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配合讲真相中走向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四日】甲、乙大姐互相配合讲真相已好长时间了。去年的七、八月份,我有缘加入了这个小组,最近丙姐也来了。我们四人形成了小组,互相配合着讲大法真相、救人。

一、突破怕心

和甲接触几天后,一天她问我:“我明天到某站牌等乙姐去讲真相。你去不去?”我碍于面子硬着头皮说:“去”。心里咚咚跳了几下。第二天到约定时间该走了,可就是抬不起腿来,看看表,时间已过去五分钟了,心想去看看吧,她们要走了,没看见她们,明天我也好说话。骑自行车到站牌转了一圈,心想她们可别没走啊!到那一看同修真的走了,我乐呵呵的回家了,但是甲、乙一定知道我当时的心理。

第二天甲又说,明天乙姐某时到站牌等我,我俩还出去,你就别去了。从她的语气、她的眼神中,我感到是对我的挽留和失望。我当时心里真难受,心想:“她俩也是五十多岁、六十多岁的人了,什么都能放下。而我呢?”师父说:“我讲过,表面的改变那是给别人看的,你能不能得度是自心的改变与升华,那里不变就提高不了,什么也得不到。”[1]师父还说:“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2]我不就是表面感觉不错,怕这怕那的人吗?怎么能完成师父交给的使命呢?这时一个声音说:“走出去就有收获”。我想那就走出去,试试吧!

坐上公交车来到了某地,一下车就碰到了一个开三轮的熟人,一讲,他还真同意三退。一会儿又碰到了一个小学时的同学,讲了真相,他也乐呵呵的同意三退。我这个开心哪,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我从此后就和甲乙配合,形成了一个小组。一次次的去掉私心,一层层的突破怕心,一步步的提高,一次次的见证大法救人的威德。

二、定住警察

甲、乙、丙每次讲真相都令我感动,并鼓励我大胆地讲。我给谁真相资料了,却不敢讲,她俩就去劝三退。我不敢讲的,她俩就主动去讲,我讲时遇到语气生硬的人,她们就接过来讲,不放过一个有缘人。特别在冷天时,冻的直跺脚,有时打电话拨号手都冻的伸不开了。她们常常是忘我忘形。我有时问她俩什么感觉?她俩都说脑袋里空空的,只有救人的念。

我们每次配合时,如果真相资料多,就让我拿着,离开一段距离。我是一边发正念,一边观察周围情况。如车辆、行人反映、接真相资料或三退的反映,如果有情况及时提醒。

一天和甲、乙在某区政府附近面对面发资料劝三退,我有些怕,提醒说:“这是某政府和公安局,一些工作人员常在附近。”甲乙正念很足没在意。下午一点多是上班时间,她俩发了几份资料,这时乙给对面过来的四十多岁的男士一个破网软件,我一看是个警察(某次在公安局见过)就赶紧走过去,路过乙身边时打了她一下,她立刻明白了,但没害怕,事后说她马上发出一念定住他。只听警察说是什么东西?乙说好东西。警察反复看,知道是翻墙软件。又说有多少?乙说就一个,边说边走开了。我已在十步以外了,面对那个警察发着正念,甲乙边走边发着正念。只见警察拿出手机拨打,没通,他看了看手机,又看看软件,又拨打还不通。就这样他在三、四步内踱步,走不了,看看软件拨打手机,四、五分钟的时间也没走。我看甲、乙走远了,追上她们告诉她俩如此情况,我们都开心地笑了。是师父保护了我们啊!

师父讲:“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3]大法何其威严,我们本着大法救人,谁能动得了呢!

三、我们向内找后 人们都愿意接资料了

一次赶集和甲、丙配合发真相小册子,这天拿的资料较多。为了安全,我拿着兜子,她俩随发随到我这儿取。我们九点多就到了,赶集的人渐渐多了。开始没在集上发,而是在行人来往的各路口发。这些天我们天天都做资料,自制的资料供不上了,就用了一个不怎么出来的同修做的小册子,小册子的内容不够理想。丙说:“她带着怕心做的能好发吗?”甲说:“你带着这样的心能做好吗?”她俩各自带着不纯的心开始发了,我在附近观察,发觉人都不愿意要,有的直躲,偶尔要的,看看封面直接就扔了,有的放在路边。她俩都感到一种无形的阻力,我也感到紧张。

