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中西法轮功学员感恩师尊(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四日】(明慧记者德祥采访报道)法轮大法弘传世界二十四年以来,使上亿人受益,得到身心健康,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和人生的目标。自从法轮功传播到德国之后,在德国也有不少人开始修炼,他们感悟到法轮功的博大精深、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慈悲和救度的苦心,发自内心地感激师父。

从法中得到的力量比什么都强大

德国学员罗莎(Rosa)说自己非常感谢师父,修炼后,她才“能够不靠吃药、没有疼痛地活着。”原来,她从小就有头痛和偏头痛的毛病,每天都必须靠吃止疼药来维持,而止疼药本身又可能带来头痛的副作用。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她扔掉了所有的药物,她说:“我明白了师父讲法中提到的造成病的根本原因是由于业力导致的,这是用药物无法根除的。”她接着说:“十五年来我从未再吃过一粒药,因为没有必要,偶尔我还会头痛,但是能够忍受,而且很快就过去了。”

罗莎还提到:“我非常感谢师父,因为我找到了生活的方向,知道了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无论在哪里、在什么情况下、也无论正在时兴什么社会潮流,我都知道,只有在生活中同化真、善、忍,才是正确的路。对于我的健康来说,这是一条正确的路,对于我的家庭关系和同事关系来说,这也是一条正确的路,在如何对待大自然和资源这个问题上,这还是一条正确的路。”

“我还要感谢师父,他让我们毫不动摇地坚信,真、善、忍的确是宇宙的原则,是神的法,万事万物都包括在其中。我一次次看到了明证,从这个宇宙的原则中产生了什么样的力量,这种力量比任何其它力量都要强大。”

师父指出光明大道——以德报怨

“师父和大法对我来讲,是在人生最迷茫的时候,给我指出了一条光明大道。”德国法轮功学员陶先生表示,在国内时对于复杂的人际关系很头痛,对人生感到厌倦,甚至产生了出家的念头。二零零七年出国,之后不到一个月就得到了大法,他修炼之后,看到了人生的意义,因此,心里对师父和大法特别感激。

“以前想问题会比较极端,觉得人际关系特别紧张,尤其是国内,勾心斗角,老实人受欺负,做好人这么困难。如果变得强硬起来,自己也觉得难受,就很厌恶人世。”通过修炼法轮功,他体会到:“只要把自己对别人不好的心、想法、看法去掉之后,感觉别人也变好了,关键还是自己心性上的问题。”

“以德报怨,真的能闯出一条光明大道来。在人际关系上,修炼之前我也能忍,但是到一定程度就忍不下去了,也受到社会大染缸的污染,从来没有象大法要求的那样以德报怨、多想别人的好处。修炼之后,真正出于慈悲心,从内心上看到对方的长处,理解对方的难处和人生的艰辛,有的人表面看起来很风光,可是如果做了不好的事,他的人生就舒服不了。”他表示,“这是我在大法中体悟最深的,让自己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从内心上重新找到那种愉悦,就象童年那种无忧无虑的快乐,修炼大法之后,在成年时光还能重新找回那种感觉,这是我触动最大的,从这点上来说,非常感谢师父。”

感激之心难以言表

十八岁的Hike Opfermann参加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期间的集会和大游行活动
十八岁的Hike Opfermann参加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期间的集会和大游行活动

今年十八岁的Hike Opfermann从小跟随父母炼法轮功,他说自己真正懂得修炼,是从十六岁开始。

“由于父母修炼的缘故,从出生开始我就在修炼的环境当中了。”他表示一直到十六岁,都处在不主动的状态下跟着父母修炼,并没有真正了解修炼的意义。“十六岁之后,就到了要选择的时刻了,到底我要不要继续修炼下去,要不要真正地走入修炼行列,这是每个人都要进行选择的。我的选择是我要修炼下去。”

作为年轻人他也曾经一度被电子游戏所吸引,但是他很快就发现了,当自己玩游戏的时候,头就特别难受。 “相对其他同等年龄的青年来说,我看到了许多(修炼)背后的事物,那些是其他年轻人无法了解到的。事实上,在所有的事情上我都应该感谢师父,这种感激之心很难用语言来表达。”

全身心每个细胞都特别感谢师父

张女士提到在德国法会期间给师父双手合十的时候的心情,“当时双手合十,特别从内心感谢师父和大法,真的是全身心的每个细胞都特别感谢,真的是很快乐。”

