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宁波市鹿俊玲面临非法开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浙江报道)浙江省宁波市江北区六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鹿俊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初在大街上被江北区某派出所警察绑架,劫持到北仑区看守所关押,据悉,现面临非法开庭。她家人已请律师为她辩护。

鹿俊玲女士坚持修炼使他身心受益的法轮功,曾经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被非法判刑,在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折磨。

鹿俊玲女士从小体弱,在二十几岁的时候又得了神经衰弱,睡眠不好,经常是感觉头昏脑胀、心跳心烦,后来还患了慢性胃炎、慢性咽炎、尿路感染、高血压等疾病,所以是三天两头去医院看病,吃药的时候是一把一把的吃,长期这样致使每天昏沉沉的、打不起精神。为了身体健康,她曾经尝试过慢跑等体育锻炼,也练过太极拳、木兰拳、还有其它气功等,无奈总不见好转,心中很是烦恼。

一九九六年春天,看到公园里挂的法轮功简介里说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既修性又修命,修真、善、忍做好人,还是免费教功,她很认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在公园里炼了,不知不觉身体发生了很大变化。有一天,厂车间主任通知换医保卡,要拿原来老卡去换新卡,鹿俊玲打开柜子拿出医保卡、翻开一看里边都是空白的,这才意识到自己已有一年时间没去医院看病配药了,折磨了她将近二十年的疾病在炼法轮功后,不知不觉中消失了,脸色红润了,心情愉悦了。有了健康的身体,上班工作、家中打理家务一样也没落下,干起活来劲也足了,自己感觉人也年轻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一意孤行、一手挑起了这场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与镇压,使千千万万法轮功的修炼者与亲属也蒙受了巨大的磨难。鹿俊玲女士当时去公园就有人跟踪、一直跟踪到家门口。同时厂里领导也把她找去谈话,不久她被下岗了。由于造谣的宣传,街道、社区也上门干扰。有一年过年,他们一天好几次轮番打电话来干扰。

人们对法轮功的仇视、误解、抹黑和一切不理智的行为,都来源于江泽民的造谣宣传与煽动。面对铺天盖地的抹黑,为说句真心话,鹿俊玲女士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三日去发了真相资料,一起去的同修竺爱梅当晚被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留,第二天七月十四日中午,宁波市江北区中马派出所的警察来鹿俊玲家非法搜查,拿走了所有的法轮功书籍及精装本《转法轮》和一张很大的师父法像与一张很大的法轮图,还有一本《佛家修炼故事》。同时被非法抓捕的还有林杉、竺爱梅、陈汝和、张美琴。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八日,鹿俊玲她们几个分别被宁波市江北区法院诬判有期徒刑、缓刑等不同判决。其中竺爱梅被迫害后一直生病,现已去世五、六年。

二零零四年七月,鹿俊玲女士又被劫到位于宁波西山阁宾馆的樟村洗脑班非法拘禁迫害将近四十天。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鹿俊玲女士被绑架到宁波市看守所,在那里她出现了高血压的症状。为了继续关押她,不法人员在她的菜中下了药。看守所的警察、医生他们隔一段时间给她量一下血压,可这之后血压却越来越高。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六日上午她被带到宁波市第一医院检查,血压低压已到120mm,高压多少不清楚,心电图也出现异常。当天下午四点多,看守所通知家人来接、取保候审。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四日,鹿俊玲女士被非法判刑后押入浙江省女子监狱。在四监区一个小房间里,由两个在押犯人(监狱里叫“护监”)日夜看管。一天她血压异常高,被带到监狱医院(杭州青春医院)除了打针吃药,还要做各种检查和化验,每次抽血都是满满一针筒,多次做心电图,搞的她身上都是一块块紫黑的,一个月后又调回到女子监狱的医务室继续所谓的治疗,继续强迫要吃一些药,但血压不但不降下来,反而有所增高。后来换了一种药,但这药吃下后很快脸变的通红,心跳加快,人很难过。鹿俊玲问:“你们给我吃的什么药?我不愿吃药,可偏要我吃药,血压不但不降,反而提升,这是什么原因?”

很快鹿俊玲女士又被关在原先那个小室,两个“护监”在狱警的授意下,一前一后,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对她进行精神上的打击。晚上的休息时间被剥夺,每晚被强迫“学习”到很晚。小室里装有监控摄像头、监听器,供狱方全面了解情况。她们根据狱警的授意指使,每天强迫鹿俊玲女士反复看污蔑法轮功、天安门自焚等造假宣传的录像、书籍等材料。

监狱就是想在长期封闭的环境中,剥夺睡眠、煎熬、体罚等迫害中拖垮法轮功学员,使人精神崩溃,从而达到转化。狱警曾对鹿俊玲说:“你不转化,我们有的是办法!”

因鹿俊玲女士被非法关押,对家人的打击是巨大的,家人因受媒体谎言的宣传、外界的言论的迷惑、亲朋好友不理解的眼光,使他们感到了人世间的凄凉。对她儿子来说,母亲被关进了牢房,刚生下的婴儿没人帮助照看,在极度痛苦与失望中艰难度日。二零一零年十月,也就是鹿俊玲女士被关押后的五个月,她儿子又被汽车撞碎头颅骨,一根锁骨也被撞断,二十多天没有苏醒过来,生命垂危,狱方也没让她去看望。

江泽民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运动,使千千万万的法轮功修炼者及其亲属受到巨大的伤害,鹿俊玲家的遭遇也只是这冰山的一角。

宁波市江北区法院 地址:宁波市江北区清河路28号 邮编:315020
法官:涂璟 0574-56103056(法官) 0574-56103055(内勤)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