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的教训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四日】母亲(也是同修)在今年正月十六溘然长逝。事发非常突然,从她打电话告诉我她感觉不太舒服,到我赶到她家看着她呼吸停止只是几个小时。我心里难过极了,因为在此之前她和我由于一些常人中的事情产生了矛盾,我那时完全不能理解她的想法,还觉得她对我的指责无中生有,为此有一段时间我都没有主动和她解决那些矛盾,本来打算过完年之后再找机会跟她好好谈谈,结果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母亲去世后的几天里,我都止不住心里的愧疚,泪水象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掉。母亲时年八十三岁,一个人独居,但生活完全自理,家中总是窗明几净,她做事总为别人着想,从不用儿女挂心,街坊邻居有口皆碑。面对眼前突然降临的魔难,我仔细思索与分析:其实她是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啊!

回想起母亲是引导我得法的人。一九九五年,我因车祸腰椎骨折终日躺在床上,她鼓励我修炼大法,通过修炼法轮功以后,不仅腰椎骨折好了,我原有的疾病也一扫而光,获得了健康的身体,感谢师父二十年来的慈悲呵护。

当年我母亲在炼功点上是负责教新学员学功的,只要是大法的事,她都积极配合辅导员工作,还到处去洪法。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我们失去了公开修炼环境。二零零一年,母亲与其他同修在准备去北京证实法,结果在火车站就被绑架去洗脑班,当天还被邪恶抄了家。虽然后来居委、街道人员等都经常上门骚扰,当时的母亲还是比较精進,说的话做的事都在法上,精神矍铄,鹤发童颜。

二零一一年,我被绑架去黑窝。回来后发现母亲消瘦了很多,听力也大幅度下降,可见由于我被迫害她承受了多大的魔难。后来也了解到,当时我的常人兄弟对于我被绑架这件事情也曾经对母亲多次抱怨,觉得在现今中国社会不乖乖顺从邪党难有活路,何必与邪党对着干。

由于亲人的压力以及整体环境的紧张,母亲多年来都没有参加集体学法,长期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家学法炼功。后来母亲居住地附近的一些同修也开始组织集体学法,但她参加后却不停的向我诉说同修A有这个缺点,同修B有那个不足,或者是整个学法小组总是想着如何吃喝享受,反正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而且由于听力障碍比较严重,其他同修跟她说话不够大声她又听不到,她就总觉得其他同修对她不尊重,忽视她。因为集体学法时统一使用普通话念书学法,但母亲由于没文化,只会说本地方言,而且能看书也都是师父帮助,学法速度也较慢,很难跟上整体学法進度。

以上种种原因造成了母亲逐渐对同修产生了怨恨心,不喜欢参加集体学法,认为自己一个人在家学法更有效果。但是当时我与母亲交流,认为她不能老是往外看,还是要多向内找,应该更多的参加集体学法,才能更好的融入法中。为了是否参加集体学法,我曾经多次与母亲交流,但经常都不欢而散,她觉得我在强迫她,而我又觉得她如果继续自我封闭将有更不好的后果。其实现在看来,这些前因后果都对映出我对母亲一直也有怨恨心,对她总有一些无名火,不仅仅是不参加集体学法,还觉得她变得不精進了,说话做事都不在法上,这不好,那不对。当时的我越是这样怨恨她,她就变得越执着,我们的间隔就越来越大,她对我的怒气后来还蔓延到常人生活中,而且有时还是无端的指责,让我觉得她不可理喻,就更不想理她。

师父曾经告诉过我们:“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1]我现在终于理解到我与母亲的怨恨心是从妒嫉心所来,可以说怨恨心是修炼路上的拦路虎,而且会让自己随时处在危险之中。而这个怨恨心就是最容易让自己脱离集体环境的最不好的心,我当时虽然隐隐约约悟到怨恨心这点,但并没有彻底的把它去掉,以致母亲逝世前都依然和她关系僵化,造成终身的遗憾。

