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小同修一起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七日】我是二零一一年得法修炼的大法弟子。我的儿子今年八岁。得法前,儿子顽劣好动、精力旺盛,带他不仅很累,而且很烦,比如说下坡他不用走的,用滚的;走路东倒西歪不说,谁要跟他一块就会不停的打你、撞你,闹你;睡觉醒来会莫名其妙地哭上半天,怎么也哄不好,还用东西砸人;出门骑车玩使劲往马路上跑,大人越追,他跑得越快越高兴,没办法只好用一根长绳拴在车上。

儿子刚上幼儿园时,我开始修炼大法。由于他浮躁好动、性情难收,我对他学法一事一筹莫展。幸好,二零一三年我得到了两个收音机,他一下子迷上了师父的讲法,白天听、晚上听,一直听到睡着。到二零一四年,见过他的同修都说简直换了一个人。通过学法我也清楚了儿子的特点:贪玩爱闹,自持力差,但心地非常单纯,没有任何观念。

二零一四年九月,儿子進入市中心的一所比较好的公立小学就读,麻烦一下子全上来了。先说说大陆小学生的一些情形。绝大部份孩子从幼儿园就开始报各种班上文化、特长课。幼小衔接更是火爆,在那里孩子会适应小学的各种管理模式和学习习惯。到上一年级这些孩子基本已经学过了。极少数的孩子,尤其是大法弟子的孩子不热衷于上这样的辅导班。结果孩子一上一年级就手忙脚乱了,天天要准备、收拾孩子的各类学习、活动用品,几乎一天八小时等着老师传呼。下午四点接回孩子就得手把手教他完成写字、练口算等等作业。老师的主要任务就是布置作业(基本是儿子自己无法完成的)和测验检查。孩子天天放学回来家长都要跟上指导,没有敢大意放松的,很多妈妈不工作或兼职来陪伴孩子学习,否则跟不上。为了让老师帮着点、照顾着点,能找上关系的在开学前就打点好了,开学后想在老师那立功表现都沾不上了。

我们在当地属外来户,没有老人帮忙,我丈夫也很忙,我既要做好三件事,又要引导儿子修炼、指导他的学习,在工作上还是核心骨干,一步一个脚印真是不容易。不管怎么难,我都没有像常人那样拉关系寻求照顾,而是事事像一个大法弟子的样子堂堂正正地走在修炼的路上。

去年儿子上二年级,学校非常隆重地要求家长参加入队仪式,不容许请假。我们根本没去,后来班主任打电话询问,我简单地说了一下入队不好,不想加入的话,没有深入讲清真相,造成原来班主任对我、对儿子的态度一下子转向敌对状态。当时因为我正念、经验不足,又没有同修的帮助、配合,虽然跟老师沟通过几次,但她只说体谅、尊重我们的决定,但还是觉得很罕见。后来经过磨合和发真相信终于闯过了这一关。

儿子班上的任课老师经常调换,课表也总是改来改去的,这学期连班主任都换了。很多家长对学校作这样的安排不满,想去反映意见,我拒绝了参与。几个月来,我和儿子的修炼都处于按部就班的松懈状态。前两天发生了一件怪事。

前天中午,我去放学点接儿子回家,新班主任冷冷地向我抛出一句话:“留下谈谈吧。”我一愣,只见儿子书包没拿,满脸沮丧要哭的样子。我问怎么回事,他说不知道。说话间一个女孩拉着一个哭得很伤心的男孩和一个骂骂咧咧的老头在小孩堆里到处找人,走到我们身边时,女孩对老头说:“打某某某的不是他。”我一下想起了头天晚上班级QQ群里几个家长吵吵着说班上一个男孩被一群小孩“围攻”打伤了。当时我问儿子有没有参与,他说没有。我也觉得儿子虽然爱打闹但毕竟是学法的儿子,不可能说谎更不可能大打出手,而且自认为我们修炼得蛮不错的,这事应该跟我们无关。但是现在老师让我们留下,我们只好留下找老师了。

找到老师的时候,她在马路边跟班上两个男孩和被打的儿子及家长正在严厉地说着什么。被打的孩子哭得更厉害,他爷爷不停地嚷嚷说狠话,把另外两个男孩子和他们的妈妈批得体无完肤。我和儿子一站过去,立马也成了被骂的对象和事故的制造者。不论我们三个妈妈如何好心如何努力想弄清楚事情真相,都不能让那位爷爷和班主任理智起来,而且班主任没头没脑的抛下一句话:“别想推卸责任,出了事情都要找自己。”然后扬长而去。那位爷爷更是变本加厉,威逼恐吓,两位妈妈被吓着了,说赶紧上医院检查吧。我当时没有慌乱,也没有上火,只觉得一头雾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好不容易让哭着的孩子平静下来,孩子们一起说着事情的原委,大概是课间休息时,一群孩子打闹,很多孩子“合伙”欺负了被打的小孩,情形有点严重。孩子们都说,我儿子没参与这事,我就想走,那位爷爷硬是不放,还不容劝说。后来学校出来几位任课教师打了个圆场平息了这件事。我们啥事也没有,就莫名其妙地被演了这么一场闹剧。只是临走时,班主任责备我这不好那不好,意思是没管好儿子没跟上老师的要求。

