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田被迫害致死 亲属控告元凶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八日】吉林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王海田是蒙古族人,曾用名包文菊,于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王海田曾被当地“610”人员、警察非法拘留三次、关洗脑班二次、妻子被逼迫与他离婚,王海田流离失所到吉林市后在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回内蒙古敖汉旗安装新唐人电视被绑架,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九天,后取保候审。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王海田被警察野蛮绑架,遭受酷刑折磨。非法关押看守所二十六天,洗脑班十八天。从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回家后,身体出现异常现象,于二零一四年二月二日(大年初三)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王海田去世后第三天,整个嘴呈黑紫色,整个脸部是青色的,火化后骨灰内有一些米粒大小的黑色颗粒。他的家人根据王海田生前讲述警察残害他的手段,强烈质疑在洗脑班他被注射了有毒药物。

王海田的三姨李净赟女士于二零一六年三月向最高检察院投寄了《刑事诉讼状》,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强烈要求将江泽民绳之以法,为冤死的外甥讨还公道,同时要求给予经济补偿。

王海田的三姨李净赟女士在控告书中叙述说:

王海田(曾用名包文菊)于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有幸参加师尊在哈尔滨讲法学习班。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在吉林省长春市聆听了师尊《长春辅导员讲法》。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王海田两次去北京证实法,为法轮大法说公道话,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曾被当地“610”人员、警察非法拘留三次、关洗脑班两次、妻子被逼迫与其离婚,为躲避抓捕,王海田流离失所到吉林市,使用的姓名:包文菊。

王海田(包文菊)懂水暖技术,而且技术还很过硬,他就靠打工维持生活,王海田干工作任劳任怨,不怕吃苦,助人为乐,他打工的单位老板非常满意,称人品好。谁家的水暖设备损坏只要和他说一声,或者他看到了便主动帮助维修。

二零零九年王海田同外甥女敖翠翠在吉林市船营区北极美食街内开一家“武汉鸭脖王”熟食店。王海田自制牛肉干,鸭货是从总店进的,爷俩经商讲诚信、重道德。经营的食品中没有任何添加剂、防腐剂。顾客买的可心,吃着放心。所有食用过的顾客都说好,因此也都成了回头客,所以经营收入好。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王海田回内蒙古敖汉旗安装新唐人电视(大锅)被绑架,非法关押看守所四十九天,而后取保候审。于二零一三年二月九日晚八点多(农历大年三十)回到家中。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上午在租住的自家门前被蹲坑的警察野蛮绑架,遭受酷刑折磨。非法关押看守所二十六天,洗脑班十八天。第四十四天从沙河子洗脑班回家后,身体出现异常现象,于二零一四年二月二日(大年初三)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王海田去世后第三天,整个嘴呈黑紫色,整个脸部是青色的,火化后骨灰内有一些米粒大小的黑色颗粒。他的家人根据王海田生前讲述警察残害他的手段,强烈质疑在洗脑班他被注射了有毒药物。

王海田
王海田

王海田遗照
王海田遗照

以下是包文菊在生前自述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被绑架后遭迫害经过。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上午八点多,我在自家门外正要准备推电瓶车,车梯子还没等立起来,来了两辆轿车,一辆黑色、一辆银灰色,两辆车都没有牌照,下来几个男的说是吉林市公安局的,没等我说话,他们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强行给我戴上手铐,塞到车里,然后又给我套上黑头套,把我拉到吉林市船营区致和派出所。他们把我的双手反铐在背后,强行让我坐在铁椅子上。这时从外面进来两个自称是国保大队的人问我:“书是哪来的?真相币是哪里来的?都给谁安过大锅?”到晚上大约五、六点钟把我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沙河子洗脑班,由几个人轮番洗脑迫害我。

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
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晚上七点多,他们又把我双手反铐上,戴上脚镣子,戴上头套,强行塞到轿车里,不知走了多远,两个人架着我来到一个三楼审讯室,这时来 了一个国保的人和自称的刑警大队的人,说这里是专门提审的地方,话音刚落,进来两个穿白大褂的人,戴着口罩,手里拿着注射器,桌子旁边放着几根镐把,那个刑警大队的人说:“你知道清朝的八大刑吗?”我说:“不知道。”他说:“清朝的八大刑都是小儿科。”又问我:“你知道现在的高级刑罚是什么吗?”我说: “不知道。”他说:“别人外表看不出来任何伤痕 ,但内脏里却残废了,你要不老实交待,就把电源通过导线接在你的生殖器上,另一头通上电,你就变成废人了,医院还检查不出来。”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烟熏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烟熏

他们说着就把两根点着了的香烟强行插在我的鼻孔里,就这样连续插了七、八根,我非常难受,两眼呛的睁不开,眼泪直流。他们把这一酷刑叫“醒脑”,如果要是承受不了,就会胡乱说,他们一直这样逼问我,看我什么也不说,他们就用塑料布把我围住,又用皮带勒住我的头,用注射器抽上辣椒水、芥末油往 我鼻孔里灌,他们怕我挣扎,两个人用力按住我的头往后拉,他们还要给我打针。我说:“你们这么折磨我,还不如一镐把给我解决了。”他们说:“我们就是让你 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这时又过来一个人扒开我的眼睛说:“看看你的眼角膜好不好?”我说:“以前我只是听说有人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来贩卖,今天看到了,这都是真的。”我说:“我的眼睛太小了,不行,你们别开玩笑了。”他们说:“谁跟你开玩笑了,我看你的左眼角膜还行。”就这样他们又继续折磨了我两个多小时后,才把我拉回洗脑班。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五日,王海田被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奴役干活,每天从早上六点多开始干活,除了吃饭时间外,其余时间都干活,把锡纸磨到一张黄纸上,锡是重金属,是有毒的,有时干活到晚上六点多,每天都这样坐在床铺上,双手不停地干活,一天下来整个人累得筋疲力尽,中午只有一碗粥。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

十一月二十二日,王海田又被从吉林市看守所送到沙河子洗脑班迫害,每天被迫播放看洗脑录像,被迫上专门洗脑课,被逼迫写诽谤师父和法轮大法的“五书”,还威逼、恐吓,要是不写就判重刑。

王海田先是身体消瘦,脸色发黄;接着腹部肿胀,呼吸困难,喘不上来气,进食很 少;后来不能躺着,只能坐着;再后来躺、坐都不能,只能跪着,无法大便,于二零一四年二月二日下午(大年初三)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王海田去世后第三天,整个嘴呈黑紫色,整个脸部是青色的,火化后骨灰内有一些米粒大小的黑色颗粒。亲友们回忆,王海田回来后讲述被迫害经过时说:给他打辣椒水、抹芥末油时他没感觉怎么难受。强烈质疑在洗脑班给注射的不是辣椒水、抹芥末油,而是另一种破坏身体的慢性药物。

参与杀害王海田的凶手有:
吉林省吉林市邪党头目张晓霈
吉林市政法委 “610办公室”主任白岩
吉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李志春
吉林市船营区公安分局刑事法制大队王京海
吉林市船营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高新
吉林市船营区致和派出所恶所长:关晓群
吉林市船营区致和派出所警察:陈博,姜超、唐哲明、殷国君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