在母亲去世后的第二十二天,我去整理她留下的东西,才发现她把师父七·二零前的讲法全部放在床铺下面,因她二零零一年被非法抄家时,只有放在床铺下面的东西没有被动过,其他与大法相关的书籍全部被抄走,所以她认为床铺下面是最安全的地方。其实这个空子就被旧势力抓住了,它紧紧的控制住母亲,让她犯了对师对法不敬的大错而不自知。邪恶因素利用人心上的漏洞骗她就范,叫她对师对法犯罪,它们抓到了把柄就是把她往死里拽,用心实在是太险恶。

其实师父也曾点化过,几年前我女儿(同修)曾经在梦中看见外婆在床上很痛苦,叫喊着让她去救她,但女儿在梦中却像被定住似的不能过去帮她,把她急得哭醒了。我当时只悟到是旧势力控制住母亲,让她出现病业的状态,但并没有想到原来她的床铺下面有师父的讲法。当时我将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的一句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抄好拿去给她,告诉她无论遇到什么危难都要想起这句话,当时教她读熟了。但过几天再去看她问有没有念时,她说没有。而我也没有继续坚持。

现在看来,在这过程中,我没有足够的耐心、善心和细心,对待她过分麻木,更没有站在对方的角度理解她的苦处,她自己一个人独居,也不参加集体学法,没有同修间的互相支持、互相帮助是很难走过来的!而且我对旧势力的阴险狡诈也没有警觉,其实母亲在近几年不仅听力变差,记忆力也出现了比较严重的衰退,性格变得越来越古怪,我并没有察觉到其实是旧势力逐渐收紧它们的邪恶之手,让母亲与同修隔开得越来越远,让她一个人处于极其孤单的境地,让母亲一步一步的走上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师父说:“你的每一个执着,都会造成你修不成。每一个执着可能都会造成你在身体上出状况,在大法的坚定信念上造成动摇。换句话说,告诉大家,没有人想让你们修成,也没有人考虑你们修的怎么样。旧势力只想完成它们想完成的,仅此而已。具体破坏的,参与起负作用的,那就是想把你们弄下去,就是想要破坏了这件事情,因为它不知道这件事情最终的结果是什么,邪恶就是邪恶嘛。只有师父在叫你们修炼中走向圆满,只有师父才是真正做这件事情的。”[2]

到现在,我才深深的认识到:即使是在平日与同修的相处中,我也总是爱指责同修,觉得自己想的都对,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这样的状态也体现在我与母亲的相处中,因此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也不自知,导致母亲由于我的不悟被旧势力带走了。想到这里,我深深的痛悔!只有慈悲的师父才是真正的想我们修炼圆满,叫我们返本归真,带我们回家。师父是真正的珍惜我们,珍惜众生。我们也应该更要珍惜修炼机缘啊!

亲友们都知道母亲坚修大法多年,也见证了她生前的健康善良。在母亲追悼会上,我也借此良机救了那些平时难以碰面的远房亲友,他们其实都在等着听真相,讲一个退一个。而母亲留下来的钱,都是大法资源,支持资料点用来做救人的事,希望能加倍弥补我所造成的损失。

通过这次深刻的教训,令我产生了对大法更加深的体悟:自己必须学好法,碰到问题都要坚持向内找,修好自己。对待人,不论亲疏远近都一定要有耐心和善心,加大自己的容量,遇到事情把自己稳下来,用更大的慈悲去对待同修,多站在对方的角度理解他们的苦处,不触动对方的负面思维,从法上启发他们的修炼信心,才能有好的效果。为了不留下遗憾,让我们就从现在开始改变吧。这教训真是沉重啊!

不管旧势力怎么安排,今生我有幸得遇师尊、得遇大法,也选择了修大法,那我就坚决的跟定师父,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决服从师父的安排,一修到底,完成史前的誓约,达到师父要的标准,返本归真,绝不动摇。

昨天学法时,突然一个意识让我把这次经历写出来,为的是希望同修以我这次教训为戒,再不要出现类似的错误。以上是我个人现层次的体悟,不足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 <境界>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