她说:“修炼法轮大法,改变了我的一生, 使我的身心都得到净化, 思想得到不断的升华。”她还提到:“师父教导我们处处做一个好人,为他人着想,不断提高自己,修自己,最后返本归真,师父是在带我们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啊! 这所有的一切用尽一切人类的语言都无法表达我对师父苦度弟子的感激,对师父无量慈悲的感恩。”她说想到中国国内法轮功学员仍在被迫害,国内仍然没有还师父和大法的清白,十几年来心中一直很难过,她有强烈的紧迫感,呼唤所有国内还不明白迫害真相,不明白法轮功真相的人们快快找真相,做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简称三退)保平安。

“从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我觉得师父和大法让我获得了新生,成为一个新的生命。”她提到自己从小体弱多病,被病的痛苦折磨,“最主要的是我觉得生活很迷茫,觉得自己从小到大都是挺优秀的,从小到大学到工作,父母一直教育说要做最优秀的,总是能够达到这个目标,每次达到目标之后,就会变的很迷茫。”

她回忆了自己修炼法轮功的机缘:到了德国留学,上学打工都很辛苦,先生经常会无缘无故地发脾气、骂人,经常往我身上扔东西,我都 不知 道为 什么,为此很痛苦, 身体情况也很不好,被胃病,肩周炎和气管炎等各种病痛折磨着, 觉得生活与前途都很无希望。

后来碰到一位朋友诉说了自己的病痛和苦恼, 朋友说, 我送给你一本书, 看看这本书你就会明白了。 一九九八年秋,朋友要离开德国前送给我《转法轮》一书。 打开之后我首先看到的师父的法像,就觉得很亲切,但因为书是竖版繁体的,看了几页就看不下去了。后来又陆续地在看, 但仍然觉得无论从内容和字体上读起来都很吃力。

有一次在电话里跟先生又吵架,他在电话里对我大发脾气, 放下电话没多久,我就昏过去了,被救护车送医院,醒来之后就不会说话了,全身也不会动,由两个护士轮流看护。

躺了好几天之后,突然听到有一个声音说,“这一生就这样结束了吗?你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就这么一念,我就忽然坐起来了,跟护士说“我可以走路了”,一下子变得可以说话和走路了,护士很吃惊。当然还是留下了后遗症,不敢过马路,走路头晕等,回国看了两个月中西医都不行。

那是一九九九年二月,我忽然跟母亲说要回德国,好象有一件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妈妈流着眼泪跟我说:“你这样连马路都不能过,怎么回去呀?”我说:“可能回去就好了,但是我现在必须回去。”

回德国后没多久,有朋友给我打电话, 要我去参加在柏林举办的师父讲法学习班,去后看到很多人在打坐,还有不少人在屋子里看录像,我也跟着一起看,没多久,就感到有东西在身上旋转,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法轮在转,师父已经在给我调整身体了。后来我跟她们一起炼功,不到两周,头晕不敢过马路、胃病等症状就不翼而飞,多年的气管炎也消失了,浑身轻松愉快,非常高兴,然后开始真正读《转法轮》。

读完之后,明白了很多,为什么以前总是迷茫,不知道人活着干什么,达到自己的奋斗目标之后又很空虚迷茫。看完《转法轮》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大法让我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新的生命,可不仅是身体好了,最主要是按照真、善、忍修炼,做一个好人,就感到自己的腾飞,天天被慈悲包容着。自从得法之后,先生就再也没有跟我吵过架、发脾气。

有一天,我忽然想到了先生很久没跟我吵架了,打完坐我站起来走向他,看着他身上很轻松,感到有一种物质从我身上飞走了 ,我眼泪就出来了,感到过去欠他的东西还掉了,师父帮我偿还了。

得法后,我的每个细胞发出那种感恩的、愉快的感觉,同时面貌也有很大的变化,得法没多久在街上遇到一位朋友,说我的相貌变化太大了,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现在精神焕发,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我告诉她是修炼法轮功让我身心健康,要做一个好人,我天天都在快乐当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谣言,对法轮功进行恶毒攻击,让我心里很难受,感到师父和大法给了那么多的人新生,还被这样的污蔑和诋毁。从此之后我就将自己所有的时间都放在讲真相上,要把世人从谎言当中拉出来,让人知道法轮大法是多么的殊胜美好,给无数人带来新生。

希望那些对法轮功真相还不了解的人,能尽快找到大法弟子了解真相,要从谎言中走出来,因为中共邪党说的全都是假的,真相就是指路灯,就是一个人能获得新生的钥匙。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