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一定是我和儿子有不好的东西该去了,到提高的时候了。理很明白,但母子俩平白无故被“狂轰滥炸”了一番,心里有点不平,并没有往深处挖根。当天下午送儿子去书法班,书法班的老师也说儿子写字不认真,進步缓慢。我有点紧张了,仔细一想,发现儿子确实有很多不好的,写字潦草、做作业丢三落四、脾气暴躁、学了一会法、拉了一会琴就叫累不干了,跟我干仗,经常吵得屋子都要被掀起来。为什么一个修炼中的儿子表现还不如一个常人的儿子呢?主要问题应该出在我身上,于是我把对儿子挑出来的所有毛病都放在自己身上深挖了一遍,发现了很多不符合法的因素。

1、为受大法恩惠的自私心我引导儿子修炼的决心不够,一直只把他当作一个儿子,只想通过学法让儿子受教,并没有把他当作一个实修的大法弟子对待,很多与大法有关的事情我都背着他做,碰到教育上的难题过不去时总是想反正学法了,师父会管的,然后就心安理得放下不管了。

2、以恶治恶,强势压制儿子从小吃硬不吃软,不论怎么样想方法、讲道理一句也听不進去,弄得大人最后耐心全无,而且他见你笑笑的不当回事似的,他更犟。我经常被逼得以打骂和强制来平息跟他的矛盾。时间一长,就形成观念了,认为他就这样一个“吃硬不吃软、不知好歹”的“货色”。以恶治恶,强势压制是邪党文化对待人的方式,它从表面上暂时解除了矛盾,但儿子并没有改掉恶习,相反日积月累,还会养成“老油条”心理。随着儿子长大,家长在儿子心中的威慑力下降,他的恶习会越来越明显。

3、贪图安逸、缺乏修炼人应有的意志力。我每天要工作,要做三件事,要陪儿子学法,要辅导作业,还要陪他练习小提琴……事情很多很杂,每样事情都得按点来,不容干扰,错过了时间就完不成那件事情。有时候觉得很累,很烦,想躺会、看看电视、上上网什么的,图个人清闲。总之,修炼精進的状态经不起时间和琐事的消磨,时不时的就会松懈。

4、自以为是,不能平等交流,总以家长、长辈的身份高人一等的跟儿子说话,语气缺少善意,不能真正地尊重儿子。有意无意的认为自己是大学里面屈指可数的优秀教师又有大法护佑,没有看重儿子老师的交代和要求。不管儿子表现出什么不好,总认为自己能搞定。

5、冷漠自私。这学期开学初,有一位家长跟我说,学校频繁更换儿子的老师,还换了这么个刚毕业的丫头当班主任,是不是太不把咱们班当回事了,我们得去找领导。虽然我也有不满,但当时想想修炼人不该参与这些是非,背后议人长短,而且容易给自己造成麻烦,于是就说老师若自己师德不好,沟通也无效,拒绝了。法在不同层次有不同的要求,在那时我的做法可能符合修炼要求,但提高之后返回来看,我有保护自己保护儿子的私心,不想正面去引导家长和老师解决困难,失去了救人的机缘。

6、严格要求儿子而不是严格要求自己。

7、不自觉地拿儿子与别人比较,求名心作怪。

修炼人周围的环境都是随心而化来的,一切常人空间的表象都是反映内心的一面镜子。修炼停滞不前往往是觉察不到的人心、杂念隔开了人身表面与法理相通的本性一面造成的。大法弟子在各行各业助师正法,不管是工作环境也好,家庭环境也好,大法小弟子的修炼环境也好,我们都要顺着师父给予的机缘去纠正一切不正确的状态,能直接救了世人更好,即使做不到也要让他们明白大法的美好,奠定得救的基础。前几天在《明慧周刊》上看到一篇交流文章《陌生人来电》,这位同修说:“共产党也治不了我,我修炼法轮功,归法轮功管,它治的都是它体制内的人和相信它的人,和我没有关系。”我一下子如醍醐灌顶般明白了,我这还抱着邪党的东西不放呢。

清除掉这些败坏物质之后,我沉重地慈悲地跟儿子说:“你看看最近的表现吧。字写不好,作业没做好,学法不干,拉琴也不干,在学校光打闹,还不让妈妈说你。你该怎么办呢?你还是一个修炼人呢,我没修好,你也没修好。我很伤心,真有点担心你了。你能不能真正地像个修炼人一样管管自己,做好自己该做的呢?”没想到,从不吃软的儿子横横的脸松了下来,说:“嗯,妈妈,我真得改啦。”“那我们互相督促一起改正好吗?”“好!”当晚儿子很自觉地不吵不闹,没有打开电脑下棋,而是静静地认真地完成所有的事情。昨天晚上我在班级QQ群里坦诚地、谦虚地跟家长交流我的教育观念和经验。今天放学我去接儿子的时候,以前不怎么跟我打交道的家长都带着敬重的表情跟我打招呼。班主任老远朝我笑,说:“某某某妈妈,儿子今天非常好!”

层次有限,写出来为表达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恩。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