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顾虑心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四日】我以前对顾虑心是毫无认识的,在以后的很长时间里才知道还有顾虑这样一种执着心。

自己在生活中几乎处处都体现出了顾虑心,什么都没能用法来衡量。上学的时候,顾虑学习成绩等等,虽然法也天天在学,但是对于自己思想的根本考虑问题的方式,却总是用人的习惯思维去想问题,结果就是顾虑重重,上班后对待具体的工作,也是用人的理在对待问题,生活中也一样。

修炼过程中要想完全放下人的理,一切按照法来想问题,那是很难的,有的时候要想放下人的理,就好象是放下生命一样,人在修炼到关键的时候,就是很难放下人的理的。

自己平时的忍都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1],比如别人骂我,我忍了。我之所以忍,是因为我担心他再打我。别人打我,我忍了,我之所以忍,是因为我担心他再更严重的打我。老师羞辱我,我忍了,我之所以忍,是因为我惹不起他,我顾虑他以后再给我更大的责罚。在邪恶的黑窝,受到种种虐待,我忍了,我之所以忍,是因为我顾虑自己受更大的苦,在受到酷刑过关的时候,我总是想自己能不能承受过去这个刑,顾虑重重,完全没有想到法。我甚至后悔自己以前为什么没有好好炼打坐,这样就能忍受更大的疼痛,把这一切都归结为自己的承受能力不行,虽然知道这是迫害,但是由于自己完全意识不到的顾虑心,再加上很强的怕心,完全没有在法上反迫害,一味的消极承受。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自己的顾虑心太强,不敢理直气壮的面对迫害,正念制止迫害。

修炼以后,法理不清,认为自己以前就挺能忍的,是不是修炼要容易一些啊!其实是完全没有理解“真、善、忍”大法中忍的内涵。觉得自己并不是“气恨、委屈、含泪而忍”[1]呀,虽然不是这样的表现,可我是执着于顾虑心之忍。

我从小就性格懦弱,总是受别人欺负,胆小怕事,如果有一个小混混让我从他的胯下钻过去,我可能也会钻过去的,因为我怕他打我,我怕他打死我,而并不是大忍之心,因为我的顾虑心实在是太大了,怕心实在是太大了,懦弱无能,自卑感很强。

长期修炼以来,我甚至不知道有这么一个顾虑心需要去,等我真正认识到还有一个顾虑心需要去的时候,我真的感受到了修炼的艰难,那种感觉就好像失去生命一样。我知道这种感觉是顾虑心的感觉,并不是我的感觉,顾虑心也是生命。

顾虑心是与许许多多人的理混合在一起的,真是分辨不清,反正都是不好的东西,都应该去。说起来容易,真正那时候能不能意识到就很关键,还要有勇猛精進的心,还要有百分之百坚信大法的心。这体现在生活中的细微处,每一思一念,时常不注意就是用人的理考虑,顾虑心只在它将要死亡的时候才强烈的表现出来,平时不注意根本察觉不到顾虑心,只有真正用法去衡量的时候,它才蹦出来,叫你要用它的理,它的千百年来形成的人的理去考虑问题,当你坚定用法去对待问题的时候,它就吓的发抖。切记,那个发抖不是你,是顾虑心,它作用在人身上,作用在人的大脑中的时候,人就以为是自己在发抖,这个时候,坚定正念就是去掉它的时候。

层次有限,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