师父说:“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4]师父还说:“出问题的时候啊,感觉不对的时候啊,一定要看自己!看看自己哪儿错了被邪恶钻空子了。错了就应该认识到了,就应该做好。”[5]甲同修马上走过来交流,我们查找人心说立即去掉,在法上归正。丙说:“我有怕人不愿接真相资料的心”。甲说:“我有怨你的心”。我说:“看到眼前的情景出了怕心。”甲说:“同修都有闪光点,她做真相资料的目地就是为了救人。不要想她负面的东西。”又说:“我们都是助师正法的神,经我们手发的资料都是有能量的,是救人的法器,我们是救人的,邪恶干扰就是犯罪。”我们一起发正念灭自己的人心,基点放在助师正法上之后又发正念清除邪恶干扰。

十多分钟后,我们又到集市摊床卖货的过道上开始发资料了,这时集上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我们只走了一圈,十来分钟就发完了。大多数人愿意接受真相资料,有的还点头感谢我们。事后我想,如果不向内找,不形成整体,今天的真相资料不但发不出去,或许还会有安全问题。

四、识破、消除间隔

一次赶集我们做了两百本小册子,大家都很高兴。乙怕甲这样做下去会有安全问题,劝甲说:“以后咱俩单做吧”甲说:“她们呢?”乙说:“她俩合作吧。”甲很上火,心想乙怎么了?原来是邪恶利用乙对甲的情制造间隔。一晚上甲的嘴就起了泡,很着急,跟我说了此事。

我不以为然,随后发去师父的诗句“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6]。发后心里却想,修的好的不愿和我们在一起,自己想办法做吧!但我马上意识到这不是邪恶在搞间隔吗?师父让我们向内找:“可是你为什么不想一想,为什么干扰你?为什么能够干扰的了你?是不是自己有什么执著?放不下的?为什么就不看看自己呢?真正原因是在自己这儿,它才能钻了空子!”[5]看看刚才自己的想法不是暴露出妒嫉心、怨恨心吗?再找下去,还有欢喜心,发真相资料时还有一定的怕心,还有同修间的情。我有这么多的心,邪恶就利用来搞间隔!于是一个晚上每个整点我都发正念,灭掉我这些人心,灭掉间隔和同修情的因素。

十点半了,甲来信问我干什么呢?我说灭人心呢,并向她说了自己存在的心。她也说睡不着也在去自己的人心,并说乙一定会认识到自己的人心,她也一定会灭掉的。第二天早上,乙来电话问我干嘛呢,我说在去人心呢。她马上说:“是我的错,太不好意思了。”我说:“是邪恶的花招,咱不存在道歉的问题,灭掉人心,灭掉间隔咱的邪恶才是目地。”

第三天,我们又无间隔的合作救人去了。

五、一次完全没有怕的配合

师父说:“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7]我们每次发真相资料前,都长时间发正念清理自己,清理所去的地方的空间场。

一次,我们约好去某地赶集讲真相。我早六点发正念,清理自我和另外空间时,一个恐怖的形象显现,我立刻求师父加持,并念动发正念口诀,这时同修短信告知加大力度清理所去之地的空间场,我们四人都是这样做的,丙可能没清理好家中的空间场,邪恶利用她女儿与她争吵,干扰她,结果来晚了。

我们在约定地点见面时,我看到甲、乙每人提着两个大兜子满满的,我知道任务的重大。这时集市上也是叫卖声、讲价声、车鸣笛声混成一片,人群摩肩接踵。我接过一个大兜儿,面带祥和,心生慈悲,我们都感觉自己脑袋空空的,轻飘飘的,和甲、乙進入人群纷纷发资料给有缘之人。丙来到时我们只剩下三、四十本了。人们争着抢着要资料,还不断的说谢谢!谢谢!我在结束时,有两个车挂饰,赠给一个做烤串的人时,另一个也被争要的拿走了,接着有几个人争着要的,我只好说下次吧,把小册子分给他们,叫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这时一个四十多岁,衣着讲究的男人严肃的问我发什么?我说好东西,他马上不怀好意的打开我的兜子看,提兜里只剩两本小册子了,他无奈,又看看别人手里的小册子,悻悻地走了。我没有害怕,马上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邪恶。事后想起早六点发正念时的景象,悟到是师父帮我销毁了此人背后的邪恶因素,免除了一次危险。

我们小组進行了半年多的配合,每周都有三、五次配合的机会。每次配合都是放下自我的过程,每次配合都是在法理上升华的过程,每次配合都是灭恶的过程,每次配合都是救人的过程。每次配合的成功都是师父给我们铺垫好了,叫我们做,都体现了大法的威德。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法不可被利用〉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无阻〉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