅上问话。我说:我不坐,这椅子是坏人坐的,我不承认你这种迫害。我就给他们讲真相。这个国保大队长,我平时给他讲过好几次真相,这次又给他讲真相,他似乎明白了很多,不象以前那么凶了,能平静的听我讲了。

这时快到中午了,他们要去吃饭,就把我带到公安局食堂,要我和他们一起吃饭。我说我不吃你们这迫害法轮功的饭。他们两伙人合一桌吃饭,我没吃,就在旁边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静静的听,没有人阻止我,也不打断我的话。这时,我想起了今天刚退了二十多个世人的退党名单,这个怎么办?我要保存好。我想到去上厕所,以便处理好这事。于是,我说要上厕所。在厕所里,我把二十多个世人的退党名单藏在袜子里,认为这安全些。当时,我动了不好的这一念,怕万一要把我送到什么地方去,身上衣兜里的退党名单不安全。我就藏一叠卫生纸在身上。我从厕所出来到食堂大厅,我又对端盘的人讲真相。这时,我的正念出来了,我想: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做的是最正的事,谁也不配干扰与迫害,我不能承认迫害,我哪里也不能去,我要堂堂正正回家。于是,我把刚才藏的卫生纸拿出来丢在椅子上,我不能承认这种无理的迫害。我就对国保人员说:我饿了,我要回家吃饭。大队长说:刚才叫你吃饭你不吃饭,现在又要吃饭?等一会儿再说。我说,你那个迫害法轮功的饭我不吃,除非你们不迫害法轮功了。

下午,明白真相的大队长借故走了,让一国保警察守着我,问了我几个问题,我都以讲真相的方式回答。他静静的听,什么也没说。下午三点,我回家了。

从公安局一出来,我就到上午讲真相的那个村子里,去取扣留的自行车,并正告他:以后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了。村干部见我几个小时就回来了,什么事也没有,他的脸红红的,不好意思。

第二次:去县政府送劝善信

二零一四年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警察又在干坏事。我想去制止他们对大法犯罪,启悟他们的善念和良知,自己就写了封劝善信。六月十七日八点多钟,我到县政府给政府官员送劝善信。送了十九封信后,我来到了县“六一零”办公室,将信送到了一胡姓官员手里,他不要。他大声吼我,说不信这一套。我给他讲了很多真相,他还是不要。看到这种情况,我就说:你不要,我就往别的办公室送。他就走出门,在走廊里大喊大叫,给门卫打电话,给公安局打电话。我不怕,不管他怎么表现,就到一楼继续送劝善信,几个门卫围上来,不让我走。随后,国保大队警察开车来了,一黎姓警察抢走了我的包并说“没收”。黎姓警察抓住我的手用力一拉,我往前一倒,没有遇到危险。因他没松手,否则摔得怎样,后果将不可设想。黎姓警察又用拳头在我肩膀上拍打,要我快上警车。我不上车,说:“我写封信给政府官员,我又没做什么错事,你若不信不妨可以把信念给大家听听,看我写了什么?你们杀人抢劫的不管,嫖娼卖淫的不管,一个修‘真、善、忍’的好人却不放过。”他们还是不听,逼我上警车。

我不上警车,黎姓警察就在我背上双手两重掌把我打進车里,把我劫持到派出所问话,一路上我高喊“法轮大法好”。在派出所我不配合他们,不搭理他们,只说要马上回家。后又被劫持到国保大队。黎姓警察和胡姓“六一零”人员还骂大法师父,骂我。我说:为什么天要灭共产党,共产党真是邪,看你们这些官员的表现,又打人又骂人,没有道德,难怪天要灭这邪党!

后来黎姓警察说我没文化,不可能写出那样的信,我说是我自己写的。他们不信,拿来纸笔让我当面写,我就当面写。结果一核对,果真是我写的。快写完的时候,也快到十二点钟了,他们要吃饭了,就叫我回家了。

第三次:在县城发邀请函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日,我县法院要非法庭审一名大法弟子,我们准备向世人发放邀请函,请世人到法庭旁听,看看中共法官到底在干些什么,法轮功学员又做了些什么。

那天早上八点,我在县城发放邀请函时,被一名四、五十岁的便衣警察抓住手不放。我说:你抓住我的手干什么?他说:你在发法轮功的东西?我说:你们不是称公开审判吗?我帮你们发函邀请世人去,不是在帮助你们吗?这人横蛮不讲理,要诬告我,他随即打电话。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警察开着一辆黑色的轿车很快来了,要我上车。我不上车,两个人把我推到车里,车立即开到公安局。我一路高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到公安局国保大队,我还是不停的讲真相,劝善,制止他们行恶。在大厅我又高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师父来救我啊!”我想让公安局楼上办公的人都听到大法的福音,也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国保大队的人又在迫害法轮功学员。

看到我这个六十七岁的老婆婆这样喊叫,国保警察也对我没有任何办法。警察问我:你这东西是从哪儿来的?我不告诉他。有人叫上网,警察说:我不上网,我的眼睛看不见了。意思是遭恶报了。有好几个警察在商量怎么办,不知道怎么办,就问国保大队头目。那个明白真相的国保大队说:怎么办?放人。

临走时,他还叮嘱说:“你不要去法院庭审的地方啊。”我也随口答应了一句“哼”。可修炼是极其严肃的,后来我悟到我这随口答应的一个字其实也是不对的,是配合了邪恶,可能当时自己心里还是觉得松了一口气,稍微放松了自己的正念,随和了邪恶。这时八点半法院正在非法庭审大法弟子,我当然是要去那里的。我就骑着自行车立即赶到法院去了,那里有很多大法弟子。

我这三次破除邪恶迫害,第一次七个小时正念闯出,第二次三个多小时堂堂正正回家,第三次半个小时就出来了。这三次的经历证实了大法弟子正念讲真相是否定迫害、破除邪恶的利器;是大法弟子正念正行、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慈悲伟大的体现,是最有力的;是成就新宇宙伟大觉者的为他的生命的体现。讲真相遇到险情,不怕,记得师父,记得大法好,有邪念及时否定解体,讲真相救人,这是关键。我的所为符合了法的要求,师父就救了我,我就安全了。

这次的不足之处是:给人发资料,没有把资料包好再送给他,没有为他人着想,这是“私心”;发现有人要诬告,没有及时正念制止,让人对大法犯罪,只顾自己讲,不理智,这是“为我”的体现。去掉“私心”和“为我”,达到正法的标准,是我以后要走的路。

以上为个人体悟,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