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朱海山在劳教所和监狱遭受的折磨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二日】

一、在饮马河劳教所遭迫害一年

我是吉林省法轮功学员朱海山,在二零零零年,我被当地公安局警察非法抓捕,并送到九台前饮马河劳教所遭迫害一年。期间,长时间被劳动奴役,当时,那个劳教所是种水稻,每天都必须完成定额的劳动任务。因为我拒绝写所谓的“五书”(就是不修炼和诬陷大法的内容),被加重劳动任务。

在那里,他们会强行转化法轮功修炼者,采取各种方式,有时不择手段。学法轮功的人到了那里,被打嘴巴是常事,有时警察教唆犯人打法轮功学员。我也曾因不接受他们的所谓转化而遭电棍电击。电我的那个警察人们叫他高科长。给我的身心造成巨大伤害,一年后回家阴影还久久不能抹去。

二、四平石岭监狱三年半冤狱生活

在二零一零年七月份,我与一同修共同到邻村,面对面给民众送真相光碟。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遭非法抓捕,后被当地法院非法判三年半。送四平石岭监狱遭迫害。

到监狱里,他们会首先用各种手段对你进行所谓的恶毒转化(就是强迫人放弃修炼),如不接受转化就会对你施以各种酷刑进行折磨。

我当时是被非法关在十一监区,因为我不接受他们的所谓转化那一套,曾被他们定为攻关转化对象,他们会挑选最邪恶的、心狠手辣的、甚至是人性全无的恶警来干这个勾当。先从心理上进行恐吓。把人弄到一个满屋子挂的各种刑具的地方,使你感到如不转化,这些刑具都会用来折磨你的。当时有一李姓警察,拿着那种高压大电棍,威胁我:“说不说,不说就来这个。”我当时很坚定,当然不会说他们想听的。他们开始用高压大电棍电我臀部,我当时被电棍击倒,他们继续电我,当时十一监区的周监区长还帮着摁住我。后来他们看我不可动摇的意志。周监区长又来找台阶说,算了,这么大岁数了。这才结束了这次的折磨。

因为我的不转化,恶警不甘心,也不放手。一次,为了转化我,周监区长住在监区四、五天。一直到要给那些犯人们开会,他才离去,这次迫害我,他们找了个刘干事,此人喝点酒就会魔性大发,人性全无,这个姓刘的,专用电棍电我裤裆处,直至把我电的晕了过去,他们才罢手。还吓唬我,老实点,否则明天还电你。

第三次他们还想电我,被一包夹人员制止,(在监狱或劳教所每个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会有两名普通犯人二十四小时监视称包夹)他跟警察说,他有脑血栓,电出事怎么办。而后我被叫去审讯室,警察说,让我写几个字,看我是否有脑血栓。我当时歪歪扭扭的写了二零零三年几个字,然后他们让我继续写,这次让我分别在五张纸上写我的名字。我上了他们的当,没过十分钟,他们找来四个小伙子,都是普通犯人,让我往他们事先写好的五书上摁手印,我不摁。几个人拽住我的手,强行在五书上摁上了我的手印。

第二天,那个周科长来了,问我,“怎么样?你呀?”我说,几条命换不来我的修炼。后来我就想,这不行,一定找机会挽回我的这次损失。后来,在一次有外来人员来检查监狱工作的时候。周科长找我去见来检查的人,并说:“不用你说啥,去就行。”我说:“我不去,我要是去了,就真成了转化的了。”他站起来拍拍我的肩,说声行了就走了。

在那里,被打几下踹几脚,都没人拿当回事了,我就是因为被打嘴巴,牙都松动了,后来很快就掉了。

因为超负荷的劳役,我曾出现胸腹水,到指定医院就过医,家属要求保外就医,他们不允许。家属要求陪护就医他们也不允许。

我的孩子们都很孝顺,经常去监狱看我,但我从来不敢告诉他们我所遭受的酷刑。

我写这些,不是恨那些害我的警察等人,我只想告诉人们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希望大家都来谴责和制止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