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求来了真神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二日】大难来临,人人都知求神拜佛,虽然不知谁是神,一种天性的使然会使自己想到求神护佑,求神消灾免难!

不信神却求神

我也求神,但我求的不是信仰中的神,求的是医神,希望能有神医出现助我消去心中的灾难:我是教师,那时才三十八岁,貌相却变得丑陋,脸色蜡黄,眼睛周围象戴眼镜,鼻子是花的,嘴上象长了胡子,叫我无颜面对亲朋和学生。我变得自卑,不愿照相,不敢多照镜子,我身上的疾病全反映在脸上。这还不算,四十岁不到就在脸的两侧和手背长出老年斑。我和妈妈一起出门,别人都说我们是姊妹俩,听了心里真不是滋味!

妈妈十五岁就参加养路工作,风里、雨里、泥里,落下从头到脚的风湿、腰痛、头痛等多种疾病。从我记事开始,一進家门就是刺鼻的药酒味、中药味。妈妈还患有一种怪病,一出门遇上熟人打了招呼说几句话就忘了回家的路。四十多岁提前退休,在公园练了许多气功,身体各方面好转一些,后来好像没什么病了。

于是我除了借助化妆品、医院治疗外,还要妈妈帮我找气功师治疗。我做过“气针疗法”,找过山区小道烧纸念咒,让附体婆查找家史、病史等等,不但没好,症状反而加重了。

一次我侄女的脚骨折了,我和妈妈就去弟弟家照顾侄女。那天不知是什么原因,我突然想看书,不是一般的想,是一种渴望。我历来不是一个喜欢看书的人,更不可能渴望到这种程度。我就在弟弟的书架上找,找了半天,全是建筑行业的书,我能看的一本都找不到。

妈妈看到我找书的急切心情,说:“我有的书你又不看。”我说,那些气功书我才不看,什么这个那个的。妈妈说不是原来那些书了,换了。我想再换也是气功书,不看。可是我还是坐立不安,心想,管他什么书,先拿来看看再说。妈妈把书拿给我。我接过来,噢,叫《转法轮》,刚读到第三页,看到一句话:“因为这个宇宙中有这样一个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这里面的“佛”字,马上让我联想起一件事。

冥冥之中有定数

一九八二年我二十岁,暑假我们七位老师相约到峨眉山去旅游。他们每到一个寺庙就要烧香拜佛,我心里很烦。在清音阁,他们又拜,我就说,菩萨身上的灰尘都要人去打扫,你们还要拜她。周围的人就指责我。我那时心高气傲,认为自己是无神论者,就用手把台上的香灰扫了,跳上去站那上面让同事给我照张像,我想看看我会不会死。

所有的人都指责我。突然间我腾云般的摔下来!我确信没人推我。开始时还听到骂声、哭声,一会就什么声音都没了,只感到好像有人说我与佛有缘,不能不敬佛。

待我醒过来才知道自己休克了,迎来的又是一片骂声。我们只好下山去了。到了九十九道拐,我又突然摔倒了。我走得很稳,好像有一样看不见的东西跟我过不去。这回我的踝骨折了,同伴们又埋怨起来,人人都背着很多东西,没人能背我下山。

可我一点都不急,因为在我摔跤后,我知道好像会有人来救我。果然远处走来一个男的,当他走近了,看到他身上还背着一个箩筐,是两层的,专用来背人的。我马上和他打招呼,求他背我下山。他说,他就是来背人的。他要了我二十元钱和两斤粮票。到了成都一家医院,那医生就象与我有仇,咬着牙扭我的脚,我疼得差点晕过去。

这回我是真的后悔了,后悔自己乱说乱讲。事情过去多年了,我还记忆犹新。今天看到书上的“佛”字,不由得感到我与佛可能真有什么缘。

我聚精会神的往下看,好像都是我想听的话,我很激动,也很兴奋,拿着笔把认为重要的地方画上线,以便再细细琢磨。越看越觉得每句话都好、都重要、都想画下来。因看书心切,我顾不上再画了,等看完再说吧,看第二遍的时候再画。结果看到快完了,才知道这书不是一般的书,是不能随便乱画的。我十分后悔,埋怨妈妈不告诉我。妈妈说:我又不知道,书我没看过。这时才发现是新书。我说:你都炼了几个月了,病都好了还没看书?妈妈说,大家都买了书,好多人都不识字,只是炼功,原来的病就全好了。我告诉她,这书要看的,还不能只看一遍,要一直看下去,不是治病的书,还有更重要的东西在里面。

走進大法

因为妈妈练的气功多了,每练一种功都买书,重视练功已成习惯了。所以把《转法轮》也当作一般的气功书了。只因为在公园练功的人都说法轮功更好,治病神奇,她也就转过来炼法轮功了。后来人人都切身感到法轮功是真的好,人人都有神奇的体悟,所以就一直坚持炼下去了。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妈妈的病全好了,是因为炼了法轮功!我妈现在已经七十五岁了,这些年没吃过一粒药,身体健康。

看完书,我的心受到了震动,就像在我面前突然发生了一件与自己有关的大事,但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内心矛盾,理不出头绪,那是因为几十年的思维习惯突然发生转向,所以不知所措。

一天妈妈要我跟她去炼功点看师父讲法录像,我去了。在一所学校的教室里。我想是不是学校老师也有参加的?我心一动也想炼法轮功了。看着录像,我脚上的鸡眼突然疼痛得很厉害,我忙着就往外走。学校书记看到我,就问我怎么了?我说脚疼得受不了,他马上说“好事、好事,忍一下就好了。”我似乎想起了书中师父说过的话,就又忍着回来坐下坚持看完了录像。

