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都匀市法轮功学员诉江遭骚扰情况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自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日贵州省都匀市法轮功学员第一封寄向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起诉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的起诉书开始,陆陆续续已经有几十名都匀市法轮功学员以真名实姓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对江泽民提起刑事诉讼,控告江泽民犯下的非法逮捕与拘禁罪、滥用职权罪、酷刑罪、谋杀罪、强迫劳动罪、徇私枉法罪、迫害罪、盗窃与破坏财产罪等滔天罪行。

但自二零一六年元月以来,陆续有派出所警察上门以了解情况为由骚扰以真名实姓对江泽民提起起诉的法轮功学员。以下为比较典型的三例。

(一)

法轮功学员梁荣祺及母亲陈鼎媛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先后被关押进监狱非法迫害,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日母子二人通过邮政快递向最高法院和检察院邮寄了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的控告书,八月十七日收到了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收件信息。二零一六年元月五日中午,都匀市小围寨派出所三名警察闯入陈鼎媛家,另外三名警察在屋外蹲守,要强行把梁荣祺绑架带走,说是要到派出所了解情况。陈鼎媛说:“今天是全市小学生期末统一考试的日子,梁荣祺要送姑娘去十一小学考试,那是万万误不得的。”可是来人很凶,强硬的说:“不行,今天一定要到派出所去!”

就这样僵持了几分钟,在陈鼎媛的坚持下,三人中的一个说:“这样吧,我们几个和梁荣祺一起送小朋友去学校,到学校后,梁荣祺再和我们一起去派出所,二十多分钟问清事情就可以了。”陈鼎媛就说:“那行嘛,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四十分,你们说最多二十多分钟,如果我儿子下午两点钟还不回来,我就不答应你们”。

到了派出所市公安局一科秦晓春等人问他:“是谁叫你写的控告信?陈鼎媛的控告信是不是你替写的?是谁帮复印的?……”梁荣祺回答:“江泽民迫害十六年来,我全家被迫害,一家三代人无一幸免。控告恶人还要谁来叫我吗?我们全家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将江泽民绳之于法。我妈和我都是修炼人,都是受害人,诉状当然是各写各的。谁复印的?问这个问题有意义吗?我敢以实名、实信息、签上我的大名,打上我的红手印,堂堂正正向两高寄出控告信,这是一般的事吗?我为我的一切行为负责,谁帮复印的,我会告诉你吗?”

到了儿子下午两点半钟,梁荣祺还没回来,陈鼎媛只好到小围寨派出所要人。三点十分陈鼎媛到了小围寨派出所,一间一间屋子的找儿子,她爬上三楼,刚好与国保秦晓春碰个正着,见到陈鼎媛后,秦晓春第一句话就说:“正要到你家去问你,你往北京寄了什么东西?”陈鼎媛理直气壮地回答:“我用真名实姓往北京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邮寄了对江泽民的控告状,怎么了,不可以吗?你受两高谁的委托来问我的?”秦晓春答道:“是上面要我们了解一下情况”,陈鼎媛说:“哪个上面?没有两高的委托书,我可以不回答你的任何问题,你无权来问我,我享有宪法给我的一切权利,我依法控告江泽民。从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起,中央的司法制度是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并且对控告人、举报人严加保护,严守秘密。你们今天来干扰我的这一行动,本身就是违法的行为,我控告你们,你们再这样干扰司法独立,干扰司法公正,请记住今天是二零一六年元月五日下午四点半钟,你们必须为今天你们的行动负法律责任。”

