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临洮县610、警察绑架四名法轮功学员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三日,临洮县610、公安局新添派出所警察胡生伟、丁伟、王伟、王宏伟等,闯入法轮功学员王亚龙、桑小春夫妇的家,绑架了正在读书的法轮功学员文伟龙、晏元经、桑小春三人。王亚龙下班回家后也被绑架。晚上十一点多桑小春被放回家。

警察从文伟龙身上非法搜走了一、二千元的现金,从王亚龙家搜走了一台电脑、打印机和法轮功书籍、真相光盘、真相资料和一些《明慧周刊》,总价值八千元。晏元经被太石乡巴下派出所挟持到乡政府后放回家,警察在他家里非法搜走了大法书、炼功音箱、《洪吟》、炼功录音卡。在非法询问期间,对晏元经使用电警棍,电他的头和手进行逼供,搜走了护身符和真相币。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现在文伟龙和王亚龙被劫持在何处不清楚。文伟龙与八十多岁的老父亲两人在一起生活,父亲精神恍惚,经常离家出走就回不来。王亚龙和桑晓春家中也有约八十岁的老母亲,都需要儿女们照顾。

一、文伟龙遭受的迫害

文伟龙,男,出生于一九七六年十一月十二日,家住甘肃省临洮县新添镇联丰村三社。一九九八年文伟龙在北京打工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多种疾病不翼而飞,思想和道德得到了升华,做事处处以“真、善、忍”要求自己,人生观、世界观彻底改变,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处处考虑别人,时刻沐浴在法轮大法洪大的佛恩浩荡之中。以前那种不平衡的心理得到了大法的洗涤,事事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事先考虑别人,时时沐浴在“真、善、忍”的高深法理之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恐吓,威胁,时刻伴随,年底,新添镇派出所的民警王永华闯入文伟龙家中索要大法书籍。第二次由临洮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周智泉带领派出所所长张小军、王永华闯入家中非法抄家,抢走所有的大法书籍,录音,录像和洪法用的大型条幅、图片。并将文伟龙绑架在临洮县公安局非法拘禁二十小时。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六日,文伟龙到北京依法为法轮大法师父遭受的不白之冤请愿,为法轮功请愿。遭非法拘禁、殴打,绝食抗议三天后被临洮县公安局政保科周智泉等人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劫持到临洮县非法关押,回家后仍被监视居住。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文伟龙为行使公民的合法权益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殴打,在海淀劳动教养所非法关押二十四小时后,被海淀看守所非法关押,经历野蛮搜身,强迫洗冷水澡,强迫坐板(从早到晚双手抱膝坐在床板上),用插管插鼻孔野蛮灌食,导致鼻孔流血。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六日被周智全等人劫持回临洮,非法关押在临洮看守所,文伟龙绝食抗议十天,期间经历野蛮灌食,多人压住,灌泡馒头,在临洮县医院注射不明药物,周智泉等人非法从文伟龙身上搜走的现金一千四百元,一百元去向不明,一千三百元非法上缴国库,在被送回看守所非法关押的路上被法警用高压电棍电击。

二零零二年四月文伟龙被非法冤判四年,五月份被劫持到兰州监狱非法关押,经历强迫劳动,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底转往定西监狱非法关押,在入监狱被强迫训练;被监视,因炼功遭到犯人小头目包某殴打,十二月底被送到二监区非法关押,因炼功遭到犯人石富贵,岳根生殴打,被他们诬陷抢吃多占,因绝食抗议遭到监区长王东升指使监区男干部铐着用绳子捆绑,用多根高压电棍电击,吊楼梯,强迫劳动等迫害。于二零零四年六月五日回家后被多次骚扰。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三日文伟龙在砖厂上班时被周智泉、包键娃(派出所所长)刘军(610)等人绑架,非法侵入民宅,抢走文伟龙的电视机、卫星锅、接收器、DVD、塑封机、打印机以及大法书籍、资料,文伟龙被绑架到临洮县公安局在老虎凳上非法铐了一天一夜,期间多次被刑讯逼供,于三月十四日被临洮看守所非法关押,经历了滥用刑具,野蛮灌食,多人压住,把牙刷磨尖撬,用鞋底打屁股,打的屁股硬梆梆的青黑一片。每天值班所长怕打人的声音被隔壁听到,将音乐播放器声音调到很大,参与者有辛仲林,丁有平,李建花,杨勇等人,后来由杨勇发明了一种酷刑美其名曰(杨勇看瓜)将脚镣压在脖子上,双手用文伟龙的线衣将手铐绑在后面,用线衣袖子把脚镣连住,导致文伟龙压迫动脉休克昏迷,后来还用洗脚盆接上水,多人按住,把头压在水里淹,还经历了用鞋跟敲打脚踝骨、“燕子吸泥”、“母狗撒尿”、“看电视”(眉心顶一根卫生筷,脚尖贴墙面而站)等多种酷刑。