回家的路上,好像心还在录像上,千头万绪翻腾着。过了几天才反应过来。可自从那天后,脚上鸡眼一直没疼过。觉得有点神奇。于是我下决心修炼法轮功。那是一九九七年七月。

每天提着坐垫跟着妈妈去学校炼功。炼完功,就和大家一起读书。几十人的炼功点,只有十多个人留下来读书,大家都很重视炼功,因多数是退了休的老人,识字的也不多。后来辅导员规定:学法时间一定要超过炼功时间。时间一长,大家都体会到了学法的确重要,留下来读书的人也就多了。

后来炼功人数越来越多,学校容不下了,就分散到各地,不久就有了七、八个炼功点。

神奇伴随着我们

一九九八年,一次师父来到云南宝善酒店和十二位学员开会。第二天,我们就被叫到昆明,听到学员们讲师父来的情况,大家都很激动,知道云南是个好地方,要把法传下去。我就利用寒暑假,和同修们一起到各县去洪法。其中有几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也一起去了,他们简直就像年轻人,不知累、不知苦,都说无病一身轻。大家一起坐汽车、坐火车、坐马车、走路、再大年纪的人都是精神十足。

大法的神奇一路伴随着我们,每到一个地方,人们好像就是在等待我们一样,对我们表现出超常的热情,陌生的人都会留我们吃住,对我们没有什么提防,大家说话就像一家人,有什么就说什么,就像前几生几世攒下来的话题,老、中、青无代沟,说个没完没了。诸如:谁谁以前身体如何如何,现在又如何奇迹般的好了;谁谁过去什么样什么样,现在变得如何好了,不发脾气了;谁又做了一个什么梦,今天就见到你们了,真是有缘哪;还有的原本不识字,通过几个月的听法,跟着读法,现在自己都能通读大法书了……,一件件神奇的事诉说不尽!都在感谢大法、感谢师父!让我们感受到了师父讲的:“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

一天,我和一位同修俩人都穿着红色运动衣在炼功场上等候有缘人来请大法书。突然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士跑到我们面前,抱起一本《转法轮》就问:“多少钱?”我觉得奇怪就问:你看过这本书吗?她说:没看过。我说:你没看过,为什么不看看就买?她就激动地说:“今天早上一大早我做了一个梦,不象是梦,很清楚。有一个人告诉我说,你起床后,马上乘坐班车到城里某公园,有两个穿红衣服的人在卖书,你去买一本来看。醒来后觉得奇怪,但梦境很清晰,就想试试看。想不到真的看到了你们。”

同修和我也很激动,就简单给她介绍了法轮功,并邀她跟我们学会了五套功法。

神奇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太多了,一直激励着我们努力洪法。一年多的时间,所有县城都建立了法轮功辅导站。

神佛在人间

我经过十多年的修炼,先是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感到体内的所有病都好了;脸上的黑斑在几年中慢慢淡化,最后在因坚持修炼而被关在监狱期间全部消失了,就连手上、脸上两侧长出的老年斑都消失了,更神奇的是现在都五十五岁了,皮肤由原来的蜡黄变得白里透红。

在监狱近九年,连感冒现象都没有,警察想叫我吃药的机会都没有过。我在二零一一年出狱的时候,有警察问我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你有没有脾气?”我说“有。”她说:“那你这几年为什么没有生过气?”我说:“没人逗我,怎么会生气呢?”她说:“警察和犯人有时那样对你,你都没生气。”我说:“那是因为他们不明白,而我是明白的。如果我生气,我也就和他们一样不明白了,那我不是白修了吗?”

第二个问题:“你在监狱这几年都没炼过功,也没生过病,那你出去以后也可以不炼功,身体也一样会好的,是吗?”我说:“我的身体又不是自己炼功就炼好的。”警察一下激动了说:“你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所有進来的法轮功学员都说是炼法轮功炼好的,你为什么说不是?”我说:“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我在这里不是我不炼,我一抬手,三人就拉着我的手不让炼。我们一走進法轮功,决定要真修的时候,师父就把我们的病都拿掉了,产生病的条件没有了,就不会有病了。因为我还在修,我也没放弃大法,没背叛师父。师父是不会把已经拿掉的病再还给我的,所以我就没病了。”她听了,一句没说,扯别的去了。

在我第一次被抓進监狱的时候(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其间,我参加了两次心理测试。后来的一天,一个女警官来找我谈话,我也不知道她找我的目的是什么,因为她的谈话很奇怪,不象是对着我的信仰来的,也不是指责我什么,好像是没有目的的海阔天空,吃饭时间到了,她还很有兴趣似的。我弄不懂,就随着她,谈到哪儿算哪儿。最后她很激动的告诉我:今天我找你谈话的目的是:因为你做过两份心理测试,每次测试的两项指数都很高,别人是不可能达到的。因此,我就怀疑这两份测试题不科学、不准确。因为象你们这样的人,应该是心理极不健康的,为什么会有这么高的指数?所以,我才找你亲自核实。通过今天的谈话,证实了这两份测试题是科学的,你的心理非常健康。希望以后我还有机会找你谈话,可以吗?我说可以。

听了这位警官的话,我好像得到了一份奖励,这是我修大法得到的,和所有在大法中受益的人一样证实了:大法不仅祛病健身效果神奇,还能改变人心,能使人向善,能使人回归!

没想到,我因为求医神,却求来了真神!谁会想到,在这道德败坏的乱世,神佛早已悄悄来到人间,像释迦牟尼、像耶稣一样以人的形像降临人间。救人的神来了,毁人的魔也来了。人们只知道求神拜佛,谁是神?谁是佛?魔用谎言阻碍着人认识神,不让人靠近神,不让人得救。希望人们用自己的眼睛、自己的思想和自己的良心拨开迷雾,珍惜不多的时光,静心听劝,勇敢否定“无神论”,向神靠拢,远离魔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