秦晓春又问:“你除了告江泽民外还告了谁?”陈鼎媛答:“本来我无须回答你。因为控告的内容是要保密的,你无权过问。但是为了给你讲真相,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师父大慈大悲,要救度一切可以救度的生命,现阶段只控告元凶江首恶泽民。通过我们讲真相,希望你们赶快猛醒,认清形势,省时度势,为自己和家人找条后路。就讲你秦晓春,江泽民打压法轮功这十六年来,你心甘情愿充当了江泽民的帮凶爪牙,迫害了多少好人,你心里是清楚的,都匀法轮功学员也清楚,桩桩件件都记录在案的。远的不说,就说杨红艳之死、黄贵仙之死、罗灿华之死,我一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现在伤残,追查起来你要怎样偿还?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三日,你在市公安局大厅旁小屋里当着其他三个警察的面,暴打我那一顿,使我当天半夜就出现了生命危险,至今我讲话都不明!是大法师父救了我,也救了你们这些逞凶的恶人。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醒,还在做江泽民的走狗,后果你应该知道。善恶有报是天理,不会有半点差错的,你好好想一下。其实不但我控告江泽民,你也应该控告江泽民,从私人角度来讲,法轮功每个学员都与你自己无冤无仇,为什么你们整起人来这样下得了手呢?你们自己也知道,这些人都是好人,是真正的好人,为了自己的一点眼前利益,升官发财,昧着良心,听了江泽民的谎言,干了大坏事,你们上了江泽民的大当!赶快认识,全世界都要控告他,你们也要告他,大审判马上就要到了,不久的将来,全球人都要审判他,就象当年审判纳粹一样审判江泽民,还世间一个公道,还好人一个公道!”

这时秦晓春俩人态度好了,对陈鼎媛说:“你儿子已经回家了,你赶快回家去。”然后他们俩人一边一个将陈鼎媛扶下了楼。陈鼎媛来到一楼接待室,看见有几个警察,就对他们说,“警察小伙子们、姑娘们,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赶快认清形势,千万不要再迫害法轮功了,更不要跟着江泽民跑了,那是一条死路。法轮功是佛法,迫害佛法是要遭恶报的”。然后陈鼎媛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回家了。

(二)

都匀市小围寨镇马尾村陈家庄组法轮功学员刘运芬,二零一五年十月份,以真名实姓用EMSK快递向北京最高检察院及最高法院邮递了控告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的控告信。很快就收到了已投递的短信回复。二零一六年三月六日上午,刘运芬的丈夫接到了小围寨镇派出所片警石胜华的电话,叫刘运芬到派出所来一趟。

刘运芬夫妻到了派出所一个有十多人的大办公室,石胜华问她是不是往两高寄诉状了,刘运芬回答:“是的,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做了这么多坏事,我告他千真万确!你们这里这么多人,哪一个是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的?要了解什么情况?只有两高的人拿出能证实身份的证明来我才讲。我告江泽民关你们派出所哪样事?你们无权问我”。石胜华又说:是上面要我们问的,不是我们要问的。刘运芬马上问:“上面?哪个上面?告状是我个人的事,是我个人的权利,你们无权管。”这时办公室十来个人七手八脚都动起来,准备照相、抽血、量脚印、身高,遭抵制。

(三)

都匀市另一位法轮功学员以黄玉清真名实姓用快递向北京最高人民检察院及最高人民法院邮递了控告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的控告信后受到骚扰。二零一六年三月七日下午五点左右,两个便衣把黄玉清绑架到都匀市文峰派出所。一个姓王的把他带到所长办公室,问:“你是不是写信给两高?是谁叫你写的?”黄玉清说:“控告信没有谁叫写谁就能乱写的,目前国内外已有二十多万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以真名实姓控告江泽民的罪恶暴行,我也是被迫害的其中一员,是宪法赋予我的权利。”就说这么几句后,又叫他到另一室要他的什么资料。黄玉清说:“你们不要再刁难我了,我马上去上班。”说完他就往楼下跑。刚跑到楼梯中间,后面几个警察追上来把他双手抓住,强拉回去。黄玉清说:“你们采用这种残暴手段对待我六十多岁的老人,我还要写第二封信。”这时一个警察用针在他的右手拇指扎了一针,又扎了第二针,然后用力挤压,最后挤得血往下流。黄玉清用纸抹擦,跟他们说道:“这些血迹我要留起来,这就是证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