中共酷刑示意图:罚坐
中共酷刑示意图:罚坐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八日被临洮县法院非法冤判六年,文伟龙上诉,定西市中级法院维持原判。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五日,被劫持到天水监狱继续迫害,在入监队遭受了坐酷刑凳(小板凳)强制洗脑(看诬陷法轮功的电视节目),侵犯言论、行动自由,(包夹)强迫背监规、训练。二零零九年年底被送进一监区 三分监区非法关押,因绝食抗议关小号(不让出号室门)遭到分监区长:杨胜宏,教导员陈晓东指使犯人年小江,陈宝德,朱连胜,魏明明,马平顺,刘军峰等六人轮番二十四小时看守(包夹)滥用刑具(脚镣,手铐连在一起的那种),野蛮灌食(口腔、鼻孔,开口器)插管,晚上不让睡觉,(犯人陈宝德不让睡觉,给文伟龙的眼睛里滴清凉油),白天在床上吊铐,由年小江带头殴打,有一次年小江,马平顺,陈宝德三人将文伟龙压倒在号室里殴打,晚上将手铐在床中间的栏杆上逼迫写所谓的”四书”。

二零一二年十月文伟龙因绝食抗议迫害,又遭受了野蛮灌食,陈晓东指使犯人刘军峰等人把文伟龙铐在床上不让大小便而尿床,由刘江涛,董兆吉,陈晓东等人用电棍电击的文伟龙大小便失禁,转到一分监区监道关小号长达两个月,由犯人刘军峰带头看守殴打,用他的话说:“别人拴牲口才用一道,而绑你却用三道,”(晚上双手分开铐在床架上,脚上用手铐连着脚镣铐在床架上,)魏明明主导灌小便,后来强迫劳动等等一系列迫害。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三日出狱回家后被派出所非法拍照、验血,剪头发等迫害,经常来家中骚扰。

在长达十六年的迫害中,两次被非法冤判,给文伟龙的家庭、亲人造成无法弥补的巨大经济、精神损失和伤害,期间周智全等人多次敲诈勒索钱财未果,并多次骚扰文伟龙的家人,文伟龙被非法判刑期间,文伟龙的父母整日以泪洗面,家人,亲戚遭到社会歧视,母亲因精神压力过大而导致多种疾病并发而过早离世,父亲现如今神志不清。

二、王亚龙、桑小春夫妇被迫害的经历

王亚龙出生于一九六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桑小春出生于一九七零年三月十日,家住甘肃省临洮县新添镇下街村三社。一九九六年、一九九八年王亚龙、桑小春相继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多种疾病不翼而飞,思想和道德得到了升华,大法改变了夫妇俩的人生观、世界观,以前那种不平衡的心理得到了大法的洗涤,事事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事先考虑别人,时时沐浴在真、善、忍的高深法理之中。法轮功给他们家带来了久违的欢乐和从未有过的幸福。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当地公安、乡镇干部对王亚龙、桑小春夫妇多次骚扰,抢走了他们的大法书籍,并使用威胁、恐吓的手段要他们放弃对大法的修炼。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夫妇俩到北京依法为法轮大法师父遭受的不白之冤请愿,为法轮功请愿。在机场附近被机场派出所警察拦截,非法搜身、非法拘禁,第二天被朝阳看守所非法监禁七天,后被临洮县公安局劫持回临洮,非法关押在临洮县看守所继续迫害,在看守所狱警唆使监头,以极其残忍的手段进行迫害(冬天泼冷水、野蛮灌食、暴打以及精神洗脑)并由临洮县公安局政保科周智全、王祥林、许青玲等多次非法讯问,罗织罪名。

酷刑演示:开飞机
酷刑演示:开飞机

在看守所,桑小春被非法搜身,在墙根以“飞机式”酷刑迫害,冬天寒冷的天气用冷水擦地,强迫背监规,女狱警何淑云打桑小春一巴掌,要她认错放弃信仰,说政府(何淑云)是正确的。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半个月后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 ,新添派出所所长张小军、民警王云华砸坏大门夜闯家里,张小军威胁王亚龙夫妇,王云华非法搜家,抢走一本《转法轮》,家里翻的一片狼藉,在不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绑架夫妻二人,直接关到洗脑班迫害,期间强制看污蔑大法的电视,不管白天、黑夜锁在房间里,限制人身自由。过了几天,王亚龙又被非法关押进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王亚龙被非法枉判四年,五月被关押到兰州大沙坪监狱迫害。二零零二年底,又被转到定西监狱继续迫害,并且被限制人身自由,不让炼功、不让说话,不让单独行动。精神迫害洗脑、恐吓、威胁等方式,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二年七、八月间,桑小春再一次被绑架到戒毒所洗脑迫害。无理的迫害给桑小春的精神和身体造成了极大地伤害,对家人精神迫害更大。刚刚上学的儿子整天哭泣,回家坐在院子里连饭都不吃,谁问都不回答。二零零三年十月桑小春回家,看到儿子瘦小的身体,因学习跟不上被留级。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王亚龙回家后,当地的警察、乡镇干部、610人员经常上门骚扰,并且利用剪头发、盖指纹、签字等手段不断地骚扰、恐吓,对王亚龙的家人带来了很大的精神压力。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